【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二十六章

章节字数:3157  更新时间:10-06-02 21: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曲慕白见到我之后,一点也不惊讶,好似早就预料到我会来一样,淡淡说:“末将正要去向夫人请罪,夫人就来了。”

    供奉上座,让家奴上了茶果。我稳住最初的焦躁,浅呷一口茶。

    场面上的谈话,一开始不免套些近乎:“想当初我与将军初次相见,是在皇都一个弄巷子里,将军还救过我的性命。”曲慕白嘴角微扬,很淡的弧度,就像没有在笑一样,但表情是柔和的:“末将与夫人第一次相见,不是在那时。”我惊讶:“哦,那是什么时候?”曲慕白没有回答,模棱两口地说在那之前就见过我三次。我也没细问,将话题往有利我的一方扯去,暗厢怨他拒了我的邀请,却赴会秦冬歌之宴,以平淡的口吻表示强烈的不满。

    曲慕白好整以暇道:“冬歌相邀不过是为我饯行,不能推辞。”我颇为不满,我相邀就能推辞了?他好似明白我心中想法,继而道:“夫人为金陵殚精竭虑,必然会劝慕白驻留,但慕白去意已决,不见夫人,也是不想彼此为难。夫人一直是慕白敬重之人,冬歌是慕白儿时好友,而今金陵是多事之秋,慕白生性淡泊不好权斗,去皇都一趟也不失为良策。”这话说得软硬皆施,典型的给个红枣又打一个巴掌,敢情是在暗指他去皇都赴任都是我和秦冬歌给逼的?

    我当然不会认为那是真正的理由,尽管我和秦冬歌这段时间的确把他弄得左右为难,但他曲慕白是什么人,金陵八十万将士心目中最为敬仰的军神,哪这么好吓唬?

    不再跟他迂回,直接道:“曲将军,你不能去皇都!”

    他静静看我,那眼神浩瀚如海,有着卷走一切的力量,又深渊无边让人捉摸不透,面不改色道:“为何?”

    自当不会坦言相告,他这一去会威胁到我弟弟们的不法行为,劝诫之词还是要正义凛然的,先从公器入手。我陈情利弊,将眼前金陵的局势简短地说了一遍,最后道:“长卿为平定江北日夜绸缪,绞尽脑汁,而今正是用人之际,曲将军乃金陵军机第一大将,怎么弃大业而隐于野?”

    曲慕白不以为然,数列金陵名将,各个骁勇善战,周逸将军也将在近期重返金陵,其才能不亚于他,不如将有用之躯行有用之事,替主公分忧解扰,坐镇皇都。

    金陵战族岂非浪得虚名?随便抓一员大将就能带兵打仗。曲慕白短短几句,教我无法反驳,最后又加上一句:“此去皇都,主公委以重任,夫人不必忧虑。”居然拿司空长卿压我,我更加无话可说了。

    公器这条路不通,那就走私爱小道,我堆起一张痛心疾首的脸,冷冷道:“悦容一直敬佩将军义薄云天,重情重义,没想竟是这般薄情寡性之人,你说,你置嫣红于何地?”这是我第一次当着他的面直截了当地说起嫣红,他素来木讷的神态浮现窘迫,垂眼不语。我当他是心虚了,咄咄逼人道:“嫣红她虽是我的丫鬟,可与我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姐妹,姹紫尚能侍奉你家主公,封为紫夫人,位居千万人之上,只要嫣红愿意,达官显贵,哪个是她配不上的,你敢负她!”

    曲慕白缓缓叹了口气:“夫人,我正要跟提此事,虽然不便出口,确实是慕白的不情之请。”抬眼静静看我,阳刚面容透出着山峦一般的坚毅:“请夫人允许慕白带嫣红走,我必终其一生善待她,照顾她,尊敬她。”

    却没说爱她!我咬牙怒道:“你要她没名没分地跟着你?”

    他郑重道:“不,她是个好姑娘,我会娶她,曲慕白这一生,只会娶她一人为妻。”

    我正要再说什么,被他下一句话堵得开不了口:“她……有了我的孩子。”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们居然珠胎暗结,真是天不助我!第一次我觉得如此技无可施,曲慕白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感,连连说了好几句:“好,你很好!”勃然扬长而去。

    回宫城的路上,又遇到刺客,是一批惯于行刺的虎狼之辈,很快便将我带出的侍卫悉数杀尽。我身怀六甲不宜动武,虚晃几招便伺机逃跑,转眼又被追上。

    危难关头,有道清冽身影从天而降将我救下,正是追赶而来的曲慕白。那些刺客一见来的是金陵第一战将,自认不是对手,彼此交换眼色,撒下白烟脱身,以极快的速度撤离。

    那时,我已疲乏逃命,不良于行,正软躺在曲慕白怀里,他为了避嫌,将我抱至隐蔽处稍候,命手下调来马车。

    因为靠的太近,我几乎能闻得他身上的味道,没有世家子弟惯有的熏香,而是淡淡的皂角味,很干净,有种阳光的气息。他的心跳,很吵,很乱。原来这个人也有紧张的时候,我以为他永远都是一张百年不变地面瘫脸,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

    他意识到彼此太过亲密,赶紧将我放开,连连请罪,自道失礼。我没有回话,他抬眼看我,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都尴尬不已。

    所幸这时马车调来,他将我扶上车,亲自送我回去。司空长卿匆匆赶来,听闻我擅作主张又溜出去,还被人行刺,狮子脾气又爆发了,却舍不得吼得太大声,倒是把前些日子撤走的大批侍卫又掉了回来,还加上御林军、内廷近卫,三重把关,彻底把我给禁足了。

    真是我的好夫君,居然把妻子当犯人,那话老话怎么说的,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果真如此!怎不见他去给秦冬歌这个好兄弟颜色瞧瞧,反而从我身上下手?我怒得七窍生烟,不愿再跟他讲话。

    下午,司空长卿要出发巡视江北边关,一去便是三日,临行前特来向我告别,我假装睡觉懒得理他。他知道我没睡,坐在床畔为我拉好被子。我耍性子一脚把他刚拉好的被子踢开,侧过身背着他继续睡。他不生气,反而笑了:“怎么像个孩子?”随手梳着我的头发。我就小孩子怎么了!把头发从他手里扯回来往里侧拢去,继续睡,心里默念:快滚,让我眼不见为净!

    也真是奇了,他好像听见了我的心声,笑道:“好好好,我这就走,让你眼不见为净,但愿我回来后你就不生气了。”随后嘱咐我,明日曲慕白出发,让我代替他相送,最后俯首亲了亲我的耳廓,叹息着离开了。

    他一走,我就叫来嫣红,把今日曲慕白跟我说的事又跟她说了一遍,问她愿不愿意跟他走。嫣红一听曲慕白跟我要人,早已欣喜若狂,喜极而涕了,一味地抹泪,连我在等她回话都忘记了。我也不问了,她那表情不早已说明一切,哎,果然有了男人什么都不顾了,女人真傻。

    我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天赐,一封是给在劫,天赐那封除了唠叨家常,还附带说了曲慕白的事,让他做好准备小心应对。在我潜意识里,一直在怀疑丁瑞的事是天赐下的手,就算不是,提个醒也是好的。而在劫那封除了说明曲慕白将会赶往皇都赴任之外,还说了很多其他突发事件的应变,以及万不得已时克制曲慕白的计策。

    因被看管得严密,我出不去,但时间又极为紧迫,曲慕白明天就要上路了,我须得在他抵达皇都前送去消息,无奈之下,只好让嫣红代为送信,对她我还是很信赖的,嘱咐她将信送去城东五里外的茶庄,在掌柜的柜台前敲三下,说一句:“一亩三分地,三两银子。”放下信离开就行了。嫣红虽然面露好奇,但什么都没问,还是乖乖为我办事去,这可能是她最后为我做的事了,因为明天她即将离开,两人都觉得伤感不已。

    由于嫣红要跟曲慕离开的决定太突然了,原先过继给别人做义女再出嫁的计划是行不通了,不过我也不急,先让她秘密离开,再对外宣布这丫鬟做错事已被我逐出宫城,就算日后曲慕白带她从皇都回来,谁敢说什么?她不再是内廷侍女,都是自由身了,谁都不能挡着她随鸡嫁狗随狗不是?更何况他嫁的还不是鸡狗,是这金陵城的英雄将军呢!

    傍晚时分,嫣红回来了,我问她事情办得怎么样,她没说话,安静地点了点头,眼眶红红的。用完膳后,她回去收拾细软,我去看她,只见她一边理着包袱,一边抹泪。

    见我站在门口,她大步跑了过来,翛然跪在我面前叩首,反复说着对不起。

    我将她扶起,叹息:“嫣红,我知道你认为选择跟曲将军走对不起我,但以后千万别这么想了。你小我一岁,我从不当你是丫鬟,只当你是妹妹。咱们女人呐,这辈子遇见一个对你好的男人不容易,遇到了就别轻易放弃,能在一起就要不顾一切地在一起。这世上并非所有有情人都能长相厮守的,答应我,要让自己过得幸福。”

    嫣红重重“嗯”了一声,靠在我的肩头不住抽噎。

    我拍着她的背,微笑着哄了她好一会儿,偏首看向窗外,红霞满天,右眼眼皮突然地跳了起来。

    老人们说,眼皮跳了,左财右灾。我的心底浮现不好的预感。

    =====

    作者有话说:二更了,风雨欲来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