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章节字数:4017  更新时间:10-06-03 2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那女子一身素缟站在殷红朱门旁,背着一方阴霾的苍穹,面无血色,但神情坚定——竟是嫣红!

    我先是一怔,随即冷冷瞪她,她既已出卖我,又为何回来替我顶罪?

    嫣红并未瞧我,或许是无颜以对,一步步朝殿内走来,步步沉重如石,好像走在千军万马中间,最后停在司空太君面前,又说了一句:“信是我写的!”

    太君没说话,秦冬歌扫了嫣红一眼,讥讽道:“好个忠心的奴仆,你要顶罪也要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嫣红面无表情道:“秦大人,你凭什么认为我家主子有罪?”秦冬歌道:“就凭你家主子的字迹!”

    “字迹是么?”嫣红冷笑,扬声道:“拿笔墨来!”

    葱葱玉手提起毫笔,在宣纸上写了一首一模一样的诗,字迹如出一辙!

    秦冬歌大吃一惊,不敢置信地瞪着她,忍不住低呼:“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不可能!姹紫嫣红两人身份卑下,进不了学堂,从小是我手把手教她们读书写字的,我的字迹她自然能临摹得惟妙惟肖。

    我心里不住冷笑,神也是她,鬼也是她,她现在是要玩什么把戏?

    面上堆起伤心欲绝的表情,哭道:“嫣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从小待你亲如姐妹,为什么要诬陷我!”顺水推舟地演戏,也是愤怒的指责。

    嫣红终于正眼看我,眼眶通红,眼神却是冷冰冰的:“傻子,你怕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吧,我是萧家派到楚家监视你的奸细。”

    我看着她故作冷漠的脸,心中的寒意却渐渐散去,回升起一股温暖。这一刻,我原谅了她。或许她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但我知道她绝不可能是萧家的奸细,否则这信断然不会出现在秦冬歌的手上,从根本上来说,这信上的内容与萧家的利益是一致的,她这么做不是自相矛盾,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在说谎,是为了救我!

    秦冬歌质问她,既然陷害了自家主子,为什么还要出来澄清。嫣红嘲讽地看着他:“秦大人,你当我嫣红是什么人?盗亦有道,我是来监视她,却从未想过陷害她。诚如大家所知,夫人待我恩重如山,滴水之恩尚以涌泉相报,我又怎么会猪狗不如,恩将仇报?今日既已东窗事发,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世上只有畜生才会为了一己私恨陷无辜的人于不义!”一番指桑骂槐的话说得秦冬歌的脸一阵青红,勃然怒指她,连连“你”了好几声,却是什么也说不出口。

    司空太君看着嫣红,目露赞赏,随即下令将她拿下,打入死牢听候发落。

    嫣红被两名侍卫押着走了,经过我身旁时停顿了一下,张了张嘴,终是什么也没说,眼神是愧疚自责以及一抹深深的悲哀和无奈。我知道她有话要告诉我,却无法启口。

    “太君,难道你真相信一个下人的一面之辞!”秦冬歌自然不罢休,这次我若不死,日后翻身一定会疯狂报复,今日他的举动必会惹恼司空长卿,就算司空长卿不会真的对自己的兄弟兼爱将下杀手,我却不会心慈手软。

    司空太君若有深意地看我,是的,她当然不是那么好欺骗的主儿,嫣红的出现虽然减轻我的罪证,却不能彻底为我洗尽嫌疑,毕竟她的身份太尴尬了,是我的贴身丫鬟。所以我的危机还没真正的过去,所幸现在的太君不再是以前的太君,若是她再年轻二十岁,凭着过往的铁血手腕,宁可错杀一百也绝不放过一人。但现在的她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人一老容易顾念旧情,更何况我肚子里还怀着孩子。这不,她现在的视线就落在我隆起的肚子上,犹豫不决。

    现在我和秦冬歌谁能倾斜她内心里的天平,谁就是最后地胜利者。

    我虽怀有孩子,但并不是最有利的筹码,司空长卿正值壮年,且身体硬朗,以后想要多少孩子便可有多少孩子,紫夫人不也正怀着司空家的子嗣?眼前情势还是对我非常不利的,就从身份上来说,秦冬歌是金陵名门,又是宰相之子,世代效忠司空氏,秦罗门生遍布金陵,可不是能随便得罪的老臣;而我不过是楚氏嫁入金陵的外姓,古人心中根深蒂固的观念——“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那么,我们两人说的话谁比较有影响力,显而易见,又加秦冬歌言辞犀利,果真三言两语就动摇了太君的决心,看向我的眼神渐渐狠绝起来。

    我神色大变,心里暗叫不好,这时屋外有人大笑走进:“太君喜怒,卑职还是很相信夫人的。”

    我和秦冬歌循声望去,异口同声地惊呼:

    “周将军!”

    “周逸!”

    便见周逸一身秋香色立莽白狐箭袖,平日惯用的江山美人折扇插在腰际,双手负在背后闲步踱来,面带微笑,一副从容不迫的体态,安抚地对我点点头,又狠狠剐了秦冬歌一眼,再走到司空太君面前,将先前萧家袭击常州城时我一心救夫的事迹说了一遍,并言夫人为金陵司空氏呕心沥血,其心日月可鉴,一番夸赞,说得我一阵心虚。

    周逸乃金陵继司空氏之后最大士族周家的当家,他说的话自然很有分量,有他为我担保,司空太君的杀意渐渐按下,让我先回天籁苑,一切等国公回来再说,但仍是下了禁足令,不许我出天籁苑半步,否则便视自认罪责,立杀不赦。

    秦冬歌见事情已无转圜余地,怨恨地瞪着周逸:“你……哎!”朝太君请辞后负气而去。出了苏楼,我在他身后冷笑道:“秦冬歌,今日/你对我的好生招待,他日必当回以厚礼。”秦冬歌一无所惧,丢下四字“拭目以待”便径直去了。

    待所有人都已离开,我再也支撑不住,从鬼门关前遛了一圈回来,后背衣衫早已湿透,脚步一软往地上摊去,一道有力的臂膀从我背后探来,及时将我拖住:“夫人小心。”

    抬眸触上周逸关怀的眼神,我由衷道:“谢谢周将军不计前嫌,救悦容一命。”

    周逸将我身子扶正,笑道:“夫人也曾救过周逸一命,何须言谢。”随后深意看我,笑容愈发深刻。

    我被他看得窘迫:“你在笑什么?”

    周逸笑说:“以往每次见到夫人,夫人都是一副气定神闲老成持重的居高体态,想不到也有今日这无助的可怜模样。”

    我蹙眉:“周将军是在取笑我吗?”

    周逸摇摇头:“夫人误会了,卑职绝无此意,反而认为夫人理当如此,夫人虽是女中豪杰,胆识过人,但终究是女子,女子如花理应受到呵护,所以夫人不须事事好强,偶尔楚楚可怜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一番真挚言谈,让我心中升起暖意,是啊,哪个女子不希望依靠在温暖的怀抱中,被呵护,被宠爱?我又非生来争强好胜,却是生存所迫。

    面上佯装嗔怒:“这话还是等你家主公回来了,再上本折子好好斥责他吧!”

    周逸大笑:“卑职领命。”

    事后,周逸亲自送我回渊澜院,半路遇见闻讯赶来的司空明鞍,我暗暗朝他使了使眼色,司空明鞍会意,与周逸逢面寒暄之后,便离开了。周逸也没过问什么,倒向我提了个不情之请,让我适度教训一下秦冬歌便可,就放他一条生路罢。

    于公于私,周逸对秦冬歌都有义务周全,且不说秦冬歌乃秦相之子,地位尊崇,便是他本身因平日善行,在金陵百姓心目中也备受尊敬,更何况秦冬歌还是周逸儿时的兄弟,如今又是他的小舅子,他自当不希望自己唯一的妹妹守寡。

    我默不作声,也在衡量此事,但我答应了司空明鞍的事也不能不做到。

    周逸见我深思不答,只淡淡叹息,就没再多言了。

    当晚,司空明鞍来看我,与他一同而来的还有曲慕白,他竟没去皇都,又重返金陵。一番谈论,方知嫣红在出了金陵城不过五里便向他辞别,说不愿离开主子,只言两人此生有缘无份。曲慕白挂心她身怀六甲,随后赶来,却没料她因通敌叛国之罪被打入死牢。

    我安抚道:“曲将军不用担心,我一定不会让嫣红出事的。”

    曲慕白神色一丝悲痛,留下一句:“嫣红这次难逃一死。”便回了将军府,此后一直闭门不出。

    期间我趁着守卫交接的空挡偷偷溜出天籁苑,在司空明鞍的安排下来到地牢见嫣红。当我询问是不是她把信交给秦冬歌时,她摇头否认,我问她把信给了谁,她失口不答,却莫名地问:“夫人还记不记得你十四岁那年,在皇都南苑校场长上举行的武道会?”

    我自然记得,那年大经国玄门宗师袁不患抵达皇都,经天子盛情招待了他,为了弘扬武学,在南苑校场上举行武道大会,皇都中不少世家子弟都参加,也包括在劫和天赐。

    嫣红道:“当时曲将军就在上座观看的众多将士当中,我一直看着他,他却一直看着夫人,而夫人……则一直看着在擂台上比武的十一爷。”

    我大惊失色:“嫣红,你想说什么?”嫣红淡淡一笑,哀而不伤:“曲将军的心上人是夫人你啊!他一直喜欢着你,喜欢了整整三年!”我惊愕得没了反应,这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事。又回想起往日交谈,难怪曲慕白说,在我所认为的初次相遇前,他已见过我三次,只是,谁曾料想他的这份感情,藏得如此之深。

    嫣红跪在我面前连连磕头,磕得头破血流,哭着央道:“嫣红知道没资格再求夫人什么,但求夫人看在嫣红从小尽心尽力伺候您的份上,看在曲将军对你一番真情真意的份上,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一定要保护他,别让任何人伤害他!”

    我心中一亮:“嫣红,你出卖我,又回来替我顶罪,是不是都是为了他?”嫣红不答,我又逼问:“是谁在威胁你,你告诉我啊,否则我怎么救你!”嫣红仍是不答。

    这时,司空明鞍进来,道:“婶娘,时间差不多了,再不回去会被发现的。”

    我无奈起身走出牢房,嫣红在我身后用一道很轻很轻的声音说了一句话,我浑身一震,回头不敢置信地看她,她闭目靠在墙壁上,像什么都不曾说过。

    两日后司空长卿收到消息提早赶回,果然勃然大怒,在我面前怒斥秦冬歌之过,我本想伺机为嫣红求情,然而事情的发展大出我意料,却如曲慕白所言,司空长卿在冷静之后,为了保全我,又为了给秦冬歌台阶下,竟下令将嫣红赐死。

    当我闻讯赶往地牢的时候,嫣红已饮下鸩酒,命归黄泉。曲慕白正为她收尸,脸上无悲无喜,也未曾看我一眼。嫣红那张本是姣好的脸上,苍白一片,毫无血色的嘴角,却带着一丝笑容。

    是啊,临死前有她最爱的人来送她上路,她觉得很满足,她觉得此生无憾了,圆满了,至少,她守卫了她的爱情,成全了她的忠诚。

    她成全了她的忠诚,却让我变得不忠不义!

    她那素雅的碎花裙摆上,一点一滴渗出鲜血,那是她还没成型便已夭折的孩子,和他的母亲一样,被这人世的洪流冲刷得苍白而无力。

    我蹲在肮脏不堪的地牢里失声痛哭,我觉得这个世界远比这牢房更肮脏。

    最肮脏的,是人心!

    嫣红最后那句话反复地在我耳边回响:

    “夫人,小心姹紫……”

    =====

    作者有话说:不好意思,今天又二更了。。。

    来救悦容的有人猜是姹紫,有人猜是周妍,就是没人猜到是嫣红,哈哈,醉巴嘎果然让大家猜不到!

    其实,挺喜欢嫣红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个了不起的女人,无私地为爱奉献,为了悦容和曲慕白,误了终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