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三十五章

章节字数:3102  更新时间:10-06-15 08: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经幽王二年九月,长川萧氏平定江南。十八日,二公子月领兵三十万越太阴河卢元山地界进犯江北,破常州过九郡;十九日,欲取赵阳城。公闻讯大怒,命周逸将军为前锋,亲率大军直奔赵阳。楚氏坐镇朝堂,宰相明鞍辅佐,以备后勤之师。

    ——《金陵遗史·鲁公传》

    常州城本是江北第一道壁垒,失守如此之快虽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一则,常州曾灭萧晚风之手,城壁关卡各防要塞均毁于一旦,虽已重建已不复以往固若金汤;二则,常州刺史死于暗杀,城中细作散播谣言,人心涣散,太守色厉胆薄,畏惧昔日萧晚风余威,当夜弃城携款私逃,副将见主背义,怒发冲冠,遂以善待城中百姓为条件开城投降。

    常州失陷之后,司空长卿清点三军,即日率军出征,我留在金陵主持大局,在必要之时给他支援,金陵乃至整个江北开始陷入备战的紧张状态。

    萧家大军以间计兵不血刃拿下常州后,如入无人之境挥军北上,直取赵阳城。

    赵阳城乃江北第二道壁垒,地势险要,北有剑阁,南有百越,城墙之高天下一绝,约莫二十余丈,百越有毒泉,丛林有猛兽,尽管城中屯兵仅两万,萧家要想轻松拿下城池绝非易事。

    九月十九日,长川军兵逼城下时,赵阳城守将严令守城,无论萧家前锋大将郭狄、范嗣等人如何叫骂,拒不出城迎战,直待援军到来。

    九月二十一日,司空长卿率金陵铁骑十万步兵十八万抵达赵阳城,与长川军交战三日,退敌五十余里。

    九月二十五日,萧家大军副帅路遥放弃原先速取城池的打算,下令原地扎营,择日再战。

    期间,长川军主帅萧晚月一直未曾露面。

    我在书房,看着前方送来的战报消息陷入沉思。房内还有宰相司空明鞍,天策府大学士姚远韵,鸿卢客卿李准,武将幕僚数位,及无官无职的蔺翟云。按照金陵礼制,朝中官员官职未及三品以上者,未得国公诏令不得入宫城重地,但众人皆知蔺翟云是我倚重的心腹,又因眼前局势紧张,遂无人有异议。

    除了蔺翟云在懒洋洋地打着呵欠,在场所有人都神态严肃,屋内弥漫着一股浓厚沉重的气氛。

    “以诸位来看,眼前这战局对鲁国公大人是否有利?”我担忧询问,人前向来以敬语尊称司空长卿。

    李准道:“萧家这次进军一直力求神速,原因不外乎有二:深入敌军腹地,须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后备粮草有限,军士长途跋涉,不容久战。所以交战时间越长久,对他们越不利,主公援军到达后,两军势必陷入持久战,对我金陵军来说还是较为有利的。”

    姚远韵道:“但萧家已夺下常州,必然会以常州为后援重地,进可攻,退可守。常州又粮草充足,兵械无数,长川军尚能支撑半年之久,胜败仍是未知之数,而敌军主帅一直未曾露面,教人不得不防。”

    房内一阵叹息声,姚远韵确实说出了我心中最大的忧虑,按照萧晚月早前两次夺取常州的手法来看,他之兵法谋略,向来只在目的无论手段,此番也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现今他隐身人后,让人觉得如鲠在喉,寝食难安。

    大战之前,先玩心理战么?我苦笑,怎觉得他的用兵手法跟他大哥越来越像了?转念又想,他从小便受萧晚风教导,影响甚大,耳濡目染也不足为奇。

    “先生认为萧家接下来会怎么做来扭转劣势?”我看向蔺翟云。

    众人顺着我的视线看去,却见蔺翟云盘坐坐在蒲团上,抓了一块精致的糕点细细品尝,似乎觉得味道很不错,眼睛笑眯成了月牙状。大家都在殚精竭虑,他却在吃喝玩乐,众人不免频频侧目,面有不满,尤其是姚远韵和李准,一直对他高中状元之事非常不服,认为他是个滥竽充数之辈,因阿谀献媚才受到我的重用。

    姚远韵向来舌头毒辣,曾听闻蔺翟云以“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拒绝效命金陵朝堂,不由念了一首阮籍的咏怀诗来讥讽:“一日复一夕,一夕复一朝。颜色改平常,精神自损消。胸中怀汤火,变化故相招。万事无穷极,知谋苦不饶。但恐须臾间,魂气随风飘。终身履薄冰,谁知我心焦!”

    李准素来喜欢跟姚远韵唱反调,这次却抚手笑说远韵兄好才华。

    蔺翟云听后不生气,也笑着拍手说:“姚大人不愧为庐州才子,果然名不虚传,好,好!”满口的糕屑,咕噜一声吞下,莫名说了句:“前有狼,后有虎;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众人一愣,正在纳闷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门外侍卫通传,探马来报。

    我接过信函一看,变了脸色,对蔺翟云道:“先生果真一语成谶了!”

    金陵后防,益州八郡,刺史钱丁羽举兵叛乱了,将司空长卿先前派去招降的大将斩于马下,扬言要犯金陵。

    何为前狼?萧家三十万长川军。

    何为后虎?益州刺史钱丁羽麾下的八万金陵军。

    两者若是前后夹击了,金陵必会蒙难,金陵若是蒙难,司空长卿必会派兵回防,届时赵阳城防守空漏,萧家可乘势反扑;一旦赵阳城失陷,金陵也岌岌可危。好个连环计,好个离间计!好个萧晚月!

    众人脸色沉郁下来,我死死盯着蔺翟云,他被我看得难受了,挨在我耳旁快速说了两字:“间计。”我便笑了起来。

    何为间计?

    孙子兵法有云,间计有五:因间,内间,反间,死间,生间。乡间者,因其乡人而用之;内间者,因其官人而用之;反间者,因其敌间而用之;死间者,为诳事于外,令吾闻知之而传于敌间也;生间者,反报也。

    萧晚风在《风痕》一书中曰:“五间俱起,莫知其道,是谓神纪,人君之宝也。”对间计极为推崇。

    萧晚月神速攻下常州,用的便是生死间和反间。他既然善用间计,我也不甘落后,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翌日,我派遣两名大将,各率五千精兵从水路陆路两处前后包抄益州叛军。

    仅是一万精兵何以敌对益州八万大军?这就是蔺翟云用“间计”的巧妙之处了。

    陆路骑兵打的仍是招安的旗号,而水路遁形到叛军后延的将士则穿上萧家长川军的兵甲,行偷袭之事,并派间谍散布消息,半真半假,诸如:“萧家利用益州军作饵,等两败俱伤便可坐收渔翁之利,许以益州偏安一隅的条件翻脸不认,可笑钱丁羽兵折将亡,为他人做嫁衣。”

    钱丁羽这个人好大喜功,又疑心甚重,见到后方军队被“萧家大军”偷袭,当场痛斥萧晚月“卑鄙无耻,背信弃义”,前去招安的将军则把我吩咐的“鲁国公大人宽宏大量,只要益州归降,其叛乱之罪既往不咎。”这句话传达过去。阴里给巴掌,明里给甜枣,果真让钱丁羽及时“迷途知返”。

    尽管那批假冒长川军前去偷袭的精兵死伤过半,但我损失两千精兵,换得金陵后防太平,让司空长卿能够义无反顾地在前沿作战,还是十分值得的。

    经此一事,姚远韵和李准看向蔺翟云的眼神渐渐地变得尊敬起来。

    这时,将士来报,截得敌军密函,便见一封印有萧家家徽紫色六瓣菱花的信函递上,我忙拆开快速阅读,才读了一半便砰然红了脸。

    显然萧晚月是间计玩上了瘾,故意让我截得这封密函,这哪是敌军机密,分明是一封倾吐相思的情书!

    屋内众人见我神色怪异,各个面面相觑,也没多问什么,倒是蔺翟云向来毫无章法,就这么从我身旁挨过去偷瞧,我赶忙将信捂住,却还是被他瞧去了大半,还好死不活地背了出来:“又是一年秋风柔,独上烟雨楼。烟雨依旧楼依旧,已是黄昏后。忆想当年与卿别,江南一叶舟。人如烟,泪如雨,伴着江水流。”

    睨着我通红的脸,似笑非笑道:“唷,这‘军情’写得还真是香艳呐!”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此时又有人来报截得敌军密函,此后每隔两个时辰,便有一封印着紫色六瓣菱花的信函呈到我面前,无一不写得深情款款,缱绻柔肠,那娟丽飞扬的字体,是萧晚月独特的笔锋,惊世才华隐现在字里行间。

    忆起少时,自己曾将记录他诗赋的《草华集》手抄本放在床头,闲来无事总爱看上几眼。那时的自己对他是仰慕的,憧憬的。时过境迁,现在的心跳已不复那时吵闹,但那种心情每每想起,仍然觉得美好。

    当晚我正欲就寝,赵阳城骤然传来噩耗,我乍闻大惊,跌坐在床榻上,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而后连夜召集要臣于书房议事,看着列在书桌上一封封惹人惆怅的密函,我忍不住冷笑起来。

    原来这也是萧晚月的计,就在我被他的诗赋乱了思绪的时候,司空长卿中了他的圈套,陷入生命之危。

    ======

    作者有话说:抱歉,今天有事外出,回来晚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