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四十一章

章节字数:2603  更新时间:10-06-23 11: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二月初,天子寿诞将近,江北战争初歇。十二月五日,两军休整,协议停战,萧家退守赵阳城三十里外,以常州为根据地,萧晚月率五千精兵离开大营,先回长川属地,再往皇都。十二月八日,司空长卿留下三十万大军镇守百越,连夜赶路翌日清晨回到金陵,那时我因看了通宵的奏折刚刚熟睡,醒来后伺候洗漱的丫鬟说,国公大人已经回来了,见夫人睡得正酣也就没有吵醒,去苏楼看望过老太君后,现在正在偏殿看两位公子。

    我往偏殿走去,远远便听见他的笑声,一走近就瞧见他坐在两张摇篮中间,一手拿着拨浪鼓,一手拿着小唢呐,左右逢源逗弄那两个娃儿,笑得嘴巴都要裂到耳朵上了,整没长大的孩子似的,哪像一个刚刚鏖战归来执掌兵权生杀的一方公侯。说来也奇怪,稷攸和怀影本不可近三丈内,今日只离三尺居然没有嚎嚎大哭,是小玩具的诱/惑,还是鲁国公的人格魅力,那就不得而知了。

    站在门口,我含笑着看着眼前这“父子天伦”,想起先前在劫对孩子的不喜,本以为司空长卿也会心有芥蒂,毕竟这两个孩子的身世我们都心知肚明,就差捅破那层纸明说了,今日见司空长卿欢喜的模样,也渐渐心安下来。暗暗叹息,在劫果真还是个孩子,容事少了分豁达。十七岁是么,的确是个尴尬焦躁的年纪,不能将无常世事看得通透。转念又想,人活这辈子,有谁能真的通透?

    看向司空长卿的眼神也就不由自主地温柔起来,他已经做的很好了,竭尽全力扮演好一个父亲的角色,不管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他总会以我为重,我感激他。那日在劫问我是不是喜欢司空长卿,我没有回答。喜欢这个词太笼统了,朋友,亲人,甚至陌生人,乃至花花草草,你都可以喜欢,爱就狭隘得多。对司空长卿,是喜欢,无关爱与不爱,在一起久了总是会有感情的,他对我是真的好,做人要懂得感恩。在劫为我做了那么多事受了那么多苦,我也感恩,让那份原本纯粹的亲情带上了暧昧的色彩。但哪个姐弟能守着过一辈子,还扯上那种不正常的感情?也许在劫说的是对的,不管是喜欢还是爱,接受司空长卿乃至任何一个男人,都要比他要来得轻松得多。

    仿佛是种感应,我回神之际,司空长卿也正抬头看我。四目相对时,只觉得时光荏苒,岁月蹉跎,冥冥之中得到的失去的,都抵不过那瞬间相视一笑的温柔。他说:“悦容,你清减了。”其实清减的那人何止是我,烽火岁月在他脸上刻上了一层风霜,眼底带着一抹淡淡的青,想来是多月的征战未曾好好休息。我问:“长卿,你累吗?”他摇摇头:“只要知道你就站在我的身后,再累也就不累了。”是的,这就是司空家的男人,他们把毫无防备的背部留给自己的女人,两人携手在有形和无形的战场上冲锋陷阵,这是一种赌命的信任。

    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像他这样爱我,我还在奢求什么?

    我爱的人?不,爱我就足够了。

    ※※※

    马车一路直奔皇都,司空长卿正靠在我的肩头熟睡,我抿嘴笑了起来,明明是累了却总爱逞强,非要陪我说话,说着说着还是睡了过去。马车有点颠簸,他的身子晃了晃,我微微往后仰去,捧着他的头枕在膝盖上,想让他睡得更加舒服点,他幽幽睁开双眼。

    “抱歉,吵醒你了?”一丝碎发落在他的眼角,我随手为他拂去。

    迷迷糊糊的双眼渐渐恢复清明,司空长卿仰面深深看我:“像做梦一样。”

    “说什么呢,睡糊涂了?”我取笑。

    他依旧一瞬不眨地看我,轻声说:“以往都是在梦里见到你这样温柔的表情,每次醒来后,现实的你总要来得冷漠的多。”

    心中一阵阵绞痛,俯首亲吻他的额头:“对不起,以后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他笑了起来:“还是别一下子太好,我怕适应不过来。”

    我嗔怒瞪他:“你现在是见不得我对你好了?”

    他摇摇头,笑道:“不,我是担心一下子得到太多,会一下子失去所有。只要你今天比昨天好一点,明天比今天好一天,一天一点地好,长长久久地对我好下去。”

    “长卿呐,有没有人说你是一个傻瓜?”

    他想了想,指着我得鼻子说:“有啊,这个人就经常说。”

    “因为我喜欢傻瓜。”俯首吻住他的嘴。

    清冽醇厚的气息交/缠,他轻轻地回应,渐渐地狂野起来,起身将我逼至车厢的角落,舌尖追逐,躯体纠/缠,狭小的车厢内气氛灼热旖旎起来。

    热气喷吐在我的颈窝,他哑着嗓子懊恼道:“悦容,怎么办,太医说你的身子不好,需要静养,不宜房/事。”

    我红着脸犹在喘息,却故意装不懂:“恩,太医的确这么说过。”其实是我让太医这么说的。

    “可是……我忍不住了。”

    “忍不住什么?”我坏心眼地问。

    “我想要你。”一口咬住我的脖子。

    “恩,别忍着,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果如我所料,我应允了,他却狠狠瞪我,翛然坐起身子,眼底还是浓浓的情/欲,双手却开始整理我凌乱的衣衫,还拉来毯子将我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忍无可忍,继续再忍,不能前功尽弃。”捏了捏我的鼻子说:“没有什么比你的健康来得重要,我们来日方长。”

    “哦。”我乖巧地点头,暗暗舒了口气,还好摸透了他的性子,是逆鳞的龙,顺毛的驴,依着他反而会让他更加设身处地为我着想,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想要我是不可能不给他,但身上这阴阳蛊可是个大问题……

    不到半会儿,司空长卿喘息起来,骂道:“楚悦容,你该死的手在干什么!”一把将我的手从他胯下抓起来。我笑吟吟说:“没事,隐忍坚韧的鲁国公大人,我摸我的,你忍你的,咱们各行其是,互不相干。”不安分的手又往他身上胡摸了一把。呼吸愈发紊乱,他一声声吟哦起来,那声音可真是动听,又见他双颊微红宛若桃花,眼神迷离恍如游丝,本就风华绝代的面容此刻更是蛊惑人心,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原来男色也可以如此诱/人,忍不住去亲他微微开启的唇瓣,手中的动作也加快了频率,他的手指突然蛮横地插进我的发间,双肩颤了颤,在一声嘶吼中获得解放。

    “楚悦容,你做的好事!”他衣衫不整地躺在软榻上瞪我,情/欲未退的面容十分明媚。这哪是生气,分明很享受。我笑笑掏出手帕擦着掌心的津液,问:“舒服吗?”他一把拉过我狠狠吻了一下:“不是手的话会更舒服。待会儿进皇都了让御医给你瞧瞧身子,或许会比金陵的太医有本事,再这么折腾下去简直要我的命!”我身子僵硬了一下,轻轻地嗯了一声,心头顿时烦乱起来。

    才刚整理好发冠,马车就停了下来,副将在外边通传:“启禀主公、夫人,前方有皇都大臣来迎。”

    按照时间来算,离皇都还有半日路程,怎么就有人来迎接了?

    司空长卿问:“来的是谁?”

    副将回道:“是天应府大都督、京畿处大统领、左相辅臣楚大人。”

    我听着第一个反应是,什么人这么厉害,居然一个人身兼这么多要职。

    第二个反应才恍然想起,这楚大人不正是昔日的小霸王,今日官运亨通、权倾朝野的我的好弟弟楚天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