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四十三章

章节字数:3648  更新时间:10-06-25 20: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见到萧晚灯,我有点惊讶,忍不住往她身后看了看。

    她说:“就我一人,二哥还没来到皇都。”

    心中的紧张被她直接道出,我掩饰得很好,不惊不慌地笑道:“弟妹,你也真是的,来见姐姐送什么拜帖,不知道的人还当我们不是一家子。”萧晚灯咧嘴一笑,仍是记忆中那少女天真烂漫的模样,说:“成亲后第一次正式拜见姐姐,递上拜帖方显诚意,省得天赐小儿老是给我挑刺儿。”一边说着一边撅着嘴巴。

    我被她可爱的模样俏皮的话给逗笑了,感情不由亲近几分。

    让下人上了座端上茶果,与她在中堂小聊,似有若无地探寻她与天赐处得好坏与否。本以为会有一大堆委屈和埋怨,却不想看见她小女子姿态,俯首红着脸说:“他……虽然嘴巴有点坏,对我确实很好。”我舒心道:“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要是那小子欺负了你,跟姐姐说,我替你做主。”

    她点点头,一段时间沉默,欲言又止。我知道她有话想说,或许也是她今天拜访我的原因,也没急着询问,等着她自个儿说出。

    吹了吹茶盏中碧螺春的卷叶儿,浅浅呷了口茶,口齿顿时芳香四溢,心情不由好了起来。

    这种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在萧晚灯开口询问后。

    “姐姐有没有楚在劫的消息?”

    放下茶盏,力道过了点,咚地一声落在桌案上。我抿直嘴角,心中有点不快。嫁给了天赐,难道她还想着在劫?

    对上我意味深长的眼神,萧晚灯耳根一红,忙道:“……他消失这么久了,听说也没回东瑜,我……只是有点担心,兴许姐姐知道他的下落。”

    我垂下眉眼,暗骂自己这是在做什么,怎就不许别人挂念在劫了?有什么资格不许的,萧晚灯还比我更有资格。

    摇了摇头,说一直没有见过在劫。也不是故意欺瞒她,实在是在劫现在行事不宜为外人道。

    萧晚灯明亮的眼睛黯淡下来,我面不改色地安慰道:“在劫这么大了许是有自己的打算,该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你不用担心。”萧晚灯双手捧着杯子,指腹反复在杯沿摩挲,低声地说:“都是我的错,当初明明知道他是被逼的,还是要他娶我,如果不是我,他也不用负气离开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真正错的那个人是我。问:“他在成亲那天把你撇下,怨他么?”

    “一开始是怨的,后来也慢慢想通了,强扭的瓜不甜不甜。以前老想着喜欢谁就要跟谁在一起是件简单的事,天赐也好,在劫也好,三个人守着一辈子都可以。二哥老是笑我这想法可称天下第一奇,后来见我是认真的,就骂我荒唐。我那会儿特不服气,干嘛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们男人都三妻四妾的,咱们女人就只许天涯一芳草了?楚在劫离开后我才明白,感情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也要对方愿意才行啊。”

    对我调皮地眨着眼睛:“不瞒姐姐啊,没出嫁前我还真这么打算的,让楚在劫和楚天赐都入赘到我们家里给我做夫婿。嫁给楚天赐之后,他老拿这事找我的茬儿,隔三差五地让人牙婆领七八个各类各样的英俊小伙子到我面前,说随我挑选,哪个欢喜了就纳了做男宠,他没意见。还兴致勃勃地陪我挑选,说结合男人女人共同的眼光筛选出的才是精品。你说他这个人,可气不可气?我已经够荒唐了,他比我更荒唐!”

    我张了张嘴巴,确实是说不出话来了,只觉得好气又好笑。哪有小两口是他们这么过日子的?也真是一对活宝。

    心中戒备稍稍放下,把心地跟她聊了起来,问她和天赐的浪漫事,比如什么时候相遇的。

    萧晚灯告诉我,还须得从她离家出走那事说起:“当初在长川时,不知道为什么大哥跟二哥吵了起来,大哥骂二哥将萧家的脸面给丢尽了,还叫来家奴说要对二哥家法伺候。我们萧家的家法是什么你知道不?”我摇摇头,萧晚灯比了比手指:“是三尺长的藤鞭,鞭子上都是荆棘尖刺,沾上盐水辣椒水,一鞭下去打得人皮开肉绽痛苦万分。我当时就吓坏了,为二哥求情,谁知大哥不可理喻连我也罚,让我在灵堂跪上一天一夜不许吃饭,气得我离家出走了。”

    依稀想起很久以前萧晚风被暗杀后我去看他,他曾跟我提及,弟弟不理解他,妹妹又恨他,多半是这会儿的事吧。

    “离开长川后就在想啊,大哥为什么要说二哥丢了萧家的脸面,二哥虽不好武斗,但一直跟着大哥学习纵横之法,兵法谋略在长川没一个将军是他的对手;他的才学更不用说了,诗文冠绝天下,那些文人墨客听闻萧二公子之名无人不竖起拇指赞好。怎么就丢人了?我想来想去也就那么一回事,二哥瞒着大哥向楚家十姑娘求亲,最后被拒绝了,一时成为长川百姓茶余饭后的笑谈。所以我就往皇都方向去,想看看这个敢不要我二哥的楚家十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主。”

    我干咳几声,尴尬笑笑。

    萧晚灯啜了一口茶,清了清喉咙继续说:“我从小没出过远门,又离开得急没带多少盘缠,这一路上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头,尝遍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到皇都后都成了流浪的小乞丐,已经饿了三天,坐在道旁盯着蒸笼里的馒头流口水。天赐就在那时出现在我面前,把荷叶包着的热腾腾的豆沙包递给我。我还记得他当时说的第一句话:‘嘿,小乞儿今日运气不错,爷心情好这包子赏你了,别客气,尽情吃。’他那笑容就像是午后阳光那样温暖。”她陷入了温柔的回忆,再嚣张跋扈的千金小姐,也不过是个怀春少女。

    我挑挑眉,怀疑她口中的人是不是我那恶名昭著的弟弟。而后又想起,天赐最吃不得的就是甜腻味儿的豆沙,每次跟在劫打赌输了,在劫都会恶意地买豆沙包让他吃得反胃才罢休。我就说嘛,天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善良可亲了,萧晚灯眼中那阳光一样的笑容多半是他甩掉大麻烦后的奸笑吧。当然,这事我是断然不会告诉她的,破灭少女的美梦有失人道。

    后来萧晚灯怎么成了万花楼的头牌烟雨就不得而知了,多半是追着天赐去的。再后来就是我的多管闲事了,听闻有那么一个人为天赐投湖,遂让天赐把她赎身接回楚家安个宠妾的名分。谁知天赐只让她做丫鬟,还直接扔进在劫房中伺候,他自己倒图个清静。

    暗暗绞着手指,我踯躅着要不要问她和在劫的事,毕竟她曾在他内房伺候。在大户人家,这种丫鬟也可以说是通房丫鬟,说得直白点,就是少爷主子们还没有按上名分的妾。心中惶惶的,他们别是有亲密关系了吧?

    尚未问出口,便听萧晚灯道:“咦,我来了这么久了,怎不见姐夫和天赐?”我敛神道:“大臣们设宴为你姐夫洗尘,他们去赴宴了。”萧晚灯问:“哪儿设的宴?”我一时不答,她见我犹豫神色便心知肚明,冷哼道:“姐姐也别瞒我了,他们那些男人能在哪里设宴,不就是万花楼。”看了看外边天色,翛然起身道:“姐姐,我还有事要办,先告辞了!”还没等我回神,便风风火火地走了。

    我在屋内转了个圈,心头一上一下的,早前就听闻她经常大闹万花楼去找天赐,这会儿匆匆离开别又是去闹腾了吧?哎,你说这姑娘怎就不收收性子,哪个男人忍得了她这样的闹法?夫妻俩就算有天大的事也须回家关上门理论才是,在外面该有的情面、场面都不能冷,她一直这样闹下去不是适得其反,让自个儿丈夫的心离得越来越远?

    一边走出内屋,一边喊道:“来人,备轿,去万花楼!”

    ※※※

    我匆匆踏进万花楼,老鸨还是原先那老鸨,乍见我便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战战兢兢道:“哎哟我的妈呀——这不是那祖奶奶么,别又是来折煞我了吧!”

    显然她还对我记忆犹新,我对这位“故人”温柔地笑了笑,环顾四周,问:“楚夫人有没有来过?”

    老鸨自是精明的人,能来这里闹事的楚夫人还有谁,连忙摇头:“没——今儿个没见着姑奶奶的影,祖奶奶是要找十二爷吧,小的……小的这就引你去!”从地上爬起来,作势要请我上楼。

    我啼笑皆非,一个祖奶奶一个姑奶奶的,我听得糊涂她分得清楚。既然萧晚灯没来,我也不便去瞎凑合,淡淡道:“没事,我就来这边旧地重游,你别紧张,该忙活的就去忙活吧。”在鸨母一脸不敢置信的注视下走出万花楼。

    此时已日渐黄昏,暮色憧憧,我正欲上轿回楚府,突有一批侍卫拦住我的去路,身后有人道:“请问,这位是不是鲁国公夫人,楚家十姑娘楚悦容?”

    我回头看去,便见一个男人远远地自万花楼中走出,身着秋香色滕海锦袍,头束金龙冠,年纪约莫二十七八岁,举手投足有股富贵体态,踏着红色地毡铺着的阶梯蜿蜒而下,慢慢行至长巷,闲然踱步到我面前。

    不知对方身份,我没胡乱行事,含蓄地点点头,询问他有什么事。

    他笑了笑,竟以手中折扇轻佻地抬起我的下颔,慢悠悠道:“就是想跟你聊聊天,不知道鲁国公夫人能否拨冗相陪?”

    明明知道我的身份,还敢如此放肆,此人若不是傻子,那就是后台极硬的角儿。我出来匆忙,身边只带几个随从,而他手下近卫不下五十,并且看上去都不弱。不论从主观上还是客观上来说,情形都对我不利,不宜轻举妄动。

    正在我琢磨着该怎么与他周旋的时候,马蹄轰轰,一批劲装兵马从长巷彼端奔驰而来,为首者白衣如雪黑发如墨,面容俊逸,清冷的眼神像是秋夜的寒月,令人神驰而不自知。

    此人我自是熟识,正是萧晚月,他已来到了皇都!

    那陌生男人下意识地将我挡在身后,显然他认识萧晚月,并对他有所顾忌。我若想脱身,只要出声求援便可,但我没有。

    巷子很宽,萧晚月等人似乎急着赶路,瞬间便从眼前急速而过。

    我明显感觉到那男人暗暗舒了口气,我的心情也是复杂的,分不清喜忧,只有阵阵的麻痹感。

    尚未等我们两人再开话匣,早已远去的马蹄声又由远而近地响起,便见那批兵马自长巷转角折返回来。我的心坎顿时吊在了针尖上。

    萧晚月策马在那男人面前转了一圈,却未下马,居高临下地笑道:“之城,别来无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