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四十六章

章节字数:3017  更新时间:10-06-28 12: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在生气,并且气得不轻。长乐郡主惊讶看他,一抬眼,视线与鸾座上的太后相遇,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笑了,前者笑得若有所思,后者笑得牵强附会。司空长卿也在笑,冷笑。上堂一夕沉寂下来,众人面面相觑,气氛陷入尴尬。

    萧晚月半阖眉眼,安静片刻,再抬头时又恢复往常笑容,随手一挥将手中的碎末弃掉,神态自若道:“太后,看来您给了臣一个劣质的酒杯,难道是怕臣酒量浅薄醉了就做不出好的诗文来为圣上庆贺?”轻巧一句玩笑化解尴尬,在座之人哪个不是官场上打滚的人精,立即纵声大笑起来。

    太后敛去一瞬的哀怨,笑道:“酒后方显真才,天下第一才子岂是浪得虚名?来人,将哀家珍藏在万宝阁的昊天翠玉杯拿来给淮静候换上。”

    萧晚月连饮数杯,烈酒下腹,原本苍白的脸渐渐红润起来,借着酒性道:“拿笔墨来!”

    苍白的衣袖,苍白的手,紧握笔杆,挥斥方遒,如歌长诗从笔端流水而出,洋洋洒洒,铁划银钩,一字倾城。国子监大学士从旁诵读,越读越激动,声音也兴奋得打颤起来。萧晚月一手举杯狂饮,一手奋笔疾书,那雪白的袖袍翻滚如云,飘渺如烟,竟让他的面容也蒙上了白白的一层薄雾。诗文才写到一半,上堂大卿们已顾不得身份上前围观,下堂大臣们都忍不住起身围在堂口侧听,宴席上的情绪一度高涨到极点。

    当萧晚月写到“浩荡雄风藏万卷,磅礴大气独凛然。一腔热血沸腾时,万里汪洋起波澜。”文臣们无不拍手叫好,顿感满腔豪情,血荐轩辕。

    当萧晚月写到“万丈红尘一行泪,千秋大业三杯酒;醉卧疆场君莫笑,古有征战几人回?”武将豁然起身,壮志者恨不得立即披甲上阵,热血杀敌。

    当萧晚月写到“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红尘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满座寂静,空余唏嘘,竟连司空长卿也忍不住喟叹:世事纷扰,何不大醉一场来得痛快?

    然而,从我立身的角度看他的诗文,斜行阅之,竟是另一番景象。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卿兮卿不知;良辰美景成虚设,冷落清秋月不明;奈何相逢成不识,我以我心问情天。”

    萧晚月将这篇长诗题名为《问天》,后人品鉴,皆叹乃千古绝句,词风绮丽,气势磅礴,怒问苍天不公之行,道尽男儿壮志之心。只有我知道,他的这首掩藏在英雄豪情背后,不过是儿女情长的惆怅——问的不是苍天雄心,而是情天伤心。

    当时我被大卿们挡住了视线,看不到全篇,日后也再没有勇气拿副本来看,仅仅只是匆匆一瞥的那几句,已教我的心像被掏空了似的痛。这种痛,也不愿再去承受了,就像他牵扯不清的感情,不愿面对。

    天子才不过十岁,自然不懂这舞文弄墨的乐趣,百般聊赖地坐着,见我在看他,就对着我做鬼脸。好不容易等到萧晚月的诗文盛宴过去了,天子兴奋地问我:“朕听闻姨娘给朕生了个弟弟,此事当真!”

    这话说得有歧义,偏偏是出自天子之口,又偏偏这天子还只是个孩子,大卿们瘪嘴拼命忍着笑,好几个已经忍不住扑哧扑哧地笑出来了。司空长卿愣了一下,随后也是又好笑又无奈。太后平日对天子管教严厉,今日是他生日就没出声呵斥,也跟着众人起笑。

    天子从旁人的态度中察觉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又不懂错在哪里,小心翼翼看了太后一眼,见她脸色未变,又开心地央着我让他见见弟弟。我朝司空长卿看去,他淡淡点头,我犹豫了一下,命人把稷攸和怀影从楚府抱进宫来。之所以也带上怀影,实则存了私心,虽然他的身份不宜公诸于世,但天子毕竟是他同父异母的胞兄,是他在这个世上不能相认却是最亲的兄弟。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奶妈子将这两个孩子抱来了。天子一见来的是两个弟弟,欢喜不已,忘了跟太后请示就高兴地跑下金銮。太后笑笑,也随了他的意。孩子们今日也算给我长脸,没有大哭大闹。天子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打量尚在襁褓中的娃儿,伸出手指戳着毛毛的脸蛋,被毛毛一口咬住指尖。也都怪司空长卿,这几日没事就拿手指沾着酒去喂孩子,说男人的酒量是从小训练出来的,才让毛毛养成这个恶习,见着人的手指就咬。好在现今没长牙齿,咬着自然不痛,天子觉得有趣极了,又伸手到怀影的嘴边让他咬。不知为什么,向来温顺安静的怀影躺在奶娘的怀里,乌龟似的晃动着手脚,蛮横地将天子的手踢开。天子没有生气,反而更加觉得有趣。

    礼部尚书问:“两位世子抓周了没?”我摇头:“尚未满周岁。”天子好奇问:“什么是抓周?”我耐着性子解释,这抓周是流传已久的风俗,殷实的大户人家会在孩子满周岁的时候设宴邀请亲朋好友来观礼,摆上刻章、文房四宝、经书、算盘等各类东西让孩子抓,以对孩子前途未来的窥测和厚望。天子越听越有趣,竟来劲了,硬是喊着要看弟弟们抓周。我无可奈何,皇帝说的话不能不听。太后吩咐下去,万事很快就齐备了。

    上堂大殿中央的木桌上已摆了许多东西,太后为彰显皇室万尊,这抓周准备的物品无一不是十分精致贵重的:银盘里面放着一方金印;两个黑檀木盘,一个里面放着三本精装的书册,分别是《论语》、《老子》、《金刚经》,另外一个里面放着上好的湖笔、徽墨、宣纸、端砚;黄杨木盘里面放着算盘、元宝和帐册,一方红缎上面放着一具精心制作的白玉琴,长度只有半尺,一副墨玉水晶精制的围棋,价值连城;乌黑的铁盘里面放着一把短剑,一柄弯刀,都是绿鲨鱼皮鞘,金吞口,黄绒挽手,华贵非常。

    这些物品贵重稀罕,就是手掌权势富贵的萧晚月和司空长卿等人也啧啧称奇,我看着不免觉得有些过于奢侈。

    天赐看罢,笑道:“既然是我的侄儿,我可不能委屈了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紫玉兵符放到了桌子上面。

    萧晚灯惊道:“这可是你统率大军的兵符,这怎么好拿出来让孩子抓取呢?”

    天赐笑道:“不过是应个景,就是侄儿抓住了我也得收回来,不过是想看看孩子有没有带兵的命。”

    我微微一笑:“你这么想恐怕要失望了,带兵之人需得心狠,我看这两孩子都是个软心肠的人,恐怕是带不了兵的。”

    天赐摆手道:“这可不一定,谁是一生下来就心狠的,很多人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连杀人都不敢,如今不也是杀人如麻,心狠如狼么?”有意无意地看了萧晚月一眼。

    萧晚月似笑非笑道:“既然妹婿都这样热心了,我也不能不表示一下。”从腰间解下一个随身携带的明黄锦囊放在桌上。

    我看着这个锦囊觉得有些奇怪,上面绣着四爪金龙,锦囊干瘪瘪的,不知里面是什么事物。对于不明不白的东西心有芥蒂,尤其是萧晚月的东西,忍不住问:“不知道淮静候送了什么厚礼,若是太贵重,只怕小儿担当不起。”

    萧晚月眼底一寒,淡淡道:“这件东西并不贵重,只是爱妻留给我的念想,若是令郎喜爱,说不定与我萧家有缘。”

    我偷偷看了长乐郡主一眼,她对我笑了笑,明艳的面容总有一种我瞧不出的深意。

    其他人纷纷效仿,都将身上携带的贵重东西当做贺礼放在了木桌子上,天子已经迫不及待了,就连司空长卿也像个孩子似的兴奋地说:“悦容快些让娃儿去抓吧!”

    我将毛毛放在木桌上让他先抓。虽然怀影早出生一个多月,但在世人眼中,毛毛才是司空家的大世子。

    毛毛穿着红肚兜,光着屁/股开始在木桌上自由爬行。

    所有人都兴致勃勃地看着,连我也倍儿地紧张,就不知这孩子会搅出什么风云来。

    =====

    作者有话说:本来这章想把抓周写完的,怎么不知不觉字数就超标了呢=。=

    这几章的情节虽然温温水水,不过是给第三卷的人物做铺展,等天子寿宴过后,情节会急转而下,大家先做个心理准备吧。

    对了,我弄了一个个性投票,关于《悦容》写完后填哪个坑,虽然离完结还有一段时间,还是先调查一下民意吧,投票栏就在留言区的上面^_^

    大家放心,悦容这篇文没写完,其他的文我也不会花太多时间写,一则没那个多精力,二则我很懒,三则我宁可牺牲数量也要换取文的质量。所以这段时间会一心写完悦容的,亲们安心蹲坑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