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四十八章

章节字数:3318  更新时间:10-06-30 22: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笑起来跟你真像。”萧晚月笑着对我说。此刻他的笑容就像儿时记忆中那样,清澈干净,如一汪清泉,竟让我的心有了一种久违的悸动。

    “是么,这么小哪能看得出来呀。”我尴尬地回以微笑,上前想将毛毛抱回,谁知毛毛竟攥着萧晚月落在肩膀上的长发怎么都不肯放。

    正在我无可奈何时,司空长卿豁然越过我身侧大步上前,不知何故勃然大怒,蛮横地抓着毛毛背上红肚兜的系绳,想将他从萧晚月的怀中拽出。毛毛却是不依不饶地拉着萧晚月的头发死死不放,就这么一拉一扯弄得萧晚月生疼,也怒了,一把将毛毛给抢了回去。

    “你给我放手,他是我儿子!”司空长卿咬牙切齿。

    萧晚月拖着毛毛的屁/股,不知是被拉疼了头发,还是对司空长卿不爽,哼了一声:“事实摆在眼前,你儿子更喜欢跟我在一块。”

    司空长卿一听怒火更甚,指着毛毛骂道:“好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畜生,快放手!”

    萧晚月嗤笑:“父无德却骂子无义,何异于上梁不正责于下梁,可笑可笑!”

    “萧晚月,你敢再说一遍!”

    萧晚月还真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

    就在两人一触即发、众人惶惶不安时,毛毛突然回头冲着司空长卿傻笑:“蝶蝶……蝶蝶……”

    司空长卿呆了,狂喜地拉过我的手:“悦容你看,他会说话了,开口叫我爹了!”

    未满周岁的娃儿哪会开口说话,不过是发出一些口齿不清的浊音罢了。

    我这么跟他说,他却偏执地认为就是喊他爹爹,开心得连身份都不顾,说话都颠三倒四了:“金麟岂是池中物,凤凰焉是枝头鸟,果不枉费我这几天那么拼命教他喊爹,这叫啥知道不,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刚刚我还在心里骂他吃里爬外呢——不不不,我儿子怎么怎么会吃里爬外,他实在是太英明神武了!”

    满屋子的人听了他的胡话都噗嗤笑个不停。

    借他吉言,毛毛还真“英明神武”了一把,一边发出古怪的丫丫语,一边拉扯萧晚月的头发,像在迫不及待地炫耀自己发现的好玩的东西,还使劲挥动着又肥又短的小手,耀武扬威。

    萧晚月痛得不时皱眉,偏偏这小东西是他招惹的,抱也不是,丢也不成。

    何曾见过清风明月的箫家二爷这么狼狈过?司空长卿乐了,心里也爽快了,近似怜悯地看着萧晚月,施舍道:“好吧,就让我儿子先拿你耍着玩吧。”

    玩?他还真当萧晚月是毛毛的玩具?我苦笑不已。

    司空长卿也不管萧晚月剧变的脸色,从奶妈子手里抱过怀影放到木桌上,拍拍他的小屁/股示意他去抓周。

    被毛毛捣得一团乱的木桌早已收整完好,我正想着要不要把桌子上的糕点拿掉,省得怀影也去抓那东西,孩子不都会被那香味吸引过去?才回神,果真瞧见怀影已抓起一块甜糕往嘴里塞。

    堂中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大都督楚天赐,讳莫如深地笑了。天赐脸色顿黑,哀怨看我,我悻悻然转移目光,良心深受谴责。

    怀影这孩子厚道,不像毛毛爱折腾非把满桌子的东西捣得乌烟瘴气才罢休,第二次抓周也很顺利,拿起了一本书就乖乖捧在怀里不丢也不撕。我欣慰舒气,目光往那书册上一投,才发现自己对怀影放心得太早了。桌子上那么多书,《论语》、《老子》、四书五经的什么不好拿,偏偏拿了《金刚经》?怀影这娃儿别是四大皆空了想要出家吧?

    司空长卿一把抓起一脸满足的小娃儿喊道:“我说怀影啊,你长大了难道想当和尚不成?快把这本书扔了,你以后就算是个白丁一个字儿都不认识也没关系,这和尚可是万万不能做的!”怀影安静又无辜地看着他,双手依然抱着金刚经,两只小脚却晃晃当当,在半空荡起了秋千。

    这时,浑厚笑声响起:“鲁国公无须忧虑,拿了佛经也不过是和佛门有缘罢了,怎么就扯到做和尚了。抓周不过是个仪式,哪有你这么当真的。”

    司空长卿一听,赧然笑了:“说的也是。”

    曲慕白目光一闪,腰间长剑出鞘挡在司空长卿身前,正色道:“何方高人前来赴宴,还请现身。”

    我心中一惊,这才意识到方才的声音是以内力由远传来的,那人根本不是宴席上任何一位公卿大臣。这皇宫戒备森严,暗哨无数,上堂众人也不少是武功高手,那人闯到这里却无一人发现他的存在,修为可想而知!

    就在曲慕白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超然身影从暮色天际腾空而下,稳稳落在堂口。

    来者身着青灰长袍,髻束桃木簪,白发白须,一派仙风道骨姿态,正笑吟吟地看着司空长卿手中的奶娃儿。见怀影眉清目秀,神韵灵气,那人不时含笑点头,好似十分满意。

    在座大卿已有不少人认出了他的身份,太后见之,也是变了脸色,欢喜地亲自上前迎道:“国师,你可回来了!”

    此人正是大经国一代宗师,玄宗宗主袁不患。

    在我十四岁那年,袁不患曾云游历经皇都,受到了先皇经天子的盛情款待,先皇还为他在南苑校场举行了一次旷古绝伦的武道大会,以弘扬武学精神。当时在劫和天赐都参加了,我就在那时见过袁不患一面。先皇还赐袁不患国师之名,袁不患受封后又云游四海去了。虽然他极少在朝中露面,但确实是大经国地位举足轻重的一人。

    袁不患向天子和太后行完礼,随后看向我,笑道:“鲁国公夫人,二公子抓到金刚经,说明与我玄宗有缘,老夫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夫人应允。”

    相传玄宗始祖本是个得道高僧,因动了情/欲爱上红尘女子,遂还俗娶了那女子,之后就创立了玄宗。

    追其根源,玄宗和佛门还是有很大渊源的,袁不患这话说的也不无道理。

    我福身行礼,不动声色道:“国师请说。”

    袁不患抚着白须道:“老夫想收二公子为玄宗的关门弟子,带回玄宗好好栽培,不知夫人可否应允?”

    诧紫临终的遗言果不欺我,玄宗的目的是怀影!

    今日还真是热闹,稷攸也好,怀影也罢,那些人一个个都想将这两个小小幼子从我身边带走,都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心底冷笑着,面上佯作为难:“能成为国师的弟子,实则犬儿三世修来的福气,我不过是个妇道人家,这等大事不敢随便做决定。”言下之意,让他去问司空长卿。

    司空长卿果没教我失望,以拒绝太后相同的理由拒绝了袁不患。

    想他袁不患堂堂国师,更是举世惊绝的一代宗师,毕生只收过三个徒弟,虽都未入仕途,在江湖上却无一不是风流拔尖的人物。多少人费尽心思想拜在玄宗门下,以瞻仰其绝伦风采,哪怕只是见见宗主那三个闻名遐迩的弟子,都难如登天。今日宗主亲口提出收徒,竟再三被拒,若是寻常人必然拂袖大怒而去。

    但宗师不愧是宗师,修养极好,依旧面含微笑,衣衫漫飞仙风超然,从腰上解下一块玄色龙图玉佩挂在怀影的脖子上,道:“既然如此,老夫也不强人所难,二公子日后若是有什么困难,请鲁国公和夫人带着这块玉佩来玄宗,老夫及玄宗上下必会尽其能为替他解困。”换句话说,他只管怀影的事,其他人断然不会搭理。而怀影只须动用这块玉佩,便可号令整个玄宗,这实在是令人受宠若惊乃至惶恐骇然的事!

    留下玉佩后,袁不患乘风而去,瞬间消失无踪,也没向天子和太后拜别。高人自然有高人的作风,大家都未在意,只是看向怀影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我顿感强烈不安,这一夜我的两个孩儿都锋芒太甚了,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谁也看不透在座之人有多少存着狼子野心,或者带着不法歹念。稷攸和怀影都还那么小,若被卷入大人们的权术争斗中,以后前途必然坎坷。

    天子的寿宴在我满腹心事中草草度过了,回到楚府,我让司空长卿多派几个侍卫为孩子们守门,还牢牢嘱咐乳娘们近日内要寸步不离地看好孩子,不管他们是醒着还是睡着的时候,都不可懈怠。司空长卿笑我过于敏感了,但仍是照我说的去做。

    后来楚慕北深夜来请司空长卿前去谈话,司空长卿离开不久,萧夫人便出现在我房中,说是许久未见我了,想与女儿谈心以解相思。

    我知道,她的来意绝非如此简单。

    突然,她说:“悦容,你去过地狱么?”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惊了半晌,心想自己虽没见过地狱,倒是去过地府的。忙摇头,但不说话。

    她面无表情地看我:“有一个人刚从地狱回来了,他说,要送一份礼物给你。”

    我屏息问:“什么礼物。”

    萧夫人轻启朱唇,吐出二字:“自由。”

    话落瞬间,外头轰轰巨响,如同巨雷劈下。我忙推开窗户查看,远处漆黑的天际突然红光大作,滚滚浓烟翻滚成巨大的云菇状,夜色诡异森冷。

    我乍见大惊,这个方向,不正是以往我与主上会面的石屋!

    突然想起在劫曾说,十二月十二日,天子寿诞之日,就是那男人的死期。

    在劫别是做什么傻事真的去杀主上了吧!我心慌不已,顾不得深思萧夫人的话中之意,二话不说奔出楚府,朝那石屋跑去。

    =====

    作者有话说:为嘛大家对晚月的锦囊这么感兴趣捏?为嘛我这么邪恶就是不让娃儿去抓捏?哈,因为这两只娃儿都不简单,他们说才不稀罕那破锦囊呢,玉玺和金刚经要有趣的多^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