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五十五章

章节字数:3223  更新时间:10-08-01 04: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脑袋像被劈成两半,剧烈地疼痛。

    迷迷糊糊间,听到了司空长卿的声音,在叫着我的名字。

    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被绑在木桩上。再抬眼,冲入视线的画面是司空长卿背着夜色只身一人策马朝我奔来,白马银枪,衣衫上血迹斑斑。

    依稀想起曾有个相似的月夜,相似的情形,相似的表情,子都还有长卿,重复着相似的道路。

    宿命地发现,在我的人生,上演同一出悲剧,就像折子戏,总是唱着那一段,茫茫的威胁,无法逃躲。

    萧晚灯说:“有司空大人陪你上路,相信悦容姐不会太寂寞。”

    既能除掉我这个眼中钉,又能除去萧家的宿敌,她何乐不为?

    我是了解司空长卿的,就算是死,也不会丢下我。因为爱着,所以才有那样的勇气。

    这一次我没有叫他走,也没有说出伤人的话逼他离开,大声喊道:“长卿,你要小心,别受伤了!”

    他轻浅笑笑,虽没言语,早已心意相通。银枪闪闪白光,破了沿途一道道由萧晚灯设下的伏击,杀出一条血路。那赤色披风,风中凛冽抖动着,一种英雄豪情,温柔的眼神,如述亘古不变的儿女情长。

    他说:“这世上能伤害我的,只有悦容你啊。”

    萧晚灯笑了,抽出侍卫腰上的佩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是吗,那就请司空大人为悦容姐受伤吧。”

    风吹在脸上,刺骨的痛。

    我的焦虑,成了她的快乐。

    司空长卿停止反抗,任凭杀手一刀刀砍在身上,血流如注。没有一处刀伤是致命的,却是无尽的折。

    萧晚灯不想他死得太快,她就是要折磨他,为了让我更痛苦,更绝望。

    时间久了,鲜血流了一滩,满地黏糊糊的红,渐渐地变成了黑。

    我哽咽地叫着司空长卿的名字,他静静看我,说:“这点伤一点儿也不痛,傻丫头,哭什么?”

    他流的血,比我的眼泪更多。

    面目模糊的人生,生命相骗太多。萧晚灯之于我,我之于司空长卿。在情感上,我一直欺骗他。他心知肚明,却说,含恨地不如意,糊涂一点,也就过去了。

    他过去了,我却过不去,欠下的债,一定要还,尤其是感情。

    萧晚灯终于腻了,叫出弓箭手,对准司空长卿的命门。

    “游戏结束了司空大人,送你妻子上路后,你也下去陪她吧。”

    她举起刀,往我咽喉砍来。

    从不为天地折腰的男人终于失色大喊:“不要,求你不要伤害她!”

    他的屈服和哀求让萧晚灯的内心得到空前满足,得意地笑着,手上的杀招却没有半分的停顿。

    就在刀锋逼近咽喉的时候,我绝望地闭上双眼。

    天地无声,漫长,死寂。风声碎裂如刀。

    疼痛感并没有如期到来,我还活着,听见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有三支长箭横空飞来,一箭射下萧晚灯手中的匕首,其余两箭穿过她的衣袖,将她牢牢定身在树干上。

    ——却不曾伤她分毫。

    看到箭上的孔雀羽翎,萧晚灯脸色聚变,裂帛声清脆响起。她撕扯开自己的衣袖,愤怒地对着夜色大喊:“你居然为了她向我射箭,你怎么可以!你为什么不索性一箭射死我!”

    那么远的距离,也只有那人才能射出如此神来之箭。

    “楚天赐你这个混蛋,混蛋!”

    我顺着萧晚灯的视线看去,远处山坳上,弦月如钩,逆着月光,那少年锦衣裘马,手持弯弓,眼睛漆黑得如同星墨。

    天地浩渺,一人一马,便是披靡千军。

    天赐没有说话,太远了看不清表情,只见他从容地自背后箭筒中再度掏出长箭架在弯弓上,弓弦一拉,又有三支长箭破空飞来,断开束缚我手脚的三处绳索。

    我坠天堕地,如没有翅膀的鸟。

    司空长卿纵马一跃,将我接在怀里。

    天赐再次拉开弓,这一次,对准了萧晚灯。

    萧晚灯已不哭不闹,脸色苍白如死,看定远处的丈夫,有怒有恨,更多是哀。

    司空长卿不作片刻逗留,抱着我策马而去,萧晚灯在身后凄厉喊道:“放箭——”

    令下的瞬间,箭雨嗖嗖射来,带着凛冽的寒意。

    我听见身后一声痛苦的闷哼。回头看去,便见萧晚灯肩头中箭倒地,趴在地上狠狠地瞪我,浓浓的恨,满眼是泪,碎裂如冰。

    用生命去赌一个人的真心,值不值得?

    我不知道,我不是她。

    那些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瑰丽莫名,动人非凡,却不是人间颜色。

    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满是瑕疵。

    司空长卿手挥着银枪,断去飞箭,扳过我的脸,急促地说:“悦容,别回头,永远不要回头,一直往前看,帮我策马!”

    我咬牙重重嗯了一声,从他手中接过缰绳驱马前行,让他多出一只手,有更多灵活的空间挥动长枪断去杀机。

    渐渐地已经听不见弓箭声,司空长卿紧贴地抵在我后背,下巴靠在我的肩头喘。我感觉到他吞吐在我耳畔的热气,时长时短。

    他低喝:“别停,继续往前!”

    我不敢懈怠,策马狂奔,直到看到一批兵马自前方奔来。

    大喜喊道:“是周将军!太好了长卿,我们脱困了!”

    勒马停下,我回头朝司空长卿看去,身后这如山的男人却轰然崩塌,跌落马背。

    迎面而来的众人失声大喊“主公!”,我忙跳下马扑上前去:“长卿,你怎么了!”

    他的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气,双唇青黑,口呕黑血,是中毒的征兆。

    我摊开手,发现自己的手心满是墨色的血迹,是从他后背流出。

    翻开他的身躯,往伤口处一看,我苍然跌坐在地,如被雷击,脑袋轰地炸开了空白一片。

    他的背后插着三支长箭,斜飞入天之势,箭尾处孔雀羽翎在月色下闪着妖艳的绿光。

    天赐的面孔在脑中一晃而过,像泼了水的山水画,墨迹晕散,模模糊糊的他的脸,我竟一时想不起他常有的表情。龃龉的唇呢喃着为什么,谁也给不了答案。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我看见众将跪在地上,一个个满面是泪地喊着主公,脑子开始出奇地冷静下来。

    百越沦陷,萧家兵临城下,本来已是非常糟糕的局面,现在又雪上加霜,我和司空长卿都已中毒,众将情绪开始变得极度不稳,眼前局势对司空家大大不利。

    士气大落,金陵危矣!目前首要的任务是振作军心!

    这时,有个副将匍匐在地,心灰意冷地嚎嚎哭道:“主公性命垂危,萧家大军一定会乘胜追击的,金陵要完蛋了,我们都要完蛋了,夫人,我们还是投降吧!”

    我把心一狠,愤怒起身,顺势拔出周逸腰上的宝剑,双手高举一剑落下,砍下那个副将的脑袋,回身怒喝:“你们哭什么,全都不许哭!司空战族不是你们这等哭哭啼啼的娘们!你们主公还没死,我楚悦容还没死,金陵还没灭,就算战死疆场,也绝不投降!谁敢再说这种乱我军心的话,丢老司空家的脸面,我就让谁落得这样的下场!”

    一剑插进那颗头颅,高举在众将面前,断颈处还滴滴答答地流着鲜血。

    众人大骇,随即面露羞愧,抬袖擦去眼泪跪在我面前,齐喝:“末将誓死捍卫金陵,追随主公,追随夫人!”

    “好,很好!你们都是金陵的好儿郎!”

    我忍住眼中的热泪,低头问道:“周将军,我们余下还有多少兵马?”

    周逸回道:“步兵十五万,铁骑八万。”

    我正色道:“你即刻下令,带十万步兵,八万铁骑前往锦州,萧家拿下百越后稍作休整,一定会向锦州进攻。锦州是金陵最后一道关隘,务必要守住!”

    周逸跪下,从我手中接过宝剑高举过头,“末将得令,必为主公、夫人捍卫疆土,马革裹尸!”

    抬头看我,他的眼眶通红,眼底透露视死如归的决心。

    我心中悲怆,道:“请周将军千万小心,万事多多保重,别做无谓牺牲。”

    周逸点头,毅然起身,率大军去了。

    我再度下令:“众将听命,收整余下兵马,随我撤回金陵!”

    夜,漆黑的夜;风,寒冷的风;路,漫长的路。

    一个女人披荆斩棘,历经艰险,踏着血海和尸骨,为了什么?

    为了爱,为了恨,为了今生的偿还,为了心中的坚持,为了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

    ——为了反抗女人的宿命。

    我抬头,东方天际涌出黎明的红潮,破开厚重的云层,射下一道道金色的光束,瑰丽,磅礴,绚烂,夺目。

    司空长卿正睡着,毫无防备的像个孩子。

    我的心微微地痛了,为这个拿生命来爱我的男人。

    揽过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袖角擦去他脸上的血渍,手指一遍遍描绘着他面部的轮廓,迎着黎明的晨光流泪。

    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也不会让司空家没落。

    如果你累了,就先休息一下,我会为你担下重任,守住金陵!

    =====

    作者有话说:虽然出了新文,还是会以更新悦容为主的,所以亲们不用担心。至于一日几更,就看我的爆发力和大家的亲和力了。停更将近一个月,排行榜上掉了老多,虽然排名什么的都是浮云,但为了给我家编编长脸,这次回来还是要冲一下榜的。这样吧,如果八月份悦容这文能进总点击周榜和总推荐周榜前三(仅华语,耽美排除)俺就一日三更。

    强大目标是强大动力的妈妈呀,大家多多投票留言支持吧,别给我偷懒的借口哦^_^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