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五十八章

章节字数:2628  更新时间:10-08-02 08: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萧晚月拿下锦州后,长川军死伤颇为惨重,下令全军休整七日,再进攻金陵。

    也就意味着七日后,萧家大军将要兵临城下,届时便是金陵生死存亡之际。

    期间周妍自杀过两次,一次被我救下,一次被周逸救下。我们一边忙着应敌一边分暇照顾她。后来她说:“你们不要担心我,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我不会再想不开了,死了两次,也算去下面陪过他们。”

    此后她经常去山坳里,日复一日地坐在两座墓碑中间,一坐就是一整天。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鸟儿已经飞过;

    心里没有被刀子割过,但疼痛却那么清晰。

    这些胸口里最柔软的地方,因失去所爱的人而留下的伤口,远比那些肢体所受的伤害来得犀利,而且只有时间,才能够治愈。

    我知道,时间总有一天会让她熬过这段沉重的岁月。

    这么想着,也就不再那么令人难以承受了。

    这段时日,我过得非常不好,没日没夜地与将士和幕僚们商讨对敌之策。就算偶尔小憩,也会在噩梦中惊醒。

    我想起很久以前自己曾经做过的梦。

    梦中的梦中,我杀了萧晚月。梦中的我惊醒了,又被萧晚月砍下头颅。再一次的惊醒,才重归现实。

    这个梦是不是暗示了我与他今日的厮杀,最后我会败在他手里?

    大战前夕,我私下约见萧晚月,在锦州和金陵相隔三十里处的楼外楼。

    楼阁建在瘦湖上,周围松柏丛立,四季常青,那里还有一座塔,一拱桥,倒影在碧波湖水中,美丽得如画中仙境。

    纵然而今已是十二月寒霜之际,纵然战乱让无数人流离失所,这里依旧绿意盎然,天上人间。

    我刻意选在此处,美景令人赏心悦目。心情愉悦了,才是谈判好的开始。

    选一处雅座,于楼顶窗口,能将瘦湖全景尽收眼底,设上香案,点上香薰,置一桌酒菜,不多,但都很精致,再热一壶清酒,摆上两幅碗筷。

    一切就绪,萧晚月泛舟而来,一身白衣立于船头,翩翩如仙。

    仅观其貌,你很难想象这个温润如玉儒雅如风的男人,会是战场上猛如饿虎凶如豺狼的将军。便是我与他相识十几年,也不过在近日才了解这样的他。抑或是,这还不是真正的他。

    小舟靠岸,他站在楼下与我遥望。

    我笑了笑,转头看了风景。他也笑了,依旧看我。

    半晌,方在彩衣婢女的引领下登上楼顶。

    他站在我的身后,面向窗外,说:“透过你的眼睛,总能看到最美丽的风景。”

    我问:“透过你的眼睛,我能看到什么?”

    他若有所指:“只要我愿意,我能让你看到你想看到的一切。”

    我反问:“你知道我想看到什么?”

    他笑笑,依旧是那句:“只要我愿意。”

    谈判尚未开始,他已在气势上压我,如此强不可挡。

    我心怒面不怒,水袖掠过,指着桌案说:“这是我特别命人为你准备的酒菜,请坐。”

    捏着宽袖从温水中取出热酒为他斟上,白烟缭绕的他的脸,微笑着很温柔,让我怀念又惆怅。

    先前听闻他被秦冬歌刺伤,现今看他脸色尚好,也就没有过多地询问。问了,反而显得虚假。

    期间小聊,无所不谈,私至发小情真,总角之宴,公至天下局势,分崩离析。看似花非花,雾非雾,实则旁击侧敲,皆有所指。

    在我七岁与他相遇,直至而今十八岁,他一直在我的生命里占着一个特殊的位置。把酒言欢,追忆往昔岁月,本该一番情真意切,却没想是今日这样暗涛汹涌。

    这种局面,令我伤感。

    当我说到战乱离苦,劳财伤命,非圣贤者所愿看到的事时,他深深看我,不再与我迂回对谈,直言道:“悦容,若是你愿意接受招降,我答应你,萧家大军进入金陵后绝不屠城,必定善待城中百姓,百官之职不作大动,金陵朝堂仍如从前,只是要服从萧家派出的官员监管便可。”

    言虽轻巧,利弊分明,但与傀儡政权有什么区别?

    我奄然问:“而今你已夺得江北八成领土,难道非拿下金陵不可?能不能给司空家偏安一隅的地方?”

    萧晚月断然拒绝:“没可能!”

    我心中大悲:“难道你就不念一点旧情?”

    萧晚月道:“我对司空长卿没有一丝旧情。”

    “我呢?”我笔直地盯着他的双眼,似要看进他的灵魂里:“对我也没有一丝旧情吗,晚月哥哥?”

    一声“晚月哥哥”,他的手颤抖了一下,酒水从杯中跳出,溅在他的雪白的衣袖上,一圈圈地渗出水印。

    他低头看着那圈水印发呆,许久没有说话。

    翛然起身来到窗口,对着层峦堆砌的风景,沉默地站了许久。

    仰面将酒杯饮尽,他回头看我,眸子清澈得如一望到底的深潭,说:“如果你离开司空长卿回到我身边,我就答应你一年内不再进攻金陵,并退兵百里,将赵阳城、锦州归还给司空家。至于我大哥那你也不用担心,我自然会有办法交代。”

    这样的条件实在出乎我的意料,虽然我早有预感他对我的执念,却没想会做出这么大的退让。

    归还赵阳城和锦州,并且给司空家一年的时间,这无疑是拿萧家前途做赌。

    乱世天下,局势迷离,瞬息就有万变,谁也预料不到一年后会发生怎样的变数。

    为了我,他这样值得吗?

    我龃龉回道:“能让我再考虑一下吗?”

    历经了先前的决绝,而今我显而易见的动摇和妥协,让他感到分外开心。

    “好,我给你时间。”

    他走到我身旁,俯首掬起我一撩发丝放在指尖缠绕,漫不经心地问:“我送你的那支白玉簪还在吗?”

    我点点头,他们兄弟俩的簪子我都收着。

    他说:“那是我们萧家的习俗,每个孩子出生时都会用上好的蓝田白玉打造一支簪子,男孩是麒麟簪,女孩是凤凰簪,簪尾刻上名字,等到他们长大了,找到了要厮守一生的另一半时,就把玉簪子送出去,让那人用这支簪子为他们盘发,意味着永结白首。”

    我听后极为惊讶,没想到萧家人送出簪子就是托付终生的意思,突然有点后悔,当初怎么就那么轻率地接下他们兄弟俩的发簪。

    “也许冥冥之中早有安排。”

    他笑了笑:“你七岁那年就为我盘过发了,那时我看你小小的样子很可爱,只是图着好玩,没想到竟真的把一生都糟蹋在你身上了。”

    既知是糟蹋了人生,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

    我笑得牵强附会,不知怎么作答,只好默不作声。

    他睨了我一眼,说:“在我进攻金陵前,如果你应下条件,就带着我的那支簪子来营中找我,行完绾发之礼后,我即刻下令退兵——如果你没来……不,你会来的,是不是?”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安、迷惑,淡不可见的脆弱。

    我垂首,依旧没有回答。

    他回过身扶着窗口的朱漆雕栏,说:“你还有三天的时间,我等你的答案。”

    那日,直至暮色笼罩了楼外楼,我们才各自离开。

    临别前他对我说:“悦容,舍弃萧家的庇佑是个错误,你已经错了两次,不能再错第三次。我可以坦言告诉你,萧家至今尚且保存实力,司空家就已溃不成军。蚍蜉撼大树,是不自量力,我希望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别让我失望。”

    是的,我早就疑心萧家在之前战事上一直有所保留。

    十二黑甲狼骑只出其六,长川七杰只出其三,且不论尚有其他异士能人不为我所知,便是萧晚风退居幕后并未真正参与此战,仅萧晚月一人就让整个江北人仰马翻了。

    不禁怀疑,若萧家拿出真正的实力,天下还有谁能争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