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五十九章

章节字数:2458  更新时间:10-08-03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与萧晚月一谈后回到金陵,我心里充满了不安和惶恐,不知道自己如若执意与他对抗,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阻挡萧家势如破竹的攻势得保金陵平安。

    在群臣面前,我必须装出自信满满的样子,不让他们看出我有一丝的动摇。

    如果连我都垮了,金陵就真的完蛋了。

    我去苏楼看望老太君,老太君昏昏迷迷地抓着我的手,吃力地说:“悦容,保住金陵,一定要保住金陵!”

    去书房议事,大臣早已在那恭候多时,他们看着我的眼神都透露着坚定无比的信任,这让我的内心萌生起难以耻口的羞愧。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一个人软坐在书房的那张龙雕宝座上,那曾是长卿坐过的地方。

    空荡大殿,魅魑魍魉。

    庙堂之高,不甚清寒。

    我坐了一夜,想了很多很多,直到第二天的太阳透过镂空的格子窗照在我的身上,有种烈火焚身的错觉。

    有些事,我们明知道是错的,也要去坚持,是因为不甘心;

    有些人,我们明知道是爱的,也要去放弃,是因为没结局;

    有时候,我们明知道没路了,却还在前行,是因为没选择。

    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多么不可原谅,怎么可以动摇,哪怕是为了守护金陵。

    现在的楚悦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楚悦容,我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我个人,更是金陵的尊严和司空家的气魄。如果我动摇了,先前那些战死沙场的人,他们的牺牲又有什么价值?

    我已经有了决定,或许这将是一条走向灭亡的错误道路,我还是要坚持着继续走下去,再坎坷,再寸步难行,都不能停止脚步,更不能依靠那个以爱之名将我逼进绝境的男人。

    我也终于明白,老太君曾经对我说的那些话的真正含义。

    做司空家的媳妇,是幸,也是不幸的。

    你得到了当世女人得不到的尊重,也必须为这样的尊重负起责任。

    责任有时候很重,像山一样压在肩膀上。

    我既然扛起这座山,就不能轻易放下,为了那些死了却把爱留在世上的,可爱可敬的人们。

    ——金陵司空氏,宁可做战死的魂,也不做屈服的仆!

    我跪在司空长卿的塌前,虔诚地向他忏悔。

    只有在他面前,我才能卸下沉重的包袱,像个寻常女人一样,尽情地脆弱。

    伏在床头,握住他的手,默默流泪。

    “你怎么还不醒来,你不在的时候我糟糕透了,什么事都做不好。死了好多人,我救不了他们,很多娘亲失去了儿子,妻子失去了丈夫,孩子失去了父亲……敌人很快就要打到金陵来了,我想帮你保住金陵,却做不到,你说现在我到底该怎么办?”

    “你现在最需要的,是好好地睡上一觉。”

    头上幽幽传来一声轻叹,我诧异抬头,对上一双幽若深壑的眸子,他看着我,近似慈悲。

    我不敢置信地惊呼:“长卿,你醒了!”

    双手在他胸口胡乱摸着,寻找一种真实的存在感。

    他虚弱地笑笑:“你哭得这么伤心,我怎么能再睡下去?”抬手想摸我的脸,却因吃力而显得颤抖。

    我连忙拖住他的手背,将他的掌心贴在自己的脸上,慢慢地摩挲着,是温热的触感,口中反复呢喃:“你能醒来,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我昏睡了多久?”

    “半个多月了。”

    我抓起枕头放在床架上,一边扶着他坐起身子,一边慢慢地将期间发生的那些事情告诉他。

    苍白的口吻,单调的措辞,这不是什么令人神往的故事,里面有太多不能言说的悲伤。

    他静静听着,沉如死海,不惊不喜,不怒不怨。

    直到我说到明鞍和冬歌都已经不在了的时候,他平淡的面容终于瓦解,痛苦地闭上眼睛。

    “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他们。”

    不,他没有错。或许他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我。

    “长卿,是我错了。”

    我与他争着认错,他红了眼睛,我泪如雨下,他擦去我的眼泪,掀开被子,指着自己的胸膛:“来,睡一会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恩。”我脱去外衣和鞋袜,靠在他的胸口,闻着他身上的味道,觉得心安。

    他搂着我,轻轻说:“悦容,我爱你。”

    我沉默没有回应,他也不在意。

    我问:“为什么我从来没说爱你,你却从来没有在意?”

    他拍着我的肩膀,苍白仍是俊逸的脸庞,荡漾出柔和的微笑,声音轻似飘絮,像在哄着孩子:“其实以前很在意的,总是在心里悄悄问自己,楚悦容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她到底爱不爱我……后来,我就不再这么问了。”

    “为什么不问了?”

    “因为我觉得,当一个女人说要为一个男人生孩子的时候,爱不爱已经不再重要了,至少她已经下定决心陪在那个男人的身边。或许有时候上苍显得有点不近人情,却是公平的,他不会让你得到世上所有的一切,也不会让你事事顺心,有时候甚至要遭遇痛苦和磨难,但我仍是由衷地心怀感恩,至少他安排我遇见了你,这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恩赐。”

    他俯首亲吻我的眉眼:“悦容,你只要记住一件事就够了,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丈夫,夫妻之间患难与共,荣辱同栖。只要我们一直都在一起,相信对方,支持对方,人生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所以你现在好好睡上一觉吧,相信我,睡醒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被他说得哭了出来,眼泪在他白色的寝衣上流过,如北国霜雪中的河流,延绵着一种苍白的色彩。

    他说:“什么都别想,睡吧。”我点点头,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许是最近太累了,许是他的苏醒让我心安,很快地我就睡了过去。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他在跟一个人说话。我没有做声,静静地听着。

    蔺翟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司空长卿叫进屋来,他们的交谈很小声,刻意压低了声音,显然是怕吵醒我。

    “你昏睡的这段期间,她一直操劳,朝中大小事务,还有你和太君的身体健康,她都一面俱到。眼前金陵的局势就算是男人也扛不起,她一个女人就这么硬生生地顶上了。有时候我真怕她会就此倒下,一蹶不振,但她没有。她的坚强和勇敢,赢得了金陵百姓的尊敬和文武百官的认可,她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女人。”

    司空长卿温柔地抚着我的头发,言语透露着骄傲:“当然,我历经艰辛才找到的女人,又费尽心思才娶进门,自然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妻子,她最好的……”

    说到后头,他的声音渐渐低哑下去,略带一丝哽咽和乏力:“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身子是怎么了,怎么使不上一点力气?居然只是这样让她依靠着酣睡,都觉得吃力。”

    蔺翟云犹豫片刻,问:“你要听实话还是假话?”

    毋庸置疑,司空长卿选择了实话。

    蔺翟云道:“其实你能醒来并不是什么好现象,这只是一种回光返照。”

    司空长卿的身子顿然僵硬,“……你是说,我快要死了?”

    房间沉寂下来,唯有暖炉里的火烧得啪啪响,蔺翟云始终没有回答他。

    有时候,沉默已经是一种答案了。

    =====

    待会还有一更^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