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第一百六十二章

章节字数:5713  更新时间:10-08-05 08: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蔺翟云道:“鲁公先是去苏楼探望老太君,两人在里边谈了半会儿,之后鲁公又去探视两位世子,然后就召集了几位重臣。”

    我问:“你也去了么?”蔺翟云点头:“是的。”

    “他交代了什么?”

    “鲁公与诸位大人商议怎么拖延时间直至曲将军的援军到来,然后鲁公拟了一份诏书,又备了一只锦囊,都交给了周将军。”

    蔺翟云似乎明白我心里的想法,不等我发问便径直说下去:“诏书只有周将军看过,其他人都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不过我看周将军的脸色稍变,倒能猜出几分,多半是鲁公的托孤遗诏。至于锦囊里是什么,就连周将军也不知道,鲁公当时只靠在周将军耳边秘密嘱咐了一句,因我懂唇语,便记了下来。”

    “鲁公说:如果事情到了最糟糕的局面,萧家大军攻进金陵,萧晚月非要斩草除根对世子下毒手,到时候再把这锦囊交给夫人,切记,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那么做,哪怕金陵不保也别让夫人见到这锦囊,除非世子真有危险。”

    别有深意看了我一眼,蔺翟云道:“我想,锦囊里的东西或许与夫人有关。”

    此时我无心深思锦囊里藏着什么乾坤,只觉得司空长卿事事都在交代遗言,心里不由一阵发麻地绞痛,不甘地问:“长卿当真回天乏术了?”

    蔺翟云终究不忍对我太过尖锐地打击,婉转道:“夫人,有些事逃避不了,不如面对。”

    我问:“你刚才给长卿吃的是什么药?”

    蔺翟云道:“九转丹。”

    能解百毒的九转丹!是了,我怎么会忘了还有这方法!

    我心底才刚刚浮现一丝希望,就听蔺翟云道:“能拖得一个时辰是一个时辰。”

    不是年,不是月,甚至连日都不是,司空长卿的性命竟只能用“时辰”来计算!我不肯接受,喃喃说着:“不会的,一定还有什么方法能救他!”

    “鲁公为你渡了蛊毒,本来立即便会七窍流血毒发身亡的,只因事先吃了还魂丹,事后又吃了三份量的九转丹,才得到遏制。终有一刻,还魂丹的药性一过,鲁公必死无疑!”

    “我不会放弃的!”我用力抓着衣袖,想捏碎所有的痛苦:“萧晚风曾经也服下过还魂丹,也曾经在生死边缘挣扎,但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蔺翟云叹息:“吃了还魂丹还能活下来的,已经是一个奇迹!”

    “那就再创造一个奇迹!”我大喊出声,心里有多恐惧,喊得就有多大声。

    蔺翟云面露痛苦:“奇迹如果能再三地出现,就不再是奇迹了!夫人,你为什么要自欺欺人,到最后只会加倍地痛苦!”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愿再与他说话,转身回到屋里。

    司空长卿还在睡着,我再度担惊受怕地去探寻他的鼻息,直到察觉他规律的呼吸,情绪才稍稍安定下来,却仍然不安着。

    “如果你没遇见我该多好……或许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我自说自话:“如果真有下辈子,还是别相信缘分了,千万别再遇见我,也别再被我连累。”

    就让彼此注定无缘,不再恨不相逢。

    就让两人擦肩而过,相逢流着不相识的泪。

    “今生呢?”他睁开双眼,幽幽看着我,“这辈子还没过完呢,怎么就想着下辈子了?”

    我见他醒了,赶忙擦眼泪,一边顺着他话说是,一边不知所措地道歉。

    他说:“悦容,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我红着眼睛困惑:“什么话?”

    他温柔地笑笑:“爱是一种信仰,奇迹是信仰最宠爱的孩子,只要有爱,只要一个人有足够的信念,他就能创造奇迹。”

    我一怔,心里百般滋味。他到底还是听见了我和蔺翟云的谈话。

    往床榻上一坐,我俯首亲吻他的额头,请求:“那么,就让你的爱为我创造一个奇迹,好么?”

    他没有回答,说了另外一句话:“这辈子即使有过那么多的痛苦那么的悲伤,我还是应跪下来感谢神明,让我遇见了你。”

    “我也一样。”我跪在塌前,与他十指相握。

    我在心里问,如果我现在虔诚地去信仰神明,他会不会赐我一个奇迹?

    ※※※

    神明的奇迹未闻讯息,萧家的大军却提前到来了!

    萧晚月违背了誓言,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一天发兵。我虽有点措手不及,心情却出奇平静。

    战争的号角“呜呜”争鸣,洪亮,绵长,像是厉鬼的尖叫盘旋在金陵城的上空。

    全城百姓陷入空前的恐慌中,有些地方出现了暴乱,暴民们开始争相抢夺粮食,有的冲进了粮仓,以求战乱时得以充饥自保。

    周逸派了五百精兵去镇压,随即去了城头点兵,加强城门防守。

    在这内忧外患之际,大臣们跪在房门外请示,等待司空长卿和我出去主持大局。

    司空长卿起身,道:“悦容,为我披上战袍!”

    我并未阻止他,依言取来战袍服侍他穿上。

    铜色虎口战甲,外罩大氅,猩红色的披风,金线绣以展翅飞鹰,银枪在手,枪头纹龙红缨,睥睨众生,横扫千军,是何等英雄气概?

    雄鹰翔于天空,猛虎奔于森林,他司空长卿,就该驰骋沙场,尽显英雄本色。

    我盛装打扮,头顶凤冠,身着百鸟朝凤紫金袍,耳缀珊瑚香玉攥明珠,项配八宝五彩璎珞,腕套两对蓝田暖玉镯,两对游龙戏凤金雕镯,就连当今太后,也不及这身风华。

    挽着长卿的手,我与他一同出现在众臣面前。

    众人见此,顿觉天降金光,匍匐跪地,齐齐高呼:“天佑金陵——国公、夫人千秋昌盛——”

    我陪同司空长卿登上城楼,蔺翟云紧随在侧。

    周逸正一身战甲站在城头,俯视战场,眼底寒光成冰,任凭萧家潜出的副将在那边大声叫骂,坚决不出城迎战。

    时值正午,烈日当头。天地不感一丝暖意,却是交迫的寒冷。西风萧瑟,徒添肃杀。

    我低头看去,长川军已兵临城下,远处黄尘滚滚,几十万大军黑压压的一片,连接着苍茫的天幕,一面面旌旗横曳翻滚,紫色六瓣菱花上绣着硕大的“月”字,迎风招展,张牙舞爪。

    鹰隼在天上翱翔,发出一声声凄厉的鸣叫,萧家那副将坐于马背,尤在城门下破口大骂:“尔等金陵这帮缩头乌龟们,还不速速打开城门来你军爷爷胯下受死!难不成吓破了胆,屁股尿流地滚去自家老娘裤裆里发抖去了!”远传长川军轰轰大笑,摇旗挥杆地叫好。

    我冷笑,微微扬手,蔺翟云随即将一把弩弓送到我手中。那是昔日司空长卿亲手为我做的,今日我就用它让那厮闭上嘴巴。

    “嘭嘭嘭——”我连射五箭,那副将好本事,挥动马槊断去我四支弩箭,却还是被我最后一支射穿了头盔。

    他干愣愣地傻在那里,眼球子往上滑,箭还刺在他头上,再差一寸便可让他脑袋开花。我自然不是射偏了,是有意羞辱他。他意识到自己差点死在一个娘们手上,不知不觉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一滴冷汗不由自额头滑下,又羞又恼。

    我方将士见此,刚才被骂得憋屈的鸟气顿时舒畅开来,摇旗呐喊,直呼:“夫人万岁!”

    我站在城头上喊道:“尔这口灌屎尿臭不可闻的东西,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还不给我滚回去,叫你叫主帅前来,就说你姑奶奶我有话要问!”

    那副将脸成酱色,怒道:“你这泼妇姓谁名谁!”

    我看了司空长卿一眼,笑着喊回去:“听好了,姑奶奶我乃金陵司空氏楚悦容!”

    那副将惊愕稍许,忽闻后方大军传来鼓鸣召他回去,狠狠瞪了我一眼,便顶着头盔上的那支弩箭策马往回奔去。

    不消半刻,尘土再度飞扬,便见来人身穿寒雪银甲,驱策一匹天山白马,不急不缓徐徐而来,冷面似含寒霜,嘴角如噙刀笑,正是萧家统帅萧晚月。

    他已换了一口兵刃,不再是昔日的寒光剑,而是一把长柄弯月斩马刀,单手持于马侧,虽未开杀,杀意早已扑面而来。

    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几个前锋大将,以及三个儒衫军士,看来是在护主帅周全。

    我未曾多看他人一眼,只死死盯着萧晚月,冷声问道:“你为何食言而肥!”

    萧晚月策马立于城下仰面看我,眼中短暂的隐痛一闪而过,已不复昔日温柔,竟有一份恨意如剑光似的朝我射来。

    我心中一悸,便见他白袖一挥,执起斩马刀直指司空长卿,也不回我只言片语,仅对他道:“司空长卿,今日我要与你签下生死状,决战金陵城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若死,萧家绝不向你复仇,长川军必退兵五十里,三日后再攻金陵——若你败了,我要你司空氏成为历史尘埃,我要你司空长卿永世不得超生!”

    他的眼里,现在只有三个字:恨!恨!恨!

    司空长卿看向萧晚月,隔着一段距离,两人眼神凛冽对峙一回,应道:“好!”

    众将大惊,跪地齐呼:“主公万万不可啊!”

    司空长卿望着多年来相依相伴的纹龙银枪,又看了看狼烟四起的战场,心中豪情顿起,纵声大笑:“我金陵儿郎,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岂能被长川萧氏所辱?今日且让我厮杀一场,让萧家的人看看我们的本事!”说罢跃下城头,一马当先,奔出金陵。

    鬃毛如烈焰的神驹,在风中猎猎飞舞的火色披风,以及那银色长枪,使得司空长卿气势如虹,仿佛战神一般令人心悸神摇。

    我几乎是屏着呼吸看着司空长卿冲入战场的,那如同烈火燎原的气魄,纵横捭阖的声望,让我一个妇道人家也心生凛然壮志。

    这一刻,仿佛整个战场都因他而燃烧膨胀,金陵军也因他备受鼓舞,四下军士一个个变得勇猛豪情,摇旗呐喊。

    我与周逸、蔺翟云随后也下了城头,奔出金陵,两军隔着战场遥遥对峙。

    蔺云盖自长川大军中缓缓走出,一手负背,一手持拿生死状,临风站在战场中间。蔺翟云亦从金陵军中走出,与他迎面对立。

    叔侄彼此相顾,竟一时无言。

    蔺云盖仰面唏嘘:“没想我们竟真要同宗相杀,苍天捉弄啊!”

    蔺翟云平声道:“你我各事其主,各尽其职,叔叔不必记挂情分,便如昔日所言,该怎么做便怎么做。”

    蔺云盖点头,眼中不复无奈,只有坚决,衣袖一拂,将生死状扔于蔺翟云。蔺翟云展开一看,确认内容无误,朝蔺云盖点了点头。蔺云盖摆手,便有两位军士搬来木桌置于战场最中央,桌上设有文墨,蔺翟云将生死状平摊木桌之上。

    萧晚月和司空长卿上前,挥斥方遒,各自签上姓名,笔杆随后掷于地上,两道清脆的断裂声,见证了生死契约。

    蔺云盖道:“生死状已签!胜负在人,生死在天!”

    众人退出战场,退至外围观望。

    我是最后一个退出战场的人,离开前一直站在司空长卿背后。萧晚月当时看着我,眼中仍有一丝脆弱的希望在挣扎。我没有看他,对着司空长卿的背影道:“我会永远在你背后支持你,也请你千万不要忘记曾经答应过我的誓言!”

    活下去,以爱起誓,创造生命的奇迹!

    司空长卿并没有回头看我,只是微微举起右手,银枪闪闪,指破苍穹。

    ——苍天明鉴,我与你同在!

    我读懂了他无声的言语,微微一笑。

    最后一眼看向萧晚月,见他只身茫然伫立在西风萧瑟中,如风化的冰雕般,一点一滴失去雍容华贵的体态……

    我终究不忍再去看他的落寞,转身离开了。

    怎能面对,如我接下来将要带给他的,是更大的打击,更深的伤害。

    回到金陵军阵中,我站在巨大的战鼓前,拿起鼓槌,“轰——”地一声敲响。

    我为司空长卿擂鼓助威,我要他生,便意味着,我要萧晚月——死。

    远远的,那袭白色身影踉跄地退了一步,微微弓下身子,万分痛苦地捂住胸口。

    那里,是心碎的地方。

    我闭上眼睛,将他从视线中驱逐。

    依稀想起不久前,我曾问过周妍:如果两人只能活一个,你希望是谁?

    周妍的答案,宁愿心中深爱的那个人活下来,她陪丈夫一起死。

    我的选择,背道而驰。

    突然又想起司空明鞍曾说过的那句话:其实人生并没有所谓的答案。

    爱这样的感情,终究抵不过没有答案的答案。

    战场上已开始了激烈的交战,兵刃交接声乒乒乓乓,夹杂着两军的呐喊声,排山倒海地涌进我的耳朵。

    我闭眼擂鼓,心无旁骛。

    或许我唯一的记挂,只剩下一个奇迹。

    金陵军中,蔺翟云抚掌,和着我的鼓声歌道:“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桴兮击鸣鼓;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这是一首国殇战歌,众军初时只是以声相合,后来也跟着高歌起来。

    苍劲悲怆的歌声在天地间回荡盘旋,对国土沦丧的痛,对入侵者满腔的恨,全都化为浴血奋战的豪情,视死如归的决心。

    将士们将这份勇气,通过歌声传达给了战场鏖战的那道红色身影,如火一般,熊熊燃烧着的,生命!

    奇迹,诞生了!

    萧晚月在银枪的披靡攻势下,节节败退。

    长川军阵中死寂一片,众将士面色苍白,神色惶然。

    无声无息,我落下眼泪。

    许是因为歌声太过悲壮,许是因为自己曾经做过的充满着温柔的美梦。

    梦中涟漪湖面,一轮晚升的明月,月中映着一双眼眸,清澈明亮。

    他说:我相信这个世上,总有一个人会永远为另一个人等待。如果……呵,我只是说如果,哪天你不想等了,就带着这只玉簪子来找我。

    “呜——”天空横然传来洪亮的鼓角声,打乱了我擂鼓的频率。

    咔嚓一声,鼓槌豁然断成两半。

    我茫茫然地看着自己手中半截木桩,脑中一片空白。

    已分出胜负了么?谁胜了,谁败了?谁活着,谁死了?

    歌声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停止,整个战场,几十万大军,鸦雀无声。

    我缓缓抬眼,黄尘随着风沙中缓缓散开,战场上的画面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乍见那一幕,我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眼前剧烈地晃动,兀地喉咙一阵腥热,呕出鲜血。

    奇迹,从来没有出现过!

    司空长卿远远遥望我,面色死灰,不停地吐血。鲜血像是红色的河流,源源不断地淌过他的胸膛,在地面上流出一条崎岖的血河……

    还魂丹的药性,终于是尽头了……

    司空长卿看着我,此刻的眼中没有悲哀,没有绝望,只有爱怜和不舍。

    他缓缓开了口,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飞扬的微风,将这句话温柔地送到我的耳畔。

    我的瞳孔剧烈地收缩着,看到萧晚月眼底骤起的浓烈杀意,斩马刀已架在司空长卿的颈项上。

    “不要——”我朝战场狂奔过去,过长的裙摆让我摔倒在地,跌在他们跟前。

    紧紧拉着萧晚月的袖角,我苦苦哀求:“求你,别杀他,别……别让我恨你……”

    萧晚月笑了,温柔地对我说:“悦容,恨我吧,恨到老恨到死恨到灰飞烟灭……有时候,恨也是一种感情。”

    “不——”

    凄厉的尖叫声中,长刀挥下,头颅飞向天际,逆着光,成了一个永恒的黑点。

    ——他就这么死了,就这么死了,死在我面前,血如雨下。

    我呆滞地坐在地上,抬头茫茫看着天。

    天空是寂静的蓝,阳光在那蓝色的缝隙中丝丝缕缕地延伸,寻找生存的空间。

    那些光芒,终究还是被无边无际的天空吞噬了。

    我疑惑着,是否再也看不到那些阳光了。

    无意低头,却看见脚下有一朵花,花朵上有阳光在闪烁,直到……花瓣坠落、枯黄、腐败……至死。

    那朵花儿,会不会后悔呢?

    我的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那朵花儿,会不会后悔用生命爱过阳光呢?

    大风刮起,席天幕地的黄沙。

    长卿最后的声音,仍在风沙中穿透,如同他的思念,苦苦哀求着,不肯离开。

    他说:“悦容,我希望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还要和你相遇。”

    死后等在来生里,再继续曾经厮守的故事。

    我抓着泥土,慢慢地爬过去,抱起他的头颅,嘶声痛哭起来。

    眼泪像泉水似的,怎么也擦不干净。

    那些随着鲜血和眼泪,死在泥土里的爱情,会不会像土地上的花朵一样,在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开出地老天荒呢?

    (第二卷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