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卿篇  番外:谁家少年足风流(三)

章节字数:2682  更新时间:10-08-07 08: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多少痴情的人在佛前许下后一个五百年。

    然而,佛非万能,不会因为安慰你的痴情而对你宽容。

    ——题记

    司空长卿醒来,看见他的小妻子还在睡着,睡得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于是他笑了,觉得很满足。

    他穿好衣服,去苏楼看老太君。老太君病得厉害,睡得迷迷糊糊的,他就坐在床榻上握住她的手。

    从小到大,说他对太君没有怨,那是假的。他也曾像个孤独的孩子那样,渴望母亲温暖的怀抱。当他一日日看着母亲忙碌而远去的背影时,渴望渐渐地变成了奢望。她终究是太忙,忙得分不出一点时间给他,哪怕仅是慈爱地抚着他的头,一次也好。等她有时间了,他已经长大了,高出她许多许多,她再也够不到他的头了。

    人之将死,心境突然开朗起来。司空长卿看着自己的老母亲,慢慢地红了眼眶。曾经他在心底幼稚地问自己,娘爱的是金陵还是我。其实根本不需要比较,娘为了金陵,就是为了他。鹰推幼崽坠崖,为其学会飞翔。没有老太君,就没有今日的司空长卿。是她带他来到这个世上,给了他一个丰富美好的人生,所以他才能认识了那些发过誓要同生共死的兄弟,遇见了那个值得他用全部生命挚爱的女子,他拥有梦想,他坚持着永不放弃,他去过许多许多地方,看遍大好河山,走过无拘无束的风雨旅程……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圆满了,没白活,虽仅短短的二十几年,更胜别人百无聊赖的一生。他最对不起的,还是他的母亲。人世间总有这般无奈,子欲养而亲不待,现今怕是要累她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老太君幽幽醒来,看到司空长卿,忍不住老泪纵横:“儿啊……我的儿啊……”

    母子抱头痛哭,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叫人心酸的画面了,屋内丫鬟嬷嬷们见此无不泣下,泪湿衣襟。

    好一会儿,司空长卿安抚住老太君,与她把心谈话。

    他笑着说:“娘亲心里头爱着的,怕不是父亲,而是昔日将你抛弃的那人吧。”

    老太君并没否认,脸上带有遗憾,喟叹:“所以你父亲恨我,临死前宁愿策马离开,也不愿让我见他最后一眼。”为此她愧疚了一生,也决定拿她的一生守护金陵,偿还一段感情。

    司空长卿由衷道:“娘别再为此内疚了,父亲从不怪你,策马离开是因为司空家的男人绝不死在病榻上,马背是他们的归宿,战场是他们的终结。父亲爱您,就像爱着他自己,尊重着您,就像尊重他自己。他认为活着最快乐的事,就是能娶到像您这样的妻子,他觉得很幸福。”他低下头,在细腻的光线里微笑:“这恰恰是儿子现在的感受。”

    老太君满面是泪,司空长卿笑得豁达,为她擦了泪,捏好被子:“娘,您该休息了,好好保重身子,我就不打搅您了。”老太君像预感到什么似的,突然惊慌地叫住他:“长卿——”他回头,站在四方门的中间,背后罩着强烈的白光。老太君眯了眯眼睛,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只依稀见到他的嘴角噙着笑,轻声说:“娘,我待会再来看您。”就这么一步步消失在白光里。

    离开苏楼,司空长卿去看稷攸和怀影那两个孩子。

    他坐在摇篮中间,咚咚咚地摇着拨浪鼓,孩子们尚不懂大人的忧愁,拍着小手咯咯地笑。司空长卿也抿嘴笑了,浅声低语地问:“我这样做是不是太自私了?”明明知道这辈子不能陪她过了,却还是自私地想要她怀上他的孩子。他看着稷攸,叹息:“我爱着你的母亲,所以也爱着你,可怜你无法选择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身为你的父亲,这是我所能给你的最后的保护了。”

    他招来群臣,立下遗诏,交代完所有的身后事。

    终于,他可以放下世间的一切,孑然一身地回到她身边。

    她还在睡着,微微嘟着嘴巴,真的很可爱。他趴在床榻上,目光随着嫩色的阳光贪婪地观摩她的睡脸。他怕不多看几眼,以后就再也看不见了。

    她醒了,对他说早安。他们聊着天,装得比世上任何人都快乐。

    睡梦中他听见她说:“如果真有下辈子,还是别相信缘分了,千万别再遇见我,也别再被我连累。”

    他就在想,缘分是什么,难道从生到死厮守一生的就叫有缘?

    不是的,由陌生到相识,由相聚到离别,都是他和她的缘。离合悲欢也好,牵扯不清也好,锥心刻骨也好,如果缘分真是一种伤害,那就让这种伤害越来越深,深到他的骨头里,体无完肤也不在乎。

    他一直庆幸着,当初没有放弃她,就算很多次想放弃了,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如果放弃与她的缘分,就等于放弃自己,他的心也就死了。至少在死的前一刻,他仍然不愿意放弃她,所以自私,所以任性,渴望着一个他和她的孩子,让她就这么一辈子记着他才好。

    如果有人问他,你这一生最大的骄傲是什么?

    他一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我对楚悦容的爱!

    他自信着,这一份爱不会输给世上任何一个人,不管从前,现在,还是将来——尽管他从来不是她的最爱。

    他一无所惧,所以他昂首挺胸地站在战场上,站在萧晚月的面前,告诉他:“哪怕你杀了我,也永远赢不了我。从一开始你就输了,从你欺骗她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永远都失去了资格。”

    他喊出另一个人的名字,如期地看到了萧晚月的焦虑和恐惧。

    还魂丹的药效过了,他战败了。

    黄沙散开,世界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司空长卿想,再看一眼吧,最后再看一眼,他深爱的她。

    把她看得深刻,从此带进轮回里,下辈子要比谁都先找到她。

    他不知道死亡的时候,凝望苍穹竟然会那么凄凉,一声一声霰雪鸟的悲鸣,斜斜地掠天而去,他看到她的面容浮现在苍蓝色的天空之上,于是他笑了。

    来世,他还要求一段与她的缘,哪怕在佛祖面前跪上五百年,哪怕只求得一丝一缕的薄缘。

    他愿做一只从她眼前飞过的小鸟,一片为她瞬间开放又无声消融的雪花,一阵为她掀起书页的微风,一扇为她开放的窗,甚至她窗前的一角蓝天,落进她手心里的一滴小雨,一个能让她依靠的胸膛,一朵骤然颓逝但芳香停歇的百合花……

    或者,只做一缕阳光,静静流过她的指尖,把那光晕聚散刻在她最快乐的时光里。

    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一直都要这么求着才行啊……

    ※※※

    司空长卿再次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半明半暗的大殿里,疑惑,不解。他记得自己是死了的。坐正身子,忍不住摸向颈项,头却还在。

    抬眼看去,方见大殿上堂置着一张龙骨雕砌成的宝座,有一个黑衣男人坐在上头,背对着他,浑身散发着一种逼人的压迫感。

    一块巨大的白玉壁悬浮在半空,玉壁上荧光闪闪,折射出无数画面,全都是同一个女人的一颦一笑。有的是她小时候的模样,有的是她长大了的模样。甚至,她抱着他的头颅在漫天黄沙中哭得伤心欲绝的画面。

    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司空长卿惊呆了。

    那黑衣男人悠悠开了口:“醒了?”

    司空长卿隐隐觉得这声音很熟悉,又一时想不起来,脱口问:“你是谁,这是哪里?”

    黑衣男人站起来,缓缓转过身。

    触及那张脸,司空长卿大惊:“是你!”

    黑衣男人但笑不语。

    司空长卿惊呼:“你究竟是谁!”

    黑衣男人漫不经心地说:“凡间的人,有人称我冥王,有人称我阎罗神君。”

    原来,冥冥之中,早有安排。

    =====

    作者有话说:长卿的番外更完了,接下来就开始写第三卷了^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