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  第十五章 令人憎恨的过去

章节字数:4344  更新时间:10-03-18 20: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尸奴们越靠越近,我和小措知道冲破这么多的尸奴逃跑是不可能了,看来只能从只有一人二尸守着的楼梯口逃走了。

    我和小措对了一下眼神,突然同时向前面那三“人”冲了过去,一下子冲到了他们的身后。我心想:“这次有救了!”于是玩命地向楼下跑去。谁知刚跑了两步,眼前突然冒出了那两个刚刚跟在那男生身后的两个尸奴。我吃了一惊,我连他们怎么过来的都没看到!

    那男生低声说道:“忘了告诉你们,尸奴也有等级的。这两个可是我重点培养用来护身的尸神级别的尸奴,战斗力可不是那群杂碎可比的。”

    话音刚落,眼前那两个尸奴同时抬起手掌拍了下了。我和小措根本就没看清他们的动作,只感觉胸口剧痛,直直地飞了出去,飞了足有十米远,重重地撞在了对面的墙上,摔了下来。这一下可不得了,我只感觉胸口火辣辣的刺痛,八成是肋骨折了。我侧头看了一眼小措,她好像也很痛苦,紧皱着眉头。

    这时那男生带着身后一群尸奴走了过来。他走到小措跟前,蹲下身,对着趴在地上的小措说:“哈哈!血战士,我终于捉到一个了!哈哈!放心吧,我不会杀了你的。你的血对我的尸奴来说可是很好的能量啊。我会把你关起来,每天好吃好喝地伺候你,让你的血足足的,然后让我的尸奴们来喝!哈哈!”说完他直起身,向旁边挪了两步,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一无是处的符咒师,去死吧!”

    话音未落,其中一个尸神扑了过来,用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提了起来。我拼命地用手掰着尸神的手,可他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刚刚那个掐我脖子的女尸奴跟它根本没法比。我只感觉呼吸困难,血液直往脑袋拱,头好像要涨爆了。

    就在我视力开始模糊,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隐约看到远处阴影处飞来一个紫色的东西,打在了掐着我脖子的尸神身上。那尸神手一松,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同时那尸神也倒了下来。

    我咳嗽了几声,朝那阴影中看去。那控尸者也回过头,对着阴影里的人说道:“你终于现身了啊,我可是等了你半天了,徐峰!”

    我一听大惊。徐峰?那不是学生会主席吗!看来浩哥猜得没错,那天救了他的灵力者果然是徐峰!

    只见徐峰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表情凝重地对那控尸者说:“不要再做傻事了,郑墨!”我们这才知道那控尸者叫做郑墨。

    “傻事?!”郑墨握紧了拳头,双目怒视着徐峰,“哈,对于你们这些人来说,这当然是傻事!可是我的仇,我的恨,我师父一家的血债,谁来还清?!”

    这时我身边的小措站了起来。看来血战士的抗击打能力和恢复能力确实是可见一斑啊,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受了两次重伤,现在居然还能勉强站起来。我也撑着坐了起来,胸口又是一阵剧痛。小措捂着胸口虚弱地说:“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告诉我们?灵力者们的事情我们可是一无所知啊。”

    郑墨稍微平静了一些,转过身来,对着我们说:“好吧,我就告诉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好让你们死个明白。”

    徐峰从他身后走到我们面前,双手结印,掐起手诀,两只手上出现了紫色的亮光。然后他示意小措坐下,把两只手分别放到我们两人头顶上方,一层紫色的结界罩住了我们。我顿时感到浑身舒服了许多。看来这是一个疗伤用的阵法。

    郑墨看了一眼,说道:“多此一举!现在疗伤还有何用?反正一会儿你们都要死。”徐峰转过身,一脚踢开了趴在我面前的尸神,然后站在那里看着郑墨。

    郑墨没理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灵力者,根据所使用的能力不同,分为不同的族群。但无论属于哪个族群,灵力者的职责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人们不受恶灵与僵尸的侵犯,并且超度他们,让他们早日安息,进入轮回。我们控尸者也不例外。我们利用尸体与恶灵僵尸们战斗,保护大家的安全。

    但是,自古以来,我们控尸者一直受到大家的歧视。因为,人们,尤其是古代的人们,非常注重人死后尸体的安葬,认为如果死后尸体总受到惊扰,那么他们的灵魂就不能得到安宁。再加上我们控尸者总是和尸体打交道,大家也都很厌恶我们,认为我们很恐怖。大家认为我们不尊重死者,亵渎死者的灵魂与肉体,甚至有些人说我们是魔鬼。那个年代灵力者们并不隐藏自己的能力,不像现在灵力者们做什么都要偷偷摸摸的怕普通人发现。所以那个时候无论是灵力者还是普通人都排挤我们。

    普通人排斥我们,我们无话可说。但是同为灵力者的其他族群,他们明明知道人死后肉体怎样与灵魂是否安息根本毫无关系,却还是处处为难我们。可是我们并不计较,仍然尽心尽力完成自己的职责。

    然而,到了唐朝时期,鉴真和尚东渡日本弘扬佛法时,作为鉴真最主要的支持者的孝谦天皇在宫廷斗争中失势,被迫传位淳仁天皇。淳人天皇害怕孝谦联合鉴真依靠佛教重振雄风,曾多次威胁在日本活动的各族群,派他们暗杀鉴真。但是除了两个族群外无人答应。那两个族群就是我们控尸者和血战士。

    我们控尸者本来就受人排挤,日本控尸者想借此机会受到天皇赏识,获得立足之地。而血战士本来就是好战一族,又是天皇这么大的人物招用,必然答应。

    但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佛法的博大精深远远出乎我们预料,我们控尸者联合血战士都无法鉴真及其弟子们通过诵经布下的阵,大败而归。日本当时的佛界听闻此事,纷纷开始反对孝谦天皇。天皇无奈,只得仅仅剥夺鉴真的职权,不再谋害其姓名。

    全世界的灵力者们听闻了此事,义愤填膺,联合起来,以‘谋害’普通人的罪名讨伐控尸者。”

    小措打断他道:“等等,我们血战士也参与了,为什么只讨伐你们?”

    郑墨咬着牙答道:“其实这只是借口罢了!外国的暂且不提,从黄帝炎帝大战蚩尤,到清兵入关,哪次不是依靠灵力者的力量?那些灵力者不也是杀了敌方无数人名?!怎么没见他们被讨伐?

    那时的灵力者只是想找个理由灭掉我们控尸者。而你们血战士,被他们以‘被政界斗争牵扯’为由而免罪。

    当时作为讨伐我们的主要战力,就是缚灵师。缚灵师生来就是我们控尸者的死对头,也是我们的克星。我们控尸者一族在世界各地与各族灵力者们抗争着,逐渐趋于劣势。

    这时,血战士一族找到了我们。他们说,控尸者们走到今天这一步,他们也有责任,不会坐视不理。他们会帮助我们走出困境,还说会借给我们他们的血液。

    我们控尸者当然既感激又高兴。要知道,尸奴吸收一滴血战士的血,相当于吸收十滴控尸者的血,那样的话就相当于我们整个族群的战斗力提升了十倍!

    于是一天夜里,当时最厉害的控尸者于雉,带领着两名护法来到与血战士约好的地方,来取血战士交给他们的血。谁知,这是众灵力者们设下的圈套,为了杀掉我们控尸者一族的首领。于雉毫无防备,当场惨死。

    我们控尸者一族群龙无首,很快溃不成军,全军覆没。

    但是,灵力者们都知道,灵力者的能力并不是靠血缘遗传获得的,而是天生的。就算杀光了所有的控尸者,以后还是会出现。于是他们定下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凡灵力者,逢控尸者必诛之’。这规则就一代代地传了下来,一直到了现在。

    小措奇怪地问道:“这些我们怎么不知道?”

    徐峰回头答道:“你们进入这个圈子才三天,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呢。他说的这些其实我今天也是第一次听。我只知道只要是灵力者就必须杀控尸者。”然后又转过头,问郑墨道:“这么久远的事,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出车祸死掉了。我被送到了福利院。后来有一对40多岁不能生育的夫妇领养了我,他们就是我的师父和师娘。

    我师父也是一个控尸者,他交给了我御尸之术,还送我去读书。师傅一直告诉我除了有他的允许,不准使用能力,也不准告诉别人自己是灵力者,哪怕对方也是灵力者。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照做了。

    直到我15岁的一天,放学后我跑到后山去玩,看到一个大姐姐挥舞着飞镖,在与一只僵尸战斗,那姐姐擅长制服恶灵,并不会对付僵尸,明显处于下风。眼看那僵尸就要杀死那个大姐姐了,我冲了过去,放出了两只尸奴,打败了僵尸。

    那姐姐过来谢了我,还问我住在哪里,改日好登门道谢。又问了我能力是自己领悟的还是有人指导。我都如实回答了。我心里很高兴,这是我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能力,还救了一个漂亮的姐姐。回到家后我怕师父骂我,并没有告诉他老人家我使用能力救人的事。”说到这儿,郑墨突然流下了泪。

    这时我和小措身上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徐峰撤掉阵法,我和小措扶着墙站了起来。看到郑墨说着说着哭了,都不明所以。

    郑墨一边流着泪一边痛苦地说:“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被我救了的那个灵力者,竟然又带着另外四名灵力者,流着泪来到了我家,说是要取我们一家的性命。

    当时我很害怕,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恩将仇报。由于这年头时兴火化,可供操纵的尸体本就不多。再加上师父并不好战,随身封印的尸奴只有两只。师傅传授我能力,也只是不想让控尸者这一族绝迹,并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用这能力战斗。我身上虽然有十只尸奴,但是都很弱。我们师徒二人根本不是他们五人的对手。

    不一会儿师父就已经遍体鳞伤了。师傅带着我藏到了屋里的密道。这密道连我都没有见过。我哭着问师父他们问什么要杀我们,师父就告诉了我刚刚的那些话。我听了之后大吃一惊。”郑墨哭得越来越厉害,口齿已经不太清了。

    “我哭着告诉师父那天我救人的事,我向师父道歉,我说:‘徒儿不孝,没听您的话,招来了杀身之祸。’师父慈爱地抚摸着我的头,对我说:‘你天性善良可爱,救人并没有错。外面那些人坚持自己心中的正义,认为我们是邪恶的,所以要哪怕难过也要杀掉我们,也没有错。这都是命啊!不过你要记住,千万不要有憎恨之心,万万不要为为师报仇。以后的事,就都交给你了!’说完喷出一大口血,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我想号啕大哭,但又怕哭声会让他们发现我。我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任凭泪水不住地流下来,滴到师傅的胸口,与师父吐的血融在一起。”

    看着郑墨那泪流满面的样子,听着他说的悲惨经历,我的泪水也不禁在眼眶中直打转。

    “我想冲出去杀了他们,但我知道自己当时的能力不足以打败他们。这时师娘冲了进来,冲我大喊道:‘墨儿快跑!他们找到这里了。’我大惊,站起来转过身开始向外跑。师娘又说:‘墨儿回来!他们一会儿还是会追到你,你把我和你师父的尸体变成尸奴,替你抵挡一阵儿!’说罢掏出匕首在自己的脖子上抹了一刀倒了下去。

    我再也忍不住,大声地哭了起来。但是我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把师父师娘变成了我的尸奴,然后流着泪头也不回地跑了。

    密道直通后山。我出了密道,站在后山,看到屋子已经起了大火,师父师娘的尸体也应该化为灰烬了吧。

    我在后山的山洞里蜷缩着,靠摘野果吃充饥。过了一天一夜,我回到家,站在已经成为一块块黑炭的家门口,无力地跪了下来。师父说过不能报仇,我很听话,一直都把仇恨压在心里。我不断增强自己的能力,并且考进了尸源丰富的医学院。”

    这时郑墨抹了一把眼泪,红着眼狠狠地说道:“可是最近,我的想法改变了!我心里不再难过,不再悲伤,有的只是仇恨!我恨师父让我卷进了这不公平的命运!我恨所有的灵力者!我恨所有的人!我恨这个世界!从今往后,我要见一个灵力者杀一个,见一对杀一双!我一定要杀光血战士和缚灵师!而你们,就是我复仇开始的见证!”说罢疯狂地笑了起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