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之吸血鬼  第十一章 纯爷们儿郑墨

章节字数:2861  更新时间:10-05-27 12: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一章

    话说正当郑墨和力血地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小措眼看郑墨挨了力血地一章,一分神,却被发让齐斯钻了个空子,用铃铛打了脑袋一下,一股血流从额头沿着脸颊流了下来。

    小措抹了抹额头上的血,伤口立刻愈合。发让齐斯赞许道:“不愧是血战士,恢复能力就是强。只可惜这么好的血统给了一个人类。”

    小措一言不发,挥剑便砍。虽然小措现在的剑法已经提升了很多,但还是无法伤到发让齐斯。只见发让齐斯左闪右躲,在小措的剑身周围穿梭,却也找不到机会伤到小措。

    二人已经分开。虽然二人都没怎么受伤,但发让齐斯气息很均匀,小措的呼吸却已经乱了章法。发让齐斯心下道:“虽是人类,毕竟是近身之王血战士。再近身恐怕会变成持久战。”于是举起手中的铃铛。

    小措看了,忽然想起那晚麦格瓦齐好像也有一个这样的铃铛,只不过发让齐斯的这个看起来更加阴森恐怖。

    “这个铃铛……好像麦格瓦齐也用过吧……”

    “没错。不过他那个跟我这个可没法比。”

    “有什么不同?”小措一边问,心里已经暗暗在想应对的办法了。因为从上次与麦格瓦齐的战斗中得出的经验来看,只要听到铃声,血能就会混乱——至少麦格瓦齐的铃声是会造成这样的结果的。

    “当然不同。在血祭灵中,有很多的吸血鬼都用铃铛的。不过我这个,是所有铃铛法器中最厉害的一个,是血祭灵三大法器之一——摄血魔铃。”说罢猛力摇了起来。

    小措大惊,连忙用双手捂住耳朵,但还是有些许清脆铃声传入耳中。小措只觉浑身血液就像被抽空一般,身体就像掉入冰窟一样冰冷难耐,手里血剑刷的一下溅为血水散落一地。倏地又感觉体内血液忽然沸腾一般,体内就像涌动着岩浆一样灼热。这样忽冷忽热折腾了好一阵儿,体内血液突然挣破皮肉喷涌而出,小措身体像一张纸一样晃了几晃,轻轻地倒了下去。

    发让齐斯收起魔铃,一步一步走向小措。

    “只要体内有血,不管你有多强,都逃不出魔铃的控制。”发让齐斯低头对小措说道。小措意识尚存,只是身体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地任凭发让齐斯弯下腰,拽住自己的胳膊,把自己提了起来。

    “放下她!”发让齐斯刚提着小措转过身,想和库罗明离开,背后却传来了这句话。声音很虚弱,不过语气却很坚决。

    发让齐斯转过身,郑墨拖着残臂站在那里,看上去很痛苦,脸上挂着豆大的汗珠。发让齐斯转回身,没理他,接着往前走。没走几步,郑墨已经闪身来到他身后,“我说,放开她!”挥拳打向发让齐斯。

    发让齐斯头都没回,回手挡下郑墨的拳,用力握紧,向前一提,把郑墨整个人都甩了出去。

    “别说是现在遍体鳞伤的你,就算是全盛状态的你,我单手就能应付。”

    郑墨站起身,眼神无比犀利。“说大话可不好哦。”

    “我是不是在说大话,你亲自来验证一下就好了。”

    “你把她给我放下!”郑墨大叫着冲了上去,拳头如雨点般打向发让齐斯,但却全部被发让齐斯躲开了,手里依然提着小措。郑墨见打他不到,干脆向前一扑,双臂死死地环抱住发让齐斯。

    发让齐斯不明所以:“作为擅长近身战的你,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现在你抱住我,身上可是破绽百出,我随便一个动作都能……”话说到一半,忽然听见身后有纸张响动,立刻转过头去看,一张黄黄的纸贴到自己额头上,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发让齐斯心下一紧,连忙用手去撕,那符纸却抢先一步发动了。

    发让齐斯的头部着实地挨了一记爆炎咒,郑墨恰好时机跳开,一拳打到发让齐斯头部。发让齐斯向后倒了下去,躺到了地上,放开了手中的小措。郑墨顺势接住小措,脸上不禁一阵抽搐。小措千疮百孔,身上尽是一个个的空洞。郑墨差点哭出来,小措身上的每个伤痕就像是长在自己心上一样疼。

    “喂,郑墨,现在还不是心疼她的时候。”一旁的我提醒他道。郑墨抬起头,发让齐斯已经重新站了起来,脸上竟然只有很轻微的烧伤痕迹。

    “这么近距离的火符,竟然只有这种程度的伤害。天鹏你要加油啊。”郑墨揶揄道。

    我撇了撇嘴,“那也比你一下都没打到强啊……”

    “要不是我抱住他让他动弹不得,再加上我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你那破纸打得着他吗?!”

    “要不是我精气消耗太多,我放出来几千张火符,看打得到打不到他。”我忿忿地说。

    “要是这么说的话,我早就放出尸皇,我再用尸融之术,早就干掉他了!”

    “二位的意思是,如果不是自己刚刚战斗过,就能够干掉我,我理解的没错吧?”发让齐斯突然问道。

    郑墨撮了撮牙花:“意思差不多,不过用词不准确。‘干掉你’?应该说‘秒杀你’比较合适。”

    “哦,我这个副队长在你们眼里就这么不堪一击?”

    “没有没有,我们没有这个意思。”我应道,“我们的意思是,没有这个,你就不堪一击了。”说着举起了手里的铃铛。

    发让齐斯着实一惊。“你什么时候偷走的?”

    “别说得这么难听嘛……”我笑道,“明明是刚刚你被我俩打倒时自己扔过来的。”

    郑墨正色道:“怎么样?没了这破铃铛,你还有什么可牛的?”

    发让齐斯突然大笑起来。“没了铃铛,你们就以为能打败我了吗?”说罢张开翅膀冲了过来。虽不及法来克罗迅速,也不及力血地强壮,但还是让我俩应付地手忙脚乱。

    眼看就要应付不过来,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急忙朝一处跑去。发让齐斯弹开郑墨,直直地向我冲过来。我大喜,再看去,他已经被我的木符缠住了。

    “嘿嘿,谁说我当初只埋了一张木符。”我有些忘乎所以了,大笑起来,但笑容马上就僵住了。因为发让齐斯只是稍一用力,就把毒蔓藤挣断了。我还来不及吃惊,身上已经挨了一爪子。郑墨赶来助我,也被他一脚踢开。法来克罗一手掐住我的脖子,一手掐住郑墨的脖子,将我俩提了起来。

    “知道你们死在什么上吗?你们不是死在我手里的,而是死在你们自己的狂妄上。”说着加大了手的力量。我和郑墨双腿乱蹬着,双手使劲地掰着他掐着我们的手,头部血管胀痛难忍。但不知为何,发让齐斯手上突然没了力气,闷哼一声,放开了我和郑墨。

    我揉了揉脖子,抬眼看去,小措握着血剑气喘嘘嘘地站在那里,发让齐斯右腰处明显有一处剑伤,应该是小措刚刚刺得。

    “看来你恢复了啊,血战士的恢复能力果然不可小觑。”法来克罗笑道。

    小措没有答话,看样子她有一肚子的火,不管自己也很虚弱,提剑便冲过去。受了伤的俩人又重新战成一团。郑墨也想冲过去,被我拦住了。

    “你现在也很虚弱,又没有使用尸融之术,还是不要去碍事了。”

    “哈?我碍事?!”郑墨有点激动,刚刚被锁喉的痛感又回来了。

    “他说的没错。”身后传来小月的声音,“你们现在都很虚弱,还是在一旁歇着吧,别碍我们女生的事。”

    “你在刚刚的战斗中……没有受伤吗?”我问道。

    小月低下头,顿了顿,然后抬起头,向前走去。“我的伤,在心上,不在身上。”

    看着两位女生和吸血鬼站成一团,坐在一旁的郑墨感觉很不爽:“咱们坐在这儿是不是很不爷们儿啊?!”

    “行了吧你!你现在挺爷们儿的。”我笑道。

    “哪有爷们儿让女人打架自己歇着的。”郑墨嘟囔着。

    “在合适的时机做出了做出正确的选择,就爷们儿。你现在能为了大局,违背自己不让女人替自己打架的准则,能在这儿坐得住,就是挺爷们儿的。”

    “怎么听着你是在损我似的……喂,你们没事吧?!”

    正聊着,小措和小月已经摔倒在我们面前。

    “我玩够了。血战士我就带走了。”说罢一掌拍向小措。

    “啪”的一声,一股鲜血喷溅而出,定睛看去,郑墨趴在小措身上,替他挡住了发让齐斯的攻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