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之吸血鬼  第十三章 爱与命,你要哪个?

章节字数:3182  更新时间:10-05-31 15: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能不能分我一点呢?”远处传来发让齐斯的声音。

    库罗明瞥了他一眼。“你小子还活着啊,我还以为你死了。”

    “不就是冲破异界的时间长了点吗,那也不能怪我啊,那异界结界确实很强啊。”发让齐斯说道。

    “算了,既然你及时跑出来了,那我就不亲自动手了,你帮我解决了他们吧。”库罗明向后退了几步,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发让齐斯心下大喜。其实打破异界结界根本不需要这么长时间,刚刚在结界中其实他是在休息,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他还怕等出来时库罗明已经干掉我们几个自己没有机会报那一箭之仇呢。

    发让齐斯飞身冲到我们六人中间,踮起脚尖,以腿为轴,身体转了三百六十度,那翅膀带动的劲风将我们几个吹得连退几步。小措抱着郑墨后退,身体一个不稳,坐了下去。发让齐斯眼睛一扫,马上看出我们小措有破绽,双脚用力蹬地,跳到小措面前。小措正坐在地上,无法闪躲,愣愣地看着发让齐斯。发让齐斯冷笑一声,抬手便向两人打去。

    我们几人被刚刚的攻击都打散了,也都还没有站稳,没有办法去支援小措。正着急时,却看到一个黑糊糊的圆柱型锤子飞了过来,正打在发让齐斯头部。由于发让齐斯是背对着那锤子的,注意力又都放在了眼前的小措和郑墨身上,根本没有意识到从背后而来的袭击,只是突然脑后一痛,然后一个铁锤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那锤子将发让齐斯的脑袋打穿了。

    我们几人都是一惊,当然也包括库罗明。虽然发让齐斯的实力不如自己,但库罗明知道发让齐斯绝不是能被人随随便便就秒杀的人物。在看那攻击发让齐斯的锤子——锤子是圆柱形的,上面有血蝙蝠的浮雕,后面连有一根铁链,铁链另一端与一把镰刀的刀把相连。拿镰刀长约一米半,刀把黑红,刀身金黄透亮,看了让人心里一阵发凉。而拿着那镰刀的,不出大家所料,正是那穿着红色雨衣的吸血鬼。

    只是我一眨眼的功夫,那红衣吸血鬼已经从她刚刚站的位置瞬间移动到小措前面。她背对着小措。“看来你这个血战士的血对血祭灵的吸引力不小啊,竟然惊动了库罗明队长的大驾。”然后又对库罗明说道:“怎么?你们这么兴师动众,就为了血战士的一滴血啊,传出去不怕别人笑话吗?”

    “我们不是为了血战士的血,我们是为了血祭灵的法律!我们的法律明文规定:知道吸血鬼存在的人类必须死!”

    “什么狗屁法律,分明就是你们找来害人的借口!早晚有一天我会废掉这部法律!”

    库罗明冷哼一声。“以你现在的身份,你觉得你有可能办得到吗?”

    那红色雨衣遮挡住她的脸,也看不出她的表情是怎样的。她顿了顿,提起手中铁链,铁锤顺势飞向库罗明。库罗明闪身一躲,冲了过来。红色雨衣手腕一提,铁锤向回打来,但让仍被库罗明躲开,只是被铁链紧紧拴住,摔倒在地,身子由于惯性在地上滑行了一段距离,滑到了红色雨衣的脚下。

    库罗明嘴角渗出了血。“呵呵,想杀了我吗?那就杀吧!反正我这条命是捡来的,这几年本来就是赚的。只是,李菲,就算你杀了我,你的贝鲁克斯也不可能回来了,你只能……”

    没等他话说完,红色雨衣手中大镰刀一挥,库罗明脑袋掉了下来,血液直直地从断颈处喷了出来,向前射了足足有三米!而后血压降低,血液也不再喷涌,只是向泉水一样汩汩地流出。

    那红色雨衣名字应该叫李菲。我心下奇怪:“为什么别的吸血鬼的名字都那么不正常,这红衣吸血鬼的名字却那么像人类的名字呢?”

    李菲舔了舔刀身上和锤子上的血,骂道:“这么难喝!”然后突然冲我们大叫:“趴下!”

    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没反应过来,只是看到库罗明的身体发出了微光。浩哥和徐峰也紧张起来。二人朝我们扑了过来,徐峰将我们几个摁到了地上。

    在我被摁到地上的同时,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地面剧烈地晃了几晃。待一切恢复平静之后,我抬起身——整个网吧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该死的吸血鬼!”徐峰骂道,“竟然在自己的身体里做陷阱,让害死自己的人也陪他下葬!”

    浩哥四处看了看,找到了李菲。我们几个跑了过去——李菲的雨衣被炸破了,露出了一张清纯的脸,只是面容中透出与她面容所显示的年龄极不相符的成熟与干练。

    浩哥蹲下身,“喂,你……没事吧?”

    李菲没有答话,勉强起身坐了起来,想站起身来,却一屁股又坐了下去。

    徐峰皱了皱眉,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吸血鬼设下的结界已经消失了,外面的人马上就会看到这里的情形。到时候我们可就说不清了。”

    我也点头道:“没错,我们还是赶紧撤吧。”

    徐峰走过去扶起李菲,和小月一起扶起李菲。“大家先去我租的房子吧。到了之后在决定下一步改怎么办。”

    “我不和你们走……”李菲挣扎了几下,却一个不稳栽进了小月怀里。

    小月摇了摇头:“你这种状态,我们怎么能扔下你呢。放心吧,你救过小措,还救过我们大家,我们不会害你的。”

    李菲看上去虽然还是很不情愿,但现在身体太虚弱,也只能听从我们的安排了。

    于是我和浩哥架着郑墨,小措小月搀着李菲。徐峰走在我们前面带路,大家从网吧后门跑了出来,直奔徐峰家。

    徐峰租的房子是一处居民楼的六楼,偏单,一个月1000月房租。

    “哇,这么大的一个偏单,一个月怎么只要1000块啊?这房东是不是脑残啊……”小月听了直叫唤。

    坐在床边喝茶水的浩哥放下手里的茶杯,环视了一下卧室,正色道:“徐峰,这房子不干净。”

    徐峰一笑。“我当然知道。房东见我第一面时就很诚实地告诉我他的老婆在这间屋子里被谋杀了,凶手至今仍在逍遥法外。反正我是缚灵师,一个小鬼没什么的。我把他妻子的冤魂镇住了。”

    浩哥摇了摇头:“你不是灵感体制,所以你不知道。那厉鬼……”

    “唉,她醒了!”小月一声大叫,原来是李菲醒了。

    我们几个赶紧凑上前去。“感觉怎么样?”浩哥问道。

    李菲瞥了我们一眼,双手撑着床坐起身来,然后斜眼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郑墨。

    浩哥看李菲没有说话,继续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们,关于吸血鬼的一些情况?”

    李菲仍然默不作声。

    浩哥轻咳一声,“我希望你配合我们。从你三番两次救我们这点来看,你对我们应该并无恶意。我们对你也是一样。我们只是……”

    “比起审问我的事,还是关心关心躺在地上的那小子比较好。”李菲终于开口说话了。

    徐峰说道:“你不用担心他,我已经在你俩周围设下医疗结界,你们都在持续恢复中。”

    李菲瞪着徐峰说:“你们为什么让他躺在地上?”

    小措不满地说:“家里就一张床,你又是女的,他当然委屈委屈躺在地上了。难道要让你们两个躺在一起啊?”小措对大家让郑墨躺在地上这件事还是耿耿于怀,不过也能看出来她还是挺心疼郑墨的。

    李菲手一挥,打破了徐峰的医疗结界,走下床,一把抱起郑墨,扔到了床上。

    小措唤出血灵剑,向前跨了一步。“你想干什么?”

    李菲扭头看向小措。“他要死了。”

    在场几人不禁大吃一惊,小措更是如此。“什么?要死了?你不要……不要在这儿胡言乱语!”

    “你爱他,对吗?”李菲双眼凝视小措,认真地问道。

    “我……”

    “别犹豫,说实话!”李菲喝道。

    “是,我爱他!”

    李菲欣然一笑,说道:“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不过救他需要用你的命去换,你愿意吗?”

    “你说啥子?!”小措一激动,家乡话脱口而出。

    “我说,要……用……你……的……命……换……他……的……命,你愿意吗?”李菲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她很随意地就说出了这句话,但在我们听来,每个字都像是一块千斤坨,压在我们心上。

    我和浩哥把小措拉到一旁。“你可千万别犯傻!为了一个控尸者,不值得。”浩哥小声嘀咕道。

    我也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现在他们是敌是友还不明了,很有可能毁掉档案的就是主席徐峰。而郑墨是徐峰的一员大将。你可得想好了,不能意气用事啊。”

    小措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前方,呢喃着:“那就不救他了吗?”

    “不是不救,我们还可以想别的办法啊,不一定非要用你的命去换。”浩哥有些着急,不禁提高了嗓音。

    “你们最好相信我的话,不然我也不会放着这么好的床不躺,把他抱上床。”李菲说道。

    小措咽了口唾沫。“他有机会逃跑,是为了保护我才留下,才替我挨了那一掌。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

    小措坚决地转回身来,问李菲道:“怎么救他?”

    李菲抬起头,一丝寒光闪过,“把你所有的血液,都输进他体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