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之吸血鬼  第三十三章 是敌是友

章节字数:3211  更新时间:10-07-19 14: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浩哥一张灭灵结界出手,将四人罩住。四个亲卫军吓了一跳。“伪娘”心下道:“能在我们毫无察觉的状态下快速打出这么请强劲的结界,这人不简单。”

    四个亲卫军立即警觉起来,站起身。“伪娘”笑着说道:“怎么?先下手为强吗?”

    “李菲在哪?!你们是怎么把她弄走的?”浩哥厉声问道。

    “伪娘”右手一缕垂在胸前的长发,“这么明显,还没猜到吗?”

    徐峰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看不起自己,立刻反驳道:“当然猜到了,只是想确认一下。”

    “好,你先说说你的猜想给我听听。”

    徐峰看了一眼浩哥,浩哥点头示意他可以说,于是徐峰清了清嗓子,说道:“张教授的原配妻子有一个镯子,十七年前他妻子死后,张教授就把那个镯子送给了连贞,后来他又找到了新欢小芳。但是由于他拈花惹草的毛病,让三个女人对他和把他抢走的女人的怨恨依托在了镯子上,形成了物魂。一年前,以小芳的形态出现的物魂杀死了连贞,张教授把连贞的灵魂封印后,就只有小芳一个女人,物魂没有了怨恨的来源,也就平息了下来。

    如果张教授不再另寻新欢的话,物魂事件到这儿应该是已经结束了。可是物魂偏偏在这时候在没有怨气来源的情况下再次出现了,这是因为你们在搞鬼。

    我的猜想是,你们威胁张教授假装被物魂事件困扰,而我也牵连其中,不得不帮他解决这件事。张教授还曾一度装作受到物魂的影响跳下楼去,目的就是引出藏起来的李菲。而我解决事件后,为了彻底化解物魂的怨气,必定要把那镯子拿回来。你们就通过某种方法把产生物魂的手镯和你们的某种法器掉了包,让我把你们的法器带了回去,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把李菲掳走了。

    之后你们猜到我们会看穿你们的计谋,来到这里查看张教授的情况,所以提前在这里等着我们的到来。

    另外,威胁张教授并将手镯掉包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小芳!”

    徐峰一口气说完,“伪娘”抬手鼓掌。“想不到啊,你猜得竟然一点都没错。不过你怎么知道威胁房东并将手镯掉包的人就是小芳呢?”

    “当时为了平息物魂的愤怒,李菲把地上的手镯重新戴回了已经‘死去’的小芳的胳膊上,而我拿回去的时候也是从她的手腕上摘下来的,这期间能接触到手镯的人,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了。只是我不明白,小芳为什么要帮你们。”

    “伪娘”莞尔一笑。“没想到还有你推理不出来的事情啊。告诉你吧,小芳之所以会帮我们,是因为你们所认识的小芳不是真的‘小芳’。”

    此话出口,徐峰着实一惊。“什么意思?”

    “珐琅琪战败,李菲重新得到能力,而且变成了白衣吸血鬼,我们亲卫军知道再硬拼是不可能了。我们对你们几个人的情况做了全面分析,我们发现你的房东还有这么一段历史,于是就想到了一条妙计,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干掉李菲。

    一周前,我们派出六名亲卫军之一——梅里西杀掉真的小芳,然后自己以小芳的身份出现在你们面前,就是为了等待时机将手镯掉包。没错,你们拿走的确实是梅里西的法器。这法器能够将任何物质传送到别的地方,当然也能传送人。”

    听了这话,徐峰心中不禁一阵发毛。自己和李菲与亲卫军见了这么多面,竟然丝毫异样的感觉都没有,而且连躺在床上假死的小芳——哦,不,是梅里西——都没有察觉到。

    在另一处看着的李菲也终于明白了一切是怎么回事。黑礼赖有些着急,心下道:“上来开打就好,费这么多话干什么,拖得太久了李菲的心理压力减弱了对我们就不利了。”黑礼赖暗中运起血能。

    我们面前的“伪娘”等人突然感到身体胀痛难忍,知道是黑礼赖在催促他们动手。“伪娘”暗自咬紧嘴唇,小声自语道:“该死的老头儿!”

    “伪娘”突然一甩头,满头长发就像是一个个黑色细长的蛆虫一样动了起来,瞬间向四周散开。每根头发都像是一根及其坚韧的钢丝,以极快的速度穿出浩哥的结界。一根头发,也许只能把结界穿个洞出来,但是数以万计的头发一齐穿出,那结界就像拆迁时被推土机推倒的破屋一样瞬间崩塌,化为精气粉末飘散消失了。

    没等我们缓过神来,“伪娘”已经闪身来到了浩哥身边。

    黑礼赖心中大骂道:“你擅长远程攻击,为什么故意跑到敌人身边去!刚刚这么好的机会应该用‘血祭烦恼丝’贯穿那个结界师的心脏,杀死一个以后李菲的心理防线就会崩溃了。”

    黑礼赖故作镇定地回头问李菲道:“怎么样?再不做决定那个结界师就要没命喽。”

    李菲擦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冷汗,笑着说道:“是吗?你自己回头看看。”

    黑礼赖纳闷儿地转回头,朝魔镜看去。“怎么回事!就算是不擅长近身战的兜缘兕,也不可能连一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结界师都伤不了!”

    李菲暗暗舒了一口气。说实话,如果我们六人和四名亲卫军战斗的话,胜算真的是不高。但是就刚刚这几下,虽不知为什么,但李菲看出那个名叫兜缘兕的“伪娘”亲卫军并没有和我们战斗的意思。

    黑礼赖再也忍不住了,高声吼道:“你们四个在干什么!都给我上啊!怎么缚灵衣都还没脱呢!”同时加大了对“伪娘”等四人的血能压力。

    “伪娘”四人顿感全身就像正在被充气的气球一样难受,浑身的血液马上就要撑破皮肤喷涌而出。死人不堪疼痛,纷纷跪倒在地,喉咙中齐声闷哼,表情极其痛苦。

    “伪娘”抬头对浩哥说道:“快点!”

    被四人突然如此痛苦吓到的浩哥回过神来,立刻打出一个绿色的结界,将四人罩住,四人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瘫软躺倒在地。同时,黑礼赖面前的魔镜突然一片漆黑,让黑礼赖等三人和李菲同时大惊。

    “不……不会吧!”小措、郑墨、小月和我齐声叫道,“你竟然一个人打倒了……四个亲卫军!”

    浩哥没有理我们,走近“伪娘”,问道:“呐,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浩哥这么问,我们都有点纳闷了。

    我挠着头问道:“浩哥怎么这么强,一次性打倒四个?”

    小月附和道:“天浩虽然很强,但是……这强得也有点太离谱了……”

    徐峰摇头道:“你们在说什么啊!”我们几个听了一惊,不约而同扭头看他。“江天浩根本没有打败他们,而是救了他们!你们没看出来吗?!”

    我们几人一惊。小措反驳道:“浩仔怎么可能就他们呢?”

    郑墨也符合小措道:“就是,这太离谱了。”

    徐峰撇了撇嘴,“原因我不知道,反正江天浩刚刚是救了他们没错。那个‘伪娘’冲破结界后,冲到江天浩身边后,很明显不是被江天浩打退的,而是自己闪开的。接着四人就好像很痛苦地样子,而那时江天浩什么都没做,所以应该不是江天浩造成他们的痛苦。当江天浩打出一个绿色的结界之后,那四个人同时好像被解放了一样瘫倒在地,很明显是江天浩用最后那个绿色的结界解除了他们四人的痛苦。”

    听他这么一说,我们几人各自在脑中将刚刚发生的一连串战斗回忆一遍,好像真如他所说的,恍然大悟的同时不禁为他过人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所折服。

    “怎……怎么回事?!”黑礼赖旁边的石大叫道。黑礼赖回手一个巴掌打在石的脸上,对他嚷道:“鬼叫什么?!”

    冒充小芳的亲卫军梅里西对黑礼赖说道:“那边的画面用血能传送不过来了,兜缘兕他们四人的血能也脱离了我们的控制了。可能的原因只有一个……”

    黑礼赖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失算了!”

    “伪娘”呼吸渐渐平稳,恢复地差不多了,站起了身,对浩哥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平心静气地好好谈谈了。”

    “能不能先告诉我,你们这反常的反应是怎么回事?”

    “伪娘”点点头。“刚刚我们的所有活动,都被黑礼赖他们监视着。”

    被人监视了这么半天,我们心里很不爽。浩哥问道:“他怎么办到的?”

    “还是那个掉包用的镯子,也就是梅里西的法器——血魂圈。她在屋内某处用血魂圈打上了血能。刚刚我说过,那法器可以传送任何物质,当然也包括光。这样的话,她在屋内打上的血能就相当于摄像头,而血魂圈就相当于屏幕。这样就能看到我们这边的景象了。不过现在他们看不见了,因为你的结界阻断了血能的传输。”

    浩哥恍然大悟,惊叹道:“所以刚刚你打破结界之后冲到我身边,在我耳边说了句:‘设下能扼制血能的结界’!原来你是为了不让黑礼赖他们可以继续观察到我们的一举一动。不过你不是黑礼赖的手下吗,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而且刚刚你们又为什么突然这么痛苦呢?”

    “伪娘”咬了咬牙,怒视着浩哥答道:“你刚刚这些问题,都可以用一句话回答——我们四个也如大部分吸血鬼一样,是凯迪库洛的支持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