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之徐福  第三十九章 决战在三天之后

章节字数:2853  更新时间:10-12-30 0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田……田螪夫人?!怎么可能!”众人不相信地说道。

    “田螪夫人?徐峰的母亲吗?”看了看一脸疑惑的我们,浩哥问他们道。

    武士点点头。“田螪夫人,姓田名螪,江苏人,十八岁时被少爷的父亲——呃,恕我不便透露姓名——选中了,作为将炎黄血脉延续下去的‘工具’,是石光少爷的生母。”

    郑墨双拳紧握,忿忿地小声嘀咕道:“工具……”

    小措不解,问道:“那我可糊涂了。亲生母亲怎么还要下蛊杀自己的亲生儿子呢?”

    武士与其他几人对视,符咒师大叔点点头,武士才继续说道:“徐福一族中,每代都会有一个人作为中国血统的传承者,在日本被称作‘龙之血脉’。如果你是‘龙之血脉’,那么你的存在决不得被外人所知晓。因为作为一个具有日本身份的人,却具有纯正的中国血统,这种事情是很让人纠结的,一旦身份暴露,自己的生活受到干扰不说,就连身边的人也会受到牵连。所以,所有的龙之血脉都是私生子,当然他(她)的父母之一,必有一个是私生子,另一个则是第三者,而且其中不是龙之血脉的一方的婚配肯定不知道这件事。因为就连徐福一族里的人也只有高层才有权知道这件事。

    从第一代龙之血脉开始,每一代都恪守这个规则。龙之血脉不能公开露面,自己的亲生父母要么也见不得天日,要么就成为得不到名分的情夫或情妇。但是,有一个人打破了这个规定,虽然将中国身份的‘第三者’隐藏地很好,但是自己却公然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个人,就是石光少爷的祖父——羽田孜。”

    我想了想,说道:“哦,是那个日本前首相是吧。”

    武士点点头。“羽田孜涉足政界,还多次访问江苏,多次发出了诸如‘我是徐福后代’的言论。这让一些有心人起了疑,并展开了调查。最终,不仅羽田孜自己的身份暴露,龙之血脉的秘密也被揭露,石光少爷和他的母亲田螪夫人的存在也被人知晓了。”

    小措皱了皱眉。“这和亲身母亲要害死自己的儿子有什么关系?”

    武士舔了舔嘴唇,示意自己已经口干舌燥。符咒师大叔笑了笑,接过话茬说道:“嘛……我来接着说吧。田螪夫人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被选作龙之血脉的情妇,一张假结婚证就让她以为自己是羽田少爷他爸明媒正娶的老婆了。直到少爷六岁时羽田孜当选日本首相,考虑到他们母子的安全,少爷他爸才安排他们来到中国。之后龙之血脉的事情被一些人调查出来,传到田螪夫人耳朵里。那女人认为自己被利用了,被人骗了,一时想不开,孤身飞回日本,质问少爷他爸。谣言得到证实后被怕她走漏风声的羽田家软禁起来。那女人天天哭夜夜哭,从恨少爷他爸变成了恨少爷,认为羽田石光少爷是罪恶的结晶,只要杀了他,自己就能放下这段感情。事情就是这样,话说你个小妮子总在那儿‘咯咯咯咯’地笑什么啊!”大叔无奈地望着强忍住笑的小措。

    被他一问,小措一时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笑你……只不过……‘少爷他爸’这个称呼……太有喜感了!谁家这么说话啊,‘少爷他爸’……你就说‘老爷’不就得了……”

    大叔忽然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说道:“让我叫他老爷?我呸!龙之血脉没有一个让我看得起的。我现在之所以叫羽田石光一声‘少爷’,是因为他还没像之前的龙之血脉一样娶一个然后再找一个中国女人做情妇。如果有一天少爷做出了这件事,我一样直呼他的名字。”

    他这么一说,大家忽然安静下来。想不到看上去不着调的大叔,还挺男人的。看来是个受过伤的男人,说不定有历史上的JQ可以挖掘……

    武士干咳了两声,“咳咳……那个,言归正传……最后一个碰过我的拳套的人,就是田螪夫人了。来中国之前的那个傍晚,田螪夫人找到我,特意嘱咐我,对石光少爷不要手下留情,不要手软,还特意替我查看护具有没有问题。但是我觉得挺诡异的,但也没多想。但现在想起来,田螪夫人应该是哪个时候下的蛊没错。”

    浩哥用手摸了摸下巴。“可是,你们也说过,徐峰的母亲是江苏人啊,而且是汉族,怎么会蛊术呢?”

    “这几天有几个中国人来找田螪夫人,羽田家都对他们进行了很严密的排查。他们之中确实有一个是苗族人。可能是田螪夫人在网上发布信息高价雇佣苗女吧。”忍者一边想一边说道。

    “你们哇啦哇啦的有完没完啊!等你们都弄明白了,徐峰SAMA早没命……呸呸呸……怎么能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呢!”小璎蹲在徐峰身边,关切地望着他。

    忍者看了看徐峰,说道:“她说的对啊。现在下蛊之人我们也猜出个八九分了,少爷的蛊要怎么解?”

    浩哥说道:“我所知的解雇方法,都是一些比较低级的蛊,比如石蛊鱼蛊之类的。像金蚕蛊、蛆蛊之类的高级蛊,我真不知道怎么解。网上也有一些解法,不过可信度不高,涉及蛆蛊的解法就更少了。据我所知,自己无法解的蛊,只能向蛊的持有者询问解雇方法,或直接让他收回蛊。”

    我说道:“可是,在我们找到那个蛊的持有者之前,徐峰肯定就……”我看了看小璎,后面的话没说出口。

    浩哥点点头:“确实。”

    郑墨大叫道:“合着说了半天,还是没有办法啊!”

    忍者顿了顿,说道:“我有办法!”

    这话就像是寂静夜晚的一声惊雷,在场所有人无不一改之前的颓废样,腾地抬起头,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忍者,渴望他的惊人之语。

    “我们让少爷死一次!”

    一阵冷风吹过。

    “哎呦!”忍者一声惨叫。

    “你打我干嘛!我还没说完呢!”瞪了一眼刚刚狠狠拍了忍者后脑一下的大叔,忍者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让少爷先死一次,然后当勾魂使者来勾少爷魂魄的时候,我们合力把勾魂使者赶走不就得了。”

    大叔大喜,说道:“哦,你是这个意思啊!小子也不说清楚了先。”

    “这……这能行吗……”浩哥有点犹豫。

    武士说道:“肯定没问题。石光少爷死于非命,不会招来牛头马面之类的正规军,只会找来勾魂使者之类的小鬼,这也不算逆天抗地,不会遭天谴犯地怒。我们……一二三四……十一……十一个人对付一两个小鬼肯定没问题。只要坚持过午夜十二点到凌晨六点这短短地六个小时,石光少爷的命就能保住了。之后只要再多花些时日,用少爷自身的精气慢慢耗死体内的蛆虫,蛊就不解自破了!”

    我翻了翻眼皮,说道:“听上去有点悬啊……”

    浩哥低头想了想,说道:“也只有这种方法了。谁让这是他的天劫呢……”

    李菲心里担心得要死,但看到黯然神伤的小璎,为了缓解气氛,还是故作轻松地说道:“作为已经顺利度过天劫的我表示毫无压力。”

    “毫无压力?我看除了那个花痴你现在压力最大了……”郑墨毫不留情面地一语道破李菲的想法。

    浩哥严肃地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们就不要再耍贫嘴了。蛆蛊中蛊第一天昏迷,第二天蛆虫撑破皮肉自全身涌出,吞噬宿主肉体,第三天宿主化为枯骨,身亡。也就是说,后天的这个时候,徐峰会死去,精气开始自体内溢出,那天的午夜十二点就是我们战斗开始的时间。”

    “等等!”小措忽然喊道,“到时候徐峰都化为枯骨了,保住了灵魂又有什么用呢?”

    郑墨笑了笑,摸了摸小措的头,说道:“傻瓜!有你我在,还怕肉身没了不成?你来补血,我来添肉,再加上峰哥自身精气,重铸一个肉身又有何难?”

    小措似懂非懂地支吾了两声。

    浩哥说道:“我们先把徐峰带回他和李菲的住处,这几天李菲你就多费心照顾他一下吧。至于请假的事,就拜托和他同级的郑墨了。”

    李菲郑墨点头。

    “那就这样定了。三天后午夜十二点,就是决定徐峰生死的关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