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之幽冥灵界  第四章 黑衣服的老太太

章节字数:3942  更新时间:11-04-13 21: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得知了消息的小璎急忙回到了学校接受调查,而有尸奴作为替身的我则到大叔那里。大叔看我一下午无精打采,心不在焉,也没怎么为难我,很早就让我离开了。

    晚上,从浩哥和小月那里,我们得知了死者的情况。

    “死者名叫王龙,是咱们学校康复系大三的学生。父亲是公安局局长王刚。所以此人从小就仗势欺人,在咱们这块儿黑白两道混的还是挺有名的,但是口碑一直不太好。”浩哥合上本子,舔了舔嘴唇。

    “怎么死的?”我问道。

    浩哥向小月努了努嘴。“那就得问小月了。”

    众人眼光齐刷刷地射向小月。

    小月答道:“没错,接受这件案子的确实是我哥。经过一下午的软磨硬泡,我总算套到点儿东西。啧啧,要说这人死得可是真惨的,虽说身上一点外伤都没有……”

    小措打断她说道:“身上没有外伤?那不是中毒就是窒息了。”

    小月点头道:“聪明!就是窒息而死的。而且就死在了咱们学校后面的那片树林里。”

    我无奈道:“窒息而死有什么惨的……我还以为让人五马分尸了呢……”

    小月怒道:“不要打岔!要是单纯的窒息而死我当然不会说他惨。关键是他是让人家把头整个摁到了地里面。这跟活埋有什么不同啊?这难道还不够惨吗?”

    昨天我们和那帮人打斗那片树林,地面都是松软的泥土,要把一个人的头整个摁到土地里面,确实不是什么难事。

    浩哥摸着下巴皱着眉头问道:“奇怪。若是头被摁到了土里,由于窒息时候人类求生的本能,肯定要挣扎,这样就肯定要与凶手发生打斗,至少凶手掐在他脖子上的手肯定要用很大的力气。也就是说,死者颈部肯定会有淤青。可是为什么那人没有外伤呢?”

    郑墨说道:“我说,会不会是凶手提前下了安眠药?”

    小月说道:“不可能。尸检结果表明死者并没有服用任何药品。”

    郑墨又道:“不会有事鬼杀的吧……”

    小月接道:“很有可能。今天我特意去现场看过,那里阴气极重,很有可能是恶灵所为。”

    小璎叹了口气,没精打采地说道:“只要能把徐峰SAMA带回来,其他怎样都好。”

    我一拍沙发,说道:“喂喂,你上点心好不?咱俩可是被列为嫌疑犯咧!”

    小月笑道:“没关系的。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凶手已经找到了!”

    此话一出,我们几个齐声惊道:“找到了?!”

    小月点头,说道:“虽然现场有挂在小璎书包上的小熊和你们两个的头发,但是死者指甲缝里有凶手的皮肉,应该是挣扎时从凶手胳膊上抓下来的。而且有人亲眼看见昨晚12点左右死者与凶手在一起……散步。”

    “散……散步……”我无奈说道,“有这个时间散步的吗……”

    小月接着说道:“杀人经过应该是这样的。凶手先给死者打电话,用某种理由把死者叫出来,然后把他带道行人稀少的树林里,将其杀害。”

    我接着问道:“能介绍一下凶手的情况吗?”

    小月笑道:“一猜你们就得问。幸好我提前有准备。”说着掏出一张照片扔到茶几上,“凶手就是这个人,我特意弄了张照片来。这人不是咱们学校的学生,是个无业游民,总跟死者的一个朋友混在一起。诶,小璎大鹏,你们快看看昨天欺负你们的人里面有没有这个人?”

    “就是这个人!”我和小璎异口同声地大喊道,吓了众人一跳。

    我解释道:“就是这个人。昨晚那光头说要打死我们,还说打不死我们他就去死,然后这个人就神神叨叨地问他说得是不是真的,还很认真的样子呢。”

    小月说道:“那就更能证明这个人是凶手了。收工了!收工了!”说着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众人寒暄了几句,离开了。

    刚走到楼下,小月叫住了我。

    我停下脚步,问道:“什么事?”

    小月说道:“这起命案,又是跟你有联系,我哥已经……已经很确凿你……有异于常人。”

    我点头道:“我明白,他肯定觉得我不是好人了。”

    “没错。他一直都想办你,只是一直没有证据。所以,他……我知道这些不该跟你说,不过……他经常强迫我伪造一下证据……诬陷你……”

    我一惊,随即怒道:“他怎么可以这样!他可是警察啊!”

    小月劝我道:“你别激动,你相信我肯定不会这样做。不过,我觉得,他有可能亲自出马,对付你。有些时候,人比鬼更可怕。至少鬼不会以善良的形象出现在你面前然后暗地里害你。你……最好小心些……”

    我平静了些,说道:“放心吧,我刘天鹏身正不怕影子歪,他爱怎么怀疑怎么怀疑,爱怎么诬陷怎么诬陷。他要是能把我送进号子里,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儿!”我越说越激动,指着旁边的一面墙说道。

    “小伙子,说话可别不给自己留后路!”远处一个苍老空灵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和小月一惊,扭头向声音的来源看去。

    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黑色的头巾,黑色的长衣长裤,黑色的鞋子。手里拿着一把大笤帚,头也不抬地缓慢地扫着地。

    “大晚上的扫地,有些不正常。”小月小声地在我耳边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

    我和小月告了别,向各自的住处走去。

    身后传来了那老婆婆的声音:“说话要给自己留后路。说到要做到。他若是真把你抓进监狱,你真能撞死自己吗?他若是真把你抓进监狱,你真能撞死自己吗?……”

    那老婆婆喋喋不休地念叨着,那声音听着让人很不舒服。我连忙紧了紧衣服,向大叔的住处走去。

    晚上,我耗尽了自己的精气,大叔才肯让我睡下。抬眼看表,已是十一点多了。

    “他若是真把你抓进监狱,你真能撞死自己吗?”

    我不禁一凛,猛地睁开眼。

    “这儿不是李菲家楼下吗,我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我连忙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土。“躺在这儿,我也真能睡得着。”我一边想一边观察四周。

    不出所料,晚上看到的那个扫地的老婆婆果然还在那里,依旧是一身黑色的装束,依旧是拿着一把大笤帚不紧不慢地扫着地。

    “等……等一下……”一阵冷风吹来,我突然清醒了许多。“保洁人员不都是白天工作的吗,哪有晚上扫地的?而且保洁人员都穿工作制服啊!难道这个人是……是……”一个我并不愿意提起的名词从我的脑海里浮了上来。

    我定了定神,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老太太,手下暗暗地炼起火符。

    “不会吧,又炼不出来啊!”我一边想,一边低下头。果然,手里空无一物,火符并没有出现。

    我再次抬起了头。

    “啊!”

    短暂急促却又大声有力的一句惊叫,将我的恐惧完全地宣泄了出来。

    那个老太太的脸,就在我的面前。脸上布满褶皱和雀斑,空灵的眼神,让人顿感惊惧。但让我失态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她在我低头的一瞬竟然毫无声响地从远处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若是真把你抓进监狱,你真能撞死自己吗?”老太太问道。

    我恼羞成怒,骂道:“你神经病啊!”

    “他若是真把你抓进监狱,你真能撞死自己吗?”她依然面无表情地问着,并将一只手伸向了我的头。

    “他若是真把你抓进监狱……”那老太太依然自顾自地说着,手已经搭上了我的头。

    那手冷得像冰,寒气隔着头发一股股地传到我的头顶。我很想跑,但是双腿动不了。我惊恐地盯着眼前这张苍老的脸,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你真能撞死自己吗!”老太太突然大声叫了出来,同时搭在我头顶上的手狠狠地抓住了我的头发,死命地向旁边的墙拽去。我痛得大声叫了出来,手扬起来胡乱地捶打着。

    但我的一切反抗都无济于事,不管我捶也好,捣也好,抓也好,或是使劲地扭动我那肥硕的身体,那老太太就是不松手。相反地,我越挣扎,她手上的力气就越大。我几乎能听到她手指骨骼由于用力过度而发出的“嘎嘎”声。

    “你不是要撞死自己吗?不是要撞死自己吗!来吧,来吧,我帮你,我帮你!哈哈哈哈!”那老婆婆胡言乱语着,转眼间我们已经扭打到了墙边。那老太太手腕一用力,把我的头狠命地向下压,然后拽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撞向了那面墙。

    我的头顶狠狠地撞到了从墙面上突出的一块砖角上,顿时疼得我骂起了娘。

    那老太太把我从墙面脱离开约一米,然后又拽着我的头向墙上撞去。这次我可真急了,急忙抬起一条腿抵住墙面,让我的头无法撞到墙,然后一只手抓住她揪住我头发的那只手,用指甲狠狠地挠,另一只手高高扬起,找到她的眼睛,狠狠地戳了下去。那老太太仍是死死地不放手,但力度多少略有降低。我抓住机会死命一挣,终于逃出了魔掌。

    我抬头向那老太太看去,从她眼中不断渗出的血液立马将我刚刚拱起得战意清地一干二净。

    “他若是真把你抓进监狱,你真能撞死自己吗?”老太太大口地喘着气,口中仍是叨咕着这句话,又抬起手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现在我已经确定我眼前的这个老太太不是人了。若是人的话眼睛被戳伤是不能再确定我的位置的了。但是我又不能炼符,这可怎么办是好!

    我反射性地向后退了几步,看到对面的阳台窗子,突然想到,这不就是在李菲家楼下吗,我跑上去向李菲求助不就好了?!

    我想也没想,“噌”地一下向楼门口跑去。

    我三步并作两步,“飞”上了楼。

    “乓乓乓!”我用尽全身力气砸着李菲家的门。“菲姐,快开门。”

    门开了,李菲站在门口,一脸的不解。

    “天鹏,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惊恐地向身后地楼道望了一眼,看来那老太太一时半会儿还没追上来。我急忙钻进了李菲家。

    “你这是怎么了?你先坐,我……我给你倒杯可乐。”

    “不用了不用了!”我急忙说道,攥紧了李菲的手,“你家楼下有鬼!”

    李菲一惊:“有鬼?我家楼下?”

    我狠命点头。

    李菲一笑,说道:“好了好了,看你吓的,不就是一只鬼吗,不至于的。我给你倒杯水,你先压压惊。”

    “那个,李菲姐,你能不能先把灯开开?我有点……害怕。”我害羞地说道。毕竟一个男生说害怕是比较让人郁闷的事……

    “嗯,开关就在门口,你自己开吧。”

    我转过身,在墙上摸索着,寻找电灯的开关。

    “笃!笃!笃!”身边的门忽然响了起来。

    有人敲门!

    这一下一下地敲门声虽然很轻,但却及其有力,刺激了我全身的神经。

    我看了李菲一眼,李菲大声问道:“这么晚了,睡啊?”

    “他若是真把你抓进监狱……你真能撞死自己吗?”

    这话的语气很柔,但我听上去却感觉极其刺耳。我浑身一颤,差点瘫坐在地。

    李菲感觉到了我的恐惧,安慰我道:“别怕,菲菲姐替你收了她!”

    我狠命点头。

    “不过,在这儿之前,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李菲姐姐诡异地问道,我忽然感到有点不对劲。

    “什么……问题?”我惊恐地问道。

    “他若是真把你抓进监狱……你真能撞死自己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