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之幽冥灵界  第五章 手机里的照片

章节字数:3731  更新时间:11-05-03 18: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笃!笃!笃!”身边的门忽然响了起来。

    李菲感觉到了我的恐惧,安慰我道:“别怕,菲菲姐替你收了她!”

    我狠命点头。

    “不过,在这儿之前,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李菲姐姐诡异地问道,我忽然感到有点不对劲。

    “什么……问题?”我惊恐地问道。

    “他若是真把你抓进监狱……你真能撞死自己吗?”

    我猛然一惊,同时,门厅的灯“唰”地一下全亮了。我的心“嘭”地一下窜到了嗓子眼儿。刚刚一直和我说话的,哪里是什么李菲姐,明明是那个黑衣服的老太太!

    “啊!”我猛地一声尖叫,扭过头,抓住门把手使劲一拧。

    门开了。

    又是那个老太太!那是一张扭曲的面孔,而刚刚和我纠缠时我在她脸上抓出的伤痕和用拳头打出的淤青,让她那苍老恐怖的脸显得愈加的诡异。

    等等!如果门外这个是老太太,那刚刚那个黑暗中的菲姐是……

    我缓慢地穿过头!

    而出现在我眼前的,不再是那老太太恐怖的脸,而是一直布满青筋的手!

    那手死死地,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逃啊!逃啊!你接着逃啊!你们这些说话不算话的人,你们这些不守承诺的人,你们这些开口说大话的人,该死!都该死!你不是要撞死吗?你不是要撞死吗?我成全你!”

    那老太太如发梦般恶狠狠地嘀咕着,同时手上发力,拖着我冲到了窗户边,纵身一跃,和我一起坠下了楼。

    “完了!一切都完了!”我已经绝望了。

    “啊!”望着朝我“扑面而来”的地面,我终于忍不住,大叫了出来。

    “孽障!滚开!”

    就在我快要撞到地面的一刹那,我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喊了出来,掐在我脖子上的手忽然不见了,同时我的双腿如抽筋一般猛然一蹬。

    “啊!”我猛地坐起了身。屋里很黑,只有微弱的月光透过乌云从窗子照射进来,让我知道,我仍然在大叔那里睡着。

    我长舒一口气,“原来是做梦啊……还好还好,吓死我了……”

    “好什么好!”一声怒斥,在这个漆黑的屋子里,在刚刚那个恐怖的梦之后,在距我不到一米的地方传来,着实吓了我一跳。

    虽然屋里很黑,我由于睡觉也没有戴眼镜,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大叔的愤怒。

    “堂堂一个灵幻体质的符咒师,竟然中了一个小鬼的幻术,让人家入了梦。竟然还有脸说还好!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听见你屋里有异响,急忙赶过来查看,现在你已经是一具查不出死因的死尸了!”

    我听了大吃一惊。“什么?你说我刚刚差点死了?”

    “怎么?不信?你刚刚是不是已经梦到从高处坠落了?”

    我这下更吃惊了。“你怎么知道?”

    “哼,我怎么知道?如果我梦游及时把那小鬼吓跑,你就无法在落地之前醒来,那你就直接安乐死了。不干净的东西都是这么干的。你笨死算了,以后千万别说我是你的师父!丢不起这个人!”

    “唔……”我应了一声,心里很沮丧。

    大叔冷静了一下,觉得刚刚的话说的有点重,轻声说道:“我这是替你着急。也难怪,你入道也就不到半年,精气还没有提升到一定的水平。而灵幻体质的人虽不易中幻术,但如果精气没有对方能量足的话却比其他体质的人更容易中招。等你的精气提升上来以后,就不会这样了。”

    “唔……”

    “你知不知道你是怎么惹上这东西的?”

    我摇了摇头。

    “真是的,你自己都不知道,那我也没办法了。我回去了,你睡觉吧……”

    “等……等一下……”我叫住他。

    大叔慵懒地回过头。“啊?干嘛?”

    “那个……我……我……”我嗫嚅了半天也不好意思说。

    “好啦,不用说了,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不敢睡,怕那只鬼又来缠你?”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嘿嘿,你怎么知道的。”

    “用你们中国人的一句话:‘你撅起来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大叔笑着说,“好了,我给你一样东西,保你睡得香甜,一夜不发梦。”

    果然,我一觉睡到大天亮,一个梦都没有做。如果不是手机响,我还能接着睡呢。

    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坏了,准没好事……”我心下一紧,因为屏幕上赫然写着两个大字——浩哥。

    果不其然,又出事了。

    赶到主席办公室时,已经是九点多了。一进门我就注意到,除了浩哥、小措、郑墨、小月、李菲、小璎之外,还有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女生。那女生一头齐耳黄毛短发,眼睛挺大,睫毛以夸张的角度上翘,黑眼球说蓝不蓝,说绿不绿,一看就知道戴了美瞳。头上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一身粉红色的吊带连衣短裙,下身是一条肉色死丝袜,脚上左右两只鞋。我特意强调是“两只左右”,是因为她左脚的鞋是红底红面绿鞋带,而右脚的鞋却是绿底绿面红鞋带。从她美得不自然的脸庞和硬挺的夸张的肉球,我断定她一定整过容、隆过胸。

    好一个非主流脑残!从头到脚透着一股胭脂俗粉的俗气。

    我小声问浩哥道:“这脑残是谁啊?”

    可能是我声音太大,也可能是这屋子拢音效果太好了,那脑残好像听到了我的话,抬头瞪了我一眼。虽掩盖不住恐惧,但还是能感受到她的愤怒和不屑。

    浩哥说道:“你礼貌些!这是遇害者的女朋友。”

    “不是吧!这样的也有人要?”我心里暗自想道,“那小子不是富二代,就是小混混。”

    浩哥接下来的话证实了我这个观点。

    遇害人是个本校学生,大一,父亲是大款。据说这孩子当初分数并不够我们学校的录取线。那他是怎么进来的?还用我说吗?

    遇害人昨晚在学校小树林和女友激情热吻时被……被雷劈死了。没错,就是被雷劈死了,在他的非主流女友面前,被活活地劈死了。

    “该,报应!”我心下暗喜,脸上不经意露出一丝笑容。

    郑墨用手肘顶了顶我,小声道:“喂喂,不能因为你穷就恨有钱人啊……”

    我眼睛一瞥。“你管我!”

    浩哥冲小月使了一个颜色,小月笑着坐到那脑残旁边,牵起她的手,安慰她道:“妹妹你不要害怕了,都已经过去了,没事了。能不能把昨天出事时的具体情况说一下。”

    我心下道:“刚说完一切都过去了,又刨根问底让人家说自己不愿意记起的回忆,太虚伪了。肯定是某台看多了和记者学了不好的东西。”

    “嗯,好滴。昨天晚上,我和我对象在学校树林里聊天,突然出现一个女生,跟我们吵了几句。那女生刚转身离开,我对象就……就……呜呜……吓死我了……哈啊……”

    小月不停地抚摸着脑残的后背,还不时地轻拍几下。

    浩哥又挤了挤眼。

    小月不出声,只是对口型。从口型看,她说的是:“还要问啊?”同时用手指了指脑残,意思是那脑残已经不行了,再问下去怕她受不了。

    没办法,小月又问道:“姐姐知道你很难受,不过你说清楚了我们才好帮你,是不是?你能不能说说,昨天晚上你们和那女生为什么吵架?”

    “这个……”脑残看上去有些犹豫。

    郑墨不耐烦了,一拍桌子,说道:“拜托,大姐,你能不能痛快点啊。”

    那脑残好像是吓到了,急忙说道:“我和我对象在亲热,我问他,你爱不爱我,他说爱。我又问他,那我要是有歹徒想杀我,你怎么办。他说他先把那人杀死。我再问,你要是打不过他怎么办,他说那他就为我挨刀子。我说我不信,他说真的,我真的爱你,我愿意为保护你而死,如果我说半句假话,我就被雷劈死。这时,突然那个女生就跑了出来,手里握着刀子,不由分说就朝我刺了过来。我对象就抛开伞上去和她厮打,没想到那个女生竟然比我对象还要强壮,我对象竟然不是他的个儿。眼看那女生抬手就要杀我对象,他竟然……竟然丢下我不管,自己跑到了一边。看着我被那个女生刺。可是那女生最后并没有刺我,拿刀尖离都已经贴到了我的皮肤,但她却收手了。我吓坏了,直直地看着她,最后她……她竟然对我笑了,笑得……不恐怖,但是有些凄凉。她对我说:‘看看吧,这就是男人!’说完转身走了,嘴里幽幽地念叨着;‘你说假话,劈死活该!你说假话,劈死活该!’等那女生走出树林后,我擦了擦眼泪,失望地看着我对象。他捡起伞,兴致冲冲地走过来,说:‘你放心吧,她的样子我都用手机拍下来了,一会儿我们就去报警。’我心里很难受,也很生他的气,使劲把他推开,推到一棵树下。没想到……没想到……雷竟然击到了那棵树……啊啊……是我害了他……要不是我约他晚上见面,要不是我问他那个问题,要不是我把他推到那棵树下……啊……呜呜……”

    那脑残越说越伤心,已经哭成了泪人。

    我们心里都有点难受,虽然这女生恰好是我最讨厌的类型,那男生又是一个人渣,不过看着这女人这么难受,是人多少都有一些不忍。

    “你说你男友用手机照下了那女生的样子?”浩哥无动于衷,接着问道。

    小月不满地说道:“喂,你有点眼力见啊!还问啊!”

    那女生抽泣了几声,说道:“我推他的时候,他手里的手机掉到了地上,没有被雷劈到。我觉得里面的照片可能有用,就留了下来。也不知道有没有进太多雪化后。”说着从粉色的包里拿出一部手机放到了桌上。

    我心下道:“看来她只在穿衣打扮上脑残,在这种事上还是挺聪明的。”

    郑墨说道:“怎么看都是意外吧。昨天这么大的雪,那小子举着手机,举着雨伞,还站在树下,这不是找劈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小月说道,“一般来说,冬天下雪时是不会打雷的。”

    郑墨仔细一想,好像是这样,不过还是不服气,问道:“那也不一定啊!”

    小月又说道:“无知了不是。冬天的雷叫‘雷暴’。冬天地面也高空温差不明显,不能形成明显的空气对流,有就是说空气无法摩擦,不能摩擦起电。再加上冬天湿度低,就算有微弱的摩擦起点,也不能将电荷聚集到足以形成雷电的程度。所以说啊,冬天打雷时很难滴。雷暴现象只在加拿大多伦多常见,在中国太难了。”

    听了这话,郑墨一身的鸡皮疙瘩。“那这雷打得可真诡异啊,看来那女生可真是‘雷人’啊!”

    小措一笑,说道:“你怕什么,反正跟你也没有关系。”

    “那可不一定。”浩哥的话,让在场之人无不一惊。

    望着众人不解的神情,浩哥举着手机,诡异地说道:“你看看照片里的人就知道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