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之血雨腥风  第三章 新的控尸者——控尸术童灵尸魔剑

章节字数:3208  更新时间:11-09-25 20: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郑墨不顾保洁大爷的阻拦,运足力气,一脚将门踹开了。

    小措就在里面!

    小措正在离门不远的地方,望着郑墨一连讶异的表情,捂着肚子咯咯地笑弯了腰。

    郑墨怕她怀疑,佯怒道:“小措!怎么开这种玩笑!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小措笑道:“哈哈,你真逗,真好玩。好久没看见你为我担心的表情了。不过,这次的表情看上去怪怪的,怎么和以前不一样呢?”

    小措歪着头,用手撑着半边脸,似乎话里有话地说道。

    郑墨赶紧稳住心神,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自然些。但越是这样,脸上的表情就越显得僵硬。

    小措走出厕所,把包从郑墨手里拽过来,手一挥,说道:“该你了。我在外面等你。”

    郑墨急忙点头,闪进厕所,把门关上,这才靠在门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知为何,面对着小措,自己总是不自觉地想把自己真实的一面展示出来,根本不想、也不会演戏。

    郑墨走到水池边,打开水龙头,往自己脸上狠狠地撩了一把水。二十多年,自己从来没有怨恨过自己的命运。然而,在今日,郑墨彻底地恨起了自己控尸者的命运。郑墨抬起头,望着镜子中面挂水珠的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突然有一种想把镜子一拳捣碎的冲动。

    挥出的拳,恰到好处地停在了镜面之前,拳面就贴在镜面上。停留片刻,那拳缓缓舒开,变为手掌,轻轻地抚在了镜子里自己的脸上。

    “小措,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你能理解吗?”

    郑墨用手撑住镜面,垂下头。不知是脸上的水,还是其他液体,不住地成滴滴到水池中的积水上,撩起一阵涟漪。

    郑墨正在整理,保洁大爷在门外叫了起来,骂道:“喂,小伙子,你把门锁踹坏了,你是不是得赔啊!”

    郑墨不耐烦地答道:“啊,是是!”

    “那你快点出来啊,跟你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子都被你气跑了!”保洁大爷特意把“跑了”两个字加重,听上去特别刺耳。

    郑墨一惊,也不管脸上还带着水,几步跑出厕所。

    果然如大爷所说,说好要在外面等自己小措不见了!

    郑墨一惊,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喂,你还不快去追!年轻人啊……”

    没等大爷说完,郑墨一把推开大爷,快步跑到了刚刚自己和小措所坐的电脑前。果然,座椅上空空的。

    郑墨磨着牙,狠狠地一拳捶在桌子上,跃过几张座椅,跑到窗子边,一手撑着窗沿,从二楼窗子跃了出去。

    宝洁大爷眉头一皱,掏出手机,轻声但焦急地说道:“黄兄,那小丫头跑了!墨儿已经去追了!”

    郑墨疯狂地在冬夜无人的街道上跑着。

    小措故意先开一个玩笑,让郑墨紧张到极点,再让他发现自己并没有逃走,瞬间舒下一口气。然后利用动作、语言把郑墨的不安、不自然推上顶峰,等郑墨走进厕所之后,一直紧绷的神经就会一下子放松下来。

    高潮之后必是低谷。小措充分利用这点,先人为地将郑墨一直保持在很高水平上的紧张性推上高潮,利用之后出现的低谷脱身,实为上策。

    回想起刚刚小措的种种表现,郑墨心里不禁暗自佩服小措的计策。要不是保洁大爷多嘴,自己恐怕还在厕所里纠结着呢,根本不会发现小措已经跑掉了。但是,他又不得不恨起小措平常没怎么体现出来的才智。他恨不得自己能有空间的能力,瞬间就能回到小措身边。

    而此时,小措也已经飞奔回了学校。回想起当日血祭灵副队长法来克罗无意间说出的话,还有郑墨今日种种不自然的反应,女人的直觉告诉自己,绝对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跑进学校大门,小措转过弯,就向学校清韵湖旁的小树林跑去。要到小树林,有一条必经之路,那就是学校的主路。这条路是学校中少有的一条宽敞笔直的路,约有十米来宽,没有一个弯,就像一个人的脊椎一样,分出许多岔路,通向学校各地。所以,站在路的这头,小措远远地就看到,在昏暗的路灯下,在通往小树林的岔路口,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背靠树站着,也不知在干什么。

    “这大半夜的,学校的人都睡了,这女的自己站在这儿干嘛?”

    小措心里提高警惕,缓步朝她走了过去。走近一些后,小措开始能看清这女人的细节了,就暗自打量起来。这女人看上去十八九的样子,脸上的妆化得很浓,甩甩头恐怕都能甩下二斤面来。不过,说实话,这女人长得确实漂亮,看得连小措都是一阵心动。只不过,这一身旗袍,让她看上去有些不像正常人,再配合这诡异的气氛,略显恐怖。而且,小措发觉,那女人好像正在不动眼珠地盯着自己。

    “难道是鬼不成?”

    小措急忙把眼神错开,用余光偷瞄她,同时运起血能,随时准备唤出乌金血魔剑,稳步继续向前走。就在自己快要走到岔路口的时候,那女人居然一下子跃起,从树旁走到了岔路口中间。通往小树林的这条岔路本就窄,这女人又站到了路中间,小措根本过不去。

    “麻烦请你让开些。”小措走到女人面前,客气地说道。

    女人只是笑,并没有反应。

    小措又说道:“受累,让我过一下!”只不过这次语气稍显强硬些。

    女人仍是傻笑,就是不让开。

    小措见她不动,反正刚刚已经说过好话了,就干脆先礼后兵,一掌伸出去推她。没想到那女人还会点功夫,侧身躲过,同时左手一把攥住小措的手腕。

    “咯咯……血战士,果然脾气暴躁。”女人怪异地笑道。

    既然人家已经知道自己的老底,那也就不用再隐瞒了。这样想着,小措运起血能,把被女人抓住的右手抽出,同时左手带着血能横劈过去。

    女人也不慌张,右手抬起挡下小措左手,同时刚刚抓着小措的左手化掌向小措小腹刺去。小措向后垫一步,将两手收于腰际,挑腿便踢。女人收回两掌,然后双臂交叉向下挡下小措强力的一踢。

    这一踢一挡,双方都用出了全力,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空气由二人接触的地方开始压缩,以波动的形式朝四周散开,形成一阵风,吹得道路两旁光秃的树枝一阵窸窸窣窣地响动。而二人也被这强劲的力道震得站不稳。

    既然已经站不稳,女人干脆顺势蹲下身,左腿弯曲为轴,右腿伸直紧绷,一个扫堂腿横扫小措。

    小措本来就左腿单腿站立,再加上被二人一攻一守的力道冲击,本就站不稳,这下被女人一扫,根本站不住,只得横着倒了下来。

    女人正在暗喜,却见小措左手掌心向下,一把黑亮的宝剑从左掌心射出,剑尖刺入地面,立在地上,而小措左手手掌顶住剑柄,撑住身体,稳住身形,同时身体稍稍扭转,左右两脚交替向自己踢来。

    女人瞬时大惊,急忙用双手去挡,却哪里挡得下小措快速而又血能十足地强劲踢击,只挡了几脚就觉双臂酸痛,只得一口气提起,拔起身体,向后撤开。

    小措哪里会让她这么轻松就退开,趁着她双臂向两侧平展以维持平衡向后跃起的空当,一脚狠狠踢到她的脸上。

    女人向后跃开,小措也平稳地站回到地上。二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所有女人都最讨厌别人打自己的脸,这个女人也不例外。她用手背抹去自己嘴角的血迹,怒视着小措,强笑道:“不愧是近身格斗之王——血战士!”

    小措问道:“你是什么人?半夜在此,有什么目的?”

    女人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你不说,就会没命。”

    女人“咯咯”笑了起来,嗔道:“那人家就是不怕,就是不说,就是不开口,你怎样?”

    小措把剑从地上拔起来,平举起剑,剑尖直指女人,笑道:“那我就用这剑把你的嘴撬开!”

    女人收起笑容,双手结印,左右地面上各出现一个红色的阵法。

    小措看了暗自心惊,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了上来。

    果然,阵法一阵红光闪过,各出现一只比正常人略矮的尸奴,看上去应该是两个小孩子的尸体。

    “控尸者!”小措倒吸一口凉气,“又是控尸者?!今晚墨墨十分反常,难道是与这个女人有关?”

    小措顿感一阵醋意翻腾起来。随后,醋意逐渐减退,不安和心寒的感觉逐渐涌起。如果郑墨今晚的举动与眼前这个女人有关,而且这个女人的目的又与阴门有关的话,那么自己之前所有可怕的猜想,都有可能是真的了。

    小措不敢再想下去,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只见她把双手分别放在两只尸奴的头顶,那尸奴的身体就逐渐扭曲起来。

    小措瞪大双眼看着眼前两只尸奴的变化。她以前从没见郑墨的尸奴会这样扭曲。

    两只尸奴仍在扭曲,身体就像一条刚刚被人用力拧干的毛巾一般。最后,尸奴的头部形成了剑柄,肩部向两旁伸展形成了剑格,而四肢和整个身体螺旋扭曲成了剑身。两只尸奴竟然幻化为两把灰黑色的剑!

    女人仰起头,举起手中的两把剑,挑衅般地对小措叫道:“用剑撬开我的嘴?呵呵,那就来试试,你的那把破剑,敌不敌得过我这两把剑!控尸术——童灵尸魔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