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标题章节

章节字数:2725  更新时间:23-05-11 2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已暮。

    如寸寸流金。

    齐无惑看着天地之间一片灿金色,只觉得心神安宁,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日落,但是很奇妙的是,这里明明夕阳落下的时候,灿烂恢弘,但是却看不到太阳,那少女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罗袜之上并无水痕残留,面对着那一条宽阔恢弘的长河,深深呼出一口气来。

    “每次这个时候,总觉得风光绝世,天上天下,再没有比这更美妙的风景了。”

    她笑着转过身来,夕阳之下,五官清丽绝世,仿佛并非凡俗。

    而后伸出手来:“来,你学会踩水法了吗?”

    “我带你看个东西。”

    齐无惑被她拉起来,起身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何,这河流之水竟然从脚上滑落,并不粘连,并不留存,而那少女一下踏在了【九坎】之水上,黑发垂落,身披夕阳,脚踏着的水面,仿佛倒是踏着夕阳云霞一般。

    齐无惑知道踩水法门,是寻常修道人就能用出来的法门。

    但是这水流似乎并不寻常,他试了试,并不能运转如意,一步踏出,还是踩入水里面。

    至少得是先天一炁才有可能站在这水面上吧。

    只好遗憾道:“我的修为太低了,还做不到。”

    “修为低?”

    “这不算是什么啊,很少有和我差不多大的人来这里呢,你一定要去看看!”

    少女一把抓住蓝衫少年的手掌,然后用力一拉,齐无惑被拉着往前走,就要坠入水里面的时候,却忽而似乎有一股元气流转,让他稳稳站在了这一条九坎的支脉上,并没有摔下,倒是有一种玄妙的感觉。

    “爹爹和牛伯伯待会儿一定会来叫我们去吃饭。”

    “所以要抓紧咯。”

    “我带着你,会快些!”

    她思考了下,拉着蓝衫少年的手掌,朝着外面跑去,周围自有一股风和云霞流转,齐无惑被拉着往前,顺着这九坎的水流往前,速度极快,最终一口气跑到了入河的地方,隐隐看到了水流激荡,似乎是因为【九坎】的水入河,水流激荡,水气升腾起来,晕染夕阳的光,仿佛天边的晚霞一般地灿烂明净。

    “齐无惑,注意——跳咯!”

    自称是云琴的少女大喊一声,拉着齐无惑一下跳起来。

    从九坎入河之处跳下来。

    明明只是一条不那么宽阔的河流支脉,但是那少女却表现出一种很大的气魄出来。

    而后稳稳站在了那大河之上,齐无惑往前几步,方才站稳,抬起头来。

    先前一片波涛险恶的河面,此刻竟然变得无比地平和,明净整洁地仿佛是镜子一般,弥漫着水气,倒映着金色澄澈的流光,那少女展开双臂深深吸了口气,转过身来,用一种非常得意的语气道:“你看,厉害吧!”

    “这个可是我最喜欢的风景!”

    齐无惑慢慢点头。

    环顾周围,极辽阔壮美,金光潋滟。

    在这一刹那,天和脚下的河流似乎并没有区分。

    能感觉到月升日落之感,却不见大日。

    上空大日,脚下长河,一步一步,背后涟漪起落。

    不知为何,心中的开阔之感远比起第一次见到这大河的时候更甚三分,看不到太阳,但是周围所感觉到那种堂皇正大的意蕴,大日轮转,仿佛无处不在,连元神都似乎活泼了些,云琴笑着指了指他背后的剑匣:“不过说起来,你这背着什么啊?”

    “剑匣,里面还可以放些杂物。”

    “剑匣?你会舞剑吗?”

    少女眸子亮起来。

    齐无惑想了想,道:“会。”

    他看出眼前的少女在这岛屿之上生活了很长时间,似乎也很少有客人,难得遇到自己这样年纪差不多的,所以才表现得如此开心雀跃,齐无惑笑了笑,从剑匣之中招出了那一柄随着自己流浪逃难过的剑。

    长剑横于身前,屈指叩击,剑鸣铮铮,齐无惑道:

    “我试试看,但是可能不是那么好。”

    ………………

    等到了老黄牛迈着步伐不紧不慢过来的时候,远远便看到了,在一片灿金明净的水面之上,身着蓝衫的少年人舞剑,旁边少女看得津津有味,老牛一眼便看到那剑方才舞动起来,剑法流转,尚且还有三分之二,故而止步。

    只是看到这河上的水气随着那少年神行而转动,自心中慨然叹息曰:

    “剑法还行。”

    “只是不知今日众人所见,云霞会是什么模样了。”

    贸然入这河流,本是犯了禁忌的,可他没有去唤住那少年。

    来此地的人多也。

    却没有谁会向他行礼,唤一声牛大哥。

    故而心中愉快,也愿意等一等。

    而他之所以亲自前来,则是因为其他原因,远远看着那在长河之上舞剑的蓝衫少年,心中也有些许的诧异——那位素来是愿意给天下之人一场机缘,所以记名者不在少数,只是会带着前往其余地方的【记名】却是甚少甚少。

    可他修为,如此低微。

    为何能得那位如此另眼相看呢?

    等到了”天色”渐晚,舞剑已成,齐无惑收剑。

    少女则是挥手大喊道:“牛伯,你来接我们啦?”

    “过来一下嘛,我不想要走回去了。”

    “这条河上走着,好累的!”

    那黄牛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沉浑质朴:“你啊你,就知道偷懒。”

    “再撒娇也不行的。”

    “你自己出去,还带着客人,我不和你父亲说,已是帮伱啦,还要我扛着你回来。”

    “不可不可!”

    “牛伯!”

    那老黄牛装作无视之,可最后还是忍不住那少女目光,慨然叹息道:

    “最后一次了,可知道?”

    “牛伯伯最好啦!”

    黄牛迈步入长河,旋即化作了一名看去似乎五六十岁的大汉,一手一个,把两個孩子提起来,于这大河之上,迈步而来,狂奔如彪,气焰颇宏大,上了河岸,将两个孩子放下来,这才道:“这河上,常有大风波,也幸亏你们没有离开太远。”

    “小兄弟,此地风光如何?”

    齐无惑道:“很好啊,我从没有见过这样好的风景。”

    黄牛大汉大笑几声,而后道:“好啦,该吃饭了,该吃饭了。”

    “今日可是那位来,才准备好的东西,往日可没有。”

    他似乎和山神一样,比起人形,更喜欢自己的原本模样,又化作了大黄牛。

    少年在左边,背着剑匣,蓝衫磊落,少女则是站在右侧,双手背负身后,心情愉快。

    一路回了那宅子,宅邸看上去和寻常人家没有什么不同,像是个积善有盈余的地方,洗漱之后,那黄牛还是化作了大汉,引着齐无惑和少女走了进来,进去之后,倒是有几个帮着家里的男男女女,推开门的时候,齐无惑抬头看到那老道人坐在最上首处,背后是一副对联。

    桌子上却还没有摆吃食。

    就连那汉子也只是站在旁边,似乎还有几分感慨,几分不敢相信。

    这屋子里面,唯独老人坐着,正含笑看着齐无惑。

    我在上首。

    而你入门。

    那少女从少年身后冒出头来,疑惑道:“不是要吃饭吗?”

    黄牛所化的大汉笑着拉着她走开一侧,于是就只剩下了蓝衫少年站在门口,而老者端坐于上首,手捧着一杯茶,笑着道:“无惑来了啊。”

    齐无惑拱手,背后背着剑匣,身量笔直。

    “是。”

    老人看着他,抚须感慨许久,道:“我道门一脉,讲求的是缘法啊。”

    “老师选择弟子。”

    “弟子也要选择老师。”

    “一来一回,其实并非强求。”

    老人无奈一笑:

    “可是啊,老夫都已说了数次,【记你名也】,【记你名也】,你却不开窍的么?”

    “行走天下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件事还要老夫亲自开口。”

    “该说你是性格刚直清正,还是嘴硬得很。”

    “呵……罢了罢了,我来便是。”

    老人似颇感慨,而后才将手中的茶放下。

    抬手正衣冠,抚袖口。

    外面的长河风波平静,已经化作了黑色,波光粼粼,仿佛万千群星,有风拂过,涟漪散开,而此地众人安静,唯那老人开口。

    敛容,正色,温和问道:

    “如何,无惑。”

    “可愿拜吾为师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3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