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天下之舞尽千殇

热门小说

卿本无忧  第三十五章 回光返照

章节字数:2501  更新时间:10-08-06 21: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宫内院里,总是有很多冷僻的小道。但如今的这条小道却是有些不同,两旁都种了竹子。行行走走间,隐约见到了竹林深处的一间小阁,上书‘竹轩居’。

    凤无灵站在了竹轩居前,似乎没有要走进去的意思,只是那么定定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最后目光落在了那扇挂了蛛丝的门上。原来那人已经离去六年了。

    顾少昔侍奉在一旁,也不知凤无灵遣退了众人带着自己来此处到底是所谓何意。只得静静地候着,也不便开口询问。

    “少昔知道此处是什么地方吗?”凤无灵突然回眸问向顾少昔。

    顾少昔一愣,继而道,“少昔不明,还请女皇告知。”

    凤无灵似乎早在料想之中,却还是几不可闻地轻叹了一声,这才淡淡道,“这儿是千殇住了整整十年的地方。”

    顾少昔闻言一震,万万没有想到如此简陋的地方会是现下大权在握的凤千殇曾经所居住过的处所。当时她究竟是如何过来的?年少最是耐不住寂寞时。

    “朕是负了千殇的。你要待朕好好弥补啊。”凤无灵别有深意地看了顾少昔一眼,继而一声叹息。“千殇这孩子,凡事都往心里藏着,苦的终究是她一人啊。”听着这番话,顾少昔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味了。

    “少昔,朕也不知为何千殇会中意你?莫不是你早就与她在宫外便熟识了?”凤无灵突然而然的一句问话,倒是让顾少昔也着实纳闷。凤千殇为何会中意自己?

    其实按理而言,凤千殇贵为储君,这王夫之位无论如何也是轮不到自己的。怎么她就偏偏选上了自己呢?自己与她不过几月前才初见,而今算起来也就数面之缘。难道当真是一见钟情不成?想到这里,顾少昔都不禁有些苦笑了。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凤无灵的话传进顾少昔的耳中,这才让顾少昔回了神。“少昔,朕看的出来,千殇那孩子喜爱你得紧。”

    贵为君王,凡事都得谨慎三分。若是平日里,凤无灵断不会如此多言,更何况是与个不怎么熟识的儿婿?只是今日却有不同。凤无灵自己也感知到了,却只是淡淡一笑。

    “少昔知道这竹轩居里曾经住着谁吗?”

    “听闻是凤主的父妃——舒平妃。”这男子,顾少昔倒是听顾非婷提起过几回,不过都是寥寥几句带过,未曾多言。

    “是啊,他都已经离开朕六年有余了吧。”凤无灵那双依旧保养得体的手轻轻抚上了竹轩居门前的青竹,如同在抚摸那男子的俊颜一般。

    “少昔,当一个君王爱上一名男子的时候,这名男子便成了她的弱点。你,明白朕的意思吗?”凤无灵猛然回头,眼神慈爱却也透着锐利地看向顾少昔。

    顾少昔总算明白凤无灵今日找自己出来的目的了。当即便跪下了身,承诺道,“女皇放心,少昔明白该如何做。倘若他日少昔当真成了凤主的弱点,定当自我了结决不让凤主为难。”

    听了此话,凤无灵仔仔细细地看了顾少昔一宿,最后宽心地笑了。“倒是朕一直错看少昔了啊。能够如此掩盖住锋芒的人,怕是没有几人能胜过少昔你了!世人只知顾少昔柔弱依赖,却不知这逆来顺受的表情下又潜藏着怎样的能力啊!”

    “女皇谬赞了。”顾少昔低首苦笑,原不过是想表达一番托词罢了,却不想到底是说得太多,暴露了太多。而今被凤无灵看透,也不知是福是祸了。

    “罢了,罢了,起来吧。你只管做你的顾少昔。朕不会来拆穿你。将来无论你做了何事,那都是千殇该斟酌的事了。”言罢,凤无灵抬步上前,轻轻推开了那扇虚掩的青竹门。顾少昔倒是没想到凤无灵有这般容易便放了自己。按理说这欺君之罪可是要灭门的大事。

    眼前这位君王倒是让人难以猜透啊。这倒让顾少昔想起自己母亲曾对凤无灵的评价,‘都说君心难测,我看这凤无灵啊,是君心莫测。你永远都跟不上她的思路。’

    原道这竹轩居多年不曾有人住过,屋内总该是蛛网灰尘甚多,却不想是一层不染,这到让凤无灵微微吃了一惊。何人这么大的胆子,未经自己允许敢私自来此处。

    正当这般想着的时候,却听竹林一端传来了悠扬的曲声——曲声婉转,透着几分悲凉凄楚,让人心神俱伤。

    凤无灵与顾少昔寻声找去,正见梓染一袭素衣,扣指抚琴。长发未经打理,随意地披散在身后。记忆中原本乌黑的一头青丝,而今已是花白。那眉宇之间也多了几分沧桑之色。

    见来人是凤无灵,梓染也只是略略抬头扫了一眼,又自顾自地抚琴了。这到让站在凤无灵身后的顾少昔有些为难。如此诡异的情况下,也不知该不该上前施礼。虽说梓染已被打入冷宫,但尊号依在,这礼总是要行的。

    正当顾少昔打算上前行礼的时候,凤无灵却是回头对着顾少昔道,“少昔,你先回去吧。今日的事莫要与人说。”

    “少昔明白。那少昔告辞。”

    目送着顾少昔走远后,凤无灵才回过头,不紧不慢地来到了梓染的身后,伸手轻轻地为其打理起长发。

    梓染依旧拨弄着琴弦,似是到了情伤处,轻轻吟唱了几句:

    金陵湖畔,吾曾与尔一路走过

    东厢学房,吾曾与尔一同书画

    皇宫深院,却不想要同侍一君

    …

    敬千杯,言尽风流一夜醉

    忆年少,何等轻狂痴人梦

    …

    却不想流年已随韶华去

    与尔一别,不知已过经年

    追忆往昔争宠,徒留感慨,徒留悔

    …

    争风吃醋一场戏,原是旧人换新人

    后宫本就是非地,何必,何必

    一场友情竟随‘妒’字赴东水,悔矣,悔矣

    …

    “梓染,你在怪朕?”凤无灵轻叹。

    “不在怪你,我在怪我自己。而今因果报应,我又争到了什么呢?”说到后来,梓染竟觉得好笑。“我争不得君王之爱。又可叹自己与您只得了一子,也争不得那君王之位。到最后连一子都保不住,您说我争到了什么呢。”

    凤无灵不言。

    许久,林中一片寂静,最后梓染一声叹息,淡淡道,“都是我的错。女皇打发了少昔,想必是有什么事要与我说吧。”

    凤无灵这才淡淡一笑,坐到了梓染身旁,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仔细地端倪了一番。原来曾经风华绝代的男子不知何时已慢慢老去了。

    “梓染,朕想告诉你,朕大概时日不多了。”听到凤无灵如此平静的一句话,梓染倒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你胡说什么。你若倘真时日不多,今日又怎么会有力气来这儿走走呢?”

    “呵,朕都卧床多日了,偏巧今日突然来了力气,你说这不是回光返照又是什么呢?朕心里明白的。到底是会老,会死的。你当这‘万岁万岁’,当真是能活到万岁的。”

    “可…御医呢?”到底是自己深爱的女子,梓染即便有些怨恨,也做不到不顾其性命。

    “梓染,朕只想问你一句,你可愿随朕而去。”凤无灵低垂了眼帘,只是看着自己的手轻轻抚摸着梓染的手。

    等了很久,才听梓染一声释然的叹息。“你啊…到最后也只是利用我…偏巧我还那般傻啊…”凤无灵什么也没说,却静静地靠进了梓染的怀里。梓染一顿,随后顺势地搂住了凤无灵。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