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天下之舞尽千殇

热门小说

卿本无忧  第四十九章 忽而心念

章节字数:2527  更新时间:10-09-12 20: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昨夜又是一番刺杀。看来这命当真是这般悬着了。不过话说回来,自己这行踪难道真有这般众所周知?还是说宫里的人就这般不安生了?

    凤千殇着实苦恼地叹了口气。有些事自己本想睁只眼闭只眼地算了,但这般一而再再而三的作为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了。

    “主子,这回刺杀的其中一伙人乃是来自江湖上有名的杀手组织——风雨楼。风雨楼一向只认钱不认人。我们是否可以。。。”

    “你是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呵呵,花钱雇同一伙人来杀自家人。这皇家的笑话怕是要闹得满城皆知了。”凤千殇轻笑,脸上也不见怒意,但这说出来的话却是让暮怜双腿一颤,跪下了身。

    心知是自己出错了主意,暮怜忙谢罪道,“暮怜愚钝,请女皇降罪。”

    “降罪?”凤千殇美目一转,定定地看了一会跪在下首的暮怜,复又转开了视线,无奈叹道,“哎,若是把你也降罪了,朕还靠何人来保护呢?这身边本就没什么人了。。。”话到此处竟添了几分凄凉之意。暮怜还欲出言弥补些什么,却见一旁的忆娆使了眼色,便也没再开口。

    “主子,宫里闷得慌,不如我们还是出去走走,可好啊?”忆娆巧笑一声,上前几步,自然而然地跪到凤千殇身旁,伸手娴熟地替其揉捏着。此言此举,让钝闷的空气又缓缓流通了。

    凤千殇脑海中突儿闪过一抹身影,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似是自言自语道,“好啊。不过朕要一人出去走走。”

    “这。。。”怎么可以。后面的话暮怜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忆娆伸手捂住了嘴。媚笑一声,忆娆眨了眨眼对上凤千殇警告的眼神,忙软了声音道,“主子您尽管去走走,我们在这儿给您候着。”

    凤千殇这才收回了视线,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施施然地起了身,“忆娆伺候朕更衣。”

    “是,主子。”忆娆松开了手还不忘抛了给媚眼给暮怜。暮怜面无表情地起了身,规规矩矩地候在了外殿。

    初春时节,春风冷寒。立于湖边柳下,可想而知了。

    凤千殇未多着衣衫,信步沿着湖畔而行,脑子思绪万千却是未能理出何头绪,待止步时却已忘了刚才究竟在想些什么了。

    无声一记叹息,又见绵绵春雨。本以为春雨如丝,可渐渐地却是成了帘。凤千殇就这般淡淡看着,也不寻避雨之处。以至于头顶的雨何时停的都没有注意到。

    直到一件狐裘披在身上,凤千殇才回神转身,入目的便是那温柔浅笑的男子。

    “这般失了警觉心,让人怎么放心得下?”这话听在凤千殇耳里,到让其微微有些恍神,似乎觉得顾少昔又有些不一样了。

    而突然说出此话的顾少昔却是并没有觉得何不妥之处,只是继续道,“女皇,我们回府吧。您这淋湿的衣衫得快些换换。”说着,顾少昔就不由分说地将凤千殇拉上了一侧的马车。

    能在凤千殇眼前这般举止的怕是也只有顾少昔一人敢为之了。而换句话言,凤千殇能如此纵容的怕也唯有顾少昔而已。

    这世上巧合的事固然有,但凤千殇绝不会天真得以为这乃是巧合。所以当回到顾府见到忆娆和暮怜时,凤千殇也不觉得惊讶。

    当忆娆在房里伺候着凤千殇换衣时,凤千殇不冷不热地说道,“没想到朕的话是越来越不顶用了。连个小丫鬟也学会抗旨了。”

    “女皇这可就冤枉奴婢了呀。”忆娆大声喊冤,脸上却是依旧一派嬉笑,“奴婢可是没有跟着女皇来呀。奴婢只是到皇夫这儿来看看,可有何吃穿用度不习惯的。这皇夫自然就问起女皇来了。我这做奴婢的哪里敢有半分隐瞒,自然是实话实说。”

    听着她这番冠冕堂皇的理由,凤千殇挑眉一笑,一音九转道,“哦?怎么个实话实说法呢?”

    “自然是说您去湖边散步了啊。”话一出口,忆娆真想打自己嘴巴子,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凤千殇有人跟着嘛。

    “主子,忆娆可是一心为您啊。”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跪地求饶总是没有错的。

    凤千殇扫了低头跪着的忆娆一样,挑了挑眉终是笑吟吟道,“罢了,起来吧。你且与暮怜先回宫去,若是有什么事也好通知于朕。”登基不久,又逢年关事忙之际,凤千殇也知此时出宫其实是有些任性了。

    “是,忆娆明白。”

    凤千殇来到前厅时,顾非婷已经带着一众家人在那里候着了,见其进来忙跪伏行礼,“女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顾将军无需多礼,平身吧。”凤千殇这般说着,自然而然地落座到上位。“朕此番便装出行,有些礼节能免则免了。”

    “是,是,是。”顾非婷连应三声是,还不忘谢恩再起身,见凤千殇自始至终都盯着自家儿子,便向顾少昔使了眼色。

    顾少昔却是也不知该说些何才好,初闻凤千殇一人出宫,担心之余来不及细想便去将其接了过来。可这接是接过来了,接下来该如何却是不得而知了。

    一时无人说话,气氛顿时有些冷凝。凤千殇看似随意地把玩着杯盏,目光却时不时地扫向顾少昔。

    顾非婷微垂着眼帘,却不忘拼命地朝自家儿子使眼色。可顾少昔却似乎视若无睹般,依旧静静地垂立在一片,最后顾非婷实在受不得这气氛,出言打破道,“女皇,这时近年关,城里热闹得很,不如让皇夫陪您去逛逛?”

    “好啊。”

    “不成。”

    几乎是同一时刻,两人同时出言。顾少昔那句‘不成’在让众人惊诧之下,也让凤千殇无声苦笑,却再听到其之后答言时,越发起了些任性。

    “女皇,时近年关,来往之人众多,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如何是好。”顾少昔话一出口,顾非婷才知自己到底是考虑得不够周全。

    “无妨,让古统领护着便是了。再说…”后面的话,凤千殇也没说,只是目光在顾少昔身上逡巡了一下。弦外之音不言而知。

    顾少昔微微皱眉,知道多劝也是无意,倒是有些埋怨地瞪了顾非婷一眼。顾非婷撇开了视线,装作啥也没看见。

    时近年关,城里果真是热闹。舞狮杂耍,花样繁多。来往商贾众多,各色小摊上也就多了许多素日里不曾见到的新奇玩意。

    凤千殇像个初入牛犊的孩子——完全没了平日里的帝王威严,对着各色小摊都要挑挑拣拣一番。“你说我带这个好看不?”凤千殇拿着一个蝴蝶吊坠在顾少昔眼前晃了晃。

    吊坠是很普通的吊坠,值不得几个钱。但顾少昔看着却是着实一愣,是巧合还是什么,为何会与当时的场景有些重叠了呢。

    恍恍惚惚间,顾少昔伸手接过了吊坠,自然而然地替凤千殇带上,还有些找不回声音地说道,“好看。”

    凤千殇闻言展颜一笑,忽而与多年前的一抹笑容重叠在一起,让顾少昔的思绪越发恍惚了。

    “少昔,你去给我买个糖葫芦可好啊?我在这里等你回来。”这话一出口,让顾少昔浑身一震,有些惊诧地看着凤千殇,久久之后,才鬼使神差地替凤千殇去买了糖葫芦,但内心却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平息过。

    如果说第一次的吊坠是巧合,那么第二次的糖葫芦就绝非是巧合了。这是凤千殇对自己的暗示,还是事有蹊跷呢?顾少昔内心已是一片波澜。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