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封剑大会  第十三章 反目(中)

章节字数:3248  更新时间:07-05-05 21: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师姐,师姐。”巫依轩大喊着,满头是汗。环顾四周,一派祥和之景,虽惊魂未定,但此时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却也无心去理会这些美景,只一心牵挂着师姐,便站起身满园寻找。

“这里...这里不是中和殿内的花园吗?还能隐约听见殿外的打斗声,我怎么会到这里来了?”巫依轩自问道。愣了愣,便慌忙向殿外跑去。

不久,忙着向殿外奔跑的巫依轩停下了脚步,抿了抿嘴唇,凝视着对方灰色的背影。目光呆滞,却又有许多的希望,泪水禁不住噙满了眼眶,模糊了视线,肆意地在脸庞上流淌。巫依轩缓缓走上前,含糊不清地喊道:“哥...哥...”见人影转过身,她疯狂地奔跑着,不停地大叫着:“哥哥,哥哥,哥哥...”

“依轩...”男子将跑过来的巫依轩紧拥在怀里,温柔地喊着这女子的名字。

这一刻,时间永久地停留了,将这美好的回忆永远地封存在这里,没有任何人去打扰,只属于他们两个人。

“眩阳...哥哥...”巫依轩微微抬起头,用手抚摸着眩阳的面庞说道:“真的是你吗?你变了好多啊!”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她实在不能相信这就是当年的眩阳。因习武得来的结实的身子,因读书得来的书生意气,俊朗的面庞,迷人的气息,确实不能与十年前的眩阳同日而语。在眩阳宽大的怀里,巫依轩找到了这十年来从没有得到过得安全。

眩阳激动地看着巫依轩,不曾转移,似乎害怕眼前的人儿又会不见。两人一同相视,则会心一笑。

“讨厌,包子都湿了,人家怎么吃嘛!”

“不吃了不吃了,你都已经吃了两个了。剩下的晚上再吃,下来玩吧。”

......

“哈哈...没想到你还记得。”巫依轩笑着说道。

“你不是也记着的吗?这丫头。”说完,眩阳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微微笑了笑。

忽地,巫依轩神情慌张地四处张望,而后转身问道:“哥哥...我师姐呢?她和我一起掉入谷中了。”

“放心吧,你师姐没事,已经被她师父扶回去休息了。对了,你们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若是我们没有听见你的呼喊声那可怎么办?”

“那就好,如果不是我的话,师姐也就不会这样了。是我对不起她。”

“怎么会呢?相信你师姐不会怪你的。还有啊,好好的御剑,怎么会从上面掉下来呢?”眩阳疑惑地看着巫依轩,不解地问。

“还不是轻蝶那个死老太婆,说什么也不肯教我武功,害得我现在是连最简单的御剑也不行。”巫依轩对轻蝶满是抱怨,微微生气道。

“怎么会?我看她门下的弟子武艺各个高强啊。”

“她是存心对我有意见。”巫依轩嘟囔道。

“原来你与她不和的传闻是真的,我去和师父说一声,让你跟着他就好了。这样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你说呢?”

巫依轩微微点点头,心里却有些不安,渐渐望向远方...

中和殿外依旧厮杀声一片,刀与剑碰撞之声,人们的助威之声,吵的是沸沸扬扬,好不热闹啊。不过这其中最值得一看的便是桓灵美,她的一举一动都能让人如痴如醉。会场上,她与老者不停地来回走着,不知是在看比赛,还是在陪老者散步。而不远处,轻蝶一行人正向他们走来。

“哟,桓师妹,真有闲情啊。”轻蝶撇了一眼桓灵美,有些不屑地说道。

“蝶儿,你到这里可是找为师?”老者和蔼地将有些愤怒的桓灵美拉到了自己身后,面带微笑地对着眼前这位骄傲的女子说道。

“正是,师父你老人家不在大殿里出题,却到外面来,这...”轻蝶有意将语速放慢,看似谦虚地说道。

“也罢也罢,那些事情就交给那些个孩子们去管,我这个老头子还是出来散散心的好。”说完,捋着长白的胡须,大笑。也不再理会轻蝶,拉着桓灵美走向会场另一方。

“秋媛。”

“徒儿在。”

“你们几个留在这里看着。”说罢,带着生气离开了会场。

这几天重复不断的厮杀让这些女弟子们感到厌倦,虽说师父叫看,却也无心。无聊之时,师姐妹们又开始谈论着。

“现在啊,巫依轩可算得上是出名了,唉...什么时候这种好事轮到我们身上啊!”一女子感慨道。无奈地摇摇头。

而另一位女子听的也甚是激动,语气还有些不满:“可不是,听说令狐师叔还是她的哥哥呢!”

秋媛无奈地将脸撇到一边,不想再听到她们所说的任何一句话。台上的刀光剑影也丝毫提不起她的兴趣。在她的心里,到底想着什么呢?

不远处,迎面走来一男子。此男子不仅脸蛋儿生的漂亮,在他的身上也有让人为之心动的清香,如女子一般。看上去面目和蔼,却是寒峰派出了名的阴险狡诈之徒。而不久前在中和殿上钟情于景秋媛,这几日来也是阴魂不散地缠着她:“媛师妹,原来你在这里啊。怎么?没有和你师父在一起?”

景秋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带领着众师姐妹们转身离去。

看见这情景,一名男子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带有讽刺之意道:“杨逝,看来你是不能抱得美人归咯!哈哈哈哈...”听后,那名唤杨逝的男子紧握双拳快速离开了会场。

“师弟?你怎么在这里?”桓灵美一手搀扶着爷爷一面惊讶地问道。

前方的人儿听见声音后转身向他们走来,笑着说:“外面太闹了,想一个人静一静。”

桓灵美先是一惊,而后开心地笑了起来,她又一次看见了师弟的笑容,十年来难得在脸上浮现一次的笑容。但却不知为何而笑?

此刻老者捋了捋胡须,轻拍着眩阳:“看来你已经见到她了。”此话一讲,见眩阳会心一笑,低头不语。桓灵美立刻明白了,原来他妹妹来过,他见到了他朝思暮想的妹妹。虽然心里为他祝贺,但又有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心头。

“爷爷,这几日的理论大赛您可有看中的人?”桓灵美有些大声地说着,打破了方才的安静。

老者又是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这小丫头,你可是想问那孩子是否是巫依轩?”

“灵美的心思始终瞒不了爷爷啊!”说完,看了看在一旁的眩阳,然后撒娇地轻摇着老者的手臂,示意让爷爷快些说出他所要想的答案。

老者顿了顿,道:“起初巫依轩这孩子着实令我在意,而今日另一个孩子让我不得不在意。不知你们可否认识?她也是轻蝶门下的弟子,名叫景秋媛。”

“不知道不知道,反正灵美只喜欢巫依轩,爷爷你就帮帮她吧。”撒娇的语气越来越重,老者也只是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孙女,继续说道:“其实这次的封剑大会,本无意让你们两个参与。老夫只是想让各个门里最杰出的人得到应有的奖赏。之所以有五把剑,是想让理论大赛的夺魁者也有相当的待遇。那五把剑代表着不同的含义,若剑主不能够以自身的力量来镇住剑,也就没有了资格。”说完,便向花园后的屋子走去。

见此,桓灵美大声喊道:“爷爷,您说这些和巫依轩到底有什么关系啊?”

只见远方的老者挥了挥长袖,随后便听见一个浑厚的嗓音:“亦有亦无,是是非非,由剑作主。”

桓灵美无奈地看了看甚是不解的眩阳,耸了耸肩,说道:“师弟,我告诉你吧,这也是爷爷不久之前告诉我的。寒峰派其实是一个剑谷,谷底便是剑的所在之处。从来没有人拿到过,也没有人见过这五把剑。传说,在上古时期,四位守护神为了打败邪神用了所有的力量,然后石化在寒山上,正南朱雀,正西白虎,正北玄武,正东青龙,而他们的力量化为了四把剑。而今,寒峰派便坐落在当年的寒山上,四个门派有着不同的守护神,邪神便被压于中和殿之下,由六芒封印封印着。而那四把剑分别位于朱雀门底部、白虎门底部、玄武门底部以及青龙门底部,而各自有着不同的意义。至于第五把剑,便是邪神的化身,在中和殿之底。我想爷爷之所以要进行理论大赛,也是因为想要用人的理智来镇压邪神的剑吧。可是,爷爷也从没有把这五把剑给师姐师兄他们啊,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现在却要为剑寻找主人?”

“或许这其中有着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吧。”眩阳叹了口气道。

中和殿花园后的小屋内...

“哈哈哈哈...寒峰派掌门...你的时日也不多了吧,哼哼哼...”见人有进屋,黑暗处便传来令人恐惧的,沙哑的,一个女子的声音。

“轻儿...几十年了,你心中的仇恨丝毫不减,师兄该拿你如何?当年你若不盗走邪神剑,也不至于此。”白衣老道惋惜道。

“我呸!桓峰,你这个小人。如今邪神剑已落到中原,你有本事就去拿回来啊。不过你现在也是邪神入体,没几天好日子活了,就去陪我那苦命的孩子和我不幸的夫君吧。哈哈哈哈哈...”笑声如此狂野,老道摇了摇头,退出了小屋。随后站在门外,伸出手对着小屋一挥,笑声连同那屋子消失在空旷的山峰。只剩下白衣老道孤零零的身影。

“轻儿,这些年我又何尝好过。也罢,待师兄了完俗事再来赎罪。”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