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封剑大会  第十八章 花妖

章节字数:4744  更新时间:07-07-27 21: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空旷的山谷在这黑夜里更显阴森与诡秘,一阵风过,更是凄凉无比。林外坐在小溪旁的人儿孤独地与月相伴,不时抬头望向尽是漆黑的树林。

    “这么久了还不出来?莫非出了什么事?”此刻桓灵美焦急地小声说道。随后一手紧握腰间的剑,站起身,缓缓向树林入口走去,内心的不安让她紧紧抿着嘴唇。也不知是在惧怕这危险还是在担心心里所牵挂的人?

    入口处隐隐约约看见了一团黑影。桓灵美心中一喜,快步向黑影走去,不料仿佛又想到什么,猛地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站在了原地,观察着不远处的黑影。而后她警惕地拔出了悬挂在腰间的剑,这剑外表到没什么令人惊讶之地,但剑身却异常轻盈与锋利,挥舞起来毫不费力。让桓灵美这女儿家省了些气力。正当她慢慢向前移步时,只觉那黑影动了动。看见此景,桓灵美一怔,不知应该向前还是往回,恐惧不断地侵袭她的内心,整个人竟是愣愣地呆在了原地。随后,她缓了缓心中的惧怕,用手紧紧地握住了剑,又慢步向前移。离黑影愈来愈近,视线也越来越清晰,点点月光让桓灵美看清了黑影的大概。好似是一个穿着白色纱衣的女子,只见那女子艰难地用手撑起了身体,却又瞬间倒了下去,好像是没有力气般。那女子是如此美丽,即使在这漆黑的夜里,也依旧能感觉她那纯洁的气质,看见如此,桓灵美小声惊呼:“是巫依轩,她…”而后赶紧将剑收回剑鞘,向巫依轩跑了去。

    “巫依轩…”说着,桓灵美蹲下身,扶起了倒在地上的巫依轩。她脸色苍白,汗珠紧接着滑过细嫩的脸庞,浑身不停颤抖着。看着眼前的巫依轩,桓灵美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不停地摇着巫依轩的身体,不停地叫着巫依轩的名字,为的就是不能让她昏睡过去。不久,巫依轩渐渐恢复了知觉,轻轻扯了扯桓灵美的衣裳,然后将手摊开,小声道:“把这些花瓣剁碎,然后把它混在那边的小溪里,一炷香之后让我服下。”看着虚弱的巫依轩,桓灵美快速从她手中接过花瓣,将巫依轩靠在一棵树下,然后向小溪跑去。

    究竟在树林里发生了什么?巫依轩是怎么出来的?那眩阳他会不会有危险?想到这里,桓灵美拿起石头快速将花瓣剁碎,希望能够快一点从巫依轩口中知道一些情况。那花瓣好似有生命一般,剁碎的同时流出了些许鲜红如血的汁液。突然阴风四起,寒透了桓灵美的身体。这一切让桓灵美又一次陷入恐惧之中,于是扔掉了手中的石头。惶恐地看着这一切,待内心平静下来之后,拔出了腰间的剑,将自己的裙角划了个口子,然后扯下了一大片裙角。随后把剁碎了的花瓣放进了裙角里,又将裙角包起来放进了平静的小溪中。红色的汁液随着小溪流走,而此时小溪也变得急湍起来,四周似乎还能听见模糊的尖叫声。像是小溪驱走了已经支离破碎的怨魂的撕吼,还有些嘲笑。桓灵美颤抖的双手紧紧抓住浸泡在水里的裙角,紧闭双目,不去理会四周的一切,只希望这一炷香的时间快些结束。

    “桓姐姐…”柔弱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桓灵美转过身,只见巫依轩拄着那把普通的剑,站在眼前。脸色稍稍红润了些,不像方才那样无色,看见如此,桓灵美还是有些担心地问:“你怎么过来了?不去好好歇着。”说完,再看看巫依轩,神色甚是慌张,半天也不吱声,于是道:“你就坐在这里吧,马上就好了。”听后,巫依轩微微点头,慢慢地坐了下来。见她神智稍微清醒,桓灵美便说着:“你是怎么出来的?”

    “我…是被…”话刚要出口,却突然止住,些许犹豫之后说:“其实我也不清楚…只是感觉好难受。”说到这里,巫依轩也不知怎么往下说,便转过头不去看桓灵美,也希望她不要再问下去。而桓灵美听了却紧锁眉头,她知道巫依轩有事隐瞒,但她也不想去关心,只想知道师弟的情况,于是又问:“那你有看见眩阳吗?”话语一出,巫依轩猛然转过来,惊讶道:“什么?眩阳哥哥也进去了?那韩昊宇呢?他们都进去了?进去多久了?”

    听这话,似乎巫依轩并不知道。那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相见,那为什么巫依轩出来了,而他们却还在里面。想到这里,桓灵美将浸泡在小溪中的裙角拿了起来,拔出了剑对巫依轩说道:“没多久,你不用着急。”然后将裙角塞给了巫依轩,继续说:“这个你拿着再泡一会,我进去救眩阳他们。”说完正准备离去。不料却被巫依轩拉住了衣角,说:“不可,我们再等等。若你进去也出不来那可怎么办?”语毕,将手中的裙角打开,把浸泡过的碎花瓣放进了嘴里,然后看了看神色慌张的桓灵美,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是在这里呆着,我进去便可。他们毕竟是因为我才…”说着,回头看了看那片被黑色笼罩的树林。

    “怎么可以?他们是为了你才进去的,如今你出来了,我怎么会让你又进去?听话,在这里好好等着,到时候我们三个会出现在你眼前的。”说着,拉开了扯着自己衣角的巫依轩的手。而这时巫依轩便也不说什么,只是担心地看着桓灵美走进树林。忽地桓灵美转过身轻声道:“若是待天亮还不见我们,那你就去找爷爷,告诉他一切,让比赛延后。切记,莫要踏进树林。”说完,未等巫依轩开口便迅速跑进了树林。而巫依轩此刻也是无奈,静静地坐在了小溪边。

    “他们应该不会有问题,婆婆说了,她会用琴声将他们引出去。但是…为什么婆婆送我出来的时候我会遇到花妖?难道这琴声只能将人引出去,而不能抵御那些花妖?若是这般,那他们…”巫依轩喃喃着,而后猛地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树林,焦急地在林外徘徊。突然,像是又想到什么一般,小声说着:“那琴声似乎与什么歌声能够融合,不会是花妖早已将婆婆的琴声变成了自己害人的工具?这到底是…”此刻,黑暗已经完全侵入山谷,没有月色,没有虫鸣,只有凄凉的风呼呼刮过…

    “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又是这凄婉的歌声,只是听的人不一样…

景色依旧平静的湖边开满了那红的如血一般的花儿。那花鳞茎近球形,外面裹着紫褐色薄膜,狭条形,深绿色,背部有些粉。花茎破土而出,伞形花序顶生,有花五至七朵,红艳如血,花瓣反卷如龙爪。看着这一切,站在花丛里的年轻男子怔了怔,随后摇头笑着,不知笑意为何?是在讽刺这一切,还是感慨这美丽的地方?

    “不知你可否让我知晓带我来此地的原因?”说着,年轻男子向四处望去,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不料此话一出,未能等到人儿来,却引来了令人绝望的歌声:

此云到彼岸

    此情不相安

    红篮中缘起

    在彼岸缘灭

    若水亦有情    

    即名为此岸

    若水亦流逝

    即名为彼岸

    ……

    细听这曲调,着实让人绝望,仿佛走在一条绵延不尽的路上,孤独,寂寞。这在诉说着千年的哀怨。想到此,年轻男子便沿着湖岸,不停地寻找着这声音。而这声音却有意要躲避,好似就在身边但又模糊不清,令人昏昏沉沉。四周弥漫着花的气息,感觉晕眩的年轻男子用手扶着头道:“这是…花香?为什么会…”渐渐地年轻男子模糊了意识…

    “眩阳哥哥…你怎么在那里啊?快过来啊…”迷糊中,隐约看见一个白色身影,腰间的铃铛经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还有些许花儿的清香,年轻男子摸索着向前走,嘴里不停地叫着:“依轩,哥哥来接你走了…你快过来啊…”虽然叫着眼前的人儿过来,但自己的身体却一步步靠近。还有一点点就接近了…却不知那白色身影的手中正拿着红如鲜血的花瓣…

    猛然间,前方的白色身影倒在了地上,身体不停抽搐着,神色慌张,面目显得狰狞,顿了顿道:“竟然将我的灵魂…啊——”最后,随着一声凄凉的叫声,白色身影已是不见,只留下花瓣飞舞漫天。

    站在不远处的眩阳顿时清醒了过来,周围也没有那歌声,剩下的只是依旧不变的景色和那些红艳的花朵…

    “令狐眩阳…”正当眩阳处在惊讶之中,身后又响起了一个声音。听见此声让他放心不少,转过身去微笑道:“你也来这里了,你找到依轩了吗?”听后,韩昊宇低垂着头,有些沮丧,随后便是一阵叹息:“唉…是我太鲁莽了,若当时听了桓灵美的话,也不至于这样。”

    “罢了,既然已经进来,也不要有过多的犹豫,我们还是去找找依轩为好。”语毕,朝着方才白色身影倒地的地方走去。他不知道,此时的韩昊宇正咧着嘴冷冷笑着…

    另一处…

    “依轩,依轩…”韩昊宇快速跑着,追寻那白色身影。却不知为何始终追不上,而那白色身影好似故意在等他,跑了一段距离又停下,是在怕身后的人儿跟不上?而越往深处跑,韩昊宇便越觉得意识模糊,最终眼前也是一片黑暗…

    醒来依然,眼前尽是那鲜红的血色,把那小湖围了起来,像在守护着什么。看到这景色,韩昊宇先是一惊,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双肩,站起了身。然后愣愣地看着这些血红的花朵,渐渐皱起眉头,稍显怒色。随后用手将剑拔了出来,向花们挥舞着。瞬时,花瓣洒满整个天空,也将澄澈的小湖遮盖在自己鲜红的身下。

    “是你们,是你们将依轩带来这里,我要毁了你们…一个也不留…”说着,更是生气地挥舞着剑,将更多的红色抛向天空,带着满腔的愤恨…

    “哼哼,无论你砍多少,他们都是会复活的…哈哈哈哈哈…”猛地响起一个女声,带着诡异,神秘,还有不可抗拒。不久,待那些花瓣全部落入湖中后,竟是沉了下去,而在被砍掉的地方重新生长。看到此,韩昊宇韩昊宇顿时怔住,而那女生只是笑笑说:“要不要听这里的歌声…他会带你走向彼方…”说完,弥漫在她四周的气息消失了,继而代替的是歌声,同样的凄婉的歌声…

    听着歌声,韩昊宇只是静静的不说话,稍显平静地坐在了花丛中,紧紧地闭上了双眼,不去看周围的一切。小声道:“青鸟,除了你的歌声,其它的声音我都不希罕。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还会见到你,再一次听你的声音。”说着,露出了温暖的笑容,是如此的柔和。这种笑是没有任何人看见过的,连巫依轩也没有,或许那只是对着那名叫青鸟的女子唯一的笑容…

    “韩昊宇…”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却依旧未能让坐着的人睁开双眼。韩昊宇嘲讽的笑着,摇了摇头背过身去。

    “你干嘛,为什么不理我?我是依轩啊。”身后的话语越来越近,而韩昊宇却仍旧坐着,好笑地说着:“姑娘请留步,若是再靠上前,休怪韩某不客气了。”语毕又笑了起来,像在自言自语的说:“我们家依轩何时变得这么野蛮了?居然敢叫我的名字?”说完,韩昊宇又得意地闭上了眼睛。

    不料此女子听后立刻改了口气,稍显温柔地说着:“昊宇哥哥,你快找死依轩了,我们回去吧,否则师父要责罚了。”此刻,韩昊宇哈哈笑了起来,令身后的女子不知所措,随后简单地应了句:“知道了,我想在这里坐坐。”说罢,不再理会身后的女子。

    “姐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他们两个究竟应该怎么处理?”妖艳的声音在此响起,带着一些愤怒和不满。

    “现在别慌,那老婆子抢了我们的琴,还要靠那女的去帮我们取回来。现在将他们二人留在此地,害怕那女的不进来?”

    “姐姐高明,可是这女的毁了好多姐妹的魂魄啊…”

说到这里,被人叫着姐姐的那名女子猛地噔红了双眼,面目狰狞,邪恶地说着:“她,竟然知道那小溪可以将灵魂驱逐。哼,决不能放过她…到时候让她尝尝被驱逐的滋味。”说着笑了起来,竟是如此的狂野。

    “可是姐姐,那女的不简单,我怕弄不好我们会…”话语还未说完,却被眼前的女子狠狠瞪了一眼,随后低下头不再说话。

    “我们是千年花妖,她只不过是平凡人类,她拿什么跟我们比?就算她本事再大,在这树林里依旧是我们的天下。而且这里还有她重视的人,你认为我们会败给这个小丫头?”

    “是,姐姐说得是。”

    “姐姐。”又一粉衣女子走上前道:“方才有个女的进来了,不知是不是姐姐们说的那个…”

    听后,被称姐姐的女子满意的笑了笑,轻抚着粉衣女子的秀发说着:“很好,这么快就来了。”随后看了看身后的花妖们,指着其中一个说:“璃儿,你去。记住,将她引到老婆子那里。”

    “是。”声起,花留,人去…

*************************************************随笔************************************

小水忏悔啊~~~各位千万不要打我啊!!!我现在写了写了写了!!!希望大家满意哦!想问我干嘛去了吗?嘿嘿!偶不告诉你!(众:找打!水:表打表打!)告诉大家一个内幕...下一章小轩轩要被打了哦...众问:被谁打?水曰:请听下回分解!(瞬间PIA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