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封剑大会  第二十五章 比赛(上)

章节字数:3184  更新时间:09-11-22 15: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翌日中和大殿

    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各门弟子,虽近日发生了不少事,大会一再推迟,但幸而大多弟子并不知详细,且封剑之事不可再延后。

    殿上,桓峰掩起失意,正色道:“近日老夫颇有不适,现下恢复稍许,比赛继续吧。”语毕,转过身,目光里不再是严肃,而是一丝丝的担忧与心痛。小青,若除去了巫依轩,灵美可还有救?心道。却不觉大殿只余己身一人。而殿外却渐起了刀剑相交的声音。

    最热闹的赛场当属朱雀门这边。其一,寒峰派朱雀门乃唯一一个尽是女子修习的地方,且个个貌美如仙,难免不令人生奇。其二,轻蝶从不带弟子露面,武功招数,鲜为人知。

    这第一场便是杜月儿,与她对战的则是玄武门参赛中最年轻的弟子刘彦。台上,白衣与青衫交织,女子咄咄逼近,而男子则步步后退,眼中闪过一丝不安。显然,杜月儿占了上风,单凭这进门多他几年。不过杜月儿只一人,并无武器。待刘彦退至场边,一手握紧了佩剑,霎时大喝一声,猛地向杜月儿划过。剑气袭来,杜月儿不得不放弃,反身挡过。这时,一人转攻为守,一人转守为攻。

    本是可以将杜月儿逼去场外,但刘彦突然收回手中剑,转而朝杜月儿反面走去,此时,那剑身已隐约泛起白色的光。杜月儿一甩衣袖,双眉紧锁,呆立在原地。兀地,只听“铮”地一声,剑光一闪,不知何时刘彦已腾起至空中,而那柄剑直直指向杜月儿。台下众人顿时无声,见台上女子依旧不动,都为她捏了一把汗。这刘彦,怕是会胜了这白衣女子吧。

    但无一人注意,杜月儿轻轻扬了扬嘴角。

    而下一刻,令人震惊,只一时,她没了身影。

    台下一片哗然,竟是这般消失于众人眼前。

    “月儿,你真让我担心。”一女子紧握双拳,见杜月儿躲过了一剑,脸色慢慢恢复过来,又自语:“小丫头武功见长了,真真是好。”而后,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身后脚步轻起,伴着讽刺的话语:“林思雅是在为师身前姐妹情深么?”

    听闻,林思雅将才舒展开的拳头又握紧,转过身恨恨道:“你又想作甚?”随后转念一想,轻蝶有把柄在自己手中,又有何惧。虽还未调查清楚,但也有十足把握。于是笑道:“徒儿正是给您看看,什么叫你不知道的姐妹情深。”

    轻蝶一愣,见林思雅突然转变的态度,不由好笑,并不恼怒,说着:“徒儿为何不参加比赛?”

    “没兴趣。”林思雅冷言。

    “听说剑在谷底。”轻蝶说完,正准备离开,意料中,被林思雅拦下,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些剑和文殇有关?”

    莫言,轻蝶只一笑,一抹红渐去了众人的视线。

    林思雅无奈摇头,轻蝶,始终高自己许多,因为她无情。

    也不多想,淡淡扫了一眼杜月儿,而后离开了赛场。

    而此时,台上的刘彦大惊,一是惊讶杜月儿凭空消失,二是收不住手中的剑。若自己强制收回,怕是会废了自己多年的功力,但不收回却是会殃及台下的众人。未久,刘彦面露苦涩,一个反转,将剑转了方向。不料,只觉身下一股浑厚的内力将他托起,本应被剑气所伤,却丝毫无碍。待到双足踏地,剑的白光已逐渐淡去。抬首,见那白衣女子面色苍白,但依然傲骨如梅。

    收剑入鞘,躬身:“刘彦谢过师姐救命之恩。”

    女子微笑,答道:“师弟,你输了。”

    说罢,飞身离开赛台。

    中和殿外

    “别再担心了,巫依轩暂时是没事的。”李子悉无奈地笑笑,轻轻拍了拍身边的韩昊宇。又道:“快到你比赛了,把心思都放上去。”

    “不…”韩昊宇握紧双拳,“无法不担心她,明明是我的错。。。为何…”

    李子悉定了定神,转过身对着韩昊宇正色道:“她不是青鸟,你给我清醒点。”语毕,双手放开了韩昊宇,又笑笑:“我去比赛了,你想想吧。”

    她不是青鸟,不是。青鸟呵,你早就不在了,是的,再也没有你了。心里像是隔开了一条口子,溢出的满是思念和伤痛。那种撕心裂肺好久不曾有过,她不是青鸟,可是她好像青鸟,真的好像…

    此时朱雀赛台上两名女子对峙着,一个白衣胜雪,目光柔和,一个一袭绿裳,眼神犀利。风过,抚起两个女子的衣衫,青丝微扬。二人皆笑。

    “大师姐,可要当心了。”

    白衣女子将剑轻轻划到身后,颔首:“师妹请。”

    台下聚集的人是越来越多,这场比赛乃是轻蝶大弟子苏旖与其师妹周玲雨的对决。周玲雨众人倒是没什么印象,但苏旖这开门弟子可是皆有耳闻。方才杜月儿的招式已是高深莫测,而这大弟子怕是更加厉害了吧。

    只见一抹水绿的周玲雨一手拿符,一手结印,而那柄剑竟是生生悬在空中,口中喃喃。兀地,只是剑光一闪,人未离开,胸前的剑却是向苏旖刺去。见此,苏旖舞动手中的剑,而后双臂展开,向上跃起,脚尖点在向自己刺来的剑,又是一跃。不去理会身下的剑,而是立在空中,青丝凌乱,衣裙翩翩,宛若神子。随后转身反过剑柄,身体微倾,直直向下冲去,而目标正是绿衣人儿。周玲雨双眉一紧,急急召回剑。撤去手中符纸,璇身握住佩剑。立即将剑横举,应是接下了苏旖的攻击。

    而空中的人儿见周玲雨愈渐苍白的脸色,心下不忍,逐渐减弱这攻势,不料正要收手时。周玲雨突然冷笑,一掌迅速打上苏旖胸口。顿时,只见空中划过一个白色的身影,随后重重落地。苏旖心中无奈,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扶剑撑起自己的身体,嘴角渗出的一抹血丝被她生生拭去。忍痛站直身体,柔声道:“师妹好功夫。”

    周玲雨好笑,故作担心道:“师姐受伤了,不若…”

    “决不认输。”

    听后,本是面带笑意的脸即刻愤怒,语气加重:“那么便再来吧。”语毕,已是提剑向苏旖冲去。

    此时面色惨白的苏旖,露出一丝苦笑。正当要举剑时,兀地腰上一紧,随即而来的则是蚀骨的疼痛,终是支持不住,跪倒在地,却未想到周玲雨的剑正刺向自己。而后只觉肩头一疼,便无意识。

    “旖儿。”声落,一红衣女子出现在赛台上,抱紧怀里昏迷不醒的苏旖。随后回头看着周玲雨,问道:“怎么回事?”

    绿衣女子一紧张,手中的剑砰地落地,答道:“弟子…弟子不知。”

    听完红衣女子冷笑,警告道:“你最好不知。”

    朱雀门

    “师傅,徒儿给你丢脸了。”榻上女子颤声道。

    轻蝶微笑,为她掖好被子说着:“不,旖儿实力不止如此,只是心疼师妹罢了。”

    听后,苏旖微微摇头,苦笑:“弟子怕是中毒了。”

    “你中的可不是一种毒。”苏旖听言心头一紧,而轻蝶又语:“你我相知相伴最久,亦师亦友。虽我是你师父,可你却是我医术上的师父。你且好好休息吧。”

    轻蝶走后,苏旖会心一笑。她知道轻蝶其实不坏,才上山时,当自己看到师父是个年岁大自己不多的女子时,便多了分好感。二人相遇相知,情如姐妹,虽然后来轻蝶变了不少,哪怕做事狠辣,说话凌厉,但对自己却仍是上心。只要对自己这般便好,因为从未多管它事,不过自见过巫依轩起,苏旖好似看见了那年纯美的轻蝶,她想要留住这份天真。自己终是插手了。

    “我们,都回不去了。”关上苏旖房门的同时,轻蝶仰头看着天空,喃喃着。眼中满是伤感和失落,随后又逐渐隐去,留下的是警戒和凶狠,准备向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而转过身,轻蝶便看到远处自己屋子打开的房门,浑身满是杀气,快步靠近自己的屋子。越是接近,那种不安愈渐出现。四下花香中夹杂着血腥味,还有淡淡的枯木檀香。

    “景秋媛?”刚进屋内,只见昏倒在地的女子。目光没有丝毫怜惜,一掌击向地上的人。景秋媛背上一疼,一直压在胸口的血顿时吐了出来,回头一看,慌了神,叩首道:“徒儿…徒儿知罪。”

    “还不快起来。”轻蝶不耐烦道。

    “谢师傅救命之恩。”语毕,艰难地站了起来。不待轻蝶问话,自行脱口:“雅师姐来过。”

    “是她将你打伤?”

    景秋媛点头,又道:“她发现了枯木檀。”

    “混帐。”轻蝶一怒,一掌拍在桌上,“为师不是让你守着么?”

    “弟子…弟子…”

    “滚回房去。”得令,景秋媛赶紧退出了屋子。平日师父从不会对自己说一句狠话,为何今日这般,自己刺伤了巫依轩不也没有过多的指责么?不再多想,身上已是疼痛不已,便回房休息了。

    看着她离去的轻蝶,愤怒的脸转而变得平静,有一丝嘲讽:“比起林思雅,果真差得远。”语毕,只听擦擦声,方才被拍的桌子终是支撑不住,全部裂开来。

    而此时,中和殿的赛场上,李子悉笑嘻嘻地看着韩昊宇:“哈哈,赢得太过轻松。”

    韩昊宇亦是笑着,没有说话,拍了拍李子悉的双肩,大步走上赛台。

    哈哈,我一定赢到最后。等着我,青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