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天机卷 青芒斩露》  【040】 逍遥叹(三)

章节字数:2414  更新时间:10-10-10 2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彦弘回想着这八年来发生的事,不禁妄自嗟叹,红尘幻灭,早已是他逍遥视之,回忆的确是一种好事,就想把埋藏在心中的陈年往事,拿出来与朋友分享,移入分享一坛老酒,尽管烧喉,但喝完之后人却显轻松许多,而且越喝越清醒,彦弘逍遥一笑,挥剑舞起来,口中念叨,“三年流落巴山道。破尽青衫尘满帽。身如西瀼渡头云,愁抵瞿塘关上草。春盘春酒年年好。试戴银旛判醉倒。今朝一岁大家添,不是人间偏我老。”

    利剑挥舞,诗词并赋,风中身形浮动,当显豪爽之极,若是再有一坛美酒就更好了,彦弘似佛也自我陶醉其中,放声大笑,怅然久之,缓过神来,在花弄影的坟前叩拜三首,转身离开,就在这时,却有一物从悬崖下飞了上来,落在地上才看清,那竟是两坛酒,当真巧了,我刚刚想到酒,这时还真就出现两坛,而且那酒坛落在山石之上,也没有撞碎,可见发力之轻巧。

    彦弘自然不会相信这是上天的眷恋,他知道定是有人从悬崖底下送上的,但是会是什么人呢,八年前天涯半夏两人在此处坠崖,彦弘多么希望是他们,便情不自禁地冲过去,想看个究竟,来到崖边,果见有一个黑影,顺着悬壁向上飞来,那个黑影灵动闪烁,轻盈飘动,形同鬼魅,看的彦弘不禁失色,是什么人能有这样的轻功,在陡峭崖壁之上,如履平地,而且还疾行如风。

    渐渐的那个黑影又近了许多,彦弘才看清那竟不是一个人,飞行的一人背上还背了一个人,这更让他震惊,同时也让他激动起来,因为他更有理由相信那是天涯和半夏两人,他兴奋地仿佛连呼吸也急促起来,就像看到梦想成真,是那么希望眼前的一切是真的,但心里又有一丝不敢相信,仿佛眼睛欺骗了自己。

    但事实上,他终于选择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瞬间那两个人左突右闪,一跃而上,轻盈的落下悬崖之上,站看着他笑,彦弘高兴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虽然时隔八年,但他一看就看出来来者正是天涯和半夏,他们还活着,他们真的还活着,彦弘不用掐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就算是做梦,他也不愿把自己掐醒。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天涯背着半夏飞上悬崖,也没有想到首先就见到了彦弘,时隔八载,他们也一看就认出了彦弘,经历这么一番,再相见任凭是谁,都会有些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地伫立在原地而不知要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悦,半夏看着他们两个就那么脸带喜悦的站着,不觉好笑,上去说道,“彦弘哥哥,我们八年没见了。”

    这一句话才将两人从如梦如幻中来回现实,才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好似将闸门击破,洪水一涌而下,他们有太多的话要说,“天涯,半夏,真的是你们吗?你们这八年怎么过的?”彦弘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好像生怕没有时间说出口了一样,因为他太想了解,而与他同时出口的还有天涯,一气呵成的问了数个关于他的问题。

    但是这么多问题,八年的漫长时光,又岂是一句两句能过描述清楚的,两人不禁相视一笑,再看他们两个,天涯以长成英俊伟岸的青年,眉目间透露着一丝毅然之色,而半夏也出落得亭亭玉立,冰清玉洁,明眸皓齿,蕙心兰质,但是她那单薄的身子表明她的体质似乎并不怎么好,大概长年深居崖底的缘故,相比之下,彦弘倒觉得这八年来自己竟苍老的许多。

    说话间天涯看见花弄影的坟墓,不仅潸然泪下,顿时哭得不成样子,看得让人心疼,彦弘一番安慰,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话语间也暗自神伤,待天涯神色安定下来,彦弘半夏两任才搀扶着他回儒生门。

    妙手峰。回春舍。

    自从长洲走后,神医就没有看见蝶梦笑过,他已经失去一个徒弟,不想这个也整天愁眉苦脸的,如同阴霾的天气,弄的他心情也好不到哪去,独自站在半夏的衣冠冢前凝眉不语,就在这时,他似乎察觉到身后有一只手袭来,瞬间他转身拍出一掌,与来者拆了几招,一把扣住那人的命门。

    接着就听一个女声喊道,“疼疼……疼……师父,半夏不敢了,你老人家赶快放手啊。”说着他才看清来者竟是八年前坠崖的爱徒,顿时吓得他急忙松手跳到一边叫道,“你是人是鬼?”

    彦弘扶着天涯回儒生门,半夏便决定回妙手峰看看师父,刚回来便看见神医负手而立,站在一个坟前出神,便想如小时候从他后背偷袭一样戏弄他一下,哪知还是败在他老人家的手里,又听她问出这么一句,不禁生气,接着就想吓他一吓,所以幽幽的说,“师父,夏儿死的好惨啊,地狱里真的好冷,师父,救我…。。。。”

    听她这么一说,神医也顾不得什么姿态,顿时哭的稀里哗啦,说,‘夏儿,你走了为师也煞是伤心,无奈为师没有能力为你报仇,你也是的,八年了,才回来看我老人家……。“正哭着,却听蝶梦叫喊道,”半夏师姐,你还活着,太好了,师父,你干嘛哭得老泪纵横的。“

    蝶梦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看到一个女子站在后院中,片刻之后就认出是半夏,自然欢喜,脸上也露出久违的笑容,却见师父捂着脸蹲在地上哭泣,煞是不解,神医听她这么一说,顿时也醒悟过来,自己行医于世,是个无神论者,哪里相信什么鬼神,怎会如此迷信,大抵是自己见到爱徒起死回生,欣喜的不敢相信罢了。

    看了半天,确定以及可定是他的徒弟半夏,又破涕为笑,欢喜的似个孩子,没想到他一把年纪了,也可以悲喜交加的如此华颠,假怒道,“臭丫头,竟敢这样骗你师父,害得我白流了一把眼泪,还姿态全无,好在没有外人在此。“说着他也为自己适才的举动发笑,继而又仰天笑道,‘我的徒弟还活着,我的徒弟还活着。”说着提气发力,双掌探出,一股掌力将那衣冠冢震得粉碎。

    “我的徒弟还活着,留你何用。”说话间他一把年纪的反而显得豪气云天,对蝶梦说,“梦儿,你去仁心芦一趟,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太婆,让她们也高兴高兴,对了,顺便叫她过来烧一桌好菜,我们要好好的庆祝一番。”蝶梦听他吩咐,应声出去,欢喜的一路小跑,前去“仁心芦”

    神医重得爱徒,又见蝶梦也欢喜起来,不禁暗自欣慰,感谢上苍的眷顾,让他一把老骨头在经历大悲之后还恩能够重获大喜,朗声道,“上天到我不薄啊,哈哈,夏儿,来,我们进屋,你的房间一直保留着,八年来,梦儿天天打扫,如今还是一尘不染。”说着半夏扶着师父走近她熟悉的“回春舍”,空气中混合着一丝淡淡的药味,她深吸一口,是那么的亲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3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