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

章节字数:1194  更新时间:10-12-03 14: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一个姓张的男人赌博成性,不听家人的话,天天赌博,输掉了所有的田地,只剩下一片桐林。他为了赌钱,就找到了我的外公,说是要当给他。外公劝过他,叫他不要当桐林也不要在赌博,可是那人就是不听。外公见劝说不过,就立下了字据。一当十年,一次付清。

    可是哪想到才收了一年的桐子,那个姓张的就反悔说不当了。要是想在收桐子就要加钱。外公大怒,大骂姓张的人,说才收了一年的桐子,却付了十年的钱,比买还要贵。姓张的却狂笑,说没拿钱。外公说有证据,白纸黑字不许耍赖。姓张的却说那是外公假造的。真的是无赖到了极点。没有办法就去找保长,保长也不管。因为姓张的人家族大,人也多,保长也不敢管。

    外公是个不信邪的人,找人代笔,一诉状子告到了县城,不信没个公理。

    那曾想这个告状也不是个简单的事,没钱是不行的。状子送了不告又不行,要是不告赢理回家也没脸面。要是告的话又要花很多的钱才可以打通各各关节。

    外公狠下心来,卖掉了五六十担粮食的田作为费用,送给了县里的官。县里面的人这才叫公仆下乡考察,让张当面对质,验明了字据,说第二天再判。

    其实说第二天判是假,意思就是想在张身上捞点好处,可是张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不知道。“最穷的无产阶级”可以炸出什么油?等到了半夜没见动静,县太爷火了。大骂姓张的没个规矩,不知道好歹!

    第二天公堂上,县太爷大骂张不懂王法,欺压老实人,实在是土匪的行经,钱盗的行为。吆喝两面的公仆棍打,鞭抽。可怜的姓张的被打得满地翻滚,叫爹喊娘。外公不敢多言,面朝一边浑身打抖。

    这次官司,给外公敲了一个警钟,最黑暗的莫过与官府。符合了前人所言“赢了官司输了钱”

    这次官司,也为解放后划成分打下了一个基础。

    这次官司,外公赔掉的钱,足可以买二十年桐林的收入。

    后来张在碰见我外公的时候说:“老哥,我要知道是这么个下场,一定不会那样对你的”姓张的在县城被打后是我外公把他带回来的。我外公说:“好兄弟,那个桐林我不要了,钱我也不找你要了,你自己拿去吧,今后和谁都不要轻易打官司,能忍就忍,能让就让。大不了什么都不要了,保个清闲就是。”

    可是事实就是千姿百态的乱变化,与人为敌。你不要的它偏给你,你想躲的它偏撞上你。就在外公不想和人在起纷争时,一场更大的官司落到了他的头上。

    就在这一年的秋收季节,一个大户人家因为收获的水稻太多没有垫子晾晒。(垫子是我们苗族土家族晾晒谷物的一种物品。)就在我外公家借去了四张。等到外公家需要用时就去那家人取。她们居然不认帐,还说外公骗她们。她、就是指轰动龙山城,人人都知道的田义汉的母亲。

    田义汉:县太爷的师爷,后来在**师长瞿百街手下当师爷。文化高,家产大,家有七个老婆,听一听都吓唬人。我外公知道厉害关系,一听话不对头,躲都来不及,不敢理论就往家里走。可是他母亲不依不饶,骂个不休。说她家不是借别人家东西的人,不要说是四张垫子,就是四百张她家都买得起。分明是不把她儿子放在眼里,走着瞧,看是谁怕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