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章节字数:2358  更新时间:15-04-03 17: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九四七年初,付疤子的军队又驻扎在了班井的寨上。他的手下有个小头目,是他跟前的红人。他在一次吃饭时,到我母亲家里借碗,我母亲不认识他,就没有借给他,就对他说:“叔叔,对不起,我家没有多余的碗,你要得急的话,我给你去借你看行吗?”他看了看我母亲说:“没有就算了,不用去找。”然后要走。我母亲就说:“你走好,下次有了借给你。”

    说实话,我母亲虽然没有文化,可是能说会道。按照我们当地人的话“鬼似包精。”

    那个人没有事做的时候,就在寨上到处走。因为他是外来人,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那个人有一次走到我母亲家说:“妹子,你家好。”这个“好”字把母亲给说呆了。许久才回过神来。这个好在母亲看来比金子都要贵重,可是他们家用不了这个“好“字,也没有人那样说过,即使说了也是多余的。母亲说:“好什么,我们家穷,父亲去世了,又是外来人。”说出那些话母亲有些难过,那个人就有点好奇。

    从此,那个人只要是有时间就来我母亲家坐上一会儿。他把我母亲家的人底细都搞得很清楚。母亲问他是那里人,他说是四川人。他见母亲家的房子就要倒塌了,劝母亲从新修新房,安全才有保障。母亲给他讲,只要有屋析身,有瓦遮头就是万幸了,没有能力修新房子,就是修了也不放心,毕竟是兵荒马乱的。

    他见母亲这样说,点了点头,沉思良久,就对母亲说:“这样你看行不行,你和我一起做事,今后如果我们干赢了,我给你修大房子。并且保证你们一家人不再受欺负,谁现在要是欺负了你,我就去杀了他。”母亲问他是做什么事,他就说这个你先不要问,叫你干就行。母亲当时也没有多想,听说要给她修大房子,心中高兴,也就答应了。

    从此他只要是有好吃的,就以借碗为名义,都会带给我母亲。而土匪强盗在也没有光顾她们家。只要一有时间,他就来给我母亲讲外面的世界和变化形式。

    同年六月,他们又从外面回来。他来到了我母亲的家,看见没有别人,就对我母亲说:”我是**的人,是八路军,奉命提前进入军匪内部,迎接大部队的到来。你现在也是八路军的人了,就一定不可以怕死。如果我们的战争打赢了,绝对不会食言会给你修大房子。”母亲就对他说:“我不怕死,如果像现在这样活着也受欺负,迟早是个死,我决定和你干。”他又说:“为了你的安全,你做的任何事情都不可以对别人讲,包括你的家人亲戚。如果有坏人知道了你的身份,他们会杀了你,我也逃不掉。”母亲就对他说:“你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讲的。”他听了以后松了一口气,就又对我母亲说:“我是北方人,名叫桂革争,你们这里有个理头发的师傅也是我们的人,你今后就听他的命令。有事他会找你。”最后,他给了我母亲三根针,让我母亲做事的时候戴在右手的袖子口上,不要送别人看,包括我们的人,只能送首长看,他们自会听信你的话。如若不到万不得以,他们也不会来找你的。

    母亲当时并不知道什么是革命,也没有任何的政治目的。她不知道什么是八路军,不知道什么是**,她只认一个理,就是不受人欺负,今后有自己的房子住。如果当时桂革争给我母亲说一大堆的道理,我想我母亲还不会去做。

    那个理头发的人是姓范还是姓方我母亲搞不太清楚。(就以范来写好了)人人见了他都称他为范代招(代招是对理头发人的一种称呼),他当时是有五十来岁,身高一米七左右,精瘦。我的母亲在做事的时候问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说他也是北方人,很早就参加了八路军,上级派他来湘西时,给了他新身份,还学了四川话,在这边理头发不过是身份掩饰,联络情报才是事实。他初到班井时,给保长和甲长送了钱,给伍桃子的夫人送了礼物,认了老乡然后就住下了。他对别人说自己是四川八溪人,之所以住在伍家也是方便打听情报。

    瞿百街的副手扬树臣也是那边的人,他曾经对范代招说:“我也是四川人,对八溪非常了解,怎么就没见过你?”这可把范代招吓了一大跳,他忙说:“他家只有他一个人,出来闯荡也已经很多年了,没见过属于正常。”扬树臣也不过是随便一问,没有把一个理头发的人放在眼里。

    那个时期的战场主要是北方,解放战争才开始打响,胜负未定。他们来到湘西不过也是打个基础探探路子而已。

    每次赶集市范代招都会去理头发,他去的地方是咱果,桂塘,百福司,召市。这些地方都是他联络的地点。他叫母亲做生意,那样既改善了生活,做事也方便。母亲就和外婆一起做起了米生意,听说后来还真的赚了点钱。

    而桂革争就继续当他的“土匪”,听母亲说他有时候也真抢一些狗,牛,马,羊回来。都是在远方抢的,用他们的话讲那个叫吃大户。在这几年里,军匪们为了大量的军费,就号召老百姓种大量的鸦片。不种都不成,他们按照人数提交税款,懒人如果不种还要提交“懒税。“

    每当罂粟花开的时候,这里变成花的海洋,美不胜收。可惜当时没有旅游业,不然的话也是一门不错的收入。不过按照现实的状况,兵荒马乱也应该是没有人旅游才是。

    1948年,母亲的大姐嫁到了伍家。这个伍家二少爷因为家里有钱所以从小就读书,他对读书不感兴趣,经常逃课。先生见了都头痛。后来他又到县城龙山读书,不过他依然是如此,买了一把枪挂在身上,就是电影里面**的形象。那把枪在课堂上是长了他的威风,杀了老师的锐气。先生也是对他必恭必敬,生怕他玩枪一不小心走火要了自己的小命。但是他的本性到是不坏,十来年的学上下来,倒也学了懂礼二字。结婚以后他都还在上学,其实他所学到的程度,也不过是小学二年级的水平。

    解放以后,伍家划成了地主,但是贫农和中农都没有把他们看成地主对待过,斗他的人也很少,说他坏话的人也找不着。

    瞿百街被刺杀以后,因医治无效身亡。就把他的兵权交给了兄弟瞿波平。副师长依然由扬树臣担任。

    瞿波平书名瞿兴海。从小家里穷,受人欺负,没办法才投了军。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能力很强。为了自己的理想和信念努力奋斗了多年,也换来了非凡的一生。

    1949年,解放战争取得一次决定性的胜利,解放湘西的战争帷幕也拉开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