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

章节字数:1962  更新时间:15-04-03 17: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付疤子是个团长,在黄埔军校读过书,能征善战,很有才华。王吉安的部队开往桂塘时,母亲为了打探消息就和他们一起出来。王吉安问母亲是那里人,做什么?母亲说:“班井人,要饭的。和你们一起走安全些。“王吉安有点不相信,对着母亲看了好一会人,把母亲说的话在自己嘴巴里面反复说了好几偏。

    这王吉安我母亲认识,但是他不认识我母亲。认识他还得从他的老婆说起。

    王吉安受招安是在宜都。这宜都具体在那里我也不清楚。母亲这样告诉我的,我也就这样写了。招安回来时带回来一个女人。这女子长得很是漂亮,读过书,是个文化人。土匪把外来的有文化的女子称为“洋婆娘“。王吉安视她为珍宝,家里的正妻都要听那个女子的话。

    王吉安是个不大不小的官,经常需要外出打仗,一年半载不在家也是正常。有一次他外出,这女子就和别人好上了。好上了没多大的事情,可是她还有了身孕,这可不得了了。女子就想了一个办法,她对家里其他人说要去城里走一走,要玩个十天半月,叫家里人不用找她。然后带了个丫鬟就走了,因为丫鬟太小还不懂事。

    她来到了班井接生婆家里把胎打掉了。住了十来天,给了接生婆很多钱做为封口的费用。为了把事情做得更加的周密,她还把接生婆认做了干娘。

    这接生婆算是个医术高明的人了,母亲跟她一起学过一段时间,后来母亲觉得脏就没再做了。

    十来天以后,那女子回去了。回去时左一个干娘,右一个干娘,叫得人心花怒放。王吉安回来了以后,女子说她认了一个对她很好的干娘,王吉安就和那个女子一起去看了好几次。母亲就是那么认识他的。

    那件事情可以说是做得天衣无缝了。几乎是没有人知道的。但是由于我母亲的家当时就住在接生婆家的对面,所以母亲和外婆是知道的。

    这年上面又派来了一个同志,是属于八路军还是解放军我母亲也搞不清楚。那年是一九四九年夏天,应该是叫解放军了。其实叫什么不要紧,是一伙的就成。

    他姓任,叫任富,也是个北方人,会说我们这里的话,但是不全会,对外人他就说自己是四川人,他个不高,有一米六多一点。由于革命是由北方发展起来,胜利也是从那边来的。所以你只要是北方人,不管是不是革命人士,一个字“杀“!

    母亲和桂革争在桂塘和他一起会合以后,就到了母亲的家里。在四坝桥头那里突然听到了枪响,把他们吓坏了,认为是伏击他们的人,就不敢在走了。母亲说去前面看看,叫他们后面来。当时在桥头上有一和卖“泡粑粑“(湘西一种小吃,也可以做为主食)的人,母亲就全部都买完了,并且连装的器皿一起买走了。然后让他们两个人一人拿一部分装做生意人跟在母亲身后四五十米的地方。母亲走他们两个就走,母亲停他们就停,如果母亲向后面走就让他们赶快离开,说明有问题。母亲一直走到四坝水库的上面,见没事就朝他们一招手,他们两个仍掉手里的东西就跑。三个人一路狂奔,一直跑到小马猪岭上面才敢休息。三个人对笑了起来,虚惊一场。母亲开玩笑说:“哪个人运气好拣到那些东西还要骂我们浪费!“

    那天他们到我母亲家里吃了饭才走,他们去了那里母亲也不知道。因为桂革争来到湘西的时间长,母亲到是也不担心。

    在四七年至四八年上春,母亲的钱一直都是范代招送。后来一直都五零年三月都是桂革争送。算是“工资“了,一个光洋,一个银洋,要用很久时间。

    桂革争对母亲很信任,给母亲说了很多的机密事情。他说在瞿百街手下有自己的同志,有几个他搞不清楚,都是瞿百街在宜都受招安时安插进去的。瞿百街有倾共思想,有几次的交战只是个样式,有时候为了瞿百街作战胜利。解放军都是后退。后来瞿百街死了瞿波平当上了师长,他的参谋是真正的**员,一切都是他在安排,安插进去的同志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看来一场大站是避免不了了。

    母亲的进出被邻居看在了眼里。他们都认为母亲不守妇道,和土匪鬼混。其实也不怪大家那样讲,母亲为了任务。经常是白天不在家,晚上才回来。有的时候晚上也是进进出出,东走西走,很不像话。外婆回来时大家都叫外婆对母亲严加管教。

    自认为是大家闺秀的外婆把母亲打了个半死。而母亲自始自终只回了外婆一句话。那就是;“你知道什么?只知道吃饭穿衣服。““这下外婆更加生气,拉着母亲的双脚,手里拿着锄头,说是要把母亲给活埋了,拉了有三十来米远。惊动了邻居,也惊动了母亲的伯母。母亲的伯母跑来抱住外婆大哭,然后说:“她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她自小没了爹,你这个娘又不管教,她带着弟弟也不容易。养不教父之过,你就没有责任吗?你不要她我要!“一番话说得外婆泪珠连连。她又对我母亲说:“二妹,以后不要乱跑了,要听话知道吗?以后就跟我们住。“

    我的母亲从头到尾没哭一声,没掉一滴泪。

    外婆拿母亲也没有办法了,大哭起来,说道:“好好。你不听话是不是?你以后成龙成蛇我都不管了。“然后外婆在家住了两天又回枫香坪去了。母亲没有去她伯母家,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我从小就知道母亲的性格,她是坚强。母亲的气节是我最最折服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