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

章节字数:2226  更新时间:15-04-03 16: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时候的母亲面对枪淋弹雨也不害怕了。解放军已经遍步了湘乡大地,只要母亲侦察到了敌人,带上解放军去就成,而解放军对我母亲的保卫工作也做得更加的好了。可能是上面有交待过,如果发现袖子口带三根针的人带路,就一定要找一个人化装成老百姓保护她的安全,两人相隔五十来米,等到母亲走到了安全的位置再开火。母亲的胆子经过常年的锻炼变得很大了,一般她都是站在隐蔽的地方看着解放军英勇的杀敌。母亲说解放军打战非常的勇敢,只进不退,整个战场到处都是喊杀喊冲的吼声。

    这半年的时间里,母亲带着解放军到过很多的地方,老兴,火岩,湖北,马卢塘,因为现在母亲的年纪大了,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所以很多的地方母亲也记不清楚了。贾田区母亲到的次数是最多的,被**烧过以后这里从上至下已经没有几户人家了。自从**放火一把火烧了这里以后,把老百姓都逼成了土匪,连茅草屋都少有,房子就更加的少。

    班井的村寨上就打过一次战役,半天就结束了。土匪死亡很少,全逃跑了。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土匪占尽了优势,解放军没有追上。

    解放军在黄泥田住下时,叫母亲呆了两天。其中一天还带上母亲在毛坡打了一次战。在这次战斗中,解放军本来是想让母亲体验一下战斗的喜悦的。但是。。。

    这一次是解放军包围了土匪,可是土匪人太多,那一战打得非常辛苦。伤亡很大。土匪中能人也不少,他们来了个声东击西,朝我母亲所在的地方跑了去,边上十几挺机枪扫射,不可阻挡。母亲所在的地方也就十来个人。突然发生的变化,让所有的人都失去了反应。

    领导叫一个战士带着我母亲向安全地带撤退,可是没跑多远就让子弹给打中了,多年的经验,母亲清楚的知道面对如此强烈的攻势,在跑只有死里一条,于是就趴在了地上。而那个牺牲的战士就倒在了我母亲的身边。领导见状赶快往我母亲身边冲去。当他冲到我母亲身边的时候已经是身中数弹,但是他还是把我母亲护在了下边。十几个战士全部战死。土匪冲出了包围圈仓惶而逃。

    土匪跑远了以后,母亲挣扎着起来了,推了推旁边倒下的人,全都没有动,知道为了救自己全都牺牲了,感觉眼前一片空白,泄了一口起跌坐在地上。一切生命的逝去都只在一迅间,母亲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浓烈的气息,它围绕在母亲的心里,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后来的解放军赶到,看见母亲一身的血,吓得飞跑至母亲的身边,忙问:“妹子,伤着了没有?”母亲没有作声,他们在母亲的身上检查了一下,看见只是衣服上沾了血,并没有受什么伤,就叫一个同志将我母亲送回了黄泥田,其余的同志则去追赶逃跑的土匪。可是还是没追上。母亲回到黄泥田以后就向领导汇报了刚才的战斗和情况。首长说:“只要你能回来就好,你的情报能挽回更多同志的性命。”这个道理母亲并不懂,她就知道打战会死人,但是今天那些人是为了救自己才死的,而且就倒在了自己的身边,是他们用自己宝贵的生命换来了自己的生存。从自己第一次参加战斗后母亲就明白这件事情,但是今天,用别人的命换自己的命,她,是不懂的。。。

    由于首长事情多,把安排母亲的事情都交给了警卫员。连首长是多大的军衔,母亲那个时候都还是不明白的。

    那个时候的母亲,一身的血,衣服不可以在穿了,警卫员就拿了一套军装给我母亲换,但是母亲个子太小穿不了,就在老百姓家里买了一套旧衣服换上才合身。休息了一天,休息时不准外出,怕被别人看见后对母亲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首长问母亲胜利了以后想不想跟着部队一起下去,如果要去等下面安排好以后叫人来接她。母亲说:“上次没去以后就都不去了。就是想回老家毛场坝住下。毕竟那里才是田家的根。”首长说:“这个好办,今后给你安排好。我现在再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回去以后在查一下那些人是通匪的,要给予那些人严厉的惩罚。”母亲没好推脱,当时答应了,可是后来母亲并没有去查,其实哪些人和土匪有联系,明眼人一看就清楚,母亲当然也是知道的,可是她没有去向上级汇报。当我问母亲是为什么的时候,母亲的回答是:“是人都会有亲戚,土匪也有亲戚的,亲戚给土匪们一些吃的或者是收留他们几天这个不算是通匪。解放军在时,对湘鄂川实行了大包围,母亲是没说,可是很多的人依旧是被牵连了。

    母亲是个重情谊的人,在一次侦察中,母亲和付疤子来了一个大碰头。付疤子的部队被打散了,在杨家沟躲避,有几十号人。问母亲做什么,母亲说自己要去湖北伍洞,可是好像走错路了。付疤子是看着母亲长大的,心不带疑,就指给我母亲去路,还叫我母亲不要告诉任何人他的行踪。母亲点头称是,又没有办法,只好饶了一大圈才回家。因为外婆和他们家的关系很好,勉强也算是个亲戚关系了,能够长期住在班井也是有他们家面子在里面的。

    别人在他那里告发母亲送解放军的事情,他把别人骂了个半死,说:“只想发财乱造谣,她才多大,有多大的胆子送**?我说是你送的成不成?。”拿着枪指着他,吓得那个人忙说自己看错了。付疤子是真的、压根就不信这是个事实。

    田二在召市被打死了以后,聪明的向清就隐姓埋名,在召市从新安了家,家在什么地方,母亲没有告诉我。解放前向清对外婆一家也有过恩,外婆已经把他认做了孩子的姑丈。后来母亲在区里参加工作以后很想去看看他,但是怕给他惹下麻烦也就没去,更加没有检举他。

    杨树臣如丧家之犬,在解放军的穷追猛打之下,由四川逃到湖南想和上级会合逃向台湾,可惜还没等到那一天就死在了桂塘牛拉场。解放军将受伤的战士抬往召市。有三个受了伤的士兵迷路后掉了队伍,心里面紧张也不敢向老百姓问路。母亲收到任务以后找到三人,将他们送去了湖南与四川交界处的二屯石,三人去了四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