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

章节字数:2063  更新时间:15-04-03 16: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由于战事失利,匪军对共实行了军国政策。只要是不认识的,可疑的,多看**几眼的全部认为是共党探子,杀之。土匪头目贾松青战败了以后,他的一个手下逃到了付疤子麾下。不幸被认为是解放军的探子,把他也给杀了,可见匪军是杀红了眼,丧心病狂至及。反对这一项政策的**人士同样遇难,最小的人年纪才十四岁。

    母亲现在回忆起来,母亲说当时自己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就豁出去了,胜利以后想起来都害怕,自己死了到是无所谓,关键是两个舅舅。再后来母亲把自己的秘密做到了顶峰。一不想做官,二不想发财。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做过一样。这么多年以来。知道这些事情的也只有我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母亲的过去。

    土解以后,母亲一家回到了毛江坝。县委组织部门专门调查母亲时,说是接到了上面的指示。问母亲解放前是做什么的。母亲装傻充楞,说道:“我放过牛,会种田。“那些人见问不出什么,我母亲个头又小,认为搞错人了就走了。所以,解放前母亲做的事情并没有档案记载。

    母亲和解放军的最后一次战斗是四川盖梁山。她出去了五天,也是出门最久的一次,。这一次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母亲说所有的人吃的都是干粮。胜利以后,找了个人把我母亲送回了家。

    母亲回来以后,范代招的思想变得不太积极了。而解放军则是帮老百姓办起了农会,妇救会,儿童团。领头人是刘排长。

    土匪被打散了就躲了起来。瞿波平带领家人向来凤逃去。宋熙廉等在来凤,两人准备一起飞往台湾。。

    我二伯父当时也在场。他说瞿波平去来凤不敢走大路,走小路需要渡船,船行走了没多远就翻了。当时的天气很冷,救人搞了很久,耽误了时间。宋熙廉等了很久看见人没来,怕出事,解放军向来凤开进也只有一二十里地了,他就上飞机跑了。瞿波平见飞机已经开了,就退回到老窝趴壕。怕引起内部恐慌,这事他手下的很多军官都不知道。

    土匪躲起来以后,解放军想找到的话很困难,因为山林太多太大,找起来费时费力很是头疼。他们就开辟了政治攻势,宣传政策叫参加土匪不久,手上又没有什么血债的人回家,不追究他们的责任。还叫土匪的亲戚找亲人回家。

    有一部分的土匪饿得受不了,看见自己的亲人来找自己,而自己的罪状也不怎么大,就交了枪。其他的土匪见自己一个两个的同伙交枪了没什么事,就纷纷出来投诚。有些罪状大的不敢出来,一直到程潜派人去抓才出来完。

    解放军对投诚的土匪实行了镇压。只要是当过军官的都被杀了,班长,乡下的保长,甲长,恶霸等都没放过。其中有一部分是冤死。解放军说:“你们是什么军衔就报什么军衔,小头目都算,今后给你们官复原职。“有的土匪利欲熏心,自取灭亡,真正有头脑的尽管自己是个头目是个军官,但是什么也没报,就活了下来。还有一部分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就自杀了。母亲说其实解放军有点过火了,部队讲究的是宽大政策。不应该杀那么多人。但是话说过来吧,我们的人死得太多,大风大浪挺过来了,却死在了黎明的前夕,心中多少是为战死的解放军不平的。后来抗美援朝开始,很多的土匪被拉去打战了。

    解放后。,解放军的大部队撤走了,只留下少部分人搞地下工作。母亲也结束了她长达两年的革命任务。庆幸的是没有人知道母亲的秘密。母亲也就松了一口气。范代招选择留下来。母亲问他为什么不走,范代招说:“我给组织申请了,年纪大了,革命胜利了就不回部队了,在这里安个家,你们这里比我们那里强多了,不冷不热。我们那地方到了冬天,冷死人,受不了。“母亲有时候觉得他可怜,为革命奋斗一辈子,究经为了什么?

    范代招也常常跟母亲开玩笑说:“妹子,你真胆子大,要是没有成功不知道你怎么办。你的脑壳保不保得住哦“,母亲说”也许是我命好投了机取了巧。“

    老范继续理发,是不是还有任务搞不清楚,1952年死于一场爆病。埋在什么地方搞不清楚。

    1951年我母亲参加了由县工作队下乡化成分的行例。她没有文化,有的同志看不起她,就问领导:“她人叫什么,又没有文化,怎么要她的。“领导说是上面的安排,不要多说。“上面究经是谁,母亲也搞不清楚。要她搞就搞,不搞就不搞,无所谓,搞久了,领导见母亲工作能力很强,无论做什么都行,就是骂不得,领导很高兴。他对母亲有很多疑点,就问母亲以前是不是做过什么?上面是不是有你认识的人?“没有做什么?也没有我认识的人,龙山从来没有去过。“母亲说。他见问不出什么,也没有再问,可心中还是不解。他不是三岁小孩,他是县委的人。母亲可是说的真话,上面是谁她真不知道,要她参加工作的三年都是上面安排,母亲认为上面就是区委或县委,那县委又怎么认为?

    当化成份化到母亲的头上时,他们内部争论了很久,按当时的政策,母亲家还是有60担谷子的田,应当化为地主,母亲不同意,母亲就大致讲了她的身世,没地方住,受人欺负,走了很多地方等。如果化成地主怕人家笑话,大家觉得也是实情,有的说化成中农,有的说富裕中农等,各持已见,争论不休。领导是向佰林,他见争论不下,就问母亲想化成什么,母亲说要化成贫农。领导见母亲平时工作积极、又是上面安排的人,就卖了个人情给她化成了贫农,争论的人见领导都同意了,又是自己的同志,也就举手同意了。母亲为家里争得了一个贫农,少了今后的批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