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章

章节字数:2043  更新时间:15-04-03 16: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成分化完以后,接下来就是土解。班井的保甲长考虑到母亲的家离毛场坝太远做农活不方便,就把母亲一家人送往毛场坝进行土改。他们对母亲说:“我知道毛场坝是你的家乡,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就住在那里,如若觉的那里不好的话就再回来,毕竟你也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年。“回到了毛场坝,母亲了结了她的第一个心愿。

    在土解时,母亲穿出了解放军送他的鞋子和衣服,被县委领导看见了,就说了母亲一通,他说:“这样的衣服和鞋子只有大资本家才买得起,你也穿得呀?“意思就是说母亲有这样的衣服和鞋子,那么家里一定有问题。母亲从此没在外面穿过那些衣服,把它穿在里面,一直到穿烂。生怕惹出什么事端。

    当时的政策是分地主的田地和房子,分给没有田地的人。母亲家化成了贫农,家产没被化出去,还分到了一点建立房子的地皮。母亲的伯母跟随母亲一起回到了毛场坝,也分到了一些田地和地皮。

    毛场坝前几次土解都没有搞好。母亲虽然参加土解,但是由于自己刚回到家乡也不好说什么。有土地的人就是舍不得分出去。最后是县武装部带着解放军来才让这事情告一段落。

    回来以后,毛场坝变成了贾田管辖区,母亲一家又成为了老兴乡人。

    就在这一年,龙山县委派母亲去长沙开代表大会。母亲没有出过远门,所以不去。上面来人做母亲的思想工作。母亲推脱不掉还是去了。

    当时龙山去长沙开代表大会的人有七个。其中两个是解放军派下来的人,五十来岁的样子,他俩代表县委,为了安全还拿着枪,还有一个是年纪较大的妇女,大家都叫她大娘,她是农民代表。她曾经把生产的粮食全部交给政府支援抗美援朝战斗。其他人是代表什么的母亲搞不清楚。母亲是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位。

    由于没有交通,又要在吉首回合,他们就从龙山步行到了吉首,走了四天的路。路上还不安全,常有一些土匪本性不改的老百姓抢东西。母亲说他们每到一个地方,休息的时候都不可以单独行动。就是上个厕所也得几个人一起。一直等到吉首武装大队来接他们才放下心来。到吉首后,县长亲自来接,她给母亲倒水洗脸,问母亲累不累。母亲开玩笑的说:“湘西土匪的儿女,行走如飞,你看累不累?“石县长哈哈大笑,他问了母亲的年纪。母亲告诉他以后,他说:“年纪太小了,资格都还没到,不过既然是上面安排的人那就肯定错不了,年轻人锻炼一下也好。“

    到了长沙以后,学习,讨论选举一共历时七天。上午讨论下午休息。第一次子选,并没有选中程潜,他是沮丧。因为没有达到大会的目的,上面就派出了很多的领导下到各个县市做代表们的思想工作。代表们一致认为他是**人,省长的职位不能胜任。领导们就作出了解释,说出了他对人民的贡献以及正负面的影响,和平起义的功劳等等。这才使代表们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第二次正式选举,程潜被选举为湖南省省长,程潜大喜,给每一位代表都发了纪念品。

    母亲回来以后,很多的人都不相信一个没有任何文化的人,没有背景的人能够去参加省长选举的代表大会。他们都说:“我们从小看着你长大,除了机灵鬼精之外,也没见什么特别之处。而有的相信母亲的人则说是母亲祖上的坟埋了个好地方,冒得出红烟,生得出紫气。使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母亲又收到了不明人士寄来的钱。。外婆害怕。母亲到是觉得希奇,认为肯定是别人搞错了。就找到了农会问个究竟,农会的人看了也解释不清。钱的来处没搞清楚母亲也不敢乱用,就把钱交到了区委。他们看了以后哈哈大笑,然后说:“你不久就要来我们这里工作了,这钱是你的工资20圆,这个事情是上面的安排。“

    不久以后区里面派人把母亲接到了召市工作,她的职位是青年干事。上面有三个领导,周区委,李区委和谢区长。周区委是个南下干部,他对我母亲一直存在疑虑,他认为我母亲肯定是和解放军有关系的,不然以我母亲的背景不可能到区里面任青年干事,他也曾找我母亲证实过,但是我母亲就是个铁嘴撬不开。他见我母亲什么都不说,也知道部队的纪律,后来也没在问了。我觉得他不愧为南下干部,看得很清楚。李区委是洗车河人,因为文化高所以任了个副区委书记,他也私下问过我母亲是不是解放前参加过革命。母亲回答说自己那个时候还小,不懂事,没做过什么事情。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选中来区里工作,她也是怎么安排怎么做而已。

    母亲白天工作,晚上上夜校。由于母亲也算是主要领导,上夜校的时间都很少。母亲负责工作的地方很多,经常是县里面开会学习,区里面开会汇报,在到指定点抓工作。由于文化太少,工作起来真的是力不从心,虽然上了夜校但是没时间去,也就是小学一年级的水平。母亲唯一的好处就是她是从农村上去的领导,老百姓力量大,走到哪里都有人帮她的忙。

    半年时间,母亲就入了党。她入党很容易,没有申请书,没有介绍人,没有预备区,直接入党。入党那天是在龙山开会,当叫到母亲上台宣誓的时候,母亲都不敢相信是在叫自己。叫了母亲名字好几次她都不敢上台,后来还是由她的好朋友,县妇女主任(南下干部,北方人)把她推了上去,她才敢相信那是事实。

    后来县委领导说这是上面的安排,说你其实早就符合做一个**。母亲并没有多想,她只是觉得当时龙山党员少,自己一定要加入就是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