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十五章:母亲离世

章节字数:2146  更新时间:10-11-28 15: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慌了神,什么都不想的就要往外面冲去。宫爷拉住我,眉头微蹙,“不要着急,我已经让人备了马车,送你回家。”又低头和雪奴叮嘱了几句。

    马车的木轮子在并不平坦的黄土路上,咕噜咕噜地转动着,我心急如焚,不时地伸出脸往外面瞧着。

    马车内,雪奴抱着酣睡的湘草,正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不用看了,光看也没用,你又不能立马就飞回去。”她的话语中带着明显的挑衅,我不解,却也无心在这个时候与她对峙。

    过了一会,她见我没有回复,又不死心地哼笑道,“适才,看到那里的人都把你当成半个小姐似的伺候着,怪不得你一直都舍不得回家呢!”

    “雪姨!”我蓦地扬起脸看向她,“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她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突然这么大声干嘛,我听得见!”又扯了扯嘴巴,冷笑,“你娘年轻时也算是个名门闺秀,可惜偏偏嫁给了你爹这样的穷小子。要不然啊,你说不定还是个大小姐呢!你小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不甘心过这样的穷酸日子。所以现在长大了,就巴不得早日逃脱。上次宫爷来我家的时候,你就死盯着他不放,原来是心里早有盘算。”

    “盘算?什么盘算?为什么雪姨你说的话,我都听不懂。”我死死地盯着她。

    “暗香阁那是什么地方?你去那里还能做什么!呵……听不懂,我看你倒是在装傻。我知道你平日里都瞧不起我,觉得我脏,可是我自己做这一行,却从来不让湘草去沾边……你娘要是知道你在做这个,还不气得吐血。”躺在她膝盖上睡觉的湘草,不安分地挪动着身子,她低头宠溺地抚着湘草的头发丝。

    我把视线转向窗外,淡淡道,“雪姨,你误会了。我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做那样的勾当。”马车恰好在这个时候停下,家已经到了,我一把掀开帘子,就率先跳了下去。

    “娘!娘!”我大声叫着,打开门冲了进去,“您怎么了?”

    我的话在冰冷的房间里面得不到一点回音,母亲平躺在床上,毫无生气。我扑到床头,望着她冰冷惨白的脸,惶恐地将自己的脸伏在她心口的位置,微微吐了一口气,还好,那个地方还在微弱地跳动着。

    我请来了最好的大夫给母亲治病,但是他把完脉后,却对着我无奈地摇头,“你母亲如今已是油尽灯枯,恐怕命不久矣。”

    我不敢相信,使劲地摇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大夫掳了掳花白的胡子,叹道,“你娘能熬到现在,也实属不易。我想,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个女儿,她早就无心留恋这个世上了。”

    我一下子瘫坐到地上,手足冰冷,其实我又何尝不明白这些……自从十六年前的那场战争过后,母亲的心就伴随着父亲的离世而死去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守寡,内心郁结,旧疾缠身,如果不是为了我,她早该仙去了吧。

    剧烈的悲伤袭过,让我痛得说不出话来,嗓子好像吞了沙子似的,干涸的难受。我坐在地上无语凝咽,眼泪并没有如期落下,只换做了浑身断断续续的抽搐。

    大夫收了银子就走了,桌子上堆着几捆开好的药方,其实都是无用的,不过是稍微地缓解一下,希望那濒临死亡之人,能再熬几日。

    坐在地上许久,直到双脚都已发麻,我才艰难地攀着凳子站起来。拿起药罐子,将这些细碎的药材都倒进去,然后再生火煮烂。

    药烧好时,母亲醒了,前奏是一连串无止无尽的咳嗽声。

    我不知如何面对她,站在煮沸的药罐子前许久。她咳了好久,终于停息了下来,苍白的声音在空气中悠悠地回荡,“笙歌,你过来……”

    “哧……”一滴热泪,滴落在药罐上,瞬间地被吸收消失殆尽。“诶!”我慌忙擦干泪水,应了一声,又把药倒进碗里,端到床前,“娘……”

    “坐下。”尽管她的脸毫无血色,可是那双眼睛却依旧地明亮。

    我乖乖地坐下,舀了一勺吹凉,递到她嘴边,“娘,喝药了。”

    她的嘴巴纹丝不动,又将脸别开,“把药放到一边,娘有话对你说。”

    我默了一下,还是听她的话把药碗放到了桌上。我以为她会盘问我这半个月来去了哪里,可是她并没有。

    她用一种哀眠的眼神看着我,“你明白的,娘的身子是医不好了,所以喝这些药又有什么用,娘怕苦,就不喝了吧。”

    我“恩”了一声,重重点头,鼻子仿佛被人揍了一拳,好酸。一只柔弱的手按住我,“你从小就没有了亲爹,是我一个人把你拉扯大的。我死后,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记住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一定要面带微笑。不要老是那么冷冰冰的,还话中带刺。你这个孩子就这点不好,我到希望你能像隔壁的湘草那样,同样都是没有爹的孩子,可是人家就能活的无忧无虑……”

    “娘,您不要说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改过。”

    “还有……你的性子总是那么倔,以后倘若碰到了自己真心喜欢的男子,就必须要改改了。否则,你以后恐怕要吃苦头。”

    “娘,您不要再说了。累了,就先歇歇吧!”我再也忍不住痛哭出来,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流,怎么也止不住。我趴在她的胸前,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着,又乱说一通,“你不能死,你不能离开我,你死了我怎么办?我已经没有了爹,怎么可以还能没有娘。”

    我只记得那天晚上,我一直重复地说着这几句话,哭得昏天暗地。而母亲,一直用那双并不温暖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发,她在说,“乖,孩子……”

    最后,我哭得昏睡过去。夜半醒来时,母亲的身体已经变凉。我在黑暗中把自己的耳朵搁在她的心房位置上,可惜,那里是死寂的一片,再也发不出那种美妙的“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你知道那种恐怖的感觉吗?

    这个世上,那个最亲的人离开你了。

    “娘!——”

    我对着黑暗的房间,嚎叫着,像一头刚刚失去母亲的小兽,对天无尽地哀鸣着。

    这一辈子,我只这么一次用力地喊过,撕心裂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