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节:人魔现身

章节字数:4899  更新时间:13-02-21 10: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香港旺角的街头每晚都是这么热闹,人流如鲫一直到黎明。是一个不夜城。

    挂在楼宇上的巨型荧光幕,在行人的头顶上不停在唠叨着,闪烁着重复又重复的广告片段。霓虹灯灿烂夺目,不眠不休照耀着这川流不息的都市。经过一天的辛劳,人人都想在夜里玩个痛快,排走一天里的闷气,不想回家。

    克洛倚在黑暗的横巷中,注视着走过的行人,像要搜猎什么似的。他吐了一口烟,定目监视着对面马路旳一位年青人。在他身旁没有人,似是独自行逛的人。年青人衣着跟一般时下年青人无异:盖了半边脸的头发浆得蓬乱,带点金黄色,也带点不羁野性,贴身军绿色卫衣,双脚捅着破烂不堪的牛仔裤,踢着灰灰黑黑的布造篮球鞋,时下最爱的颓废打扮。

    他的视线曾几度不在意地擦过克洛的身上。他也许寂寞够了,不想独留在家,就算没有约会怎样也要挤进人群,只要眼看到人心里就会不那么寂寞了。像克洛一样。克洛每晚都会在此流连,通宵达旦。他像已习惯了寂寞的日子,不怕它的来袭。因为长时间独处的关系,很久也没说过话了。快要忘记语言是什么,像回到孩童不懂说话的时候。嘴里永远都是那么干涩。他不爱吃什么,只管抽烟,抽得浑身都是烟熏味,抽得已没有饥饿的感觉了。一身时下的名牌服饰,但已给他穿得残了,也不知多久没洗涤过。

    克洛一直盯着那个年青人,心情没有太大的起伏,因为他一早已认定于今晚必会找到猎物。他足足等了一星期。最终都没有令他失望,他终于找到猎物。他不住地打量着那位年青人,忘了两指间的香烟,直至被烧伤后才醒觉。两指一松,烟蒂随即掉到地上,溅起零星的火花。

    他终于开步跟踪着那个少年。少年进入了一间便利店,随意地走走看看,因他已意识到有人跟踪着他。他不敢回头望克洛,以免打草惊蛇。他心中暗喜,因他也呆得无聊,正待着找点事干干,意想不到竟有人会跟踪着他。心下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好玩意,刺激有趣。两人在猜猜忖忖对方的下一步行动,但却保持不动声色。敌不动,我不动,装作毫不知情。少年在墙头角上的广角镜上终寻到了克洛的影踪,但碍于他的倒影过份细小,未能真真正正一睹他的容貌。

    少年随意挑了几包零食便走到收银处付款。克洛也挑了罐啤酒跟随着。他抽出手电略略垂下头,一边假装查阅什么,一边按键偷偷拍下了少年侧面的轮廓。其实,克洛的一举一动,少年都察觉得到,但他毫不惊恐,却轻轻咧嘴一笑。

    少年步出便利店,故意走到僻静的角落让克洛继续跟踪,也企图制造机会让双方可面对面好好一谈。走到小巷的尽头,少年停住了步,慢慢转身望着克洛。

    「原来就是你。」少年带着一点不屑的神色轻描淡写地道。

    克洛没有响应,因为他不惯跟将亡的人谈话。

    「我是第二十一个,是不?」少年知道自己逃不了,唯有面对。

    克洛仍没有回应,只抽出一包香烟递向少年。少年没有上前沉默半晌。克洛五指轻轻一揑,一支香烟即激射而出,直向少年的眼窝飞去。少年垂着眼,抬抬手就把香烟夹在指间。

    「谢谢。」谢什么?谢克洛给他多一分钟生命吗?

    少年忽然曲起食指往香烟头一弹,香烟便燃点了起来,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又长长的呼了出来。

    「你应怎样称呼你?」少年虽知生死已定,劫数难逃,但故作潚洒地问。

    克洛抬起冷冷的脸,嘴唇略略移动了两下,但没有发出声音。

    「克洛?」少年从他的嘴唇,阅读得出他的名字。

    「为何要练这种武功?」少年心有不愤,也不屑他的所为。

    克洛定目瞪着少年,眼眶里燃着一点火光,也盈着一点泪。

    「为了增强自己的武功就去不断杀人,你觉得值得吗?」

    克洛即运劲,一晕红光由脑袋冒起,然后急速窜下直到腰间再一分为二直达两足底,足下的三合土地面即被研磨成粉末,向下的沉降了达三吋之深。少年感应到他的体劲,心知不能跟他硬拼,伸腿往墙上一撑,整个人便腾上半空,经几次跃弹后便到达天台了。克洛目露凶光,嘴角微微一翘,一下子便纵身上去到达了少年所在之处。

    少年自幼习武多年,一直忠于武术,希能为学派增光,发扬光大,但从没想过会遇上如克洛这般高强的对手,也从没想到今天会败在如邪魔般的他的手下。少年知道世间上有邪功的存在,是难以抵挡的武功,但犠牲也大,不是想象中可以预期,所以决不会习练。直至今天面临死亡也不会妥协。这不是习武的正轨。但很无奈,世间上最强的武功却是邪魔妖功。世人个个都变成了待宰的羔羊,无力招架,让命运摆布。

    少年不想就这样坐以待毙,即运劲集于一掌中,纵身扑向克洛。克洛瞄了一瞄他那发着红光的手掌,便知道他是洪荒会的人,而少年所用的正是洪荒会的独门武功辟洪掌。他心里暗叹这少年天资不凡,是习武的上乘人材,如不是遇到自己,他将来必成大器,必成为武林的砥柱。但反过来说,这正是他最心仪的猎物。克洛内心虽挣扎了一会,但一己的私欲却把正义压了下去。

    他是信奉命运的。他遇上这少年是命运。他进入这个境地也是命运。没有退路,一直杀下去,没路可逃。他也不想这样,这是命运的摆布,这是命运的安排。

    克洛眼看着少年杀气腾腾的扑将过来,只畧畧避开,没有跟他正面交锋,像要给他留有余地。他心暗忖为什么自己会对这少年有疼惜之心?这是修练魔功的大忌。若要修成魔功,练者必须断絶七情六欲,否则后果堪虞。他还未达至魔的境界,他还依恋着人间。因为他最美好快乐的时光是在人间发生的,他难以想象自己成魔后会变成怎样。会比现在更孤独吗?但克洛已经走到这一步,已再不能后退了。他要活着。他要让美好的记忆活着。这是他的所有......

    「你爱我吗?」瑞珊从后拥着洛克,轻声羞涩地问道?

    克洛没有实时答道,只瞇着眼笑着。瑞珊待得久了,还未得到回答,又羞又怒,忍不住在他背上搥了几下。克洛知道她气了,便转身反搂着她。瑞珊依然仍是不满意,继续往他身上乱搥。她忽然发觉腰间有点发麻,而这种感觉一直向四方八面蔓延。她知道是克洛的好事,即运劲抵挡。二人在比试之际,仍不忘四目交投,传情达意。瑞珊知道以自己的功力是斗不过他的,但论智慧她不是必败的。

    她紧蹙着眉,流露出哀痛的表情,眼角轻渗着一点泪,默默地望着克洛。克洛始发现她有点不对劲,即运气收起内力,要问她的状况如何。可是当他手一松,瑞珊便扳起他的两掌要他跪下。克洛登时痛得跪在地上,瑞珊得势不饶人,用五指抓着他的头发。街上行人无不好奇地望过来。瑞珊为了给回他一点面子,改揑着他的耳朶。

    「你爱不爱我?」瑞珊再次慎重地问克洛。

    克洛知道不能再回避,很想开口回答,但又觉得难于启齿,只愿向她微微点头。瑞珊对这种回答并不满意,于是便加重力度,害得克洛眼水直冒。

    「爱──」一听到这一个字,她浑身也骚软了,双面颊也泛红起来,也禁不住咧嘴而笑。

    「真的吗?」她娇柔地问,要克洛再一次肯定。

    「真的──」克洛真情地道。

    「你是否被逼说出来的吗?」

    「不。」

    瑞珊扭扭揑揑地旋过身去背着克洛,望着远山初升的太阳。克洛走上前亦从后拥着她。两人的面脥都被朝阳染上一片金光,好比他们的之间的爱情那么灿烂......

    少年没想到克洛那么轻易便避过了他,一时间止不住这个劲头,一股脑儿冲往墙上,势必粉身碎骨,讵料出师未捷,就这样毁了自己。然而,少年突然间面前感到了一股虚劲,阻挡了他的去势,全身像陷进厚厚的绵花之中,被重重的包裹着,终于缓缓地停了下来。

    少年睁开了眼,望望自己的身躯仍完整无缺,庆幸自己还是活着。他知道这是克洛手下留情,始对他又敬又畏。然而,这不过是死亡的起点罢了。凡是被克洛这种魔人看中的,是怎么也逃不过的。少年旋过身来,跃上半空,翻了几翻,一方面可以逃过克洛的追击,另一方面可以让他有时间恢复气力,开始酝酿着另一次攻击。就算要死,也要给他重重一击。为被他杀害了的人出一口气也好。这趟再不可以鲁莽了,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对手。他是一个杀人无数的狂魔!

    武艺愈高强的人,克洛是愈感兴趣的,因为其武功将会被他吸去,令他的武功日益高大,无人可匹。他将主宰这个世界。一个魔的世界。

    少年运功气聚两腿,两掌亦顷刻变成坚硬如钢的刀,誓要取他的头胪为世间除害。

    「喝!」少年一跃而起,身躯不断急速地旋转着,那只坚如钢的手掌就成了一个钻头,猛朝着克洛扑去。克洛不慌不忙地摊开两掌,掌心朝天,升至胸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凝气待发。少年此一掌乃先师传授的絶学,不经苦练十年以上是不会练成的。此絶学名不经传,是因为在这功利的社会里,肯犠牲时间、学业、爱情的年青一辈实在难求。而此少年亦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奇才──允量。

    允量自幼家境清贫,一家干着苦活,但从不向政府讨过一分钱,因允父认为只有弱者才会向人伸手求怜,每口饭都要亲手挣回来才吃得甘味。但为了允量的将来着想,允父决意要允量学习武术,当一个强者。允量也自觉没有一技之长,也不是读书的材料,唯有遵循父训,专心一致跟师学习,直至父亲逝世后也不终断,誓把絶学学成,以祭先父。

    允量碰着洛克此魔头,不得不先发制人,所以即运用浑身的力量对抗,虽然没有十足把握,但总胜过坐以待毙,有辱师名外,更枉了过去的努力,违了先父的遗训。习武者应皆视生死于道外。

    允量望着下方洛克的脑袋劈去,洛克竟然没有躲避,甚至转头一瞄也没有,势要迎接这一掌,此出乎他的意料。他心想,此掌其实从来没有向别人施展过,如今正是絶佳的时机,他很想亲睹这掌的威力如何。在这千钧一发间,克洛只抬起右手弹出一食指,就把允量这一掌的势力挡住了。

     「铛──」一声巨响后,允量的手被反震开去,虽然没有被实时震断,但已令他痛不欲生了。允量此时才觉得自己的无能,自己花尽心神学成的武艺,竟然如此不堪,愈发觉得自己渺小,也惊叹武学之高深!

    「呸!他练的是魔功,有何值得尊敬?」允量心下暗骂。「他为了吸取别人的武功,不知残杀了多少武林豪杰?」

    「他不杀我,就是为了我的武功......」当允量想到这一点,心头不禁冷了一大截。

    允量的手被震得毫无知觉,乏力发麻,彷佛已脱离身体似的。在洛克眼中,允量只不过是一头垂死的狗,是他的玩物而已,他根本不放任何人在眼内,因为他是至高无上的。

    洛克伸出右手,摊开手掌,来回屈动着四指,示意允量起来再次向他进攻。他还未玩得够。每个他看中的猎物,除了可吸取其武功外,还可逗玩一段时间,一举两得。允量坐在地上哼哼哈哈的喘息着,抬头望着内心看不透,武功深不可测的克洛,自知自己的命运全操纵在他手里,没有转圜的余地。他知道洛克在玩弄着他,所以没有还击,愈是拚命地还击,就愈令他兴奋。士可杀不可辱。

    允量在这像已既定的事实里,内心反而有一种宁静。人们都为了未知的未来疲于奔命,但知道了命运时却可安静下来。

    「来吧!」允量坐在地上闭起双眼,默默地迎接死亡的来临。其实他说到底也不甘心,英雄苦无用武之地。他像想通了什么似的:与其垂死挣扎,倒不如用最平静的方式离去。这是命运,命运不可违。人无论有多大的力量,也胜不过命运。

    克洛缓步上前,伸出右手成一鹰抓,紧紧地揑着他的脑袋。少年微微挺胸,深深吸下相信是最后的一口气,心中放下世上的所有全然迎接死亡。克洛的右手臂膀即变成火红色,透现着内里的愈发胀大的血管,闭起双眼,享受这舒坦的一刻。吸取允量这辟洪掌之后,他可算是得到了世间上所有的絶艺了,以后更加无人可敌,想到这一处,不禁仰首大笑了几声。

    允量登时两眼翻白,神情呆滞,像一个石像,浑身不由自主地颤动着,虽没有痛苦,但觉全身顿然冰冷,气数已尽。他的武功就这样经由克洛的手被吸进他的体内,之后倘若仍能生存的话,允量也只可回复到未习武之前的状态:一个普通人,也再不能习武。

    允量身上的肌肉,收缩得像干枯了的橘子,像一副干尸,衣衫也被烧焦了,皮肤一块一块的剥落,露出了幼嫩得像初生婴孩的肌肤,暴露着又红又蓝的血管看似半透明的身躯。当想到将可称霸天下时,克洛心头不禁泛起阵阵的满足感,但迅即被一种无形的失落盖过了。

    「得到了又如何?」在每倘克洛吸取高手的武功时,脑际都会响起这个问题。无敌的背后是什么?是失落,是孤单,是寂寞......无论他的武艺怎样高超,他永远都胜不过这心中的敌人。克洛停了下来,松开了手,他从未试过会这样做。他垂下了头,望着这个垂死的允量,竟不知道自己在干着什么。他看到允量膊头上的刺青,一个黑色的前卫图案:周边都是尖锐的角,链接着不规则但流畅的曲线,而在其中央隐若看到一个红色的心,他不知不觉地被深深地吸引着。他又再想起了瑞珊:他最心爱的人,一个已不知所踪的爱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