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节:长发女

章节字数:4018  更新时间:13-02-21 10: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碧盈在医院经过三小时的骨骼接驳手术后一直昏迷,五日五夜还未醒过来,虽未有生命危险,但叫家人终日忧心忡忡,无不仇恨允量冷血无情,把爱人伤得那么重,为的是一座冰冷的奬座。

    伴在她的病床边,允量反反复覆地思量,自责把爱人弄至如斯境地,但他亦不好过,一只永不可再使出劲力,只可应付日常应用的手掌,会永远伴随着他。

    对他而言,是一个负累。没有一掌,就等同废了一半武功,不可能是什么武林至尊。由天堂被扔下深渊的感觉实在难受。往日的自负目空一切的傲气,顿然化作一滩死水。想过了自杀,一了百了,却不想遗世人讪笑,干出如此懦夫的行为。

    不死,生又如何?

    留下来,只成为了命运的愚弄对象,恶运每见他颓然败相,定必沾沾自喜。

    他不想这样,不相信自己会是这样,不相信如此活下去,直至终老而一无所成,寂寂无声地离去。

    望着闭目不醒的碧盈,心中也泛起悔疚。要是他放弃,跟她决斗,结局可不是这样。

    他轻轻托起她的手在掌心搓揉着,抚摸他的脸,怀缅昔日的温柔。她的手因练掌功而变得干瘪,指甲也焦得泛黄,但无减他对她的爱。

    突然间,两点星光从精巧柔薄的眼帘下透射出来。她微微睁开了眼睛,眨了几下,然后察看四周,确定自己的所在之处,才察觉允量已然在身旁静静地用关切的眼神凝望着她。

    “你怎么啦?”一个躺在床上的病人,一个刚刚苏醒的人,第一句话竟然是关心身边的人,心头不禁为之一动。

    “你怎么样?”允量挨近她,替她拨开前额上几绺发丝。“给你的双手给我。”碧盈气若游丝低声地道,允量虽不明所以,但仍依言而做。

    碧盈紧揑着他双手,吻了吻,然后把它们按在胸口上。两股灼热从她的胸口,传至他两掌去,然后又有电流的感觉,把他浑身都僵住了。良久,允量才意识到她在传武功给他,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如把所有武功传给别人,此人定会油尽灯枯,幸运的会保一命,不幸的就会一命呜呼。

    其实,如她不这样做,能活着的机会仍是很大的,可她选择把所有武功传给允量,定有莫大的因由。

    允量摸不着头脑,不知她为何会这样做,对她根本没有好处,难道不想求生吗?

    他奋力地摆脱她,但已为时已晚,一双手已被电流所产生的磁场所吸附着,无法挣脱。

    他就像一个空空的水壸,满满的被注入了新的能量。这时候,耳窝内响起一把声音,一把熟悉的声音,响彻了耳窝。

    “我知道你热爱武术,这是你的生命。对不起,我毁了你的梦,毁了你的将来,我没什么可给你,唯有我长年累月所集成的武功可传给你,算是一种赔偿。不要怕,我自知命不久矣,要是白白浪费,倒不如传给你珍传,你要好好利用,要当一个好好的武者,不要任凭心魔主宰你。”

    允量听罢心头为之一凛,对她的无私奉献,心下有愧,愧不能授。

    原来碧盈早知道他心内存着心魔,知而不宣,只因她爱他,为了保护他的尊严。虽然对此她爱莫能助,但保守这个秘密却是义不容辞。她不想他的自尊心受创,他一定要坚持到底,不理会世俗眼光,心魔必可战胜。

    允量的泪水如断线珠链连连落在她的衣襟上,骤觉自己渺小,自私自利,从未懂得爱人,只爱自己。心中一再问,“值得吗?”为什么是她为我犠牲,而不是我为她犠牲呢?世间竟有如斯荒谬的事吗?纵使他竭尽气力去叫,也叫不出半点声音,眼巴巴的看着她的脸变得焦黄,看着她的秀发纷纷飘下,看着她的泪水在眼角滑下,整个身躯像干枯了的树枝,安躺在白白的病床上,没有留下半句话便悄然离去。

    他不忍,她又何尝不是呢?

    说到这里,允量垂下了头,哭得颈也一抽一抽的。他怀念她,也辜负了她的一番好意,她唯一留下给他的武功,如今已然落在克洛的身上,成为大魔头的一部份,继续助他残害世人,这絶不是她的意愿,她辛辛苦苦练就出来的武功,怎会想到会有如斯下场。

    克洛也被他的故事所感染,心下为之所动,替这个伤感的故事流下两行眼泪,然后眼眶边缘上被他的热力蒸发了。他发觉自己比以前更易哭,但又不敢让别人看到,所以用这方法去掩饰。

    克洛虽然未能移步上前,但仍运劲隔空轻抚他的头颅安慰他。“我岂不是夺了你爱人的礼物?”然后苦笑着。

    “你其实也比我好得多了,至少有人爱过你,有人肯为你犠牲,而我......”克洛徐徐叹息,默然良久。

    允量止了哭,慢慢回头望望克洛,本是淡黄的两眼,顿然变得通红,头微仰,嘴里不住哆嗦着,似有千言万语要说而未说。外表硬朗骇人的他,似变得软弱起来。

    “我爱过一个人。”克洛幽幽的道。允量想不到这个大魔头也会有如此柔情似水的一面,引起了对他的好奇,很想听他的故事,听他说爱的故事。

    克洛心会允量的意思,遂把他鲜为人知的故事娓娓道来。

    克洛自小家贫,父亲在他十岁年在一交通意外丧生,遗下了他、母亲和两个妹妹相依为命,而母亲体弱多病,再不适宜出外工作,于是家庭的重担便落在他的身上,被逼中途辍学,当运输工人为生。生活虽然艰苦,但总算全家都得两顿温饱。

    他没想过将来,这对他来说未免太遥远太奢侈了,活得一天便一天了。曾立下宏愿,要努力苦读,在社会干一番事业,当一个有稳定收入的专业人士,但家逢巨变,什么也得重新整顿,什么理想不理想都要搁在一旁,满足基本生活已令他透支了。

    一个晚上,他下班回家时,遇见妹妹克美最喜欢吃的窝芙,便掏腰包买了几个,怎料钱包甫抽出时便被几个匪徒声东击西的抢夺去了。克洛怔了一怔,未及反应是什么回事时,匪徒已然四散逃跑了,只见其中一个的背影,遂匆匆追赶上去,那匪徒抽出内里的钞票后便丢弃在一旁,在克洛发拾回钱包时,内里已空空如也。

    一股势不可挡的愤怒涌上心胸,他不甘心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金钱这么轻易地落在匪徒手中,坐享其成。他奋力的追赶,只想追回自己所应有的。不知从哪里来的劲头,使他能及时逮住了该匪徒,死命地搂着他的腰际,匪徒回身用胳膊肘凿他头顶,头也机乎要爆开了,痛得失去知觉,但下意识仍要箝制着他,誓不会松开。

    匪徒被他纒得不耐烦,停下来站住了脚,运劲使出一架式,全身突然暴涨了起来,克洛再无法勒住他而被逼松开了手。匪徒背部突然隆了起来,像足球般大,朝着克洛的头部冲过去撞了一记,使得他头昏脑胀,软瘫在地上。这是他有生以来所见过最怪的奇功,心下大惊,怕今趟没命了。克洛很想站起来,但觉浑身乏力,莫说要还击,就连站起来的气力也没有,眼巴巴地看着匪徒扬起了嘴步步进逼,似要对他不利。

    “你追什么?钱重要过你的命么?”匪徒亮出锋利的弹簧刀,架着他的脖子,左右来回游移着。克洛顷刻变作一头待宰的羊,毫无反抗余地,生死全主宰在他的手中。

    刀刃轻轻在皮肤上一擦,鲜红色的血液便喷将出来,滑过了刀刃,流过了脖子,如泉般流在满布污垢的地上,一滴一滴的聚集了起来,成了圆圆的一滩血,愈展愈大,本是红润的脸,也渐渐失去了血色,生死悬于一线。

    “看看你有多少血可以流,可以支撑得多久?三小时后,天就会放亮,途人也许会发现你,是生是死全掌握在你手中,我仁至义尽。”匪徒说罢,冷冷一笑,在他的脸上吐了一口,然后大摇大摆地离去。

    克洛心中在想,恨自己幼时不用心习武,只管终日嬉戏,浪费了不少可贵的光阴。如今恨错难返,自食其果,饱受欺凌,任人鱼肉。想到自己的一生很可能就这样终结,心有不甘,骤觉尚有不少未完成的事。也想到母亲和两个年纪当轻的妹妹,替他们的未来感到彷徨,恨自己未能尽本份便要离去。命运弄人,纵使愤愤不平,无论你有多大的能耐,也不能敌得过衪。

    眼帘愈来愈重,眼前尚有一线光,渐渐模糊,神志变得混沌,隐约听到死神的呼唤,然后一片寂静,以为自己已到了地狱。

    未几,他感觉到有一双手按压在胸口上,然后变得灼热,心窝不住地猛然乱跳,嘭然的脉搏声响彻了耳间,也像听到血液的流动,呲呲作响在挪动的肌肉声,全是身体内运作的声音,可却听不到外间的任何声响。

    呼吸也渐觉畅顺,回复了点点知觉。在脖子上的伤口处开始发麻,密度瞬即增加,火般灼热的感觉由该处蔓延开去,浑身热烫了一会,又瞬即降温,全身又感奇异的冰冷,如是者重复了好几遍,然后突然间,全个人又回复正常了。

    克洛慢慢睁开了眼睛,淡黄街灯的光抢进入了眼帘,引起眼球一阵微痛,眼睛挪移到眼角,才瞥见一位长发盖面的女生,垂下了头背靠着墙一动也不动,但看胸口仍有起伏,尚有气息。心想自己刚才定必是她所救回。再细心想下去,身边没多认识如此年青的女生,何况是身负武功的,那末,这个陌生的女生为何这么竭力地拯救他呢?心下满是疑问。

    “你终于醒过来了吗?“长发女气若柔丝说。

    克洛很想开口回答,但觉嘴唇全不受控,像被什么黏着似的,只用眼角有限的余光不住地打量着她。虽未能一睹全貌,但直觉觉得她温婉柔媚,絶不似是一个习武之人。

    “不需忙于讲话吧,你还未复原,放心吧,你命不该絶。”长发女缓缓的道。

    她咳了一声,在影影绰绰的发后,一口又蓝又黄浓而稠的液体从她口中流了出来。她没有伸手去抺,一直让它流出来,在地上形成一滩,然后噗哧噗哧的响,产生绵绵密密的细小泡沫,扬起了一缕白烟,随着风儿消散,无影无踪。

    长发女为了拯救克洛,不知耗费了几多元气,本来以她的功力,去收复一个数吋长的伤口是不难的事,但是此趟不同之处是伤口是在颈上大动脉上,是血液通往大脑必经之路,失血速度相当快,一不慎就会令脑部缺血,生命就会受到威胁。所以她如要救他,她必须将速度加倍,才可以将伤口收复,但如此一来,她的元气亦会加倍地消耗,所以她才会虚脱。

    长发女坐直了身子盘起两腿,反起两掌朝天搁在两膝上,运功调和体内真气,面色时而紫蓝,时而赤红,然后布满了龟裂,噗哧噗哧的脸上有透明的硬块纷纷爆裂落下,落在地上又被溶化,又被蒸发水气飘散。脱皮后,她的皮肤即焕然一新,回复少女应有的俏丽。

    她未待克洛起来便自行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望一望克洛,笑了一笑,然后迈开蹒跚的步伐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克洛终于复完,回复了一切知觉,轻轻挪移四肢,浑身一阵酸痛,嘎嘞嘎嘞的响了一会,坐了起来,只见地上有几绺发丝。克洛由始至终都不明所以,只静心等待身体恢复过来,心中庆幸今趟能死里逃生,全多得这神秘的长发少女,可连她叫什么名也未能知道,来日怎样可以报答她呢?他站了起来,拖着疲惫不堪的步伐,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这是他的依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