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节:酒悔

章节字数:5391  更新时间:13-02-21 1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克洛走在回家的路途上,感觉十分漫长,心中在想:他是家庭的支柱,任凭发生了什么,如何艰苦也得捱下去。

    睡了一整晚,一夜无梦,醒来才发现睡过了头,母亲也没唤醒他,知道他在日间工作劳累,如没充份的休息,怎样好的身体也会捱坏,着他请一天病假,好好休息一天。但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认为这是偷懒不诚实的行为,老板之所以聘请他,就是因为他的诚信和责任心重,他不会辜负老板对他的信赖。支吾母亲了几句,便飞快地跑了出门外赶紧上班去了。

    跑在街道上,他感觉到两腿比以前结实得多了,身体愈是猛力跑,愈是觉得轻盈。在街上转弯抺角,上斜时如履平地,身如劲风撂过,就算碰到行人的肩膊,也感觉不到,轻快得行人也没察觉到他的存在似的。

    他在市场里挑了几个西红柿,当他掂在掌上时,西红柿无顾爆破起来,溅得自己和周围的人都一身西红柿浆,惨遭途人连声破口大骂,骂他幼稚无聊,但可知道他并不是故意的,全不知道因由,正是哑子吃黄莲,有苦自己知,要解释也解释不了。

    又在肉店门前挑猪肉,克洛用两指拈起肉块来细看时,肉块忽地哧哧作响,更冒出蓝烟,并发出肉块烧焦了的气味,被他两指所触及之处,全然烧焦了,就连自己也被吓呆,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还未弄得清楚这是什么的一回事。

    他拎着一袋爆破了的的西红柿,一块烧焦了的肉块,慢悠悠地踱步回家,一边在想,令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是什么的一回事?想到这里,觉得浑身发热,热得像火烧一样猛烈,手上的塑料袋即被溶化了,两袋东西即掉在地上,然后,身上的衣服也变了灰,他赤条条地走在街上,途人无不吓呆了,女的更惊呼起来急步躲开,在情急之下便在地上抄起一张报纸蔽体,但见浑身又变得冰冷,身上结了一层薄冰,冷得像在寒天一样,不由得哆嗦起来。

    终于走到家门前,但在迈进大门前却踌躇着,心想自己这个怪模样会吓坏家人,也实太难为情了。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偷偷窜进去,不动声色地走进房间穿上衣裳,一切便应刃而解了。没想到母亲刚刚走到门前,赫见克洛一丝不挂,异常狼狈,以为他闯了祸被人欺负,替他找了衣牚后便开始大兴问罪。

    母亲听罢他那夜的奇遇后,心下细想了一会,赫然想起了幼时跟父亲习武时的一席话:“赤寒掌”乃至阴至寒魔界里的奇功,但不是任何人都能习练,由出生的时辰,长大的环境,到家人的体质都会影响他练功的成功度,如有差池,轻则四肢残废,重则命也没了,所以选择修练时要细心估量自己的素质。除此之外,虽然这魔功异常强悍,但为世人之唾弃,没多人可以承受外间的压力,就算修练得成,但日子也不会易过。

    不久,母亲便逝世了,剩下克洛和两个妹妹,这是他一生的担子,注定一生也要肩担。但碍于身上这奇异的武功,令他在工作上经常出错,屡屡被解顾,成为失业大军的一份子,不得不申领政府发放的经济援助金,但由于援助金微薄,根本不能应付日常的开支,生活也是捉襟见肘的。

    他要想想法子去挣多一点钱,在未来的日子里,妹妺都上学去了,开支也增加了不少。他爱两个妹妹,要她们得到最好的教育,知道只有念书才会有好的将来,因为他自己亦是过来人,很清楚不学无术的弊处。

    他想既然得到了这奇异武功,怎不利用它来攒点钱?他尝试到夜店自荐表演奇异武功,但这个新颖的表演,不被老板青睐反而拒于门外,但他并不因此而放弃,他继续向各夜店敲门。

    “你试试看。”克洛终于遇上了一个瘸了腿的酒吧老板,令他看到了一点曙光。

    老板六十多岁,如果店子再无起色,便会提早结业。其实那店子近年来频频亏蚀,连自己留下来养老的退休金也快要蚀去了,为的是不忍与亡妻一起奋斗的事业如此转给他人。除了金钱之外,这店子记载着他昔日与爱妻的一点一滴,每一张台,每一张椅,都是他们一起挑的,一起清洗过的,如今虽伤痕累累,不复往日美丽,但却留下了不少甜蜜的回忆。

    不幸的是,他患上了老人痴呆症,记忆已不及当年,而且也逐渐衰退,甚至消失,爱妻的脸也日渐模糊,唯有这店子可以勾起他的记忆,他真的不知道,如店子也没了的时候,他能否记得起以前的事。

    “嗯。”克洛向老板点了点头,目光烱烱,很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他知道机会不一定会有第二次。

    他闭起两眼,抿起了嘴,尽量控制缓慢平稳的呼吸,说到底,他还未能完完全全地控制存于体内的魔功,他觉得它是一个魔鬼,不易驾驭,也根本不知道怎样去驾驭它。当想运用它的时候,它不来,但不想它来的时候却无故悄然走了出来,每每都发生不可预料的事。直至想利用它来攒钱的时候,才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下领略到一些窍门。

    克洛憋住了气门,双手合十,聚精会神地驱动体内的魔鬼。一阵灼热就从心坎中蔓延开来,直透五脏六腑,四肢咯嘞作响,身躯胀了一圈。

    老板登时看得呆了,连退了几步,然后更躲到酒吧台后偷看。他这老头活了大半世,什么奇人异仕,武功盖世的奇侠没见过,如今却被眼前的奇人吓得目瞪口呆,虽是如此,但仍屏住了气要看他什么葫芦卖什么药。

    克洛伸手拿起桌上一只玻璃酒杯,五指轻轻搓揉一番,杯子便软了下来,随着手指的拿揑而变形,更把一枚钢叉插了进去,然后搓成一团,即把它冷却放在桌上,犹如魔法一般神奇。老板满面惊讶之色望着桌上那一团玻璃,然后执在手中细心端详一番,觉得匪夷所思,一时间未能相信面前所看到的一切。

    “这是什么奇功?”老板呼吸还未喘定,瞪着眼问克洛。

    “我不知道。”克洛没有掩饰直言告之。这突如其来的武功,困扰了他不短的时间,以为自己变了一只怪物,不再是一个普通人。

    “你以后就在这里表演吧。”老板王泰向他笑了笑,克洛两眼即发放出满载希望的流彩。这奇功曾累他失业,累他人见人弃。可时当遇到这位有独到眼光的王泰后,生命再不灰暗了,开始扭转过来,展开了新的一页。

    从此克洛每晚就在这个灯红酒绿的环境下表演,向人表演他的奇技。他从没想过要这么抛头露面,但为了生计也不作多想,只尽力做好本份,珍惜这次谋生的机会,也不要令王泰夫望,要令这老酒吧起死回生。

    “呵嗨!”无论观众给克洛什么,他都能把它变形或燃烧化作乌有,像一个魔术师,但观众都觉得他的奇技比魔术更真实更精采,乐意打赏。

    起初酒吧的顾客仍然寥若晨星,但他的表演一天比一天精采,赢得不少的掌声,也赢得了口埤,他的名字就这样口口相传,吸引不少慕名而来的顾客,小小酒吧每晚也座无虚席,甚至挤得水泄不通。酒吧和克洛一时成为了全城的焦点,媒体纷纷抢先布导,他们一夕之间便成为了名人。

    “有请我们今日的嘉宾魔法奇人克洛先生!”电视节目主持人提高嗓门,介绍克洛进场,即惹来热烈的掌声。

    电视台在同一时问对准着克洛,监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企图找出奇功的破绽,但无论用任何角度,任何摄影技术,快格慢格定格,专家怎样的分析,都无法找得出破绽,完全违反生理和物理的常理。专家也抓破了头,脱了不知多少根头发,都不知道所以然,看罢都无不拍案叫绝,啧啧称奇。

    在镁光灯和掌声的簇拥下,克洛感到生命在不断地蜕变,世上没有絶路,看到絶路只因为心中感到絶望。

    这不明来历的奇功为克洛带来了不少的财富,家庭的生活也有了改善,他感到上天的眷顾,心情比以前开朗了很多,名成利就原来就是如此般令人兴奋忘形,难怪人们都扭尽六壬都要闯出名堂。

    一名长发少女埋在人堆中,离远观看着克洛的一举一动,嘴角微微一翘,心下感到满足,克洛的经过全都似在她的掌握之中。

    目光妖娆的她在思量着下一步的行动。。

    好景不常,酒吧王泰突然患了重病,被送到医院时己奄奄一息。

    克洛抛下了一切的事务,取消了一切的演出,走到病榻中王泰的身旁,盈着两匡眼泪,紧握着他的双手。

    “让我叫你的儿子回来看你吧。”克洛说时两行泪水便急急滑下。

    “不用了,我们已失去联络多年了......要回来的总会回来,不愿回来的永远都不会来......。”王泰用沙哑的嗓子说。随着便是一声叹息,似有千言万语哽在喉中。

    “就算联络上他,他都是不会回来的......他恨我......。”在这一刻应该再没有秘密了,在心底埋藏以久的话,盼能留在世上。对方听到或听不到已不在乎了。

    说到这里便不由得哽咽起来,两滴泪水分别在左右眼角悄然滑下,然后没入浸漂得苍白的枕头中,留下一滩愈扩愈大的水渍,像永远都不会风干似的。

    王泰挪动乏力的手,提起了在柜上的手机,几经辛苦,错了又翻,终于翻开了内里的记事簿,然后递给克洛,示意要他细看内容。

    原来他一直都很内疚,内疚害死了妻子洪樱,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从前的他是个嗜酒如命的酒徒,两天一小醉,五天一大醉,醉了就会胡说八道,暴躁乖张,经常以玻璃瓶袭击人,不知几多人被他砸到头破血流甚至重伤,闯出了不知多少次的祸,每趟都是由洪樱花钱花唇舌花时间去摆平,心力交瘁,但仍对他不离不弃,总期望他会有转好的一天,因为这是她的爱人,比谁都更好。

    然而希望愈大,失望亦愈大,与其让他不断地闯祸,倒不如跟他一起共赴黄泉,免得遗祸人间,一起另觅一个适合他们生活的世外桃园。但又不忍撇下儿子不顾,最终都是搁下了这个念头。

    王泰试过好几晚没有回家,洪樱忧心忡忡睡不安寝,也知道他身体每况愈下,如果再继续下去,性命也会不保。

    她明白无论怎样好言相劝,他都不会领情,更不会有奇迹出现。为了他已费尽了不少唇舌,骂也骂过,劝也劝过,但他仍无动于衷,继续我行我素。

    在没计可施的情况之下,她决定投入他日夜癫倒的生活,喝酒也同样喝得天昏地暗,死去活来,像要做一块镜子,要让他知道他最可憎的一面,讨厌自己才会有改过的动力。

    她收买了所有酒保,着他们如看到他的踪影就即尽快通知她,她就会在那里守候着他,当着他面前不停地喝酒。他喝什么她便喝什么,他喝一口,她便喝两口,比他更甚。

    “你怎么啦?为什么老是要跟着我?”王泰老羞成怒,终于忍不住要开口问她。但洪樱没有回答,只继续坐在一角自斟自饮,喝得自己也不能自制,酗酒成瘾。她才知道区区的一支酒会这样令人痴迷,爱不释手。尤其是烈酒,一口浅薄的酒在嘴里荡漾着,酒香四溢,当喝下去之后,喉头上会留下灼热的感觉,一直沿着它所流经的轨道延伸到食道直到胃,最畅快的一刻莫过于此。

    她也爱上了这种感觉,一切烦忧顷刻忘却了,头颅悄然轻飘飘的在半空里荡来荡去,身躯蠢蠢欲动,快要离地飞开去了。

    酒醉的感觉令人失去理智,乐而忘返。也许这可让人暂时脱离不快乐的现实世界。

    “回家吧!女人不是要留在家中管孩子和烧菜吗?”王泰再喝下一大口拔兰地,提高嗓门冲她吆喝着。洪樱回甩他一个白眼,牵起一边嘴角,给他一个不屑表情。

    王泰劈啪劈啪的来回掌了她几个耳光,两颊红火了起来,灼热如烫,眼角不由得掉下一滴眼泪,这滴泪不是因为面颊的痛,而是来自心坎里如撕裂的痛,但无论如何的痛,她都强忍不哼一声,因她还没有放弃他的念头,捱过了才会有浪子回头的一天。

    他抬高了手,很想再掴下去,但被酒醉下几分的意识制止住了。

    脑袋突然有一道闪光略过眼底,浑身也僵住了,手掌刚储起的力量顷刻化为乌有,只在半空不住的抖着。

    他顿然悟出她的用心。

    碍于男人的面子不能放下,也讨厌别人管束他,他决意要跟她争斗下去,除非她肯先罢休,否则他会奉陪到底。

    他决定返回座位,继续自斟自饮,大喝大醉,对她视若无睹。除了酒之外,根本就没有人会明白他,没有酒,内心的壮志未雠的郁闷怎么消除。

    酒保一切都看在眼里,但又不敢多言,为免激动他的情绪,否则情况更难收拾,自己的饭碗也会不保。

    王泰曾想当一个武林大侠,年青时便开始习武,可惜一场交通意外却改变了一生,左腿毁了,就算勉强继续练下去都不会有好的成果,能成为一个武林至尊的机会微乎其微。遂心灰意冷,终日借酒消愁,不务正业,渐渐变成一个人见人憎的酒鬼。

    洪樱狠狠的隔远盯着他,喝得比他更厉害多倍,喝得天旋地转,世界彷佛变了样,变得十彩缤纷,灿烂夺目,再不愿抽身而去,永愿都要留住这亢奋的一刻。从前以为只要二人一同同甘共苦,咬紧牙关,什么困难都可以捱得过去,牵着手走过这段爱情路,就一生无悔。

    酒精在她的体内顺着血液在血管里游弋,麻醉了神经,终断了神经的传递,使她不支倒了下来。

    而她的生命就停留在这无形的亢奋之上,跟着随着微风消散。

    她中了酒毒。

    听见众酒客向她围拢着瞪眼哗然,王泰的终于从醉意中醒觉起来,死命地吸了一大口凉气,一股脑冲向人群,拨开人群,然后跪在地上,用无力的两手托起了瘫软的身躯。见她一面死灰,没有了气息,焦急得嘴胡乱地替她做人工呼吸。

    在她口里吹了几口气,然后用双手在胸口又按了几下,心里猛叫她快醒,快醒,但亦难留得住她的灵魂,甚至是她的体温......

    王泰亲眼望着爱妻在自己的怀里离去终于醒了过来。他终于承认她的爱,承认自己的不是,承认自己的懦弱无能。

    但那又如何呢?洪樱已经不能再醒了,遗下渐渐冷下去的躯体在他的怀中,他死命地紧紧的搂抱着她,如癫似疯地把额头砸在硬梆梆地石墙上,把它染成一片痛不欲生的红。

    爱,原来就是以一命换一命的故事。

    从此王泰每天都默不作声,辛勤地工作,滴酒不沾,储下了一笔钱,买下了这间酒吧。

    因为她曾在这地方离去。

    留不住一个人,也要留住这份回忆,他要全权拥有这份回忆,也为以往的所作所为忏悔。

    但他始终得不到儿子的原谅,离开了家,离开了他,从始音讯全无,互不往来,彼此像从来没有过这段父子关系。

    就如陌生人,各走各的路。

    “克洛,你要把我的酒吧留住......”王泰说罢嘴角泛起一阵甜意,眼睛凝留着两颗充满期盼的目光,咽下最后的一口气,然后让灵魂朝着爱妻洪樱的方向飘去,心中暗道一再提醒自己,假若真的再遇上她,就要记紧牵着她的手,以后都不可放开,一世甚至万世都长相厮守,永不分离,再不要辜负她的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