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节:两个只可活一个

章节字数:3933  更新时间:13-02-21 10: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咯咯咯,自行车在转行车线时,不慎被前方的的轿车碰撞,二人即双双坠地。

    两人未赶得及爬起来时,即被后来的车辆辗过,二人即告昏迷,被送抵医院时,他们已奄奄一息了,肇事车辆却一缕烟的不顾而去。

    世事弄人,突如其来的恶运,似要考验二人的对恋爱的坚持和斗志。

    经过多小时大小的手术后,二人情况仍然危殆,生命仍受到死神的威胁。

    两天过去了,于一个晚上玉兰终于苏醒过来了,她看到邻床正熟睡着的硕明,不禁黯然下泪。

    “你们两个只能活一个。”玉兰听见身旁有一把沙哑低沉的男子声音。

    在微弱的灯光下,她看不清楚他是谁,只看到两颗淡黄的眼睛。

    “时间无多,你要下决定了。”男子缓缓地道。

    玉兰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想你活,还是他活?”男子问。“你放心吧,他仍昏迷着,毫无知觉,无论你的决定是什么,他都不会知晓的。

    “我也时日无多了,虽得一身精湛的武艺,但奈何年纪老迈体弱多病,希望在死前干一件好事,也免得白白浪费习练多年的心血,因我已后继无人了......我一生害人的多,助人的少,沦得家破人亡......罪过啊......罪过......是报应......”男子说罢,咳嗽了几声,发出一阵短促的呜咽。

    “以我的内功,只可救活你们其中的一个,我见你们双双被送院医治,猜是一对爱侣吧。”男子又擤了鼻涕。

    “如你想活下去的话,你就连眨眼三趟,如你想他活,你就连眨眼十趟吧。”玉兰想了想,又望了望硕明。她万料不到,他们会一同走上这个人生的交叉点上,要面对这个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抉择。

    “在我未改变主意前,你快决定啊。”男子一再催促。

    “如你再不决定,就当你们放弃这个权利,我就大可多活几年呢!”男子打趣的道,然后呵呵笑了几声。

    玉兰根本不能拿定主意,他根本未曾想过在这风华正荗之时,竟然要提早面临死亡。

    望望邻床仍奄奄一息的硕明,怎么会想到会有分离的一刻。

    她想,她爱他比他爱她更深。他没有了她,可能都会伤痛,但一定会比自己复元得更快。

    要他死,而自己活着,有什么意义?

    难道要永远的痛思着他么?

    如是这样的话,生和死有何分别?

    玉兰闭上两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眨眼,男子聚精汇神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她一直在眨眼,彷佛没有停过,泪水在眼角悄然汩汩滑下。

    “好了,我明白了。”那男子被她的真情和伟大的胸襟深深的打动了,说话时也按捺不住喉头的颤抖。

    “不后悔?”男子要她再一次肯定。

    玉兰继续眨眼,表示心意已决,毫不后悔。

    “这个臭痞子,竟然会有一个肯为他犠牲的女生,算是活得有价值,死也无憾吧。”男子轻轻地掴了硕明几下耳光,很是妒忌。

    男子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唉,我开始有点儿后悔。”男子失落的道。“我不应让你有选择的余地,最大犠牲的是我,选择权好应该在我手上。”

    男子摇摇头,走到两病床之间,向着瑞珊说,“要是由我决定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死啊!”

    “错失啊......错失......”男一直摇着头,子自言自语。

    “但是你已决定了,我也不应逆你的意愿啊。”男子说时带点唏嘘。

    他沉默了片刻,然后伸手紧紧揑着二人的手腕,嗨的一声便开始发功。三人接触之处登时泛着淡淡的黄光,并发出微弱吱吱的声音。

    卧在床上的玉兰,只见他两眼由淡黄色变成了血红色。两个眼瞳也在变形,时而横扁,时而竖长,时而发亮,时而暗淡。

    未几,只觉他把她的手揑得更紧,没有明显的动作,身体像变成一股急速的寒流,经由她的手流向他的手去,体温也骤然下降,直至冰冷的程度,全身也变得僵直了,再动也不成了。

    看过硕明最后一眼后便默然闭上眼睛,再也打不开了,眼角上留下了染了血的泪水。

    她从来未有想过,死亡时会这么宁静。

    也许是因为她曾经真真正正的爱过一个人。

    死亡来时没有痛楚,反而有点轻松的快感,像沙漏里的沙粒滑过窄狭的管道,然后堕进另一个令人豁然开朗空间一样。

    “他们缘份未尽,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们不应重演我的过去......!”男子忽发奇想,倒抽了一口凉气,再加倍运劲。

    他再进一步重新发功,到达一个他从未到过的境地,身仿似置身万里的高空上,身轻如毛,在空中飞纵,没有一点障碍,眼前一片发白,像到了一个与世隔絶的仙境。

    在一片白蒙蒙里,他瞥见两个细小的身影,踏着轻忽的步伐朝他而来,从远处传来唧唧哝哝的细语。

    他们的笑声发放出无限的欢欣、美满和幸福,这都是世间罕有的。

    这都是男子的愿景,但可望而不可及。

    他穷了一生都达不到,这一生算是枉了。

    男子就把它投射在两人身上,把他的愿望达成,继续延续下去。

    他奋力在心底里狂唬着,竭尽全身的内功,进一步把玉兰的灵魂也带了过去。

    纵使他没有信心,因为他从没有试过这样做。

    只认定他们注定是在一起的,直至永远。就像他对爱人的思念。

    男子仰道望着天花板,像望到无边无际的天堂,那里是爱人终身栖身之所。

    但愿他亦能和她在那里长相厮守。

    他也想硕明和玉兰能活在一起,可是力不从心。

    唯有出此一策。

    虽说两个只可活一个,但灵魂却可以同活在一人的躯体当中。

    生和死的界限在哪里?也许根本没有界限。

    没有了身躯不等于活不成。

    可以说两个人都没有死,永远都活在一起,继续延续还未了结的情缘。

    那男子的内功用得精干殆尽了,皮肉即变成焦黑,收缩得像枯干了的橘子,头发变得苍白,全身长了密密麻麻的皱纹,俨如一个古稀的老人。

    他乏力地垂下两手,身体摇摇晃晃,说:“活着就是好......”话语未毕,他便往后一仰,倒卧在地上,像一排积木,没有发出隆然巨响,只声得有清脆咯唧咯唧的响声,身躯立时碎得七零八落,遍布在冰冷的地上。

    未几,那个碎屑自行燃烧起来,没有火光,高温把旁边的床微微的熏黑了,最后地上只剩下一堆零零落落的灰烬。

    一阵懒似一阵的微风,把它吹得在地上翻滚,更加散乱,如不细心察看的话,根本就不会知道它曾存在过。

    仍躺在床上的玉兰,睁着半掩的眼睛,像仍留恋着这个世界,但她的灵魂已然脱离了身躯,一动也不动。

    她长长的秀发散落在枕上,像攀附在石上的蔓藤,面色如灰,两唇微微张开,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没有一丝气息,但脸上却凝留着一抺满足的神色。

    然后,她的身躯像冰淇淋般慢慢地溶化,变成了一滩血水,再变成了一滩透明的液体,慢慢地没入床铺去了,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从此就消失了。

    而那边厢,硕明的眼帘颤颤欲动,一口瘀黑的血从他的口中迸发出来,喷上半空,散落在白白的被子上,留下可怖斑斑的血渍。

    那口血吐出之后,他的呼吸渐渐回稳。他张开了眼睛,瞳仁滚了几圏,脑袋还是一片混沌,如梦初醒,还未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

    然后抬一抬两手,动一动两脚,屈头向前望望被重重被纱布包扎着的身体,发现身上的擦伤了的伤口,被辗碎的小腿骨,皆已奇迹地复元。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曾身受重伤,差不多完全记不起当日发生意外的经过,虽意识到曾和这个时空脱节过一段不知长短的时间,但具体的细节却毫无印象。

    记忆里一片混乱,一大堆零碎的影像,理不清,理还乱。只有一种曾经沧海的感觉,像缺失了什么似的,但缺失什么,口里又说不出。

    他想起了他曾经有过一个爱人,有过一段温馨的时间,想起了她的手,想起了第一次亦是唯一一次跟异性的亲近。

    深夜里,他下了床,想回家,想去找玉兰。他有话要对她说,趁他还有勇气,趁她还爱他,趁她还很想对她说:「我爱你。」

    可惜自从那一个晚上之后,他再也找不到她了。

    她彷似流星的光华,转眼即逝,不留下一点一丝痕迹......

    依附在硕明身躯的玉兰,向众人把自己的故事说罢后,便嘤嘤的哭了起来,哭得脖子一抽一抽的,再也说不下去了。

    众人听过这个如此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后无不动容,只是不知怎去安慰她。

    或许她已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在哭,众人也渗泪,就让这悲伤令人窒息的空气被泪水冲洗开去。

    她活在他体内已三十年了,一直在等他,等他说出最动人的一句话。

    絶想不到会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天才可听到。

    他死了,他的灵魂不知往哪方飘去了。

    没有他,她也活不成。

    这一生就这样奉献了给他,但她毫不后悔。

    命运是上天的悉心安排,如做了又后悔,会令衪震怒呢。

    要爱得彻底,就要犠牲得彻底,毫不保留。

    “求求你们替我做一件事。”玉兰低着头,恳求着他们。

    “什么事?”瑞珊问。

    “可否把我的灵魂释放吗?我要跟着他飘。”玉兰右掌轻按着胸口,微微向前哈腰。

    “你的意思是......。”克洛问。

    “只要有人用刀把我的胸口割开,我的灵魂便可自由了。他的身躯再不可以寄居了,我要找他的灵魂,劳烦你们,可以吗?”

    众人都听得愣住了,不敢作声,憋住了呼吸。

    “求求你们。”玉兰进一步躹下身去,显出浓浓的诚意。

    瑞珊缓缓地转身在酒吧桌后捎来了一把生果刀。

    “我帮你。”她持着生果刀向她说。

    玉兰抬起头来望望她,露出带有感谢的微笑,向她一再躬身以表谢意。

    瑞珊虽有意成人之美,但当举起刀子时却没法向她刺上去,持刀的手不住的颤抖着。她想过放弃,但见玉兰对爱情那种义无反顾的神情,心下感动不已,她彷佛是自己的影子。

    爱一个人就要不问后果,甚至不择手段。

    二人凝神互望,像有一点灵犀开通了,两个人又像一对深交,深切明白对方要什么,在想什么似的。

    瑞珊向她微微点点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憋住在胸口,抡起刀,合起两眼向前急急迈了两步,倚仗一声狂啸,憋足了勇气,死命的往她胸口插下去,她的胸膛实时应声被割破了一道,伤口中没有血液流出,一直往下撕裂开去。

    那块人皮像衣裳般被一分为二,向两边掰开,露出一个白蒙蒙看不出边际的身影,发出一团强光,众人即抬起了肘子遮挡。

    这团强光突然又暗淡下去,化作一缕轻烟,瞬间在众人眼前下消失。

    酒吧顿然静了下来,尘埃凝留在半空中,停止了飘扬。众人默不作声,都在等待着有人会找出一个话题,打破寂静。

    玉兰和硕明的经历在各人平静的内心引起了激荡的回响与反思。

    爱情是什么?是犠牲?是期待?是盼望?众人心内都有不同的答案。

    也许有人会问:值得吗?

    然而,真的爱,是不论值得不值得,是不可以量度的。

    不懂得这一点,就等于不懂得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