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节:囊中之人

章节字数:4079  更新时间:14-07-23 12: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呜......呜......”在沉静的空间里,传来一阵阵压得极低沉的呜咽,是受惊过度的呜咽,听起来格外令人心疼,让人怜悯。

    克洛瞬即转个身来,看着偌大的空间,不见一人,静心细听呜咽来自何方。

    然而,在这空旷的室内找寻这声音的方向殊不容易,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仍不得要领。

    最后终于找对了方向,他放轻了脚步,静静地朝着音源迈去。声音愈来愈近,愈来愈大,终于在一列的座椅后看到一个斜屈着腿而坐的女生,见她哭得脖子也一抽一抽的,身躯也不住地颤抖着。

    克洛认得出她熟悉的衣衫,熟悉的秀发......不就是瑞珊吗?

    他即迅步走到她的跟前蹲下,看到被凌乱的长发重重的遮掩了她的脸。

    于是,轻轻用指尖拨开,看到一张满面泪水却无减她温柔的侧脸,和两眶哭得红透充满着惊惶的眼睛。

    当她把眼光移至克洛的脸上,即手足并用的往后爬,更发出一声凄然的惊叫,引起了连番回响,震撼了整个空间。

    她嫌倒后爬行得太慢太笨拙,即反过身来像狗儿一般以最快的速度爬行逃走。

    也许她的两腿已经无力了,已经站不起来,也许惊慌得连站起来的勇气也没有了。

    爬行时口中还是呀噢呀噢的沉吟着。

    她失了常态。这个不似是克洛所熟悉的瑞珊。

    “是我!是我!......我是克洛,你不认得吗?”克洛即抢上前,一手抄住她的胳臂,把她的脸拉近至他的眼前,猛摇着她,她也猛力地挣扎,但始终挣不脱他的手。

    克洛睁着眼,两眼发亮,收起了惊愕之色,柔柔地露出他充满着关切的的眼神。

    “你......克......”瑞珊似认得出克洛,惊惧也不胫而走,泄了一口久久压着心头的气,剩下来的只有她软弱无力像无骨骼的身躯,颓然躺在他的臂弯中,说不出一句话,然后,两腮帮子泛着微红,像困了的小孩般安然入睡。

    “瑞珊......瑞珊......你醒来吧......”克洛更感惊慌,怕她从此一睡不醒。

    “瑞珊......我爱你......你不要离开我。”克洛急得皱起了脸,想哭,没有泪。

    他爱她,他不能没有她。

    他深信命运不会这样戏弄他。

    她一定会平安无恙。

    克洛猛摇着她,但她却似仍在混沌的状态,神志还未清醒。

    “瑞珊......你怎么了?”克洛再三问道,但她没有答。

    瑞珊始睁着振颤得像飞蛾翅膀一样急的眼帘,终吐露出一点星光,能燃点起克洛希望的星光。

    遇上光影人也许是倒霉,但看见她仍能活着是幸运。

    两人像隔世重遇,无限的喜悦澎湃地涌上心头,渗着动人的甜意,乐透了心窝,抚平了伤口。失而复得的感觉,把他从地狱拯救了回来。

    “克......洛......你去了哪里?......”瑞珊动不了干涸的嘴,口里却仍能传出微弱的声音,彷佛来自腹中的声音。

    “我没有走开,我一直都在这里,我一直都在这里......找你”克洛情深地款款地望着她道。

    他已被爱俘虏了。

    有人说:「男生是为了女生而活。」

    不错,克洛终于彻底的感受到这句话的真意,其他身外之物,像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他只爱着这个人。

    “我们回去吧......”瑞珊说罢,眼角滑下一颗像流星的泪儿,匆匆地略过,像不想让克洛看见似的。

    克洛伸出强而有力的臂弯,一手托起她的胳膊,一手托在她的膝弯下,一个弓箭步便轻易地把她抱起来。

    她顺势把两手缠在他的颈后。

    虽算不上是一个拥抱,但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最紧密的接触。

    但愿这种感觉长留在他的身上。抱着她直至终老。

    如爱她要死,他宁愿不再活着。

    他抱着她,把她送到自己的家。她是属于他的,任谁都不能把她夺去。

    从今以后,他都会悉心地保护她。

    这个夜晚特别宁静,连虫鸣声也没有了。知道他们太累了,要好好的睡一睡。

    在暗淡的星光里,他一直注视着她的脸庞。看百遍也看不厌。

    紧闭的眼睛,如月的柳眉,仍觉得她在笑。

    如樱桃般的红唇,他很想吻下去。

    他从未有过这种抛却了理智的冲动,心里没有问自己她会不会喜欢。他拒絶去问。

    听着她丝丝的呼吸声,他终于吻了下去。

    然而,当他的唇抵达她的唇上时,他临崖勒马,停了下来,怕弄醒了她,怕她拒絶他。

    在克洛还未决定好是否继续吻下去时,一只纤纤的小手翻了过来,攥着他颈后,捏紧了他的乱发。他再也逃不了,或者已不想再逃了。

    湿润的唇如魔似妖的操控了他。

    他被彻底的溶化了,像一滩流动于无形的水,任由她的摆布。

    当她像碗儿时,他便是碗儿;当她是杯子时,他即变成杯子;当她是利爪时,他亦化身成为利爪───他随着她而变改,彷佛没有了自我,他已变成了她了。

    但是,他甘心。他甘之如饴。

    她轻轻哼着蜜意绵绵的调子,带领他到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时空,另一个境地。

    那里渺无人烟,只得他和她。

    四周都是白茫茫的。

    那里的气候天天都是温和的,就是裸着身子也不感到寒冷。

    头顶上是明亮的太阳,不太耀眼,一年至终没有阴天,它会随着他们的心情而变改亮度。

    那里没有饥饿,终日都是充实的。

    想吃时便吃,想喝时便喝。

    感觉都是温和的,不会太饱,不会太饿,不会太累,精力不会过盛。

    整个世界都是属于他们的,没有纷扰,没有顾虑,没有斗争──一切都是和平的。

    其实他什么都不想要。

    拥着他便得到了一切。

    抱着她飞到云端之上,身躯已比云雾更轻,随着风四处飘扬。

    不再想什么,因为已失去了记忆,忘了从前,也忘了以后,只活在当下。

    他们最想拥有的是现在。

    两个无重的灵魂,飞到比天更高的天际,望着愚昧日日夜夜烦躁不安,营营役役的世人。

    两者搂作一团,二合为一,以后都不会再分离,化作一阵狂飙的兴奋,整个人便悄然在空气中溶化,散发在每一个各角落。

    那阵狂喜又突然聚在一起,像下堕的殒石,冲着他俩的床上砸下。

    他们回到了地面,回到了人间,一种无形的失落感梗在尚有丝丝残余兴奋的胸口,屏住了呼吸,变得愈来愈重,压在心间。

    暗叹快乐的时光太短暂。

    她睡在他的臂弯内,他拥着她的肩膀,互传着相同的体温,互透着共同的空气,造着同一个梦,一起睡到天亮。

    他从未想过会拥有她,没有希冀过她的温柔。

    他从没想过会这么快,可以跟她这么近,感觉太神奇太美妙了。

    感谢上天的恩赐。他无憾了。

    现在得到了她,这一生就像没有什么缺失。

    于黎明时,他乍醒了,睁开迷糊的睡眼,见她仍在,心放下,继续睡。

    但愿黎明不要来,或长夜会折返,永远地守护着他们。

    瑞珊轻轻睁开了两眼,转头望一望仍在睡梦中的克洛,仍带着笑,像一个小孩。

    她用指尖在左手上的戒指上按了一按,一缕紫色的轻烟沙沙地泄出,然后端到克洛的鼻孔前,扬了几回,让他吸了几口,见他像昏迷一般沉睡着才告停止。

    她悄悄地坐起来,下了床,捡回了自己的衣物,边走边穿,进入浴室去。

    调节一下水温,打开了莲蓬头,幼幼的水柱儿沙沙的喷出,她走到莲蓬头下让水由顶至踵的流下,要把身体冲得一干二净───然而,却怎样也冲洗不掉她的记忆。

    希莱的笑脸,在脑海内远远的由一点逐渐变大,大得把整个画面也占据了,大得伸手可及,大得可把他拥着,吻着......可惜一走过去,他又消失了。

    这样的情景,不知重复了多少遍,每次想到这里,心仍是隐隐作痛,伤口又再次渗血,止不了,只好让它默然地结痂,但每次只虽轻轻触及这段回忆,它也会被撕开,让痛苦溢出,散布于身体的各部份。

    这是一道永远也不会愈合的伤口

    她久久也未能把这伤口搁下是主要的原因。

    她曾经努力把它搁在一旁,但下意识却要苦缠着它。

    因为她不想抺掉它,它一直记载着属于她和他的回忆。

    要削肉,就要流血。

    要忘掉他,就等于忘掉所有记忆。

    要保留它,就要承受尖锐的伤痛。

    她选择了保留它。

    纵使伤痛如尖锥,不时刺痛着她的心房,痛得死去活来。

    她会支撑下去。因为她愿意这样做。

    爱不可以用理性去解释,只可以用感知去感受。

    她的身体被水冲得凉了,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于是把水温调暖一些。

    嫌还不够,又再调暖一些,直至有热烫的感觉。

    那股热力像有力的指尖,使劲地揉着她的颈弯──像希莱的手,用掌心轻柔地摩娑着她的脸,抚慰着长年消耗在思忆中的灵魂。

    这是爱的热能,她仍能感应得到,纵使他已不在身边。

    玻璃浴屏内弥漫着厚厚的似轻纱白的烟雾,簇拥着她寂寞的身体。

    两颗不知是代表喜悦还是悲凄,辛辣得令人鼻酸的泪水,在毫无先兆下冲破了眼帘窜了出来,混入了由头顶流下来的水,成功地把它的行踪掩饰过去,像要告诉她:「你悲伤,但也快乐。」

    她似乎舔到了泪水,苦涩中却不乏甜味。

    她笑了笑。

    她从小至大都不爱哭,认为会哭的人是弱者,纵使是女儿生,也没有哭的权利。

    女生也要坚强。

    然而,当遇上希莱后,她就变得易哭、爱哭了。

    为他而哭是值得的,也是一种「享受」。

    因为她知道有人爱上了她。

    哭,变成没什么大不了。

    泪水洒在爱情上,会使它更具光华,更有色彩。

    她爱沉溺于这种爱与痛的长河中。

    但在这一刻,她要收拾心情,她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

    穷这一生,也要把它达成。

    就算死也安然。

    在这份爱之下却埋藏了深不见底的仇恨。

    一阵闷热升了起来,灼烫着心胸,压着气息。

    瑞珊用长毛巾擦干了湿发,拭干了身上的水点,穿起了睡袍,然后慢慢地回到克洛的身边。

    他依然熟睡着,比刚才还要睡得酣,对周遭的环境没有丝毫反应。

    这就是她想要的状态。

    他颧骨较为突出,两腮微微凹陷,鼻梁挺直而尖削,像一道山脊,嘴唇厚而干燥,略略向前撮起。

    下巴的末端是横平的,虽然有着刮也刮不掉扎人短短的胡子,但是总给人朴实可亲的感觉。

    这张脸横看竖看都是友善的。

    瑞珊已跟他相处了好一段日子了,可以确定克洛是一个实而不华可负托终身的好汉子。

    忽然之间,她觉得有点后悔。

    她所想找的人,不应该是他。

    因为他是一个好人。世间上如此这样的好人已近絶迹。

    或者他根本不应活在这个世界上,这里不适合他。

    太多的纷争,太多的诡诈,太多的邪恶,太多的贪婪。

    太少的真爱,太少的诚恳,太少的仁义,太少的施予。

    世界太像一个大染炉。

    不被这个大染炉所熏染,是十分难得的。

    他是出于污泥的莲花。

    她为何要找他作犠牲?就连她自己也想不出答案。

    时间不会为她停留。

    它在她的指缝间溜去,在她的凝思的目光边擦过,在她的迷茫中飘去。

    时间剩下不多,已经没有另一个选择了,一切都要依计划而行,否则功亏一篑。以前所犠牲的一切都会白费。

    瑞珊拒絶再想下去,以免愈想愈却步。

    她又再重新观察克洛的身体。沿着他的脸抚摸下去,便是他瘦长的颈项,锁骨的肩峰异常突出,硕厚的胸锁乳突肌,然后便是胸大肌,腋下的前锯肌,日子有功的腹肌,结实的大腿,精干的骨骼,都是上乘的习武材料。

    她对于他是满有信心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