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节:爱在一起的时光

章节字数:4480  更新时间:14-07-29 14: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瑞珊就这样和克洛過了一个晚上。

    晨曦穿过薄薄如纱的窗帘,灿着克洛的眼睛,照烫了他的脸。

    他向右转身,左手搭在瑞珊的胳臂上,微微睁开眼成一线,瞥见在熟睡的瑞珊,虽是卸了妆,但仍然那么美丽动人。

    面上感觉到由被窝里传来她的体温和她的香气,煞是迷人。

    动人的秀发,圆丰的前额,流丽的鼻尖,线条优美的嘴唇──他不敢相信自己全都拥有了。

    面前的她会是要伴随他一生的爱人。

    他一再重新打量她的五官,视线沿着她的轮廓滑行,记录下每一部份,每一个细节:眉毛的生长方向,生长的形态,眼睫毛的排列,眼窝里的细纹,鼻尖上的毛孔,颧上的细毛,排列致密的唇纹,唇上的汗毛,面上零散细小的黑痣,他都一一记在心上,永远都不会忘记。

    闭上眼,想着她,记起了,但又模糊不清了,又睁开眼,望一望,记在心上,又再闭起眼,想想她......不厌其烦,因他首次爱上一个人,他爱瑞珊。

    他肆意地用指尖去触摸她的嘴,由上而下,又有下而上。线条细致得让人爱不释手。

     他从未这般近,这么的角度去欣赏别人。

     就是这轻轻的接触,也让人心花怒放。

    瑞珊醒了,但她仍装着睡,细味着他指尖在唇上游移的感觉。

    闭上眼,想着另一个人,要把面前的他转换成另一个人,一个深爱的人。

    克洛爱着她,她却爱着另一个人。

    克洛紧紧地搂着她,再次证实目前这如幻似真的感觉。

    这不是梦。

    克洛才知道真正的快乐──她是快乐的泉源......他要延续下去,不要让它停下来,不要让它消失。

    瑞珊似乎很清楚克洛想要什么。她都全给他了──有条件地。

     她倒爱这个这么纯真的克洛。

    彼此的距离已然消失了,让爱升华着。

    克洛爱得欲把她吞下去,成为自己的一部份,以后再不分离。

    他抱紧了她,紧得不能再紧,令她呼吸也有点困难,窒息却把那股兴奋凝留在脑际,盘据着她的灵魂,践越了她的最后防线,直抵她的心最深处。

    能和瑞珊一起,克洛有着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像一只巨手抚着他的脑袋。把一切的忧愁都抚平了。

    喘息声由急促的转变成缓慢,渐渐地回复平常。

    瑞珊安躺在克洛的臂弯上,不约而同地望着灰灰的天花板,看得出神。

    「我......」克洛突然想向她讲他爱她,但说话临到嘴边时,却又说不出口。

    他想给她一个肯定,他想她知道他是不会背弃她的,要口证他是一个忠情的人,但又感到有点突兀,有点难为情。

    在往后的日子里,他已预留着空间给她,要与她一起跑,一起跳,一起喜,一起悲,一起生活至终老。

    因为他觉得他们过了那个夜晚,他们以后便是不可分割的一对了。

    他欲言又止,把自己推进窘地,反把甜蜜的气氛糟蹋了。

    两人又不约而同地扭头望望对方,眼神相碰,有人喜孜孜,有人羞涩涩,又迅速地回过头去。

    其实她知道他想说什么,他亦知道她意会到他想说什么。

    那句话即变得不好说了。

    见他不敢动声色,她突然翻身搂抱着他的颈,在他的脸上深深的吻了一下,然后又回到原处,双手执着被缘,盖在胸前,噘着嘴,像一个洋娃娃,滴溜溜的转动着黑黝黝的眼珠,在等待他的回应。

    克洛即又翻身过来,跟她同样地吻她,然后又同样地执着被子,睁着眼,僵直地躺卧着。

    之后,他们一动也不动,在等待对方进一步的行动,不敢离床而去。

    瑞珊终于回过头去问:「你......你什么呢?有说话要对我说吗?」

    「没什么。」克洛始终没法把心里话说出口,只悄悄地在被子底下伸手握着她的手,以表明对她的爱意。

    她把嘴角向上拉,露出甜蜜的笑容。

    「你不是要回酒吧干活吗?」瑞珊忽然想起便问他。克洛半张开了还残留了点点口红的嘴,瞪着被眼泥胶着的眼睛,下颚在打哆嗦,说不出话来。

    瑞珊惊慌得坐了起来,揑着他胳膊摇晃着,「你怎么啦?」她焦灼的道。

    「哈......」克洛不禁连声大笑起来,他真的猜不到他这笨拙的演技也能把她骗倒,但也欣喜他有一个这样关心自己的伴侣,无憾了。

    她即转了面色,由惊转嗔,抡起两拳便扑扑扑猛搥着他的胸口。

    「我......爱......你......就算你不爱我,我也爱你。」就在这个时候,在她的搥打下,他口中吐出了这模糊不清的这一句话。

    她停住了手,很想听一听他在说什么。克洛即捉住她的两手,对着她咧嘴而笑,凝神望着她。

    「你说什么?」她问。「我已说过了,不会再说多遍。」他说罢又在呲牙咧嘴的笑。

    因两手被捉住的关系,再不能搥打他了。于是嘟起嘴鼔起两腮,像河豚一样,别个头去装作生气。

    克洛捡起了手机,按了几下键拨了出去,道:「酒吧怎么样?......好,我和瑞珊晚点才回来。」

    他再向瑞珊说:「今天东主有喜,放假一天。」她笑了,两颊绽放出两个圆通通的红晕。

    「高兴吧?」他说,她昂起了头,喉头低哼了一声,似嗔非嗔。

    克洛突然抄起了她一堆头发嗅了嗅,然后问:「为什么会有洗发水香味呢?难道你已洗澡了吗?」

    她五指并拢劈开了他的手,说:「本小姐,天生丽质,香气袭人嘛。」克洛抿紧着嘴,想笑不敢笑。

    然后二人的枕头大战便展开了。

    忘记了洗澡,忘记了早餐的时光。因为太快乐了。

    没有什么比跟爱人一起更快乐。

    他第一次感到这种无限满足的快乐。

    两人梳洗打扮好了,准备共同渡过这天假期。甫出门时,太阳已然在头顶了,街上的人营营役役,车水马龙,众人已工作多时,二人才觉自己实在太怠懒了,

    「我们要去哪里啊?」瑞珊问克洛。肚子里突咕噜咕噜地作响,两人相视而笑,望望同一的方向,那里有他们最喜欢吃的咖哩羊腩饭。

    一想起,涎液已注满了口了,两人牵着手,五指互插在对方的指缝内,又温馨又满足,像千秋般前后的荡来荡去,又像一对乳臭未干的恋人,不时转头望望身边的他,止不住眉梢上,眼角上,嘴角上的笑意,笑盈盈的大咧咧的在街上踱步。惹来不少路上奇异的目光,管他的,他们只是妒忌他们的甜蜜而已。

    「今天东主有喜,放假一天。」事有凑巧,不谋而合,那间以咖喱羊腩饭驰名的食店东主也碰巧休假一天。两人向对方歪着头互抵着,没精打采地在街上踱步,失望之情溢于面上。

    「新鲜正宗中东咖喱羊腩饭。」前方不远处,一食店门上贴有一张黄澄澄得发亮的告示,两人即直着颈子,猫着眼,虎着嘴,狼着耳朵,回头望一望对方,然后挠着手向食店跑了过去。

    两人都想第一个进入食店,于是即朝食店方向拔足狂奔,在途上不时用胳膊撞一撞对方,展开了一场竞争。

    当瑞珊落后时,她就扯着克洛的衣衫,硬把他往后拉,克洛见状也不守规矩了,也伸出一手按着她的胳臂,拖延她的步伐。

    两人一路上拖拖拉拉,跌跌碰碰,不时也累及无辜的途人,回头连声说对不起,然后又继续追追赶赶。

    终于跑到该食店的门前,两人仍各不相让,嘻嘻哈哈的俯下上身抢上前,伸出一手,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抵达,同一时间推开左右的两扇门。砰砰彭彭几声向,门上的玻璃几乎也被震落,吓得刚在门后捧着几碟饭的服务生连连倒退了几步,更倒跌在地上,两手上的几碟饭却安然无恙,技惊四座。

    在他之后的是几个怔住了的服务生,和十多枚从椅背伸出来的脑袋,和多张陌生的脸。他们的焦点一致,同落在瑞珊和克洛二人身上。

    二人也大感惊愕,满面傻乎乎的呆站在门前。

    整间食店本是喧嚣繁闹,但随着二人破门而入后,就突然变得一片寂静。而这片寂静却维持得过份的长,长得二人都腼腼腆腆的,不知所措。

    「有......有没有......咖......哩羊腩饭?」克洛本着男儿大丈夫的气慨,率先从牙缝内迸出这句话。

    然后又是一片沉默,亦是不寻常的长。

    一滴热乎乎的汗水穿过了克洛的二刀毛,滴溜溜的滑下,从外衣开领处滑进衣底下,再滑过了湿淋淋胸口,继而滑至冰冷的肚脐。

    「我......们想吃咖......哩羊腩饭。」瑞珊有意打破沉默,硬加插了这句话。

    然后又是一片沉默,亦是不寻常的长,但气氛似有了点缓和迹象,没有之前那么绷紧。

    「请......坐啦!」仍坐在地上,瘦骨嶙峋,满面癦子的服务生,低声地在喉底里扛出这句话,然后颠着手上的一碟饭,脑袋侧歪了歪,示意她们到后方空座位处坐。

    二人侧着身子,像螃蟹般朝着空座横行着,沿途向众人的目光连连点点头,以表歉意。

    当二人坐下时,食店又随即回复了原貌,响着一片喧嚣盛势的嘈杂声音。

    未几,二人未及点菜,两碟热气腾腾的咖喱羊腩饭便被送到面前。

    咖哩的香气诱惑着他们的嗅觉,二人再不讪话了,把盛着咖喱羊腩的碗子倾倒在热乎乎的像一座雪山的一堆白饭上,白饭即被染得一片啡黄。

    吃了两口,两人都坐直了腰肢,烱烱的望着对方,露出煞有介事的神色。

    「怎么?」克洛终于忍不住问瑞珊。

    她噘着嘴,露出轻蔑的表情,似对那碟咖喱羊腩饭有点不满,但又不敢言出于口。克洛也意会到她的意思,也同样噘着嘴,闭上两眼大咧咧的点点头。

    看到他那趣怪的表情,她忍俊不禁,险些把不愿吞下去的饭粒喷出来,只强绷着脸合紧两唇皱着眼皮,怪模怪样的,引得克洛也噗嗤一笑。

    二人相视而笑,但又碍于别人的目光,便尽量抑制,可笑声却如洪水般从喉头冲击着牙缝,势要迸发出来。

    哈哈哈,二人的笑声同时间冲破两唇迸将出来,两声合并,便觉巨大,令得食店里哗哗一声响,店内的人无不回头注视着他们,各人的表情不一,有奇异的,有憎厌的,有呆滞的,成了一个奇异表情的大观园。

    待二人静了下来,他们正心里计划着应如何处置这两碟咖喱羊腩饭。他们所犹豫的是怎样不冷待他们的盛情,但如强逼自己吃下去,又不是味儿,苦了自己,真是进退两难。

    瑞珊突然惊慌地瞪大了眼,缓缓地垂下了头,见一头狗钻进她两脚之间,毛茸茸的身体,在两脚之间穿来插去,令她毛骨悚然。

    「怎么?」克洛奇怪地问她。瑞珊耷拉两嘴角,挂着一张苦脸。她嘟紧了嘴,拉长了脸以黑溜溜的眼珠指示下方,他才知道桌下有一头棕色的小狗在她的脚间徘徊着。

    克洛忽发奇想,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点子。

    他用叉子戳起了一块羊肉,然后悄悄地掉在那狗的跟前。小狗即摇着尾巴,踱步上前,垂下了头便一口咬起那块附在骨段上的羊肉,那狗喜孜孜地咯吱咯吱的啃着,但未能把骨段啃碎,吐了出来,骨碌碌的在地上滚,牠又退了两步,又叼起了那块骨,继续尝试把它咬碎,咬得脖子一甩一甩的。

    未几,一头身体比那狗儿更庞大的狗只,像嗅到了肉香也慢步踱了过来,趁那骨块掉在地上时,便迅速地把它叼了起来,扭头便跑了开去,剩下那小狗可怜兮兮的仰首望着二人。

    瑞珊被牠的惹人怜悯的目光所带动,遂又将另一块骨子较薄的掉在地上,那小狗即又叼起来啃着,清脆的咯吱咯吱声响过不停。

    见牠吃得津津有味,二人也感快慰,待牠吞下后,又复把另一块掉给牠吃。

    「好吃吗?」一服务生前来眼望着地上的小狗说。二人抬抬头望他,意会到服务生似乎在问他们,但目光却投在小狗上,感觉怪怪的,所以没有答话。

    「你们不爱吃吗?」服务生抬起头问他们。二人回以微笑,没发一言。

    他们看着那被香烟熏得一块黑一块黄的脸,都不敢造次,不敢说半句批评的说话。

    「咖喱羊腩是这食店的著名的佳肴,难道也通过不了你们的嘴舌吗?」服务生尖起了嗓子说。

    二人正思考着怎样答话,显得一面宭色。

    「说实话,我也不爱吃,都是那老店的好。」那服务生突然低下了头,把嘴巴附在克洛耳边说了这句悄话,然后又站直了身子托一托粗而厚的黑色胶框眼镜,笑瞇瞇的走了开去。

    二人回头相视而笑,然后继续喂着小狗,很快便把羊肉块吃光了。之后便结了帐步出门去。

    二人肚子愈发空虚,但又不肯让质素低劣的食物填充,除了大扫当天放假的雅兴外,还会让记忆留下污点,所以宁缺勿滥,他们要非找到美味可口的食品不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