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节:跟踪

章节字数:4166  更新时间:13-03-22 12: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们手牵着手,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左穿右插,跟不同的陌生的人碰碰撞撞,哎呀哎呀声连连,但也管不了这么多,只要有她在旁,什么也不管了。

    二人四处觅寻,东张西望,走过繁闹大道,穿过横街陋巷,兴之所致,为寻美食在所不惜。

    「我累了。」瑞珊喘着粗气,很费劲地对克洛说。

    克洛回以微笑,将她捧起抱在怀里,然后稍稍运劲,两腿便随即膨胀起来,变得又粗又结实,微微屈膝,两脚再往下一伸,二人便一起跃上半空。

    清凉的风轻轻揩擦着他们的脸,感觉焕然一新,脱胎换骨了似的。

    脚下的行人如鲫,愈变愈细小,像一堆又一堆川流不息的蚂蚁。由于他的身手奇快,竟然没有人察觉得到他们的存在。

    往上的劲力慢慢地缓和下来,二人随即下降,脚一着地克洛再一蹲一伸,如弹簧般借助下堕之力,向上反弹上去,弹跳得比之前更高更远。

    虽则如斯的动作奇快,但也无碍他的观察力,他仍关注到沿路的食店如何,卖着什么菜式,没一错过。

    「咖喱羊腩饭」数字突然又再映入二人的眼帘,克洛即收起气劲,两腿即回复了原状,踏踏实实地站在地上,然后扭头望着怀中的瑞珊。

    「终于找到了。」克洛满心欢喜道,她也是。

    「饿坏我了......那你还呆在这里干吗?」瑞珊装作头昏脑胀,睁着垂死的眼睛戏言着。

    「遵命,大人!」克洛便即在食店门前放下了她,然后整理一下衣着,再望望她,要自己不要重蹈覆辙,不要像之前那么鲁莽失仪,贻笑大方。

    「你们多少人?」甫开门便见有一服务生恭恭敬敬地,满脸堆欢的招呼着他们,是在茶餐厅里罕见的服务水平。

    「两碟咖喱羊腩饭。」克洛向服务生点了菜。

    「先点一碟吧。」瑞珊即截住。克洛回头望望她,意会到她的意思,便即改点一碟咖喱羊腩饭好了。

    香浓的咖喱羊肉香气扑面而来,攻入他们的鼻腔,刺激着唾涎的分泌,难抵饥肠辘辘,二人便二话不说地把第一勺的咖喱羊腩饭送进嘴里去。

    二人都呛了几下,差点没给它喷了出来。转眼间,二人的踪影便在冰冷座位上一阵风的消失,只遗留下数十块钱作结账。

    服务生回身一看,两人已不知所踪,见座上已空空如也,他摸不着头脑,望着桌上还残留着体温的硬币,一面不解的狐疑,抓抓头,哼不出半句话。

    二条身影又在街上四窜。

    「算了吧!」瑞珊饥饿得伸不直腰肢狼狈地道。

    「不要气馁啊!」克洛死心不息,还想碰碰运气,不相信找不到美味的咖喱羊腩饭。

    瑞珊眼盯着不远处蒸气腾腾的手推车,不禁喜出望外,一手挽着克洛的手匆匆地走过去。

    那是一贩卖地道小吃的车子,有咖哩鱼蛋,鱼肉烧卖,碗仔翅等小吃。二人即垂涎三尺,二话不说便买了所有小吃,也待不及小贩放进胶袋,便两手各擎着三串小吃,也顾不了什么仪态,什么食相,途人怎样的目光,狼吞虎咽着。

    瑞珊满口充塞着小吃,仰着颈,闭上眼,嘴巴灵活地翕动着,嘴嚼着,一滴顽皮的汁液从她的嘴角溜了出来,在往下巴尖滑下去,一副可爱的馋相,活生生挂在瑞珊的脸上。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普普通通的廉价小吃,竟然令人吃得如此津津有味回味无穷,恍然大悟食物要在饥饿里才显出它的味道和价值。

    两人不一会便把手上多串的小吃吃罢,剩下几支光秃秃的竹签和两张油光溜溜的嘴巴。

    二人看见对方的馋相,都不禁呲呀咧嘴失声大笑起来。克洛即掏出纸手帕给她抺抺嘴,瑞珊也抽出另一张纸手帕给他抺抺,像母亲一般细心,关怀备至。

    突然,克洛停住了,眼望着不远处卖牛什的车子,瑞珊回头沿着他的视线一看,也像发现新大陆般两眼放光,竟不知不觉地撇下了克洛,抢先朝着车子的方向跑了过去。

    「你太自私了!」克洛向着她敏捷矫健如小老鼠的身影呼喊着!

    瑞珊边跑边回头看看他,但没有停下来,只伸出指尖指指向车子,并向他吐吐舌扮扮鬼脸,得意洋洋。

    克洛见状再不礼让了,在顷刻间胀大了两腿,往地上踏了几下,穿过了人群,横越了满载着汽车的街道,一阵狂风般蹿了过去。

    离开车子还有数十步,瑞珊两腿便发软,没法再前行下去,便用两手支在膝上,弯着腰喘着粗气,正欲提腿再继续迈步时,克洛便在她的面前出现,两手各捻着两串淌着有浓厚香味的肉汁,已蘸上黄色的芥末的牛什块。

    未待她抵达时,他便微微俯下身,夸张地像狮子般张开了口,伸长了脖子在半空里绕了一圈,然后呲牙咧嘴噬向牛什串去,把一块牛肚叼往嘴里,大咧咧地嘎唧嘎唧的嘴嚼着。

    瑞珊当然知道他在拿她开玩笑,止了步,两手撑腰,嘴儿噘得比鸭子还要长,抬起了下巴,闭起两目假嗔着。

    两二僵持了良久,克洛终忍不住走上前,一边蹙着眉歪着脑袋如观赏艺术品般观察着她,一边好不神气地绕着她踱步。

    见她没什反应便把两串牛什凑近她的鼻孔下,来来回回晃了几下,让她嗅到牛什块惹人垂涎的香气。

    瑞珊虽然嗅到了那阵阵欲罢不能的香气,但仍坚持着不动,非要他向她道歉恳求她不可,可是肚子里的胃液却背叛了她,分泌量有增无减,像站在克洛同一阵线,勒令要她投降。

    饥饿无疑会使人意志薄弱,会令人两腿直打哆嗦,会令人肠烫肚热,就是她身怀盖世奇功,岂能捱过如此近距离的诱惑。

    她小心翼翼地睁着一眼,咧开了一小缝,等待着最佳的时机,但当看到他惹人讨厌耻辱人的笑脸时,便再也按捺不住了,两手霍地伸出,同时间一把紧握着他一手腕,虎着嘴冲着他手上的牛什串噬了过去,有意无意地啃到他的指尖,使得他哭笑不得,啼笑皆非,急急把嘴唇往牙里屈,咬紧牙关,死命压抑住喉头里震天的呼啸。

    克洛擎着两支光秃秃的竹签,眼睁睁望着两串心爱的牛什串消失于眼前,鄙夷地望着满嘴亮溜溜的油光,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瑞珊一脸得色,口叼着一支竹签,搓着肚子,透着满足的空气。克洛两嘴角如小丑般向下耷拉着,却惹得她噗嗤一笑,还险些呛毙了。

    两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全都摄入达川的摄影机下。

    达川满面长着硬得扎人的须根,睁着快要耷拉下来的眼皮,脑袋仍在混沌之中,昏昏迷迷的,但仍硬支撑着,抖搂着精神,视线没有离开过克洛一秒。

    他举起一罐冷冰冰的啤酒,一把在头顶上翻了过来,啤酒便从三角形的小孔哗啦啦的流出,飞洒在头发上溅着此长彼消的白色泡沫。

    他在额前形成的「瀑布」下张合着口透透气,像金鱼一样可爱,两眼没有张开,像熟睡了,也像享受着这唤人心醒的一刻。

    啤酒一直流下,沿着他身体的曲线流淌下去,濡湿了他不知穿了多少天的白恤衫,濡湿了他不知蹭破了多少个孔的牛仔裤,濡湿了不知走过多少路途的一双旧皮鞋,鞋拢里的脚底亦不知长了多少痛得令人叫苦的水泡子,但全也敌不过心底内无坚不摧的一团火。

    除了光影人外,他亦对克洛甚感兴趣,因为他竟然可以打败光影人,是强者之中的强者。擒贼先擒王,如不把魔界的强者拉倒,怎可把魔界连根拔起彻底消灭呢?

    他自知现时没法打败克洛,他那变幻莫测的魔功,实令他眼前一亮,才知道跟他的距离有多远。

    以他所知,除了同样修练魔功之外,根本没有可能把他击败,跟他死缠比拼只是飞蛾扑火,不自量力的行为而已。

    然而,他抗拒修练魔功,所以他只好长期细心观察魔功,冀能找出它的破绽,以正途把它消灭。虽然过程相当艰辛,亦不知道结果,又茫无头绪,时常都有很重的挫败感,曾经也感到气馁,但为着正义,他会坚持到底,就算赔上性命,也在所不辞。

    嘭的一声响,在他的脑际掀起如巨浪的剧痛,痛得眼珠压力暴增,快要爆裂似的。

    一连串的影像不自觉地,断断续续零零碎碎的一再播影着,无论闭上眼抑或张开着眼,这些片段,这此情景,又再活生生的展现在眼前,触手可及......

    他咯噔咯噔的奔跑于幽暗的陋巷。

    淡淡的星光洒不进来,异常的宁静。

    深宵时份,四下无人,人们皆已呼呼入睡,为明天不变干不完的活儿养精蓄锐。

    一对目光烱烱的眼睛,亮得有点凶,不住地探射着纵横交错的窄巷上。

    睁得眼白包围了深棕色眼珠,瞳孔一再放大。

    小巷像田间的阡陌,令人迷失了方向。

    没啥发现,他低下头撇开两腿一手支在墙上,喘了几口粗气。

    除了自己的喘息声,什么也听不到。

    他仍死心不息,纵然心身透支,也不会贸然放弃。

    不是为了立功升迁,只是为了社会的安宁和正义。深信社会有了它人们才会活得快乐和平。

    两腿虽然跑不动了,他毅然一手撑着墙,一手支在膝上,蹒跚地走着。

    手上的鲜血淋漓,没有包扎过,因根再没有时间去处理这些琐事。

    自信自己是死不了的。天有眼,为正义而干的人不会有这样的下场。

    噗噗噗,在寂静里他隐约听到低沉的脚步声,凭他的经验判断,必是软底厚垫的跑步鞋。

    是他。目标人物还在附近,只要他还在就逃不了。

    他满有信心的,嘴角生硬的翘了翘,成不了一个笑容。

    他再屏住了呼吸,再去听,要细心判断那匪徒逃走的方向。

    断他也不能走得多远,因他负着鎗伤。

    他看到地上有还未干的血渍,斑斑驳驳的,成了指引他追捕匪徒的最佳的引导。

    他呼吁呼吁的前进,湿透了的皮鞋嘎吱嘎吱的叫鸣着。

    拐了一个弯,脚步声便消失了,血渍也没有了,前方只是一条又短又窄的暗巷。

    突然间头顶几盏射灯亮了起来,白茫茫的射下来,灿得眼睛也睁不开,只好用前臂稍为遮挡,在迷蒙里看见前方有一人影,正向着自己冲过来,手上像持着武器。

    他看不清楚他是谁,同时间几盏射灯也亮了起来,眼前一片发白,看不到远景。

    砰砰呯几下鎗声便从那人传过来,向他开了几鎗,达川狼狈地毫无意识的左闪右避,他根本看不到那人。

    听见子弹在耳边嗖嗖而过,稍有偏差便会中鎗。

    达川几多次身处在鎗林弹雨下,没有惊惧。但此回却有点不知所措,才知道对方是早有预谋的,自己才是匪徒的笼中之鸟,网中之鱼。

    他心知道再不还击,便会被击毙。

    他便从腰间拔出了手鎗,一股脑儿向着前方连发了数鎗,横扫前方所有的空间,如无意外定会有人中鎗。

    呀......的一声尖得刮耳的厉叫,再一声沉重的闷响后,暗巷又变得一片寂静,但却夹杂着一阵阵的血腥味。

    射灯嘎然熄灭,剩下照残了的路灯,为俯伏在地上的人披上一片暗黄色。

    那人一动也不动......

    达川猛摇着头,猛拍着脑侧,极力制止自己再回想下去。

    他不想再想下去,不敢再想下去了,太可怕了......如他再看到那个画面,定会疯起来。

    他两手颤抖着,手上的摄影机也抖过不休,一个不留神差点没掉在地上。

    眼看到克洛瑞珊二人关系比以前密切,如胶似漆,羡煞旁人,令他不禁孤影自怜起来,有泪哭不出来,但他只容许自己维持如此窝囊的面目一会,之后又再硬挺起胸膛,继续完成还未了的工作。

    克洛这个人是魔头的化身,是铁一般的事实。出乎他意料的是,是在他未化身前是跟常人无异的,但从外表看来,他只是个普通不过的人,可以说成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人。

    他为什么要让一个魔头潜入自己体内,练就这般凶残的魔功,这个疑团就算是达川这般经验丰富,饱经历练的警员也想不透,放不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