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节:未來的女魔

章节字数:3171  更新时间:11-06-01 14: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望着床上这个陌生的人,有着奇妙的感觉。缘份为何让他们相遇,让他们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彼此却互相倚赖。如没遇上元品,瑞珊很可能已倒毙于自己的血泊中,但元品没遇上瑞珊,他仍在外间不由自主的飘泊中,不断地去找那个要找的人。

    瑞珊突然两唇微颤着,像有话要说,可没哼出半句话。元品大喜得瞪大了双眼,目光发直,不禁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比拾获奇珍异宝更为兴奋。

    他轻轻的坐在床缘上,为她拨开了几绺发丝,见她的脸上长了很多细密的水点,刚抽起纸手巾要为她揩抹时,水点即变成一个个黄色的水泡儿,它们时而胀大,时而缩细,隐约听到噗吱噗吱的声音,像有积水在泡儿内沸腾着,元品伸手用指尖摸摸,即皮烫得低哗了一声猛缩了回去。

    他不明所以,不禁有点惊讶,连连倒退了几步,视线却没离开过她。

    继而,水泡儿如有生命的滋长着,顷刻间便蔓遍全身,同样慢慢地沸腾着,使她看来面目全非,成了一个骇人的怪人。

    沸腾声忽而渐渐地减弱,然后静止了,一片平静。

    一连串卟嗤卟嗤的声音又继而响起,水泡不戳自破,变成一个又一个泄了气的气球颓然软摊在她的身体上,跟着一阵接着一阵水蒸气丝丝的往上升腾着,一直升到天花板上,然后向着各方四散。

    奇怪的事发生了,那些水泡儿,自动自觉地缩小,缩回所出之处,然后又贴贴服服的紧附着她的身体,复回光滑,身上白白的床铺上却被洇得一片黄。

    这是一个排毒修复身体的过程,是习练魔功者日常必要做的事。

    元品在旁看得目瞪口呆,不知就里,一脸像小孩看罢奇异魔术表演后的表情。

    瑞珊无力睁开了两眼,扭头矋着身旁的元品,十指不住地撩动着,发出咯咯的声响,两眼左右来回的滚了几遍,们还未确定自己所在之处,一片茫然。

    她想起了一些事,一些画面,才发觉现实有点不合乎逻辑,有点事与愿违,心头悠然泛起了一阵蚀骨的酸楚。

    「为什么?」两片唇抖抖索索的咕哝着,可她意犹未尽,使劲动了动干涩的喉头说不去:「为什么我还没有死?」话未毕,一颗绿豆般大的泪水,悄悄地在她眼角滋长了起来,超过了它所能承托的限度,一下子便滑落,划过亮白的面儿。

    她似乎对她这趟「重临」这个世界甚为不悦,有被欺负之嫌。留下她,只让她继续受苦,可她受够了,快要崩溃了,似已把下一世的苦难都扛了上去,捱过了,什么苦头不就是尝过了吗?难道自行找个解脱也不成?

    身未死,但心已死了。活着等于难受,那为何还要活?

    她止住了呼吸,拒絶呼吸,每一口呼吸都是多余的。

    一个死了的人是不需要呼吸的。

    她紧闭了两眼,等待着死神前来把她带走。如有人想要她的残命的话,她也会二话不说无条件地双手奉上。

    在眼底上的黑暗里,她感到无比的宁静,没有光,没有一丝的纷扰,没有别人,没有咒诅,没有哭声......也许这就是她想要的地方,想要的境界,是一个新的世界。

    坐在沙发上的元品,从睡梦中看到瑞珊的背影,便赶紧走上前截住她。

    「你要到哪里?」元品问她。

    她回回头望望元品,笑了一笑,没说半句话,然后把头扭了回去,继续背着他一步一步的向着深不见尽头的黑暗走去。

    霍地,她一身冒了火,烘烘的燃烧着,但她没有异样,像没有痛楚,反之更加婀娜多姿,脚步轻盈的往外走,影子愈来愈小,成了一个细小的玩偶,回头望望元品,然后纵身跃进一个无底的深洞内,不剩下丁点的痕迹。

    元品才坐了起来,满面粘着细密的汗珠,一面热烫,刚要上前拦住她,才发现两手两腿像被无形的手牵住了,没法动弹。

    他眼看着她在眼前消失,没入黑暗中,剩下沉重的失落感,再想起禾风委托下来的任务,自觉有一种愧疚,但无法挽回补救,饮恨在茫茫的怅惘中。

    元品在沙发中一个劲儿坐了起来,喘着粗气,像从令人窒息的深海里逃回到地上,回到现实当中,才觉得踏实,即起来走到床边,看到仍在昏睡的瑞珊,心下才惴定下来。

    细想了一会,又觉得刚才所看到的却如铁一般真实,几乎可以肯定是发生过的。他意识地俯下了身,让鼻子凑近,一边挪移着,一边抽着鼻子往她身上嗅,果然嗅到了微约的烧焦味,急急伸手抽起了一绺头发,不难找到被烧得绻曲成一小球儿的发梢,这证明了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即是说,刚才他和她有过交流。在心灵上。

    据他所知,这大可能是人们所说的「元神出窍」。

    信者认为人进入了睡眠状态时会「造梦」,说其造梦,倒不如说那人的元神已出了窍,脱离了他的身体,无重的往四方漫游着,但仍有着主人的感觉和思想。

    他们在「梦」中所经历到的一切,所看到的所触及到的都不是幻觉,而是真真实实的经历,是曾经发生过的。

    在未体会过之前,元品对这说法为天荒夜谭,纵使他是玄学的信徒,学习着一些不可用科学来鉴定的事物,但对这匪夷所思的论说,却不敢苟同,如今有过了体验后,他却开始相信了,他相信他和她的元神曾经交流过,有着真实难忘的感觉。

    从这一个角度看来,他在「梦」中所看到的,很可能是她的元神,是她的内心世界,是她心里最真实的一面──她是求死不求生的人。

    很可怕,他从来未曾遇上过这种人。

    连死也不怕了,她还会怕什么呢?

    他冒死救活了她,可不是冒犯了她的意愿吗?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吗?

    潜藏在他体内的一大堆文字,一本秘籍,一直支配着他,主宰着他,驱使着他,为它找出一个合适可承接的人选。

    他伸手轻抚了她骤然变得干旱发黄的头发,无意弄断了不知多少根,散落在泛着微黄的白色枕头上。

    他下定了决心不让她死,更让她好好的活着。

    但另一方面,他又想,瑞珊为什么会有这么强要死的心呢?

    在她深心处可有什么难以愈合的伤口?

    他要问她,待她醒来一定要好好的问她。

    他学习玄学多年,不是为了丰厚自己的财富,而是为别人消灾解困,让他们笑脸重现,好好的活着,要知道人在穹苍下是多么渺小的生物,生命仓促,转瞬即逝,不愉快地活,难道要终日愁眉苦脸不成?

    瑞珊再次睁开了眼睛,望到被湮得云雾状一块黑一块白的天花板,房间里只得一盏残旧泛黄的床头灯亮着,光晕显得薄弱吃力,这些不养眼的一切却反而给她踏实的真实感,告知她还未离开人间,她仍活着,纵使这不是她的意愿。

    她改观了,之前那股尖锐倔强被磨蚀了,压在胸臆里的热烘烘的气儿沉寂了下来。

    在微弱的灯光下,两颗亮晶晶的目光却格外明亮,不时眨动着,由眼角滑落到发鬓的泪水风干了,留下两道浅浅的泪痕,轻轻的绷着皮肤。

    在她视线的余光里罩着一个似陌生又似熟悉的面孔,虽然事隔多天了,但感觉彷似是刚刚发生的一样。

    「你怎么啦?」元品轻声的问,像怕吓坏了她。

    「你是谁?」瑞珊用那干涩的声线问。

    「我是元品。」元品窝窝囊囊的答,毕竟两人还未正式认识,却同处于同一房子中那么亲近,感觉怪怪的。

    「为什么我......你在此......?」她含糊的问。

    「我也不知道,也不知怎么去解释......总知我要找你。」

    「找我为啥?」她此一问,元品也哑口了。良久,他在想,却想不出话来。

    「为啥要救我?我不认识你。」她还依稀记起,面前的他是她的救命恩人。

    「我奉命要把一些东西交给你。」元品索性斩钉截铁向她讲出真相,心里也知道这也是令人难以相信的事实。

    「那是什么?」瑞珊好奇的问。

    「是一部魔功秘籍。」元品突然变得严肃的道。

    「魔功?」瑞珊有点抗拒,眉头松弛垂下了,带点失落。

    「是的,我要把它交给你,这是我的任务。」元品一再以肯定的语气说。

    瑞珊从他的眉目里看到出他不是跟她开玩笑,他很认真,还依稀记得他奋不顾身拯救她的一幕......她可以肯定他所说的不会是骗人的谎言。

    「为什么要交给我?」瑞珊进一步去问,她仍弄不清心里一连串的疑问。

    「是魔功的始创人的意旨,你大概是逃不了,像我一样。我是你们之间的使者。」元品说。

    元品由发现怪石开始,将整件事的始末一一如实告诉给她,纵使她很可能不会相信。

    她听罢后不禁愣住了,想了又想,一连串昔日的光影片段,一连串难以忘怀的说话,又再重新播放着,交缠着,由一根根直线,变成错综复杂紊乱不堪的曲线,一大团的压在脑袋上。

    从前的絶望陡地变成了希望,像枯萎垂头的玫瑰花,戏剧性地回复了生机,默然抬起头来,以感恩的目光仰望着原来没有遗忘她的苍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