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节:魔使者的下场

章节字数:3211  更新时间:11-06-03 22: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是什么?」瑞珊好奇的问。

    「是一部魔功秘籍。」元品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谨慎的道。

    「魔功?」瑞珊对这一词分外敏感特别留神,心下有点抗拒,眉头松弛了下来,带点失落。

    起初还期望着这个上天安排的奇遇会为她带来一点惊喜,可是最终不如人愿。

    「我要把它交给你,这是我的任务。」元品目光烱烱,以肯定的语气说。

    瑞珊从他的眉目里看得出他不是跟她闹着玩的,很认真,这一再令她想起之前他奋不顾身拯救她动人的一幕......两者串联了起来,便是有力的证明,让她可以肯定他所说的不是骗人的谎言。

    「为什么要交给我?」瑞珊进一步去问,她仍弄不清心里一连串的疑问。

    「是魔功的始创人的意旨,你大概是逃不了,像我一样。我是你们之间的使者。」元品说。

    元品由发现怪石开始,将整件事的始末一一如实告诉了她,纵使她很可能不会相信,但这是一个事实,没法改变,好应该要让她知道。

    她愈听下去就愈心寒,一阵猛似一阵的寒颤,像一个又一个的火山在心中爆发,迸发出震撼心弦的震荡,未敢相信这他所说的一切一切都是事实。

    她僵住了,四肢脑袋皆停止了运作,整个人像被冰封了似的,一时间失去了反应。

    她愣住了,想了又想,一连串昔日的光影片段,一连串难以忘怀的说话,又再重新播放着,交缠着,由一根根直线,变成错综复杂比绵絮更紊乱不堪的曲线,一大团的压在脑袋上。

    她本以为上天有心作弄她,直到她死前的那一刻,曾经恨过祂太狠心了,遂有了死的念头,要以死作报复,作为一个解脱,一个了断。

    无止境的痛楚,谁可承受得起?

    怨恨已在瞬间摧了她的一生,生命里失去了支柱,生不如死,死就是最完美的句号。

    她垂下了头,脑子飞快地转过不停,突然有一个画面凝住了,灵光一闪,绽放出戳眼的光华,一切已放弃了灰飞烟灭了抛诸脑后的念头,全都回卷了嗖嗖的钻回了脑子去。

    灰暗暗的絶望陡地萌芽快速地生长着,变成了泛着金黄色金光灿烂的希望,像枯萎垂首的玫瑰花,戏剧性地回复了生机,她把垂下了头重新抬起来,以感恩的目光仰望着她错怪了的,原来没有遗忘过她的苍天,再望着为她带来了新生机的元品,两眼溢出充满了感激的泪水。

    她猛然醒了。

    她凝住了思想,心下有了新的决定。

    她又再回到人间了。

    心神稍定,回头望着目光烱烱的元品,掀起了嘴角,微笑着,顷刻间眼睛里转而发放着阴森的蓝光跟毒瓦斯一样熏人,再而向他微微的点了点头,向他示意愿意接受他的「礼物」。

    从前的她跟别人一样,很害怕听见「魔功」一词,认为这是十恶不赦人见人怕的武功,碰也不敢碰,想也不敢想。知道如跟它搭上了关系,等于跳进了黑漆漆的大染缸,拒絶做一个普通人,成为一个受人惊畏唾骂的魔头,可是一踏上这途,就难以回头,难以令黑的变白。

    修练魔功者之所以对魔功趋之若鹜,甘之如饴,乃是因为其骇人的威力所吸引,有了它就等于有了无上的权力,所有人都敬畏他,不敢违抗他,纷纷向他屈膝膜拜。

    因此,常受人欺侮的孱弱小子、自卑退缩的乃至狂妄自大的人,心智不成熟,信念不坚定的很容易就会走上这万魔道之途。

    这是一条较容易获得权力的快捷方式。

    权力的欲望冲昏着人们的头脑,就算失去一切也甘心情愿。

    或许,其实他们根本就一无所有。

    他们再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爱人,没有子女......人们应有的,魔人是难以得到的,或许,到了那个时候,他的心已没有盛载着这的了。

    到了那个时候,他的心可能只有权力和称王称霸。

    不能回头,不能轻易折返,不能任意半途而废,要一气呵成。

    只要天生是习魔功的良材,他便可有这种特殊的权利登上武学的颠峰。

    一言惊醒,瑞珊开始唾涎着这种权力,她要让别人看到她不好欺负的气派。

    思前想后得了一个结论:与其要死,倒不如修练魔功,下毕生最大的赌注,跟命运赌一局!

    说不定可报仇说恨,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本来软弱的心,突然变得坚硬了,狠地下了决心。

    「来吧,传给我吧。」瑞珊抬起濡湿了的眼睛,晶莹莹的透着坚定的目光,戳进元品的眼底上,成千上万火热的利针,循着血流齐步钻进脑子里,掀起了一片麻痒。

    他喜见她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向,充份地配合着他。

    元品把房子里的窗帘拉上,把床头灯关上,房间里顿时变得一片漆黑,两人只隐约看得见对方的轮廓。

    他在磨残了的地板上盘坐着,两手五指并拢,指尖向上,手背搁在两膝上,闭上了眼睛,静默了良久。

    瑞珊亦依着他盘坐于地上,跟他对坐,静心等待,她不知道跟着会发生什么?魔功秘籍个中是什么,她全然不知道。静静的期待着,有点惊惶,却带点兴奋。

    元品开始低沉的念着,瑞珊听得出是一些文字,个个都是浅白的字,但串起来看时,却不知何解,一大堆风马牛不相及的字词,绞缠在一起,意思含糊难解难明,但是她仍是用心地记着。

    时间久了,听着他那调子沉闷的念叨,不知不觉间在耳窝里衍生出另一种声音,而这种声音听起来跟先前的完全不同,是一些较容易明了的字句,字里行间在传递着改变心灵的方法,纵使她的记忆力不强,但一直听着,脑子里却像是如被灌注般,感到渐渐饱满,浑身的感觉涣然一新。

    忽而,看见一个接着一个细小的火球从他的口中冒出,在他的头壳上绕着圈子飞扬着。每个火球像花儿的蓓蕾绽放着,蔓延着支支条条,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字体,在半空中盘旋着。

    每个字体嗖嗖地飞扬着,慢慢地加速,发出飕飕逼人的风声,它们跟着串连成一线,成了一个螺旋状的线圈,飞快地向上爬升,猛力地撞向天花板去,噗的一声向四方八面爆开,溅出金光灿烂的火花,凝在半空,火花拼凑在一起,砌成了一张面孔,那就是此魔的始创人禾风,这张面孔彷如有着生命,活现眼前。

    「欢迎你。」禾风带笑的道。

    瑞珊被如此奇怪荒旦的情境吓了一跳,想要站起来躲避,两腿却不受控制挪动不了。

    「不用怕,你已成为了我们的一份子了,请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你的。」禾风语气温和徐疾有致的道。

    这可真是奇怪的情景,他怎么会能隔空跟她谈话,对她的一举一动都能了如指掌,彷如置身于现场一样。

    瑞珊惊慌得不敢说话,仍是怕他会对自己不利,抖擞着精神,随机应变。

    「我精心研习【辟阈诀】的秘籍已经传受给你了,你就是这魔功的继承人,请你好好的利用它和将它传扬开去,令它发扬光大。」禾风侃侃而道,可因为他终于找到继承人,放下了心头大石,就算要死也得安然了。

    禾风因为已不年轻了,这套魔功终有一天会驾驭不来,反会被它吞噬,到时它会横行世间,灭絶人圜,在没有人驾驭它饲养它的时候,它会失去了倚靠,亦都不能自我生存,最终也会自然灭亡,在人间絶迹。这太令人婉惜的事。

    毕竟这是他的心血结晶,虽然自己得物无所用,但也希望它能久存于世,让有心人将它传扬开去,在武林中称皇称霸。

    刚巧瑞珊正愁着有仇报不得,因她所面对的仇人,非是等闲之辈,非有一身好武艺不可,可她的武艺跟他相距甚远,必敌不过他,致令她郁郁不欢,萌起要死的念头。

    这套魔功像特地为她而设一样,是她的恩物,是她的及时雨,极有可能把她的苦恼解除。

    背负着仇恨的人不会活得好,唯有报仇后才可有新的生活,复见光明的一天。

    瑞珊对这崭新的魔功除了存在着希望外,还让她有无尽的惶恐,听禾风这样说,更觉魔功十分诡异,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去驾驭它。

    「好了,你现在就要替我完成第一个任务。」禾风说。

    「什么任务?」瑞珊问。

    「请你把元品杀死。」禾风冷冷的道。

    瑞珊被吓得身体向后仰着,惊惶得凝住呼吸,听到心儿噗嗤噗嗤的跳动着。她不住地摇着头,夸张地瞪着两眼,两颊热红得发胀。

    「不,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是不会杀他的。」瑞珊语气肯定地说。

    「哈,你还要这么妇人之仁吗?」禾风语带讥讽。

    「我怎么要杀他?我怎么要杀他!」瑞珊按捺不住情绪,冲着禾风咆哮着。

    她从未杀过人,从来也没有杀人的念头,更何况要杀一个曾经救过她的人呢。

    她望着仍坐在地上的元品,见他一面呆滞,两眼变得深邃呆滞,眼皮发黑,皮肤粗糙变了深棕色,浑身长着一块又一块的黑斑,

    赫然发现他苍老了很多,比他的年纪苍老了三十年。

    他的眼角下垂了,伸延着一道长长的皱纹,没入苍白的发鬓里去。

    松弛了的眼帘下,透露着微弱的目光,嘴角往下拉,两颊深深的凹陷,外表全然像个饱历风霜深受时光洗礼的老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