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节:殊死的斗争

章节字数:3143  更新时间:11-06-15 23: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纵使她如何的谨慎,但也难免让鞋子沾上了点点元品的血渍,她也没暇去理会,只管继续向前走。

    突然间,传来啵咯啵咯的怪声,赫然看到黏附在四周的血渍像赋予了生命似的蠕动着,边挪移着边泛着波浪,然后像有默契地跟邻近的联合在一起,由一小块变成一大块,速度也渐渐地增加。沾在鞋底的血渍已经连结着在旁的血块成了一大块,慢慢地攀上她的脚踝上、小腿上、膝盖上......

    瑞珊即被吓得花容失色,猛力缩回腿,可是那些血块却比胶漆更黏稠,严严实实的粘着她的腿没法拔出,一时不慎失去平衡便踉跄倒地,跟着便听到禾风响亮有力的笑声,「哈......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哈......」笑声愈发变得震撼,愈发变得疯狂和阴森,激起了一阵回响,经墙壁反射后,更产生了共鸣,让人感到置身于另一个空间似的,在四周的墙壁像已然消失了,变成了一道无形的,深不见尽头的巨大隧道,阵阵不知来自何处的风随即刮起,绕着房间转了又转。

    此时,大门后传来敲门声,见没有上前应门,那人愈叩愈急,愈叩愈使劲,一阵哐啷哐啷声后,听见门锁咯嚓咯嚓的响,像有人用钥匙开门进来似的,想必是此公寓的服务员。

    也许,房内一连串的怪异声响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又或惹起了隔壁的憎厌向店主投诉,逼使他非硬闯进来看过究竟不可。

    房门吱吖一声打开,服务员即被眼前的一切吓傻了眼,呆痴痴地望着,张口结舌,手上那串钥匙沙沙的滑落在地上。他伫立了好半天,才得回了知觉,才懂得去反应,几经艰辛才把一腿勉强抬离地面往后踏,这一腿支撑着整个人的重心,却发不了劲,撑不起另一条腿,只眼睁睁望着它被地上蠕动着的血块缠着,不一会已攀爬至他的胸膛上。

    「你瞧!你瞧!有好戏上演了!」禾风忽然喜孜孜的道。

    瑞珊很想上前替他解困,可她也泥菩萨入海,自身难保。

    那服务员被血块团团地缠得紧紧的,使他透不过气来,可见他窒息得满面通红,面上冒出细密的汗珠,两眼翻白,不住地颤抖着,下颚不时地**着,像要呻吟一声,可他连哼一声的气力也没有了。

    包裹着服务员的血块咯嘞咯嘞的进一步收紧,服务员的身躯被挤压得成了灯柱般幼细,已不像人形了。

    瑞珊冲着他惊呼了一声,泪水热乎乎的迸发了出来,不顾一切的死命向他冲过去,可无论她如何的挣扎也挣不脱它。

    忽然,在那服务员的脚底处呈现了一个小孔,一道鲜红色的血液夺孔而出,源源不绝,继而慢慢地跟地上的血块凝结成一体,成为了它新的一部份。

    服务员的首级像一块重甸甸的石头,沿着成一斜坡的血块冲着瑞珊滚了下去,一直滚到她的跟前才停下来,吓得她尖利的惊呼了一声,之后便虚脱了似的软弱地倒卧在血块上,不省人事。

    禾风更开怀的笑得疯狂,笑声像刀子刮在玻璃上那般剌耳,愈发叫人憎恶和心寒。

    笑罢,他对准瑞珊的脸庞吹了一口气,冰冷刺骨的,企图弄醒她,要她继续「演」下去,不让这场好戏被腰斩。

    瑞珊眼帘抖抖索索的慢慢地睁开了,裂开了一道幼小的缝隙,透射着仍然哀恸的目光。她不由自主地咳嗽了好几声,微微的半张开了口,用那干涸的喉头抽了一口凉气。

    在她心神还未惴定时,还未及时为那服务员哀伤时,那血块突然霍地隆起,血液川流四蹿,浮凸着一些细微的轮廓,自我重塑成了一个人形,大大的撇着腿站着。

    那人身躯魁梧,六尺昂藏,肩膀宽厚,浑身流着赤红的不会向外倾倒的鲜血,一个漩涡接着一个漩涡像一朵又一朵的玫瑰,在他身上转了又转,运转不息,很不容易在看得见在血液背后灰白的眼睛,正在透射着深不可测的目光,直勾勾的望着她,像饿肠碌碌的豺狼觊觎着猎物一般唾着涎。

    瑞珊回过神来,定目望着这个血人好半天,才发觉他的外貌跟元品不两样,再细心打量着,才肯定这人就是他,不禁惊讶起来。

    「了不起吗?这不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吗?」禾风俏皮的道,立心在他们之间挑拨,令他们的关系更加矛盾,令这场好戏更加有看头。

    他就是爱看这场由他编剧、导演的戏剧。

    他要亲眼目睹这作品圆满地在眼前完成。

    「来吧,杀他吧,你不看见他在杀人吗?」禾风进一步挑拨离间,挑战着瑞珊的底线。

    瑞珊很不明白禾风这个人怎么会变成这么样,跟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截然不同。也许原本的他已然在人间消夫了,妖魔已侵占了他的躯体,他的灵魂。

    然而,瑞珊还是迟疑着,不敢出手。

    「瑞珊,我是元品,杀我吧,求你杀了我吧,我已控制不了自己......」元品话未毕,他便噗啪噗啪的迈着大步向着她冲去,在电光火石间,瑞珊的脖子已被他一手紧紧揑住了,被慢慢地抬高起来,双脚离地。

    她只感觉到有五根锋利的指尖轻易地戳进她的脖子去了,呼吸也顿然变得困难,窒息得快要晕晕厥。

    「你还要犹豫吗?今天不是你死,就是他亡,你知道吗?哈......」瑞珊陡然抖擞了精神,纵使头脑被窒息得迷迷糊糊,分析处变能力大减,濒临死亡的边缘。

    死,她可是不怕的,但有仇未报,却是她一大的遗憾,最令她害怕发生的事。

    要死,也要死得光采灿烂和有意义,否则就如乏味的玉食一样,乏善可陈。

    面对着元品,她感到进退两难,难道真的再要有人犠牲不成?

    那个无辜的服务员的头颅,还随着元品身上的漩涡所产生的震动,在地上摇摇晃晃着。看着他那死不瞑目的眼睛,一阵犹疑的酸楚悄然腐蚀着她的心,漫着蚀骨的剧痛。

    在天旋地转,昏昏迷迷里,她看到希莱亲切的笑容,她伸手去触及他时,可他即如轻烟般消散。接着便是假仁假义的秦可,他熟练地挂着同样亲切可亲的笑容,但无论他怎样伪装了得,他也骗不过她的双眼,洗涤不去以往血淋淋的事实,溶化不掉铁一般的真相。

    她心里的怒火陡然升腾起来,把一切的怜悯恻隐之心全都压了下去,两眼冒着赤红的火光,眼角像被无形的力顺溜的被往上拉扯,呈尖利的形状。本来圆溜溜的眼珠,两旁突然向中心收窄,变成榄核状,像猫儿的眼睛一样的奸邪。

    手指尖和脚趾指尖都不约而同地长出了尖利的爪,头皮上长着的发丝倏地向外伸展成伞形在空中飘扬着,本来栉比般的牙齿也即变得锋利,露出光熠熠的让人看得心寒的冷光。

    那条本被元品血液浆着的腿,顿时变得幼细结实,很容易便脱离了他的纠缠,闪到一旁。她俯伏在地上张牙舞爪,四肢如豹子一样轻捷,叭答叭答的冲着他扑了过去。

    先是伸出一爪,在他的身上横扫过去,抓开几道口子,没有任何血液流出,反之却很快被漩涡修补了,不留一丝痕迹。

    元品阴阴的笑了一笑,才慢慢地抬高了两手,两手掌赫然变得巨大,足足有六尺多那么高,两掌一合便把她夹住了,使她动弹不得。瑞珊即猛力地挣扎着,可她愈是挣扎,他就揑得愈紧,使她透不过气来。

    「对了!对了!就是这样了!继续吧,不要气馁,你是不会败给他的。」禾风在旁看得兴致勃勃,喜上眉梢。

    瑞珊眼睁睁望着面前已成了妖怪的元品,心下已收起了怜悯,反要想法子把他解决。

    他是不应该留于世上的怪物。

    瑞珊停止了挣扎,两眼发直,眼白瞬间变得通红,连眼珠也消失了,变成一片红,火辣辣的发放着烫人的红光。

    丝丝索索的声音由她的身上传出,未几,本夹着她的两只巨手,赫然被她身上的热力蒸发成了一缕又一缕的红烟,袅袅往天花板升腾着。

    就在这个时候,瑞珊一个翻身,俯伏在地上,四肢折了起来,像准备捕捉猎物的豹子。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沉的唬了一声便猛力的蹬出两腿,对准着元品的脸飞跃了出去。

    五根火红热烫的利爪便迎着他的脸刮下去,抓出五道深深的疤痕,在它未及修补之时,她便用另一只爪子把口子扩阔加深,用热力将之蒸发掉,使得它没法修复回原状。

    瑞珊得势不饶人,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转了身子,两腿蓄足了力量往墙上一蹬,两手举高过头互相并拢,绷直了身子彷佛成了一支长长的针儿,对准元品的身体激射了过去,整个人顺溜溜的深深地没入他的体内,元品要躲也躲不了,要挡也没法挡。

    元品眼巴巴的看着瑞珊进入了他的身躯,茫茫然不知所措,只管撇着两腿呆呆的站着。

    整个房间也突然静了下来。

    只听得见元品身上的漩涡依然团团转过不休。

    这一片的寂静,却令他觉得山雨欲来,使得他发了慌,心儿怦怦乱跳,不知如何是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