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节:隐世奇人

章节字数:3234  更新时间:13-03-22 12: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黑衣人想的没错,这些山猫并非普通的山猫,而是受过长期艰辛训练过的猫儿,而训练牠们的人传闻是一个已退隐武林多年的人,名叫孙云,他身负絶世武功,曾经一度叱咤武林,但自从爱人离世之后便隐姓埋名,隐居山林之中,絶迹武林。

    他爱猫,如他的爱人一样,由爱人离开他的那一天起,他便带着她的爱猫隐居山林之中,与外界断絶了一切的连系。

    也许就是那份爱,他淡薄了名利,心如止水。

    世上什么他也可以得到。除了他的爱人。

    试问还有啥要求?

    孙云没有下一代,也没有收纳徒儿,因为他曾经被人欺骗过,背叛过,对人已失去了信心,不再相信任何人,纵使常有很多后辈踏遍群山寻找他的所踪,向他拜师学艺,但都被他一一拒絶。

    试过有一个忠心的追随者名叫汤淇,因仰慕其大名,不计千里迢迢,特地前来拜师,他花了一年时间去找他,花了数年的时间在山林中露宿守候着他,他的真诚几乎打动了孙云,孙云也曾为此犹豫过。

    「你回去吧,我是不收徒儿的。」孙云站在高高的树上跟汤淇说。

    汤淇有幸能一睹孙云的风采,心头即泛起一股热流,浑身直打多嗦,本是极度欢喜的,可听得他回了这一句,泪水不由得在眼眶里打转,彷佛多年来义无反顾的追随,被这句话一一如流水般被冲去了,好梦顿变成空。

    汤淇不敢哭,怕坏了事,尤其是在孙云这个性格乖戾的人面前,明白他是不会被泪水打动的,于是他强忍住了。

    「为什么?难道你真的要让你的絶学失传了吗?」汤淇高声地向树上的孙云嚷着。

    孤云垂下了眼,沉思了一会。

    他其实有想过这个问题,但一直也想不出法子来。终于在最后一刻,孙云依然没有改变初衷,坚拒收纳他于门下,但心下也承受了万般的痛楚。

    汤淇心有不甘,没计可施之下,长跪在地上不起,冀盼着他的应允,他深信只要有恒心和诚意,终有一天会如愿以偿。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汤淇已不眠不休的跪上了五天了,但他仍未感到絶望,本着一颗真诚赤子之心,坚持等下去。

    终于有一天,在他疲惫不堪的时候,他隐隐约约的听见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处渐渐的走近,他心里兴奋的抬高了异常沉重的脑袋,睁开了差不多被粘合的眼帘,见一瘦削的身影站在他的面前。

    那人满腮银须,头扣一顶残旧藤制的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塑料黑边眼镜,身穿一件松垮垮卷起了袖的白恤衫,下身穿了一条同样不称身泥泞斑斑的短牛仔裤,脚穿一双陈旧的皮鞋却没穿上袜子,很不搭理的配搭,一身的衣物很明显是拾荒得来的。

    他正是等待以久的孙云。

    「你真的要拜我为师吗?」孙云从喉头里说出了这句话。

    「是的,我真的很想跟你拜师学艺,如尊师愿收我为徒,那我就死而无憾了。」汤淇诚恳的说,说罢便哈着腰,以两手支撑在地上向他俯首。

    孤云听他此言,眼角不其然抖了一下。

    「死而无憾?」孙云口里咕哝着细味着他这句话。「诚意可嘉!」他从牙缝里迸出这一句,然后抬起了一手,在空中划了个半圆,顺势竖掌往前一推,一股被压缩了的气团,坚硬如铁柱般直勾勾的对准他的胸口激射过去。

    汤淇但觉胸口一凹,听得见皮肉之下的肋骨咯吱咯吱的响,呼吸受阻。

    「为什么?......」汤淇很不容易才说出这句话,完全不明白为何他这般狠心,向他施以如此的毒手。他心知道这个伤口絶不轻浅,但他仍坚持支撑着,当是给自己的一个考验。

    汤淇没有还击,反而挪动着两膝,口里咯着鲜红色的血,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孙云迈去。

    「畜生!难道你真的不怕死吗?」孙云见他如此死心不息,心下愈发激动,不禁心软了。

    孙云松开了两拳,口里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凝望着这个被自己打得身受重伤的汤淇,两眼也蒙眬起来了,但他不让泪水流下,把脑袋一旋,那两眶热乎乎泪水便无声无色的被甩了出去。

    在泪上的倒影中,他彷佛看见他已逝去的爱人,张开着两肘,匆匆的向他跑去,当她快要走到面前时,她突然被无形的力量拉住,不自主地向后倒退着,堕进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里去,无论她怎样的抓拨都无法把自己停留住,身影愈变愈小,变成一点,然后一点踪迹也不见了。

    一个黝黑的身影,只得两点阴森的目光,突然飞跃上来,向他咧嘴而笑,发出叽叽喳喳怪异的笑声。

    他想起了不想记起的往事,就是过去他太相信别人,以至钱财尽失,还让爱人枉死,待他发现时,已后悔莫及了。

    这是孙云一生里最遗憾,最难以忘怀的事,为这非常的后悔,不原谅自己,任由思忆的痛楚折磨着自己。

    罪孽深重,押上生命,也是抵消不了。

    论武功,他是举世无双的奇材,已练就出一个无人可及的境界,要是他重出江湖,可以肯定将会在武林称王称霸。

    他透彻地领略到练武最大的要诀,就是内心的疯狂度。疯狂度愈大的人,所练就出来武功的威力就会愈大,但也是最难掌握操控的一环。

    孙云领会到练武不单是筋肌的锻炼和口诀的背诵可以练就而成的,这只不过是进入武学真正境界的第一个门坎而已。它彷如一颗未被培植的小种子,既没有根茎,也没有枝叶,怎可作楝梁?怎可作蔽荫?

    如要进入武学新的境界,就要由这颗小种子开始,不断地开发滋长,长出新的枝叶,枝叶又吸取新的养份和能源,以之来继续开发和滋长,如此下去,所练就出来的武艺才会丰盛荗密,不被容易攻破。

    而在练武中筋肌的锻炼是可由理性的分析和判断,加上反复艰辛的训练,常人都能达到不同程度的领域和水平,这也是让一般人陷入迷惑,不思长进,呆滞不前的陷阱。致令人再没法突破新局面,让所有的潜能尽量发挥。

    疯狂度的增长一般是不可控制的,很在乎个人本身的遭遇和阅历,最重要的是对人性以及人生的看法,这都是会直接影响其修练可达至的深度。

    孙云正是成功的表表者,因为他曾经历过人生大幅度的起起跌跌,情绪高低颠簸的程度,造就了他的成功,可这是非一般人可想象得到或可以轻易得到的经历。

    因为这些经历往往会令人疯癫,如自我把持不定,情绪搅不好,便会导致陷入抑郁状态,最坏的情况就是自杀。

    孙云曾经快乐过,因为他有过一个深爱的人,但命运播弄,好境不常,最终他失去了她,最要命的是是因为自己的过错而招致的,令他很迷惘,过着内疚的日子,好不容易才从痛苦的思想深渊中爬上来,可这是一生中最大的疮疤和缺口,至今久久也未能痊愈,甚至终此一生也不会有痊愈的一天,永远都要背负着这个遗憾活下去。

    就是这种哀愁,令他悟出了武学的真谛,才达至这个非凡的境地,这可是无人能及的。

    仍跪在地上的汤淇仍死心不息,以两手撑起受了重伤的身躯,乏力地移着两膝朝着孙云跪行过去。

    孙云不禁呆了,头顶一阵发麻。

    他已不懂得如何去反应,眼巴巴的看着他艰难地跪行过来,心头闪过一股冲动,想上前抱起他,接受他,应他的要求收他为徒。

    直至汤淇伸手熊抱着他的大腿抬起头时,他彷佛见到他蕴着狡猾笑容的眼角和利似刀刃的嘴角,他脑袋才被猛然敲醒,如暮鼓晨钟响起,震荡着他的心灵,泪水霎时被蒸发干了,怜惜之心也收起来了,霎时间,板起了冰冷的脸,回复他一贯的神态。

    汤淇见他没甚反应,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他死缠着孙云的腿不放,他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梦。

    可是他这般的诚心诚意未能把孙云的心打动,反令他不胜其烦,屡次抽腿不果下,怒火便从心上起,即并拢着指尖,在他头顶便是一掌,这一掌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已蓄有七成的功力,即使不毙命,筋骨也会实时碎裂。

    汤淇实时口里激喷出一口鲜血,遍洒在地上,两眼翻白,在他倒下去前,他彷佛听到脑袋迸裂的声音,也是他毙命前所能听到最后的声音。

    孙云抖一抖腿,便把他沉重血迹斑斑的尸骸甩开了,头也不回,昂首扬长而去。

    他就是一个可以这般决絶的人。

    这个惨烈拜师学艺的故事便沸沸扬扬的传了开去,震慑着所有的后来者,令他们絶迹,人们只对孙云多了几分畏惧。

    从那时开始,再没有他的消息,没有知道他的下落。

    后来,有传闻说在某一森林里有一群山猫,不时四出杀人,说是孙云所饲养和培练的。有人相信,也有人当作天方夜谭,一笑置之。

    也从此,再无他的消息了。

    此时,黑衣人止了脚步,放下了秦可在地上,心想在离去之前把这群山猫痛快地统统剿灭,才安心上路。

    其实也好奇的想领教一下,絶世武功高人孙云这伙「徒儿」是什么货色。

    他环看了四周一圈,还不见牠们有什么动静,只见牠们定目的望着他。

    夕阳斜照,染得天边一片淡红,新月才跚跚的爬上来,大地上也屏住了呼吸,静待着这出好戏上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