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节:胜者之风

章节字数:4085  更新时间:11-08-29 21: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石毅见他默不作声,心下提高了警剔,在这剑拔弩张的氛围下,作好了一切迎战的准备。

    「我当然用得上,你不知道,我浑身筋骨酸软,正待着有人给我捶捶呢。」孙云答道。

    「那你得自己过来拿,我不送货呢。」石毅说着踱步至秦可跟前挡着。

    「我没空,让牠们来给我拿吧,行吗?」孙云撇开了两腿,站稳了脚步,两肘握着拳向下一摆,地上猛地隆然一震,本躺在地上的猫儿,纷纷被震醒过来,立时扬起了两爪,以两脚站了起来。

    孙云口里哼了一声,群猫便迅速地围拢着石毅。

    原来那些猫儿还没被击毙,只是昏了过去而已,如今主人如此召唤,便给牠们唤醒了,抖擞着精神候命。

    石毅再不敢怠慢,摆起架式,伸出两手在面前轻柔地挪移着,手掌如鱼尾般摆动着,不一会在两掌之间便成了一股气团,风声呼呼的跟随着两掌的移动飞舞着,周围的猫儿也不由自主的随着气流晃动着身体,整个氛围煞是壮观。

    「气龙功?」孙云口里低吟了一声。

    他一眼便看得出石毅在耍着什么武功,不禁一怔,因为这不是等闲的武功,非要练习一段时间不可,心里对他的印象亦改观了。

    石毅提起一掌一张一合,带动了一团气劲,以其代手隔空把几头猫儿硬扯了过来,待牠们来到面前的时候,两掌相互飞快地一擦,一道无形扁平的气压,尖利如刀刃般,以絶高的速度向着那猫儿当头劈去,牠们的身体即被削断成二,在半空中溅出漫天的血花,染得绿草地上一片红,然后扑扑愣愣的掉在地上,气息全无。

    在旁的群猫们望望地上已牺牲了的同伴,两眼一瞪,然后回首望着石毅,依然默不作声,木无表情,竖着耳朵听候着主人的差使。

    「好胆,竟敢动手杀我的猫儿。」孙云怒目横瞪着石毅,低喘着怒气,压抑着快要爆发的情绪。

    孙云看着猫儿被杀,心如刀割,彷如又回到爱人离去的那一刻一样,泪未流,心已在淌血。

    他口中吹响了一口哨声,猫儿即各自向着四方八面奔蹿着,牠们奔跳得乱中有序,纵横交错,使人看得眼花撩乱,找不着焦点。猫儿左穿右插,看似错综复杂,异常紊乱,但互不干扰,可见牠们所走的路线,是有其精准周密的计算,和严格的训练。

    牠们愈跑愈快,已看不清其身影,只见团团的黑影四窜,在地上形成一个圆形,而它正向着石毅慢慢地挪移过去,不一会便把他重重围住。

    石毅不知如何是好,只不停地转身察看着牠们在身边蹿来蹿去,图能找出破绽突围而出。

    待孙云吹出第二响哨声时,一头猫儿不知从那里弹了出来,对准石毅飞弹过去,石毅很艰难才避过了牠的侵袭,呼吸还未喘定,另一头猫儿便已跳出,在他的手肘旁擦过。臂膀一凉,不消看,便知道受了伤,血在流淌着。

    在他惊魂未定时,第三头山猫已然扑出,他一个转身很不容易才躲开那头山猫,让牠在腰间掠过,一时失去了重心,一个踉跄便倒跌在地上,蹭了一身泥。

    石毅怕慢了一刻也会有致命的危险,便就地仰卧着运起功来,但当他再抬眼一看时,另一头猫儿已从天而降飞扑到面前了,及时别个头去避开了,牠在耳侧擦过,感觉到右边脸上一凉,一阵湿淋淋的,伸手一摸便沾上一滩血渍。

    他不再怠慢了,奋力地站了起来,加紧运功,讵料右眼一黑,噗嗤一声,眼球应声爆开,流出透明的晶液,黏附在面悬在下巴上。

    他怎样也不相信,眼睛竟被那猫儿夺去了,不禁愣住了,连惊呼也忘了。

    石毅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彷佛从地狱重返地上一样,仍是飘飘忽忽的,还未找到着力点。

    情绪由惊慌慢慢的变为愤怒,心神才回到现实,正想准备动手还击时,只见猫儿不住地从四方八面擦身而过。

    「你的气龙功也都不外如是吧,比我的猫爪还要弱呢。」孙云得意洋洋的调侃着。

    孙云得势不饶人,把一手指横塞在嘴上,用劲一吹,发出一声刮耳的响声,在这个空间回荡着,猫儿一听到呼号,便即自行重新组织起来,不一会便见牠们围着石毅静静地蹲着。

    石毅正踌躇着,不知如何能突围而出,眼巴巴看着那个猫群已把他重重包围着,伤口不停地淌着血,心下从来未如此的惊慌过,真的是进退两难,觉得自已转了角色,成为了猫儿的猎物了。

    心下忐忑不安,七上八落,就算从前头脑如何精明,在这一刻也实难以施展出来。

    当孙云吹起第二下响声时,猫儿即绷直着身子如炮弹般激射出来。

    牠能有这般的速度,全是倚靠在身后同伴所传给牠的能量。

    如是者,在石毅的周围都有这般如炮弹的猫儿弹出,轮番向石毅施袭,但没有向他正面袭击,只在他身边左蹿右掠,他亦本能地把身体歪向不同方向避过一次又一次的来袭。

    经过一轮的进攻后,猫儿像大功告成似的,又飞快地爬上树杈上,气定神闲地蹲着,冷眼看着地上惊慌不已,心神不定的石毅。

    石毅环视四周的猫儿,突然静了,没有任何动静,心也觉得奇怪,往前只迈了一步,身上便长了数百道渗着血水的血口子,阵阵痛楚由浅变深,痛达骨髓,终痛得不支倒地。

    「痛快吧,只消再忍耐一下,快感便会来。」孙云说。

    他也说得没错,痛楚的未端,就是令人醉生梦死的快感,令他飘飘欲仙,天旋地转,身轻如毛,可说是一生里从未有过的快感。

    这只需付出你身上三份之一的血液便可成交。

    快感愈强烈,血便流得愈多,他就愈觉得神志不清,眼前景物瞬间变得迷迷糊糊荡荡漾漾的,他折了一腿跪在地上,极力地爬起来,可浑身已软弱力了。

    缺了血液的身躯,已不再听从他的指挥了,只不住的颤抖着。

    「不用急,不用急,人生苦短,怎不躺下好好的享受一番呢?」孙云话中有话的说着。

    人就是为着快感而活的。

    石毅心知形势不妙,但毫不气馁,仍奋力地支撑着站起来。

    「呵呵呵,看看我们这英勇的战士,频死不屈,可敬,可敬。」孙云禁不住开口讥讽他一番,「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然后便是几声干涩的,鬼哭神叫般骇人的笑声。

    石毅抖擞了精神,伸出两手在半空中缓缓地挪移着,搓揉出一个无形的气团,火速地在气团后猛力一推,气团便呼呼的向四方八面窜去。那气团划破空气,变得愈来愈大,噗的一声成了一个火球。

    而那猫儿却不知道石毅在干什么,更不知道那威力万钧的气团正迎着牠们飞去,当牠看到漫天盖地的火焰时,已来不及反应,当头被气团击中,身上也着了火,一大块的山猫儿转瞬间便溃不成军,像山崩一般坍塌下来,每头猫儿都被烧得咋咋呼呼的胡跳乱叫着,始终弄不熄身上的火焰,有的便被活生生的烧死,有的烧得身受重伤,颤抖抖的卧在地上,动弹不得。

    孙云看得眼前这惨烈的景象,不由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即把石毅碎尸万段,也恨自己过份低估了他的实力,以招致爱猫们无辜受害,可这已是不可回头的事实了。

    石毅在使出这一招之后,体力虚耗得特别厉害,几经艰辛才站稳住脚,可右眼已经没了,只留下空洞洞的一个圆孔,不住的淌着血,染得半边鲜红,成了一个可怖的血人。

    此时,暮色已沉,四周还有零星散布的火堆,默默地燃烧着。

    石毅单凭着一眼,扫视着四周,寻找着孙云的踪影,但不果。

    孙云一跃而起,高高的腾上半空,翻了几个筋斗,把月亮的光采也遮蔽了。石毅凭着听觉察觉到有人从天而降正向他进攻,可他已再没有作战能力,只好躲避。

    石毅一抬头,赫然看见一双像冒了火的血红眼睛,由高而下朝着他迎面压下来,可他在未及躲避时,头顶掠过一阵冷冰冰的感觉,伸手摸了一摸,发觉头顶已然光秃秃的,一根头发也没有了。

    之后,他听到身后噗然一响,转身去看,只见刚才那两颗眼睛正火光红红的望着他。

    「你在泉下代我好好照顾我的猫儿啊。」孙云冷冷的道。石毅自知劫数难逃,但口里却不肯罢休,说:「也好,多了几头猫儿吃,我也不用捱饿啊!」

    孙云心里更是愤怒,但又不好去发作,心里重复提醒自己不要费劲去憎恨一个垂死的人。

    憎恨令人疲倦。

    他觉得不值得。

    孙云正欲转身离去时,突然又有了一个问题想问他,说:「你为何要得到秦可?」

    石毅沉默了片刻,本已不想答他,因为他知道这辛辛苦苦得来的秦可,很快便会成为孙云的战利品了,一切好梦将会成空。

    生命的尽头永远都是一片空白的怅惘。

    但是,为挣回死前一点面子,他又突然转了念,说:「他无疑是一块良材,如在我的手上,将会是絶顶的武林高手......」说到这里,他突然悲从中来,想不到他竟然要带着遗憾进土。

    人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生有遗憾。

    无论他武功怎样高强盖世,却也没法把命运改变。

    生时生,死时死,难道真的已有命数?

    石毅收起了啜泣,不让自已流泪。

    他可以死,但他的武学精神却不可死。他要一个继承人,承存他一生所学到的一切一切,万万不能随着他消失于人世。

    孙云很明白石毅心里所想,因为自己也有同样的意欲,可恨的是世间良材难求,就算是出自本人的儿女,也未必是最好的人选。

    可是秦可只得一个,不可多得,在他们两人之间,只一人可得到他。现也尘埃落定了,石毅是战败者,无望圆梦。

    石毅的血也快要流干了,浑身虚脱乏力,无论他的意志有多坚强,也敌不过面前的事实。他两腿一软便跪了下来,好不容易的才挺直了腰板,抬起了头,目光透过浓密的发缝,紧紧的盯着孙云,死心不息。

    「我不比你强,但比你有智慧......」石毅至死也不服输,认为自己才是最好最强。

    在他倒下之前,他向孙云笑了一笑,眼露阴森森的目光,似是一种耻笑。耻笑孙云,也耻笑着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

    孙云踱步来到他的跟前,伸手探探他颈侧的脉搏,抬起了眼,若有所思。他继而伸出一手抓着他的头胪,霍地站了起来,另一只手竖掌击在他的胸口上,石毅那本来已紧闭的眼睛重新张开了,浑身不住地震颤着,四肢也绷得紧紧的,竟自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其实,此时石毅气若柔丝,再没半默生存的希望了,但他身怀相当不错的武功,如就此消失,等于暴殄天物,何不给他留下来,一方面可增进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亦算是圆了他的梦,把他的武艺得以流传。

    孙云运了一个气劲儿传至石毅身上,透过他的血脉,收纳了他的内功,然后把它带回去作为己有。

    当下,石毅的生命已无凭借,跟尸体无异,意识又好像回复初生时的一片混沌,彷佛是初来到这个世界一样,充满着期待和盼望,但同时也忘记了以前的一切记忆。

    一个悲的比喜的多的过去。

    他再次上路,再次回到人世间,重新去面对种种困难和人性的奸险,这般的重生,可喜还是可悲?

    在他要重新起步的时候,他的心而跳到最后的一下了,完成了它这一生的任务。

    原来起点也是终点。

    原来当你能洞悉生命真缔的时候,你也许已到达生命的尽头了。

    石毅半闭着眼,对人世间仍依依不舍,嘴角蕴笑的呼出了最后的一口气。

    这个笑容,比以往一切的笑更甜美更从容,也许是因为他已放下了一切的欲望──这是在世的人难以做到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