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节:重生的光明

章节字数:3335  更新时间:11-09-15 21: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孙云悠悠地撅起嘴,吹响了一阵呼啸,野猪即停止了对秦可的攻击,肃然的昂起头来站着,囫囵吞枣的把嘴里的肉块吞了下去,像怕孙云看到他吃东西似的。

    孙云吹起了第二响呼啸后,那头野猪便转身拔腿就走了,剩下秦可一个人卧在血泊之中。

    他提起了一掌,五指并拢,在草茎的底部轻轻迅速一削,数条草干便纷纷倒下,他一手抄起了它们,挺胸抽了一大口气,然后将它们斜斜的向天发放了出去,草干在半空中四散,速度相若,过了最高处之后,便掉头对准了躺卧在地上的秦可冲下,速度霍地加快,各条草干分布有致,不偏不移的扎中秦可不同的穴位,有的扎中手腕,有的扎中大腿,有的扎中前额,使他浑身猛然一荡。他以为孙云食言,会把他的生命在此了结。

    秦可还未及开口问时,脑袋便如被电轰,一下子便昏了过去。待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置身在一破旧的石屋之中。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只见室内一片昏黑,只得微弱的光线,看不清周围的环境。

    「醒来了吧。」孙云在屋内幽暗的一角盘坐着,用沙哑的声线说。

    秦可尽量睁开了眼,眼睛滚了好几个圈,仍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人间何世。他感觉到除了脸上的五官可活动之外,头以下的部分全都失去了知觉,人彷佛已离开了身体似的。

    「你是谁?」秦可说,很想知道这个武艺高强的救命恩人是谁。

    「孙云。」孙云爽快的说。对自己的门徒不应诸多隐瞒,由秦可答应为门下之徒的那一刻开始,他已立定决心把自己所学的一切授与他。

    时间愈来愈少,人才也难求。

    难得他出自武林世家,省了不少唇舌心力去由零开始教导他。

    难得他天生筋骨上乘,世间难求。

    难得他被父亲所冷落,不给他传授精要武术,他才有机可乘。

    这不是天意是什么?

    「为什么我全身都不能动,难道你要把我吃掉么?」秦可高声地说。

    他讲出了他心中真正的感受,他觉得自己像一头被捕后等待宰杀的猎物,没能力反抗,虽没被捆绑,但怎的都不能动,听候着死神来临把他带走似的。

    剎那间,心头有了一阵强烈要死的感觉。

    死了,便一了百了。他这么想。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么想?

    他本来是一个活得很积极,很进取,很有声望,有着幸福灿烂未来的小伙子,为何在这一刻会有死的念头?

    他的出生、成长、所拥有的一切,也许是别人梦寐以求的,可就算活多几世也未必能得到的。为何他还是不满足?

    秦可只在乎未得到的,而从未满足于现在所拥有的。

    欲望永远走在我们的前头,我们永远没有止境地去追。

    永远地去追。

    永远不知道满足就在我们的后面,我们的脚下。

    我们有没有停下来看看吗?

    没有。

    荒谬吗?

    我们乃血肉之躯,而活着就是为了满足虚无的欲望,不是吗?

    这不是更荒谬吗?

    不荒谬的便不是生命!

    秦可突然间感受到死后虚空的宁静,没有争斗,没有痛楚,没有愁苦。这不是最美的世外桃园吗?

    「我才不吃你这个臭皮囊。」孙云噗嗤一笑后缓缓的道。

    「那你带我来此地干啥?」秦可吆喝着。他对拜师一事避而不谈,认为孙云只是戏谑而已,其实他是很不想遵守这个承诺的。

    「难道你真的忘了吗?」孙云平静地说。

    秦可默不作声,心知他言下之意,不想面对这个问题。

    「由我救你的那天起,你已是我的徒儿了。」孙云含笑的说,内心那种难得喜悦,悠然涌上心头,散发着一阵阵甜意,可他还有着稳忧,怕秦可会反悔,不遵守诺言。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他才会封锁了他的经脉,使得他不能如常的活动,虽治好了他的伤势,但不让他回复原本状态。

    「怎么?要我拜你为师么?你真的不要脸,世上那会有人逼人做自己徒弟的?」秦可肆意地羞辱他,要令他知难而退,自己便可以脱身了。

    可秦可似乎忘记了,他还是要依赖他的帮助才可离去,更忘了他这条烂命,也是从他手中救活的,这不是太忘恩负义吗?

    「你真是嘴硬,早知如此,我连你的舌头也封闭好了。」孙云装嗔说,仍对收下于其门下的事仍满有信心的。

    秦可知道孙云老谋深算,在这个情况下,他是没法斗得过他的,那么说,他必要答应他的要求,才可有机会脱身。第一步就是要让自己的四肢解封,眼前除了孙云外,就别无他人可以做得到了。

    「那好,我就拜你为师吧,但现在我这个模样,要跪你拜你递茶给你也倒是难事啊。」秦可牙尖嘴利,口说妥协,但心里还是不屈服啊。

    孙云仰首大笑了几声,心下有了底,便说:「至于要解封你的身体,其实也不难,不用我动手,你自己也能做得到呢。」

    秦可一听之下,登时两眼放亮,被唾液呛住了,也要赶忙说:「怎么做?怎么做?快说!快说!......」

    孙云看到他这个可爱的模样,心下也是乐意了,不禁抚着须连连干笑了几声。

    秦可只见他一味顾着笑,没正面响应他,心下便急了,怀疑他在拿他开玩笑呢。

    「你这个大老头,大骗子,以大欺小,给屎浇啊!我......」秦可童年无忌,口出狂言,就是他什么也学不懂,但是这么难听肮脏的话却能啷啷上口,倒背如流,出口成章,说个天昏地暗也没休止。

    孙云听着这些骂人难以入耳的话,也没心思去细味当中的义意,但也不难猜到这不外乎是一大堆的脏话,不明白也罢,他只是爱看这把小口竟能如此厉害,大大出乎意料之内。

    「如你真的在耍弄我欺负我的话,我要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呢!」

    孙云然后收起了笑声,正色地跟秦可说:「你还能呼吸吗?」

    「我当然还可呼吸呗,要不,我早下了黄泉呢!」秦可虽势孤力弱,但仍卖力地?弄他。

    「那你试着看还能否闭气一分钟?」孙云说。

    秦可先认真的想了一遍,这是否戏弄他的把戏,然后,一言不发,小心奕奕地尝试着。

    其实对习武的人而言,闭气一分钟是易如反掌的事,可他现在的情况却有所不同,在他还未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怎样时,他对此举动是有所顾忌的。弄得不好就会加深了内在的伤患,便成了一桩如捧石头砸自己脚趾的糗事。

    「放心吧,我没意愚弄你呢。」孙云调侃说。

    秦可警惕地尝试着,开始时是半闭气的,一张一弛的呼吸着,然后慢慢将呼吸的气量减少,再感觉一下身体有没有异样,稳定了下来后,才全然闭住了呼吸。

    「对了,再放胆去吧,没什么的。」孙云一边鼓励着他,似乎很清楚他的一举一动,纵使他还未碰过他一下。

    秦可战战兢兢的闭着气跟自己说,「死就死吧,大无畏!」

    在他闭气期间,他彷佛什么也听不到了,只听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但这心跳声慢慢地减弱下去,近乎平静。秦可真的急了,本能反应的欲张口吸气时,孙云截着说:「爱徒,不要功亏一篑啊。」

    秦可听他这一说,心下更是纷乱,大失方寸,忐忑不安,脉搏更是乱七八糟起来呢。

    「呵呵,你心怯了吗?你这样等同自杀呢。」孙云淡淡然的说。

    秦可闭上了两眼,死命要把跳得厉害的心镇压着,他首要做的是克服内心的惊惧,它彷佛像一个魔怪冲击着他。

    他看到在漫天的黑暗里,有着一个条不知有多长金光闪闪的巨龙错综复杂的蜿蜒着,首尾也不见。突然间在紊乱的隙缝中,有一巨大的龙头钻了出来,霍地向秦可冲了过去......

    秦可经此一击,即感觉到天旋地转,漫天星雨,像脱离了沉重的身躯,在天际腾云驾雾着,随风飘拂着,连呼吸也忘记了,身心都如一阵轻烟,顿入一个无重的状态,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

    他又徐徐地张开了两眼,一片春光明媚,终于又回到了现实,但觉心胸上有一股气团梗塞着,不知应继续闭气,还是恢复呼吸才好。

    他依着孙云所说,继续闭气下去,但觉那股气团正在膨胀着,令胸口承受着庞大的压力,产生了偌大的痛楚,胸口像快要爆裂似的,他继续死命的忍耐着,似再没有回头路。

    不一会,便感觉到那股气团猛地缩小,无数的劲头便向周围放射了出去,四肢像接通了电源似的发痲着,而这些劲头由顶至踵的绕着圈子运行着,奇迹地令四肢恢复了知觉,慢慢地得回了活动能力。

    未几,那股气团,那阵电流的感觉也自然消失了,身体全然回复一片平静。

    秦可睁开了眼睛,彷佛不相信自己仍能活着,以为自己已被送进去另一个境地了。

    也许是地狱。

    他怔怔地望着广阔的蓝天,深深地抽了一口清新的空气,才相信自己真的回到了人间。

    他的神魂由轻轻飘摇的,又变回了重甸甸的,难免有点带着无奈的失落。

    「我没有骗你呢。」孙云带笑的说。

    秦可用两手支撑着,慢慢地坐了起来,感觉自己像脱胎换骨,焕然一新,有再世重生的感觉。

    他对以往的记忆是一片蒙眬的,已记不起当中的细节,只依稀记得心里有一种死亡的灰暗和重生的光明感觉,这是最为深刻的感受。

    精神上如若重新充了电,充满着新的能量,望着眼前这个怪模怪样的人,心里充满着疑问,难道真的要拜他为师,那父亲方面又如何?

    不,他已不是他父亲的徒儿了,他要另觅蹊径,去闯开他的未来,不成功者毋宁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