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節:一個快樂的傳說

章节字数:3483  更新时间:11-11-12 09: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秦謹愛妻艾花,很擔憂兒子秦可的安危,心急如熱鍋中的螞蟻,不住地在秦謹耳邊嘮叨著。

    可是秦謹縱人脈廣博,但尋找了好幾個月也是徒勞無功,年少的秦可仍然音訊全無。

    他在人間蒸發,轉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秦可心裏,也許從沒想過母親會這麼的心痛憂心,如他知道的話,可會打消離家的決定,還是仍要外出闖一闖?

    可世事永沒有兩全其美的。

    年少的他,對心中的不滿除了離開,沒其他可以做得到。

    艾花每天都以淚洗臉,人也消瘦了不少,身邊少了一個如骨如肉,由她一手帶大的親兒,心裏如被剮了一個洞似的,什麼也不能填補。

    自從秦可離家的那一天起,她的快樂也就消失了,無論秦謹武功怎麼的強,名聲那麼的高,財富怎麼的豐厚,再也不會為她帶來興奮。

    母親快樂的泉源,全於兒子身上。

    失去了兒子,她的生命再不會完美了。

    無論秦謹怎樣的勸慰,也是於事無補,除非,他可帶秦可回來。

    秦謹愛秦可,但也恨他。

    是他把這個家弄至這個田地。

    他似乎是什麼都擁有了,可他心靈最依傍的家卻未能完整,對他來說也是一個缺憾。

    始作俑者卻是他的親兒,一個不肖子。

    秦謹愚昧地認為,出自他家的孩子都會知書識禮,能文能武,受他管教,行為怎的也會循規蹈矩,不會敗壞家門,必會光耀門楣。

    可是事與願違,才知道不是一切都能掌握在手,受他所控制。

    武功怎強,卻未能處理好家庭事,他一向所忽略的事。

    秦謹一直醉心鑽研武學,其他的事他是不會放在眼內的。

    他研究得愈深入,就覺得時間愈不夠,心怕自己在有生之年都不能逹成心願。

    就算花一生的精力,傾出所有也願意。

    這是他一生中最想做的事。

    彷彿他就是上天遣送下來的使者,任務就是把武學做好,練就成世上最強的武學。

    可他卻遇上了艾花。

    秦謹的心從此不再平靜。

    他們一見如故,情投意合,一下子便打得火熱,比戀愛更戀愛。

    愛情令他已枯燥無味的心靈給滋潤了,從此便忐忑不定了。

    雖然,戀愛是快樂不過的,人人渴求而不可得的,是每個人不可或缺的東西。

    可對於秦可來說,卻是一項奢侈品,甚至是沒法負擔得起的。

    因為在武學以外,時間也是最寶貴的。

    他也曾打消跟艾花談戀愛的念頭,但是一閉上眼睛就看到她了,怎可集中精神去研武?

    他曾極力地去忘掉她,可關於她的記憶,只有增加而從未退減過,直至腦袋裏都充滿了她的影子、笑靨和溫婉的嗓音。

    他知道在兩者之間,只可以選其中一個,但兩者偏也放不下,成為了他成就大業的袍服。

    人是貪心的,誰不想最愛的長伴在身旁?

    一天,艾花終於按捺不住,要跟秦謹說過明白。

    她徑直走進秦謹的書房中。

    「我知道你是沒法放棄練武的,那我們便算了吧。」艾花說完即忍著淚,匆匆的轉身奪門而出。

    她避免看見他的反應,也要避免他看到自己落淚。

    她不是要他的憐憫,回心轉意留在他身邊。這不是她的用心。

    她真的想成全他的偉業,當一個強不可擋的武者。

    於這世間,實在太多的紛紛擾擾,黑暗的勢力正挑戰著正義。

    唯有以暴易暴,以武力正義之手肅整暴戾。

    有什麼可比得上它的重要性?

    在艾花看來,放棄秦謹相對於這件大事而言,是微不足道的。

    她覺得這點兒的犠牲是值得的。

    秦謹當聽到艾花這匆匆的一句話後,他的男兒氣慨便撐不住了,全然崩潰,淚水一下子便如山洪暴發般洶湧,再也忍不住了,默默地流淌了滿面,成了一個淚人,潰不成軍。

    他也不想這樣。

    但可以怎麼樣?

    秦謹兩腿竟然於那個時候發軟了,沒有追上前,沒有攔住她,沒有把她留住。

    這個他深愛的人。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他本真的不知道怎樣去取捨?

    如今,她主動替他抉擇了,把這纏擾他多時的煩惱解決了。

    可剩下來的卻是無限的心痛。 自艾花離去以後,他每天都很想念她,在倦時,寂寞時,在最脆弱的時候,他真的很想很想插上翅膀,飛到她的身旁,把她擁在懷裏。

    每當秦謹拿起了電話,心裏非常的忐忑。

    要是他真的找她,他便前功盡廢了,他可己預料自己將不會成為一代的武者。

    想到這裏,他的手便顫抖起來了,電話就變得極為沉重,終於從他沾滿了汗水的手掌中滑下來,撲撲愣愣的掉在地上。

    說不出一句話。

    一個又一個的矛盾,像炸彈一個接著一個的爆發,把他的心兒炸得稀爛。

    艾花的出走,是愛還是恨?

    他一真都想不透,直到一個晚上,他又再想起了她,想起她的笑臉。

    「如我們之中有一個要犠牲,我必會替你犠牲。」艾花曾經這樣的對秦謹說過。

    那天,她看到一則新聞,有一名妻子為救丈夫而被車輾過身亡的感人一幕。

    他有感而發。

    那天,秦謹完全沒有把她這句話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在她離開之後,在所有愛情消失以後,這句話才突然變得響亮,像回音,不停地縈迴著他的耳邊,他的身邊。

    也像一根利針,狠狠的扎在他的腦袋上,體膚上,扎在他的心坎中。

    變得體無原膚,面目模糊。

    痛定思痛,他終於明白到她離去的用心。

    艾花是不想秦謹因為她而荒廢了他練武的時間,成就大業才是首當要幹的事,男女私情準是次要的。

    她的離去是一份愛,一份甘於犠牲的愛。

    他明白她是愛他的。

    秦謹想得明白了,兩眼綻放著光采,久違了的喜悅和鬥志,重新注滿了他整個身體。

    他不會辜負她的一番美意,所以他放心去繼續研習他的武功,成就自己才是報答她的最好方法。

    五年來,秦謹苦苦地克制所有回憶,遏止自己去想她,憑著堅毅的意志,強韌的耐力,他終於學有所成。

    秦謹急不及待地要讓世人炫耀,要他們看到他那嘔心瀝血換來的成就。

    他打遍天下無敵手,對手一個又一個在眼前倒下,從未如此這般的興奮。

    在這人生的最高點時,艾花的影子又在腦海裏浮現。

    他最終都是要跟最愛的人分享他最光輝的一刻。

    這下子,他便洩了氣了,那股銳不可擋的衝勁,突然間無聲無色地離他而去。

    那時,一想起她便想見她,再沒有什麼可比她更重要了。

    他終於重新拿起了手機,撥出她的號碼。

    「艾花,可以讓我見你嗎?」秦謹死命地壓抑著快要崩潰的情緒,透過大氣電波跟她對話。

    他焚身以火般焦灼的期待著她闊別以久甜美的嗓音。

    可電話內卻傳來她咻咻的飲泣聲。

    艾花良久也說不出半句話。

    沉默。

    電話線接通了,可久別了的他倆,卻未能接得上。

    秦謹呆住了,不知說什麼好,只怔怔地站在哪裏,等待著她的聲音。

    兩人就這樣隔著空氣聯系著,但以沉默作溝通。

    彼此也在想,對方是否仍愛著我?

    「嘟……」秦謹怎料換來的回應是長長的低鳴,恰似他心底的哀號。

    礙於面子的關係,他沒有哭,不敢哭,因為他自覺已成長了,而且已是一個強者,不可再在人前示弱,就算是在無人的環境下。

    秦謹在忖測著艾花的心意,他這麼無聲的掛斷了線,是代表什麼?

    他要找她,無論如何她一定要找到她。

    他彷彿再不能承受多一天別離之苦。

    他的生命不能沒有她。有了她才能完全。

    秦謹四出去找尋她,找了好幾個月才得知她的下落。

    艾花為了避開秦謹,獨自遷離老家獨居,除了父母之外,沒幾人知道她的芳蹤。

    秦謹用盡他的人脈,到處打聽,好不容易才找到她。

    一個晚上,秦謹獨自親臨艾花家的大門,按響了門鈴,艾花打開了門,抬頭一看便怔住了。

    秦謹未及伸手去擁抱她,錯失了時機,吃了閉門羮。

    對著關上了的大門,心頭涼了一截,但他毫不氣餒,堅持要見她一面方休。

    剛才那四目交投的一剎,煞是醉人,久違了的目光,再次重逢,有著另一番飽歷滄桑的滋味。

    一生裏,我們都有幾隻杯子,有用來盛載事業的,有用來盛載友情的,亦有一隻是用來盛載愛情的。

    如今,秦謹用來盛載事業的杯子,已填得滿滿了,友情也填滿了,可愛情的卻空空如也。

    這是一個遺憾。

    所以若有所失的感覺長長纏擾著他。

    他決意要把它填滿,這才會令他有完滿的感覺。

    秦謹再次敲門,咯咯的敲門聲,震撼著她等著愛的心靈,可她的意識上卻要她堅持著,不要跟秦謹相見。

    在門外的秦謹,仍是死心不息地纏著她。她在困局內,像已不能逃離他似的,在她心坎裏產生一次又一次的悸動。

    敲門聲像一個又一個的炮彈,落在她的心頭上,把她心裏長年累月深鎖的大門打開了。

    愛火頃刻間變得異常猛烈,把她的堅持全都摧毀了。

    她情不自禁地撲向大門,把大門打開,便即見他情深的眼眸,一下子便把她的心溶化了。

    兩人熱烈地相擁,互吻,像要把過去的五年中所錯過了的和損失了的時光,統統都要像討債般一下子就要奪回來。

    他們箍緊了肩彎,恨不得把對方嵌進自己體內,連成一體,確保永遠都不分離。

    一夜的纏綿,怎也不能把流失了的歲月掙回來,剩下來的只是懊悔中的愉悅。

    「我真的以為,以後都不能再見到你。」秦謹牽動著不住地顫抖的嘴唇說,說時兩眼即不禁地發熱。

    艾花沒有回應,只死命的摟著他,吸取他的體溫,呼吸著他的氣味。

    這些都給她安全感,漂泊多年的心始才正式著地降落,才有踏實的感覺。

    她的心,像無根的花,五年來,四處漂泊不定,沒有盼望,有一天沒一天的活著,怎也不會想到會有跟他重聚的一天,怎也不會想到她可重投他的懷抱。

    這一次的重逢,代表著她倆分離的終結,真正愛情的開始。

    上天也把秦可賜與他們,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從此誕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