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節:刺緒誦

章节字数:2861  更新时间:12-02-27 15: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愿意回家吗?」孙云续问。

    秦可被他提醒了,才想起他的家来,可脑袋里的影像已不太清晰了,就连最爱他的妈妈的样子也像盖上了一层白纱,让她看来总是蒙蒙眬眬的。

    就算不能看见她,也要在记忆中有她。

    他不想她离去,他不想让承载着她的记忆离去。

    太实在太重要了,任谁都不能代替她。

    除了她之外,没有人会爱他了。

    父亲只管关注着希莱,在他眼里,秦可算得上是什么?

    这个家,欲归,却又不想归。

    他要受父母尊重,不重视他的家还可依靠吗?

    秦可竭力地冲着师父摇摇头。

    孙云闭目抿着嘴笑了。

    他庆幸秦可这样响应。

    可知,习武是不可以强逼的。人在心不在,无论他怎样努力,也是徒然的。

    必不能达最高点。

    假若秦可很想家,很想归家,孙云都是没奈何的。

    他不能禁止他,他是有自己的自由的。

    他没有任何筹码来让他甘心情愿地留下来。

    一切都是出于自愿的。

    不愿者,强逼也逼不来的。

    既然秦可没有离意,孙云便可安心了。

    可是,在秦可心里,还是有很多杂念,成为了他习武的一大障碍。

    时间无多,孙云要想法子给他清除杂念。

    「徒儿……」孙云以一种较阴沉的语气说。

    秦可抬抬眼,望着师傅,当他视线落在他的瞳仁上时,浑身便不由自主地僵直了,像一棵枯朽的树,怔怔地站在那里。

    孙云眼前所看到的实时变了不一样。

    眼里所看到的,已不再是现实的世界。

    他彷佛走进一条深不见底的隧道。

    隧道圆圆的,都是浅浅的血红色,像人体肌肉的内部。

    更看到纵横交错,紊乱不堪,粗幼不一的微丝血管。

    还看到透明粘粘糊糊的体液在蠕动着。

    他像坐着一辆在高速行驶的轿车一般,飞快地向前骋驰着。

    轿车穿透过重重的肌肉壁,到达另一个世界。

    又过了不久,他来到密密麻麻白色的丝网状体,时而微微的抖动着,时而静止了下来。

    一颗淡黄的光,在幼丝里蹿来蹿去,像传送着什么电波似的。

    他沿着几条大动脉,迅速地往上蹿,看见很多呈放射状的脑细胞,才始停了下来。

    他屏着了呼吸,细心地倾听着,他隐隐约约的听到一点声意,是秦可的声线。

    「可爱的猫儿深深啊,究竟你去了哪儿?」

    继而,孙云看到一个又一个白猫的影子略过。

    他终于明白了。

    秦可在挂念着一头白猫。

    孙云莫明奇妙,以为他正值青春期,必然会发情想念女生,怎料他想念的竟然是一头白猫!

    他摸不着头颅。

    本来爱玩弄宠物是平常不过的事,但秦可现责任重大,絶不可让他分心。

    专注才会成功。

    因为他曾经遇过很多练功不专注的人,大都浪费了时间,而没有收成。

    他不想秦可这样。

    所以,对他十分严格,不容许他有丝毫的分心。

    他要想个法子,令他不要为着区区一头猫儿而分了心。

    孙云顷刻间已运功起来,一股又一股的脉冲便由他的脑袋传送了出来,而它却比一般在神经细胞上游走的脉冲强一点,速度也快一点。

    这一连串的脉冲在迅间如风似电的激射了出去,然后像在寻找目标的飞蹿过去。

    找寻到目标后便展开一连串的攻击,每个脉冲像一个死士般向着它冲过去,把那些「不应该存在的记忆」挨个消灭。

    当最后一个目标被粉碎后,周围即剩下一片宁静。

    秦可脑袋登时不由自主地颤抖了几下,看到眼底内有一颗强烈的白光,像爆发似的突然增大,把整个视野都遮蔽了。

    不一会,它才慢慢地缩小,眼前的景物才重新呈现眼前,但看来是白蒙蒙一片的,然后过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地回复清晰。

    秦可顿觉得脑海一片空白,他彷佛仍记起自己之前仍在想着什么似的,但那是什么却记不起来,愈想它,它却更模糊,愈离他更远。

    他终于放弃去想它。

    当决定了之后,心却变得豁然开朗,身体若轻。

    孙云看了秦可的表情,大概已知道他所做的工夫已经凑效了。

    「秦可,你是我的徒儿,我必会给你最好的。」孙云侃侃而说。

    秦可仍是怔怔的站在那里,听着师傅的说话,似懂似不懂,面无表情。

    「我曾经说过,如想你的武功能有最强的威力,你必要借助其他对象的力量。」孙云对秦可说。

    秦可听到这里,心神为之一振。

    这是他最感兴趣的。

    他离家独闯,也是为了最强的武艺。

    他似乎找到了。

    他之前所经历过的一切,虽然都不能掌握于手中,过程也惊险万分,犹如在刀刃上游走,可却都落在通往目标的轨道上。

    这也许是天意。

    就连苍天也觉得命运对秦可不公,所以要出手相助。

    他常常感到身后有一股力量,支撑着他,推动着他前行,让他更义无反顾地向着目标进发。

    「《刺绪诵》就是集合所有其他的对象之力,协助你攻击对手。」孙云一边说,边瞄着秦可,见他的心神回复正常了,心下暗喜。

    「要知道,世间万物都有它的情绪和蓄着的能量,只是在平常的时候,它是不会发挥出来的。」孙云曾经说过这个道理,但亦知道这不是那么容易明白。

    孙云随手捡起一块石子,放于两指之间,展示于秦可眼前。

    这颗小石子,榄核般大小,平平无奇,漫山遍野都是这种石子,没甚稀奇。

    然后,孙云闭起了眼睛,吸呼缓疾有致,慢慢的形成了一种节奏。

    他当然不是在喘息,他是在跟那块石子「沟通」着,即是说要找寻跟它谈话的渠道。

    这听来是很不科学的。

    难道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巫术?

    可秦可却的的确确亲眼目睹孙云武功的厉害,他是不敢不相信的。

    我们都会认为,死物就是死物,无论怎么说,都是没有生命的。

    没有生命的,就不会有感官,更不会有思维,那怎么还要跟它们沟通呢?

    大抵,大部人都会认为这只不过是只能骗倒三岁儿童的谎话。

    因为,我们由小到大都是学习科学,所以我们只会相信科学。

    可知道,我们的认知很可能不是絶对正确的,又或者我们所学到的不是答案的全部。

    因为我们所知道的,能发现的都是很有限的。

    就正如现今才发现「上帝粒子」的存在一样,在过去的多年来,我们都所学到的概念,也不一定是完全正确的。

    人类对宇宙的认识一直以来都并不完整,对一些问题始终没有答案。

    如人类来自何处?世界是如何形成的?宇宙最初是什么模样?质量如何从无到有?

    世上原来没有「地心吸力」,只有黑洞的磁场,来推动地球的自转。

    牛顿原来错了。

    我们都被牛顿蒙蔽了很多年了。

    这不是他的错,只是我们的认知能力有限罢了。

    现在我们才知道真相,或许这只是真相的一部份。

    孙云能和死物沟通,是真的还是假的?

    是他的心理作祟,还是真有其事?

    但看他有如此强劲的武功,却又使人无庸至疑。

    如他真的能教晓秦可这门武功,那便可证明他所言非虚。

    但要教授这门难以理解的学问,又谈何容易。

    孙云欲以这枚石子作示范,起码也能得到秦可的相信,相信这门武学的存在。

    孙云身体始释放着一种微量的电波,由他的身躯经过他的指尖,传送到石子上。

    石子看来并无异样。

    因为这石子已「沉睡」多时,在它的角度里看,它真可以说是「死」了。

    它根本就没有自觉有自己的存在。

    像一个昏迷了的人,活还是不活,他根本是不知道的。

    这石子可能根本就不会想到,它会有「苏醒」的一天。

    孙云慢慢地抬起了头,对着石子笑了笑。

    秦可突然感觉到四周静了起来。

    风声没有了,由外边传来的杂声也没有了。

    他觉得自己像被困在一个密封的罩子内。

    身处在不流动的空气里,就连别人的心跳声也能听得见。

    「老头子,你弄醒我作甚?」一把陌生的声音传来。

    「对不起,我是无意吵醒你的。」秦可听得出这是师父孙云的嗓音。

    秦可即抬眼望着孙云,只见她两目和嘴巴已紧闭,似乎不是在说话。

    但他仍听到他的声音传来。

    难道他能用心去说话?

    秦可觉得甚奇怪。

    他竟然听得到师父在跟一个陌生人对话。

    那个陌生人,难道就是那块石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