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节:最强的考验

章节字数:2912  更新时间:12-05-01 21: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师父,我觉得我所花的时间和精神,不算是什么的牺牲,作为一个练武者,这是应有的本份,如不肯付出,是不会有收获的。」希莱说。

    秦谨仰首大笑了几声,说:「希莱,你说得很好,我就是欣赏你这样的耐性,要不是,我是不会选你作为的徒儿的。」

    希莱回以微笑。

    「可是,我所指的牺牲不是这种。」秦谨凝重地说,眼神也变得诡谲。

    希莱,猛然抬起头来,两眼发直的望着师父,像感觉到他将会说出一件惊人的事。

    「你知道吗,你天生的骨骼虽然是难得一遇的上乘精奇,但对于至高无上的武学来说,这仍是不足够应付的。」

    希莱两眼直瞪,全神期待师父的说下去。

    「希莱,我这门【颷风术】武功,要求的是身手的速度。」秦谨说。

    希莱点点头,说:「这个我是清楚的,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很着重身手速度的锻炼。」

    秦谨微笑说:「可惜,你现在的速度不是最快的速度。」

    希莱听此一言,不禁有点儿失望,心头也不禁一澟。

    因为,他自问对速度的要求是比任何人都要高,所付出的努力也比别人的多,方可得到现在的成绩。

    他几乎可以肯定,他身手的速度已无人能及。

    谁知师父会这么说。

    一记重重的当头棒喝。

    「师父,我真的不明白,难道世上还有人会比我快的吗?」

    秦谨沉思了一会。

    「我不知道世上有谁会比你快,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你的身手是可以更快更强的。」

    希莱初时听来是有点失望,但知道自己可以再进一步提升速度,就得回了一点喜悦,两眼放光的望着师父。

    「师父,有什么方法?我应该怎么做?」希莱急切地问。

    「我们人天生下来的筋骨,严格来说并不适合练这门武艺。」

    希莱更觉惊讶,因为师父从来没对他说过这番话。

    他很单纯地以为,只要依着师父的指示去做,就一定没错了。

    也觉得师父既然选择了他,而放弃了他的亲儿秦可,必然有其道理和因由,只是他不好去问。

    满以为自己就是对的人了。

    这是一个重大的决定,他是错不了的。

    试问世间上那会有对亲儿不好的父亲呢?

    自问跟师父非亲非故,没有什么的血缘关系,怎么会将如此瑰宝交托给他呢?

    除了他是最好的人选之外,他再想不出别的原因。

    「如要达到最强最快的境界,我们的骨骼是不适合的。」秦谨说。

    「那我应怎么办?」希莱诚恳地问。

    秦谨回头以锐利的目光望着希莱,说:「唯一方法就是打断所有的关节,然后给它们改造,让它们重生过来。」

    希莱听此一言,脑袋如被雷击,大为震惊。

    秦谨看到他如此惊惶的样子,反而笑了。

    「你怕吗?」秦谨问。

    「我不怕。」希莱答。声音有点颤抖。

    他心里惊恐着。

    他从未听过錬功要自残这回事,这是什么道理?

    但师父是他最信任的人,他对他所讲的说话,他是毫不怀疑的。

    即是说,打断关节是他未来必经之路。

    纵使他心里满是疑问,满是惊惶。

    万一不能复元过来,反变成了一个废人,那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吗?

    既然来到这一天,他是没有退路的。

    他要当一个强者。

    从前的苦头也吃了不少,也不在乎今趟了。

    说实话,他也从未想过要逃避过。

    他走上这条路就不会有回头的一天。

    从前,不知遇到了几多的困难,也不就一一闯过了吗?

    况你且这是名门正派的武功,他求之不得呢!

    秦谨见希来怔住了,呆站在哪里,于是便撇开了两腿,摆起了一个架式起来,将两手在空中悠悠地摆动着,像波浪般轻柔,那么随意。

    希莱虽觉得这没啥特别,但他仍是耐心地等待着。

    他知道师父在准备给他示范些什么似的。

    在旁偷听着的秦可,听到他们默不作声,好奇心也大增,急不及待的要看过究竟。

    于是,他便动身上前,悄悄地窜到另一隅,虽然距离他们较远,但还是可以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但见父亲两手不停地在摆动着,速度愈来愈快,两肘也看来愈来愈柔软,彷似是没骨胳的。

    看得希莱和秦可都目瞪口呆。

    秦谨以探询的目光望着希莱,像示意他要有所准备。

    希莱也不敢怠慢,作好了准备,静观其变整装待发。

    突然间,他两颊啪啪的被掴了两记耳光,他虽知道这是师父的所为,却看不见他何时出手。

    难道,这就是师父所说的速度?

    希莱不禁又喜又惊。

    喜是因为,能看得见师父这么快无影的奇技,惊是因为怕自己没能力把它学好。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他才恍然大悟。

    他觉得自己比想象中更为渺小。

    希莱已立定坚定的决心,要是师父肯给他授与这门絶活,无论怎样艰辛,他也誓必把他学好。

    一方面可以保着自己在武林中的地位,而另一方面又可以将它传承下来,日后可为师父留下光采。

    师父的最终目的也莫过于此。

    秦谨见希莱被他打得两颊泛红,兴头也来了,便变本加厉地胡弄他一番。

    一时打他的手肘,一时打他的腿,一时捅他的腹部,像一个顽皮的小孩。

    希莱一时间没法去防避,又不好去反抗,就算想反抗也不知从何入手,因为他的两肘真是来无踪去无影。

    希莱似乎第一次遇到他招架不来的对手。

    「出手吧!」秦谨突然冲着他高声地喊着。

    希莱抬头望望师父,看到他鼓励的眼神,他便赶紧运起功来,准备向他还击。

    他同样以【颷风术】来还抗,但很明显他的层次和灵活度是远远不及师父的。

    这是一种武艺上的切磋,无疑这会激发起他的潜能。

    以往,希莱面对比他弱的对手时,他都会很快便摸清对方的腿肘的来路,胜券在握,打败对方是迟与早的事,往往只要用上公式的手法,便可轻易地击中他的弱点,令他的阵格猝然崩溃,任由他鱼肉了。

    希莱虽然有点气,可他未敢在师父面前发作。

    况且,他已是被广泛认同为一等一的高手,叫他怎能因被师父愚弄而泄气。

    他虽然是秦谨的徒儿,可他还有应有的尊严。

    希莱纵然已准备就绪了,但他迟迟还未出手,因为他在盘算着应如何应付师父这奇特的武功。

    他只见师父从容地站在面前,微笑着,像毫不费力地,已把他打得落花流水,令他一面窘色。

    「如你再不出手,你的脸就快要破了。」秦谨有心挑衅,尽情也去考验他。

    希莱面一沉,轻轻地闭起双眼,任由师父掌掴着。

    如师父换转是一个手下不留情的敌人,他早已没命了。

    希莱强逼自己把怒气压下来,不断地调节着气息,使它回复平和和有节奏的。

    希莱突然伸出右手,在左肩前方紧紧地握着师父一手。

    他成功了,因为他能沉着地应战。

    这是秦可不可以做到的事。

    他笑了,他终于笑了。

    他终可突破困局,反败为胜。

    希莱重新抬起了头,张开了眼睛,带着胜利的眼神望着师父。

    秦谨回以微笑,然后把那只手变幼,一下子便脱离了希莱的手,缩了回去。

    希莱便是一惊,没想到师父能有此一着,出乎意料之外。

    秦可在远处也看得笑了。

    谁会想到希莱这一个武林高手,面对着父亲,竟会变得如此狼狈。

    如传了出去,其它人会怎么想?

    一向祟拜他的人,又会怎么想?

    还会依旧一样的敬慕他吗?

    同时,他也庆幸自己能有这个武功高强的父亲。

    唯可惜的是,他们再做不成父子了。

    取代了他的位置的就是希莱。

    希莱抬起了落漠的眼神望着师父,说:「师父,你是怎样练就出这般罕有的武功呢?」

    「我不是说过了吗?」秦谨说。

    希莱,倒抽了一口凉气,想起了师父刚才讲过了的说话:「你知道吗,若你要得到成功,除了要下苦功之外,一定的牺牲和冒险是必然的。」

    师父这句话在耳边又回响了起来,萦回不止,像要逼使他相信这个真理。

    他被这句话震摄着,它彷佛是他一个难以对付的敌人。

    希莱对着师父点了点头,表示他明白了师父的意思,也同时向他承诺愿意接受改造,迎合这门武艺的要求。

    希莱缓缓地吸了一口气,逼使自己要坚强地面对现实,接受未来挑战。

    他幻想着自己已练成了师父般的奇特武术,地位更见显赫,心头不禁泛起了甜意,悉才那些惊惧,一下子便消失了。

    成功的幻想,就是克服惊惧的良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